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余拔皮 书名:黑色恐怖
    陈毅文看了看倒后镜,确认没人跟踪后,从车子里拿出一个医药箱扔给文进,说道:“死了没有?”

    文进笑着打开医药箱,倒出两颗消炎药便吞下去,又用纱布胡乱的在头上包起来,说道:“你再迟来一点我就要被融了,拿跟烟来。”

    陈毅文往裤兜里摸了摸,又扔给文进一盒烟,笑骂道:“你这小子就这样留个言说行动了,我怎么知道你去哪里行动啊?只能碰碰运气借缉毒的名义搜那侯蓝天的场子,还说我来得迟。不过我说啊,你不很能打吗?”

    文进点起烟骂道:“妈的,二十多个人打一个啊!!你当我成龙还是李小龙?”

    “嘿嘿。”陈毅文笑说:“不过也好,起码你今晚的表现肯定让侯蓝天刮目相看了,由其是最后推我那下。喂,你这头要不要去缝针?”

    “缝毛个针呢,伤口没多深,赶紧去羁留所吧。”文进说。

    陈毅文点点头说道:“嗯,没事就好。本来我还打算明天就催你行动,烂仔炮估计没多久就会被保释出去了,也没想到你小子这么积极。”

    对啊,我干嘛这么积极?文进也是茫然。

    陈毅文见他不说话,还以为他在担心烂仔炮那一边,当下笑说:“放心,烂仔炮不难对付,而且他最近很缺人,以你的手肯定会被重用。”

    “嗯。”文进闭上眼睛回了一声就再没有说话。

    很快,车便开到了羁留所。陈毅文拍了一下假寐的文进说道:“到了。”

    文进深吸一口气便打开车门,陈毅文也是迅速走出车子,押着文进进去。

    “你妈的臭警察,我自己会走,你押个啊!!”文进大吼着。

    陈毅文重重一脚踢在他股上说道:“给我老实点。”

    值班的警员看到马上冲了过来,大喝道:“干什么的?!”

    陈毅文冷冷的递上自己警员证,说:“叫你们所长出来。”

    那个警员翻了翻陈毅文的警员证,吓了一跳,马上是敬了个礼便去打电话了。不到十分钟,羁留所所长和大吉派出所所长双双来到。“所长吗?这个人给我关他十天,把他跟烂仔炮他们关一起。”羁留所所长倒吸一口凉气,看了看文进心想,这小子是撞在枪口上了吧?得罪那个人,和烂仔炮他们关一起也不知道十天后能不能完整走出去。但他也不敢质疑什么,敬了个礼便让人带走文进。

    “陈指导,你看这么晚了,要不要一起去吃个宵夜啊?”大吉所长提议到。陈毅文也不好拒绝,只是险的对羁留所所长说道:“要是这两天有人来保释烂仔炮的话,给我拖个几天。”

    羁留所所长一脸媚笑的点头。

    文进被警员推进了一个羁留室里,警员离开后,同室的一个人便问道:“小子,有没有烟啊?”

    文进回头好生看了一下,四个人,三个头发红,绿,黄,看样子就是小弟,而上那个小平头估计就是烂仔炮了。

    “你妈的,问你话呢?!”绿头发大喊。

    文进从裤兜里拿出陈毅文给的烟,自己点上抽了起来,说道:“我有烟关你们事啊。”

    “我X!!”三个交通灯被他激怒,冲上去就要打。

    你妹的,二十个人打不过,你们三个小瘪三也想来试试吗?正好让爷爷发泄一下。文进当下就决定不留手了,一个侧踢踢在红灯面门,又是一个回旋踢把绿灯踢倒,最后一个下勾拳把黄灯打得空翻180度正面落地,全部秒杀。

    “好手啊。”烂仔炮鼓掌笑道。

    文进不屑的看着他,问:“你也要来吗?”

    烂仔炮摆摆手说:“我可不敢啊,兄弟那个帮派的啊?”

    “什么帮派,我就一个无业游民没事做想去喝个霸王酒玩下免费妞,谁他妈想到碰到警察。”文进不忿的说道。

    “噢?”烂仔炮双眼一亮,笑着说:“兄弟发生什么事了,说来听听。”

    文进看了看烂仔炮,扔给他一根烟便开始说到在蓝天俱乐部发生的事。

    “哈哈,兄弟你好胆色啊!一个人也敢在蓝天闹事。”烂仔炮大笑道。

    文进无奈的说:“我怎么知道那里是黑社会罩的啊。”

    “有意思,兄弟你叫什么名字?”烂仔炮问道。

    “文进。”

    “好,文进,等你出去了哥哥我请你喝酒。”

    当晚也没再说什么,交通灯也不敢再去惹文进,各自睡去。

    “吃饭!”警员直接把饭碟扔在烂仔炮上,文进一个跨步往前捉住警员衣服便往门上拉,冷冷的说:“**的有当我们是人吗?”

    “快来人快来人!!”被门缝夹着的警员大喊,不一会又来了几个警察,看到这样的况大惊,纷纷拿出警棍敲在文进的手上,挨了几下之后,文进冷哼一声松开了手。几个警员在门外骂了几句之后便离开了。

    “阿进,你没事吧?”烂仔炮问道。

    文进淡淡一笑,说:“这有什么事,敢侮辱我朋友的人我是不会让他好过的。”

    烂仔炮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拍着文进的肩膀说道:“从今天起,你文进就是我吴炮的好兄弟,以后我的就是你的。阿进你愿意跟在我边一起打天下吗?”

    文进也是豪气的说道:“好!反正我也就一个无业游民,还不如跟着炮哥你好好的闯一番。”

    “说得好!!”烂仔炮高兴的说道,又对着交通灯三人说:“叫进哥!”

    “进哥。”交通灯齐喊道。

    接着几天烂仔炮都在和文进畅谈着自己的江湖事,虽然这一切文进早已知道,但还是装作很有兴趣一样认真的听着。

    “烂仔炮,你们四个可以走了,侯蓝天来担保你们。”警员说完后便打开了锁。

    交通灯三人高兴的大声呼叫着,烂仔炮拍了下文进的肩膀,说道:“阿进,我出去便叫天哥把你也担保了。”

    “炮哥,不要紧的。反正我过几天也能出去了。”文进笑道。

    烂仔炮也不多说,带着交通灯便走出羁留室。

    “什么?!不能保释?!为什么?”烂仔炮愤怒的质问值班的警员。

    “阿炮,冷静点。”侯蓝天在旁劝道。

    警员说:“这个人是陈长官带来的,除非是局长来了,不然不能放。”

    “哼,又是陈毅文吗?阿炮,走吧,反正过几天你兄弟就出来了。”烂仔炮也无可奈何,狠狠的指了指那个警员便跟着侯蓝天走出羁留所。

    “不怪我不让你出去吧?”陈毅文问道。

    文进淡淡一笑,说道:“现在出去?还是等这两天烂仔炮碰碰鼻子再说吧。”

    “哈哈,聪明。烂仔炮与大军素来不和,大军更是趁他不在的时候名正言顺的接手他看的场子,这一接手,要交出去就难咯。”陈毅文说道。

    文进冷哼一声,说:“不难又怎么体现出我的价值啊。”

    陈毅文满意的点点头,留下几包烟走出羁留室说:“三天,再忍耐三天,出去后就是你的世界了。”

    文进轻轻一笑,什么时候开始,我也喜欢玩这种权势算计游戏了?还是说,我本来就是这样的人?

    闭上了眼睛。

重要声明:小说《黑色恐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