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 One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黑山冈 书名:圣骑士的哀歌
    月光倾泻下来,照在了少年精致却又略带稚气的脸颊上……

    徐徐的微风吹来,吹动了少年浅金色的柔发、露出白皙脖颈的衣领,却仍旧无法吹开少年紧锁的一双秀眉……

    ……

    “母亲,母亲,您快看啊!”朦胧的梦中,那个幼小的少年用细嫩的小手臂挥舞着在天空中翩翩起舞的一只白蝴蝶。白蝴蝶离他不远,可他因高问题始终抓不到。他奋力地向上跳,白蝴蝶轻巧地一震翅膀往高处飞了……

    被幼小少年称作“母亲”的一位年轻美貌的女士坐在一把精致的藤椅上,纤细如玉的手指正在玩弄着一只海蓝色的玻璃球,她那优雅的抚摸动作像是大海的女神在安抚她的小海洋般,慈祥、亲切……听到少年叫喊,她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欣然地朝少年露出璀璨一笑。

    望着母亲如天使般地笑容,少年陶醉了……对少年来说,没有什么比母亲的微笑更甜美的东西了。

    白蝴蝶悄然飞过少妇的面前……再悄然飞去之时,少妇不见了……那微笑也不见了……一切恢复原样。只是,白蝴蝶成了红蝴蝶……绯红的蝴蝶……

    少年惊愕地望着眼前的这一切……极力睁大的双眼中映出了一个黑衣人的摸样,可少年一直无法看清那个黑衣人的脸。黑衣人抬起一只手,红蝴蝶像见了主人似的快速飞了过去……那个黑衣人的手臂上有一长条奇怪的刺青,像是……蜈蚣……

    ……

    “母亲!”从睡梦中惊醒过来的金发少年一下子从上坐起,口大幅度地起伏着,汗水已沾湿了他的衣襟却还是不断地划过他那精致的脸颊……

    “……又做噩梦了吗?保嘉……”

    临的棕色长发少年翕动了一下他那薄薄的玫瑰双唇,转,用幽紫的双眼望了眼保嘉。

    “啊?没有啊……托塔亚……”保嘉立即回过神,尴尬地朝棕发少年笑了一笑。

    托塔亚眯起了紫色双眸,盯了一会儿保嘉后没再说什么,转过去,合上了双眼。

    “对不起……”保嘉轻轻地叹了口气……望了一眼托塔亚的背影,躺下子却久久无法合上碧色的双瞳……

    母亲,保嘉发誓,一定为您报仇!明天我就要去参加骑士考核了,这离我为您报仇的机会更近了些……那个夺去您的生命的人也会去参加……但骑士考核不是人人都能通过的,不过,我相信,我一定可以!

    为了您,我一定要通过!

    一定要!

    天一亮,保嘉就早早地起了,洗漱完毕后,便先服用起了早餐。

    保嘉的父亲是一位隐骑士,他虽是一位平民但因卓越的战斗技术而被罗兹家的老爷相中,成了老爷的专用护卫。罗兹家族是管辖整个帝国西北部的一个贵族家族。罗兹家族的继承人世世代代都是天生的贵族,他们的特征是一双摄人心魂的剔透的紫色双眸,并且每一位都是紫璟骑士。

    关于骑士的事,保嘉在5岁的时候就听他母亲说了。

    “骑士,是整个大陆上最为圣神的职业……”保嘉见母亲的眼眸中闪烁着星星点点的光芒,那时的他还小,并不了解母亲为什么会双眼“泛光”,也不懂“骑士”这个职业到底有多圣神。他只是傻气地将小手伸到母亲眼前,不停挥舞着,还惊讶地叫道:“光!光!……”母亲对自己的走神向保嘉回予歉意的微笑,继续言道:“他们的任务是保护整个国家,也就是说整个国家的存亡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骑士分为好几种。最厉害的就属圣神的圣骑士。接下来便是只有贵族才能拥有的称谓——紫璟骑士、雪涟骑士、诡维骑士以及岚封骑士。他们分别管辖整个帝国的局部地区。像我们住的双景城便由世代都是紫璟骑士的罗兹骑士所管辖的。在这些骑士外,便是平民所能达到的骑士等级。”母亲略微停顿了一下。

    “保嘉,你的父亲也是骑士,他是在攻击系中最强的哦!……不过,他为了保护罗兹家的主人狄刹莫尔而死于敌人剑下……”母亲眼中的光芒渐渐被晶莹的水珠所冲散……

    之后保嘉的母亲再没和保嘉提起过关于骑士的事。母亲被黑衣人杀害后,他就立下了要去考骑士的志向,为母亲报仇!“我要去当彼岸骑士!”彼岸骑士是暗杀中的精英才能担当的骑士种类……虽然别人询问过他要当什么职业,保嘉总会扬起头,一脸阳光地回答他人:“当然是和我父亲一样!隐骑士!”

    小小年纪就学会了隐藏……

    母亲离世后,年仅10岁的保嘉就住到了罗兹家。罗兹家的家主狄刹莫尔待他很不错,这让他那原本灰暗的童年稍许增添了一抹温色。在罗兹家,保嘉还结识了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罗兹家族的下一任继承人——托塔亚·罗兹。

    托塔亚是一位天生的贵族。无论何时何地他都能散发出一种神秘的贵族气质。他面对下人永远是一副“你知道我是贵族,你还敢这样盯着我看”的不屑与清高,但面对动物却总是充当起了“博万分,普渡众生”的慈活佛形象……10岁时就当他侍从的保嘉,当然对他的格了如指掌。虽有时对保嘉也是冷冰冰的,但用不了多久,却又会用全宅都听得到的声音大喊:“保嘉·休斯特!本少爷的鞋带掉了!”……

    这样的友谊也算是较为美好的吧……

    ……

    保嘉端起精致的玻璃杯,里面盛满了白得没有一点杂质的牛。但他却未仔细端详那晶莹的白,双手捧起杯子,将牛大口地倒入了自己口中……

    此时,托塔亚已经起了。他坐到了桌前,女佣将这位贵族少爷的餐点一一端了上来……

    “端下去,我没味口。”贵族少爷冷冷地言道。

    女佣尴尬地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双脸涨红着将餐点又一一撤了下去。

    “保嘉……”

    “啊?……”

    “你要去参加这届的骑士考核,是吗?”

    “是啊……”

    “那……你一个人去吗?”

    “是啊……”保嘉边说边拼命往嘴里塞东西。

    “那……以后……谁来服侍本少爷?”

    “靠碗后酒毁癞(考完后就回来)……”

    “唉……本少爷给予你一般佣人享受不到的待遇,你就是这样回报本少爷的吗……”托塔亚单手支在桌上,紧蹙着双眉……

    保嘉停止了狼吞虎咽,抬头,一脸歉意地望向托塔亚。但嘴角边地残渣和鼓起的脸颊让他的歉意变得滑稽了几分,却依旧不影响他的英俊相貌。

    “整得是(真的是)……”

    “够了!本少爷命令你把东西吃完后再讲!”托塔亚猛地一拍桌子,桌子使劲颤抖了几下……周围的女佣们早已吓得脸色发白……

    喜怒忧愁无常,毕竟你还只是一个比我小一岁地家伙。我俩年龄加起来也只有31岁,你摆什么少年老成的架势……保嘉心里虽已打起了小抱怨,但脸上依旧一副讨好的样子,点着头,咽下了口中的食物。

    在保嘉拼命吃着食物时,托塔亚又恢复了原先一副冷酷的样子……周围的女佣们拍了拍口,送了一口气。

    立志要当一位好玩的人的保嘉此刻还是静不下来……一会儿朝托塔亚笑,一会儿往嘴里塞东西……这样的状况出现了三次后又被托塔亚一声怒吼吼了回去。周围的女佣们更是因保嘉的天不怕、地不怕的无畏精神给郁闷得汗如雨下……

    ……

    “保嘉,我决定了。”托塔亚站起了,往大门口走去……

    “我和你一起,去当骑士!”少年紫色的双眸里满是笑……

    ——吱呀

    用钻石点缀、纯正的狼皮包裹和皮下藏着地天鹅绒的华丽大门被推开一条缝隙……

    保嘉的视线里出现了一个正在更衣的纤细少年。少年虽然只是背对着保嘉,但从少年旁边为他更衣的那些女佣们的脸上看出了羞。的确。他可是贵族孩子中有名的美少年。他是许多千金小姐梦中幻想的王子。他的才华,连他的家庭教师——国内最著名的政治家赫尔曼也对他称赞不已。他弹的钢琴曲充满神韵,钢琴家萨拉听了他的琴声都给予他最高的肯定:“这孩子如果在这方面好好发展下去的话,一定会超越我!”

    “……这么遥不可及的天才,竟也会耍孩子气!呵呵……”保嘉一想到这儿,笑着摇了摇头。

    “喂,你在那儿傻笑作什么?”托塔亚发现了保嘉,“别忘了,你也只是我的佣人。”

    “是,是,是……大少爷!……”边说边走上前,为托塔亚打理起了衣服的纹路。

    ……

    “啊……对不起!”保嘉的手一不小心碰到了旁边在一起打理的女佣的手。要知道,在这个帝国,女子的地位要比男子的低……

    “啊……没……没事……”女佣不知所错地立马将手缩回,不停地左右摩擦着手……脸上的绯红早已褪成了石灰白……

    “啊?你……真的没事?”见女佣的脸色转变地如此之快,保嘉不有些不安。

    “……保嘉·休斯特!”托塔亚又向保嘉吼了起来,“你们耽误我这么长时间,怎么没一个人对我说‘对不起’啊!”

    “啊?……那……对不起哦~”保嘉立即面向托塔亚,垂下了头,纤长浓密的睫毛也微微下垂,露出一副知错的可怜样。但他自己丝毫没有感到自己这样的表有多可耻……托塔亚叹了一口气,无奈之下原谅他了……不过这要完全归功于他那一点儿没有男子汉气概的清秀脸蛋……

    ——吱呀

    豪华的大门再次被推开了……

    众人的眼前出现了一个年老的穿着燕尾服的管家……

    “少爷,车夫已在楼下等侯您。请您务必要抓紧时间。俾人先行告退……”

    ——吱呀

    大门合上了……

    “是柯斯汀!托塔亚,我们出发吧!”

    贵族少年已穿戴好——紫色绸缎的华丽衣裳、镶着紫水晶的低跟鞋以及晶白的蚕丝手……

    “好,出发!”

重要声明:小说《圣骑士的哀歌》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