第一章穿越第二节生活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半小 书名:抹灭
    时间一恍、很快过去两天,星凡头上的伤也差不多好了。只是还包着一个白色布条子。

    这天他走进教室里,刚走进门口时,教室里的同学便传来了一阵嘲笑的声音。

    和他一起的娴裕,也同时白了他一眼,急快几步向她自己的座位了走了去。站在教室门口,见教室里同学们传来那嘻嘻哈哈的嘲笑声,星凡脸色一红,低头向内走了去。

    刚座下座位,边便围来了几个同学对他吱吱喳喳的谈论。

    星凡座定,目光略过众人,移向了娴裕的座位上。却见娴裕正微笑的对着她的同座说话。

    大学的教室都是呈梯形的,从前方向后方,一梯比一梯高一点。也因为星凡个子较一般同学都要高大许多,他的高有1米8左右,所以座在前面,若是直了腰子,便会挡住了座在后边的同学。

    其实这也是他自己要座在后边的,一是因为自己个子高,挡住别人,会引响别人学习,二则是因为他自己本学习就不好,上课时常梦周公。讲师们上来时,也只是将上课的内容稀里哗啦讲完,也不会太管这些大孩子们,所并无太多人管他,当然,只有那个古怪讲师。

    见娴裕与他那同桌男有说有笑,笑脸盈盈的,星凡的心里好是一阵古怪难受、就像一柄刀子插在他口处。

    他目光锁定在娴裕上,伸手掏出课本,怒气的将课子往桌子上边一放。暗暗的啐骂了一句,只是嘴里嘟哝,也听不清他在骂什么。

    学生最悲哀的便是听见那上课的钟声,对于星凡而言,这声音就似那吹命的铃声一般。教室外响起了一节铃声之后,上课的讲师不久后从门外走了进来。

    又是那个七十多岁有老人,见他走进来,在学生中扫视一遍之后,那双苍眸最后落在星凡的上,星凡一怔,立马来了精神,冲讲师一阵微笑,并且招手示好。

    一节课下来,星凡勉强支撑着最后精神与周公搏斗,好几次险些瞌睡了过去、“叮……”终于听见那救命的铃声。

    星凡迷迷糊糊从昏沉中盯着教室里的一切,目光不期然间,又落在了那处座位上,不过娴裕的座位上却人去位空,想来定是下课‘出恭’去了。

    星凡正举目不定的座在座位上,目光在教室里四处游走,同学们都在嘻嘻谈笑,只有他一个人无精打采的座在座位上。这时,旁边的一个男孩子从课桌里拿出一本小说。

    小说的封面上画着一个顶立的男子,站在一片虚空幽暗的尽头,星辰无光,淡然无色,那凌然而立的气势,双目微闭,散发披肩、无数的星辰化作他的崇拜者,悬浮在虚空之上,飘滞在他的边。

    小说的封面上,写着两个字。“星域”

    星凡被这封面上的人物深深的吸引了住,这封面上的人物,不是梦中那人,又是谁呢?便是这般气势,这幕星辰之景。也如那梦中一般不变!

    星凡心里这般想着,脸上微微一笑,子向左侧移了几分,向左侧斜着子,两颗眼眸子瞄了过去。他笑道:“同学,看书呢?这封面真好看,这人真有气势!”

    星凡平里上课总是睡觉,下课更是他睡觉的最好时机,所对上了大学也快近半学期了,虽然同桌的这人他都认识,但他却叫不出名字来。

    这人道:“你有眼光的啊,和我一样有眼光。这本书其实我以前也没看过。只见今天在书店里刚买的,看这封面还可以。而且里面的内容也吸引人的。”

    星凡点了点头,又向左边凑近了几分,拍着这同学的肩道:“同学,小说一人独看其实并不能体现它真正的精彩,要与人同时分享,这才看得有味,有劲。哥我舍命陪君子,就与你一同看如何?”

    “好啊,要看也可以,但你今中午你得请我吃饭。”

    “你!讹诈啊!”

    “啊!我就讹诈!”

    星凡忍痛,脸上青经跳了几下,但最后还是答应了下来。“好,我答应你。”其实他自己连温饱问题都快解决不了,腰包空空,只剩下了那么零零碎碎的杂钱。

    割痛忍饿,星凡从这人手中得到了小说,翻开书本,对小说开始的写的东西,并不太感兴趣。小说里开始说的都是一些现实生活中的故事,主人公是个一个学校的大学生,因为上了一个女孩,但是呢,这个女孩却并不他。

    看着看着、越看越是没了兴趣,头脑一沉,又一头栽在了课桌上,呼呼大睡了过去。

    星凡现在是大学生,生活须得自理,不可能再接受社会福利了,然而他又是一个神精大条的人,对生活没有任何的规划。

    每天下课放学之后,他都要去一家酒家里打工,挣些生活费用,以贴家补。

    因为从小是和娴裕生活在一起,所以两人读了大学住也住在一起,星凡为男孩子,自然要处处照顾娴裕,所以房租、水电、煤气……所有的费用都是星凡一个人承担。

    面对着灯红洒绿的花花世界,花天酒地的、整天晚上都生活在这种迪厅的吵闹之中,形形色色的各式各样的人群、星凡颇感厌烦,可是又没办法,生活便是如此。

    每天晚上很晚的时候才回来,不过娴裕却总是会等着他一起回来。然而、今天当星凡下班回家之后,走在楼下,星凡就发现家里面一片漆黑,楼上的灯灯亲关着。

    心中突然生出一种不好的感觉,这些天正好在这小区内发生了一起强杀人事件,闹得那是沸沸扬扬。

    心念及此,星凡扔下手中破旧的自行车,便往楼上跑。急急忙忙的打开房门,家里面果然空空如也、不见娴裕的影子。

    他面色一惊,心中突然‘咯噔’一下,又咚咚的一步跨出五梯,从楼上冲了下来。然而待他冲到楼下,站在楼道时,一输灯光通明的黑色大奔从小区的道中驶了进来。

    车上赫然座着的便是娴裕,而那开车之人,不是他人,正是娴裕的同桌,那个长得很帅,但他却又叫不出来的名字。

    一股莫明的自卑感,瞬间从心顶袭上的脑门,他脸色渐渐暗了下来,静静躲在楼道内,看着娴裕微笑的从车上下来,并与那人道别。

    他的心就如万根针刺一般难受,娴裕与那人微笑的道别后,便向楼上走来。在走到楼道是,见倒在楼道口的自行车,娴裕没好气的骂道:“真是个大人孩子,放个车子都放在楼道门口。”

    听着娴裕的责怪声,星凡默然的向楼上走去,回到屋里之后,房门在应声之下打开,然随之又在一声沉重的声音之后关上了。

    回到他自己的房间,他并没有开灯,因为这一刻,黑暗是他最好的朋友。估计着自己的方位,他走在黑暗的房间里,靠近着的方位之处,最后倒在了上,闷声睡了过去。

    娴裕回到屋里,当先去打开了星凡的房间,‘啪’轻轻的一声开灯之声,输通电流的灯管照亮了这片黑暗的屋子里。

    娴裕穿的是一高跟鞋、走路时,发出‘蹬、蹬’的声音。窝在被子下的星凡,听见那脚步声是停在了自己的边,只是他依然躺在这被子下,默默无声。

    屋内并无太多家具,屋子四四方方,空间并不大,也放不了多少家具,只有一张木,木边上放着一张涂了漆的写字台和一张靠背椅子,靠着屋内的角落里,摆放着。

    一桌铺开的大上,一干净的被子想来也是娴裕洗的,在被子的虚掩下,一个未脱鞋的人,露出了一双脚在沿外、此刻正躺在这大上。

    灯光照在这小小的房间内,照亮着眼前这一景色。

    娴裕脸色一沉,气气的走进了屋子里,轻轻一脚踢在了这穿鞋的脚上。没好气的道:“喂、星凡,你能不能些卫生?你这么大个男生了,不脱鞋就睡觉吗?”

重要声明:小说《抹灭》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