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Three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山冈 书名:圣骑士的哀歌
    “呵……瓦多纳,好久不见啊……”托塔亚打着招呼朝银发少年总去。

    银发少年瞥了托塔亚一眼,依旧保持沉默……

    “欸……你们两个认识?”保嘉好奇地左右望着托塔亚和银发少年。

    “算是吧……”托塔亚尴尬一笑。

    “什么叫‘算是吧’?”

    “呃……”

    “我认识他。”银发少年斩钉截铁地说道,并且又瞥了托塔亚一眼。

    “那你们是好朋友咯?”

    “呃……”

    “朋友算是,‘好’字轮不上。”

    “啊?……哦,对了,你叫瓦多纳是吧?……好像女孩子的名字啊……”

    银发少年皱了皱眉。对他来说,女是一种无能的代名词……

    “呃……那个,我开玩笑的!没那回事!……真抱歉!”

    “瓦多纳是我的姓,我的名是赫尔尼斯。”

    “哦,这样啊……那托塔亚不是你的朋友吗?那他为什么不叫你的名呢?通常不都是叫名的吗?……那我可以叫你的名吗?对了,刚才幸好有你的帮助,我和托塔亚才能心安理得地去揍那两个恶棍,真是多谢了!……”

    托塔亚嗤鼻一笑,什么叫‘幸好有你的帮助’?

    “还有还有,那个受伤的女孩你扶她去哪了?你不认识她吗?……”

    “咳咳!保嘉,够了!”托塔亚不耐烦地打断他的喋喋不休。

    “啊?哦……那好吧。”

    “呵,你的朋友真听你的话啊……”赫尔尼斯向上扬了扬嘴角。

    “他是我的侍从,听话是必须的。”

    “是吗……”

    “怎么了?你们俩的气氛好奇怪啊……”

    托塔亚恶狠狠地瞪了保嘉一眼:“大人讲话,小孩不要插嘴!”

    “拜托!大少爷,你比我小一岁欸!”保嘉不服气地嚷嚷道。

    “你翅膀最近倒硬了不少嘛……”

    “我说的字字都属实!喂!你干嘛老扯我耳朵!”

    “我是你主人,我有资格!”

    “你这个主人像那几个恶棍一样!”

    “哦?是吗?那你这个小姑娘还敢和我顶嘴!”

    ……

    旁人诧异和惊奇的目光不停地在这两个少年上游走……

    甲问:“现在贵族家庭的孩子都这样吗?”

    乙答:“……应该是……”

    甲又问:“那你说,那个金发的人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啊?”

    乙:“……”

    ……

    “来了。”赫尔尼斯的一句话立即让两个打闹的少年停了下来,不约而同地望向考核大楼的大门。

    ——吱呀

    笨重的大门打开了,里面走出来了群穿白袍的人,他们个个都低着头,双手合十,似乎在虔诚地做着祷告……接着,从最里面走出来一个穿红袍的男子,男子大约四十左右,他留着密密的胡渣,材并不算魁梧但给人的感觉是很结实的。他走到了阶梯前便停止不往下走了。他后的人也停下了步伐。

    “他应该是这一届的考官之一。”托塔亚理了理衣袖,言道。

    骑士考核的每一届的考官都会改变,每一位考官都有超人的力量。

    考官向人群扫视了一圈后,颇有气势地向在场地所有人言道;“我宣布报名时间到。现在开始正式开考!”

    “大家好,我是第一关的主考官格茨先生。第一关的考核内容是从这扇大门里通过。”

    全场一片喧哗……

    “啊?不是吧?这么简单?”保嘉满脸都是不可思议的神

    托塔亚皱起了眉;赫尔尼斯依旧是一脸的漠然……

    “好!请大家安静一下!我先说明一下本关规则。第一,不准攻击任何考生、考官。第二,不许让坐骑协作。第三,不许使用或携带任何尖刺物体、化学药剂。”

    “真是简单透了啊!”保嘉感叹道。

    “第四,不许用双脚走。第五,不许飞过大门。第六,不许不回答任何一个白衣人提出的任何一个方面的问题。”

    “规则我依旧讲述完毕,请各位考生积极配合。”

    全场又是一片喧哗……

    “什么啊!不许用脚走,不许飞还不许带坐骑……这……这都是些什么啊!”保嘉不抱怨起来。

    “第一关就搞得这么具有挑战……呵……接下来,会不会越来越有趣呢……”赫尔尼斯闻言一笑。

    托塔亚紧握起了双拳……

    “托塔亚……”

    “啊?”

    “如果不遵守规则会怎样啊?”

    “这个嘛……”

    “会死。”赫尔尼斯冷静地说道。

    “啊!……哦。”

    第一个上前去挑战的是一个邋遢无比的中年大叔。大叔一上来就口出狂言:“这天下没有老子过不去的槛!什么狗规矩!老子今天要将它粉碎!”他来到门前,起了膛,用力地咳了一下,迈开大步朝大门走去……

    大叔一只脚刚踏上门槛,一道蓝色的电光便向大叔蹿了过来。大叔还未来得及收脚,就已被电流蹿满了全,立即双眼翻白,口吐白沫,倒地亡……

    格茨先生一脸平静地看着这一切,随即命令几个白袍的人将大叔的尸体抬走……

    “真……真的欸……”保嘉结巴了……内心的恐惧大于了忧虑。

    第二个考生胆胆战战地来到大门前。那是一个十二岁左右大小的小男孩。他深吸了一口气,尽力安抚自己恐惧的心,合拢了双腿,揉了揉双臂。调节好状态后,他慢慢地弯下了膝盖,上成弓状,子上下不停地起伏着……他想跳过去!

    “没有用的!”托塔亚否定了少年的举措。

    “只有运用【幻】力才可以安全通过呢!”赫尔尼斯摇了摇头。

    少年纵一跃……顿时万箭穿过他那瘦小单薄的躯体,鲜血如喷泉喷涌而出……炽的鲜血扬洒到几个白袍人的上,像严冬积雪中的几点鲜红的梅花……全场的人都惊愕地睁大了双眼……

    少年最终倒在了地上,地上血色蔓延……

    白袍人迅速将其尸体清理掉……

    全场一片死寂……

    ……

    接下来虽然还是有人来不断挑战,但最终的结果都是一样——死亡……就算不去挑战,等待那些胆小的人的依旧是千篇一律的死亡,只是时间问题……

    此时,众人不焦急起来……

    一位黑衣少年在嘈杂的人群中轻巧地一跃而出,翻到大门前。他在大门前等待了将近三分钟,人群中不开始有了抱怨声。就在此时,黑衣少年竟一下从人们的视野中消失了……众人一片惊呼……接着人们看到一个白袍人对着一处空气提起问来,一会儿过后,白袍人又恢复了原来的姿势……

    “通过!”格茨先生大声向群众公布……大家都互相看看对方,半响才回过神来是那个黑衣少年通过了。

    “终于出现了!”托塔亚眯起双眼……

    “出现什么了?”

    “【幻】力使用者。”托塔亚答道。

    “【幻】力?什么东西啊?”

    “是人通过自的一种缠在体周围的气所练就的一种特殊能力。【幻】力分为【纵系】、【变化系】、【现化系】和【暗攻系】。【纵系】的【幻】能力者能通过自散发出来的缠气控任何物体,气体和液体也可以进行控。刚才的那个少年就是【纵系】的【幻】能力者,他将周围的空气包裹在自己的全,让空气遮掩自己达到隐的效果,从而躲避大门处地种种攻击。如果不是拥有【幻】力的人是感觉不到他在移动的。【变化系】的【幻】能力纵者可运用自己的【幻】力将自变成任何一样物体,气体和液体也可以,连攻击的招术也可以随时随地地变化……”托塔亚稍作停顿,“不过,【变化系】的人很是危险。他们的格也是像他们的【幻】力一样变化多端、晴不定。像这种人,你得远离他们,他们可以一时将你当宝一样对待,也可以转眼将你当做一堆废物丢弃在一旁……”托塔亚瞥了一眼赫尔尼斯。

    “【现化系】的【幻】能力者可以将自己用【幻】力想象出来的任何东西变成现实的东西,也可以返过来运用……”

    “那他们岂不是吃穿喝用都不用愁了?真好!”保嘉脱口而出……

    托塔亚没有理会他的话,继续说道:“【暗攻系】的【幻】能力者是以暗杀为主体的【幻】能力,对自没什么好处,除开能保住自己的小命。简而言之,就是职业杀手。”

    保嘉露出了精彩的表:“呵呵……这个不错……”

    “什么?”

    “没什么!”

    “保嘉……”

    “嗯?”

    “马上就要轮到我们了,不运用【幻】力的话,根本就是通不过的。”

    “可我什么都不懂啊……”

    “我教你。”托塔亚叹了一口气,“我们得抓紧时间了,现在我也只能强行将我的【幻】

    力传输到你体内了。”

    “会出人命的……”赫尔尼斯不冷不的声音幽灵般地响起,“如果互相【排斥】的话……”

    “现在也只有去搏命一试了!保嘉,深呼吸,你要尽力打开你体上的每一个【脉孔】。”

    “【脉孔】是什么?”

    “是让我的【幻】气进入你体内的一些密密麻麻的小洞。快点!按我说的去做!双肩下垂,放松四肢……好!接下来,深呼吸……慢点!”

    保嘉因吸得太快,一下咳了起来……

    “按我说的慢慢做。重来!”

    ……

    “这家伙多年不见,着实变了不少呢……”赫尔尼斯回想起小时候的托塔亚,因为自己怕他受伤就不教他【幻】力,托塔亚不知,任地整天缠着自己不放,一旦学会了一点小本事便得意地到处宣传……现在倒变得收敛了几分,但那一脸的傲气是永远无法改变的呢……并且现在还反过来自信地当别人的老师了……

    真是意想不到的呢……我还能再碰到他……

    赫尔尼斯望着托塔亚和保嘉两个人,“虽然他们是主仆关系,但和朋友一样和睦呢……”

    “我无法像他们这样自由地做事、交朋友呢……我和他们……是不一样的呢……”赫尔尼斯捏紧了手中的银色锁链……

重要声明:小说《圣骑士的哀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