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五章 修炼准备

    吴立一路向西南穿过陕西,掠过宁夏,经过四川进入了西藏,明朝的西藏和后世也差不了多少,都是蔚蓝的天,一望无际的高原,不想其他地方,只留下了灰蒙蒙的天空和冰冷的钢筋混泥土大厦。青藏高原在后世人口爆炸的时代仍旧是稀无人烟,更不用说在明朝初期,更是行上十几里路都碰不到一个人。蓝天、白云,远处雪山和天际相接,吴立行走在荒无人烟的空旷之地,偶尔碰到一群野牦牛或藏羚羊,吴立恍若又回到了前世。上一辈子吴立和女朋友小梅便曾经到西藏旅游过,那是美景在眼前,美人在怀中,可以说得上是吴立那辈子最快乐的时光。可是从西藏回来没多久,吴立便被查出患不治之症,接着便是女朋友小梅弃他而去,然后又是无休止的治疗。前世的形在吴立的记忆中早就已经淡忘,现在在相似的景色中竟又浮现在了脑海之中,想到年老的双亲,心中不由泛起一丝淡淡的伤感,吴立长长的吐了口气平复了纷乱的思绪,脑中忽的蹦出了一个念头,“至少现在没有高原反应了。”

    景色虽美,但同样的景色看第二遍吴立也没什么兴趣,沿着西藏和青海的交界处,沿着金沙江吴立来到了格拉丹东雪山的山脚下,吴立站在山脚下抬头看去山上白雪皑皑,心中却是升起了一种异样的怀,这股怀从心中升起,直冲眉间,好似要从眼眶中宣泄而出。吴立缓缓闭上眼睛关住将要流出的泪水,上一辈子吴立到西藏游玩却是没有到过格拉丹东雪山,现在站在山脚下不由心生一股想要顶礼膜拜的绪。格拉丹东雪山上终年积雪,太阳出来之后晒在山坡表面上将积雪融化,各处细流汇集在一起在北麓形成了一条小河,这便是金沙江的源头。这小河静静的流淌,和波澜壮阔扯不上半点关系,和最普通的河流也没什么区别,只会更小,更不起眼。但就是这么一条不起眼的小河,却是长江的源头,养育了灿烂的华夏的文明,这条不起眼的小河,不仅是滚滚长江的源头,也是华夏上下五千年历史长河的源头。在这历史长河中,诞生了多少惊采绝艳的人物,泛起过多少惊天的巨浪,但这长河的源头,五千年来永远是波澜不惊,看着这静静的小河吴立心中不由想起了一句话“于无声处听惊雷。”这长江源头的水灵气虽是不浓厚,甚至可以说是稀薄,但这一份厚重之中的平静,正是修成冰灵根的关键,只有在繁花似锦中心如止水,才能够修成冰灵根。

    吴立跨步踏入了河流,盘膝坐下,河水没过了头顶,运转起玄牝真解,一股冰凉的水灵气侵入了心脾,不停地流经吴立的五脏六腑,修炼了有一个时辰,只听得“哗啦”一声,吴立猛的一下从河底蹦了出来,跑了有百来米远,拉下了裤子只听“噼里啪啦”一阵奇臭无比的气味便升了起来。吴立连忙捂住口鼻屏住呼吸,真恨不得将全十万八千个毛孔都闭起来。这五脏六腑中的杂渍被水灵气冲刷出来之后不会像中的杂渍从毛孔之中排出来,而是进入了肠胃之中,最后须得通过五谷轮回之所排出体外。吴立对此也早就有了准备,取了草纸擦了股拉上裤子。看着地上小山般的排泄物,吴立心中当真是哭笑不得。吴立早就已经辟谷,十天半月才吃一次东西,这蹲坑的机会自是极少,不过练习这金刚不坏第三层境界,每天都得拉上几次,将水灵气冲刷道肠胃之中的秽物排出体外,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就为了这个,吴立来雪山之前还特地买了有一大摞的草纸,不过这些草纸也是用不了多少时候,过不了多久便得补充。

    吴立在格拉丹东雪山修炼了十天之后,一队马车开了过来,吴立远远看去,第一辆车上坐着的正是铁柱、铁蛋、铁牛三人。吴立见状迎了上去,高原上一望无际,三人远远的也发现了吴立,扬起手中鞭子赶着马加速行来。在峨眉山分手之前吴立便将下面的行程和三人仔细交代过,三人也是马不停蹄的根据吴立的指示行事。四川和西藏接壤,峨眉山离着格拉丹东雪山要比太行山近多了,但铁柱、铁蛋、铁牛三人毕竟是凡人,又带着几十个发电机和车等工具,甚是不便,三人付了足足比市面上高出一倍的价钱雇了十辆马车,十来个民夫,才将这些东西运到格拉丹东雪山脚下。

    格拉丹东雪山上没有激流瀑布,但是高原上风能却是十分的充足。铁柱三人这些年来走南闯北,在吴立的栽培下也早就成了全能型的人才。吴立也不必说得太过详细,只是把大致的想法交代了下去,三人便去持了起来。大把的银钱撒了下去,大批的泥瓦匠、木匠、铁匠、铜匠、厨子等便陆续集中到了格拉丹东雪山的脚下。过了有两个月的功夫,三丈多高的风车便建了起来,风车接着电机,电机上接着铜线一直连到吴立修炼之处。吴立将铜线接到上,开了开关,跳入河中,运转起玄牝真解。这外挂总是不让人失望,除了修炼的进度成倍的翻番之外,河水在电流的刺激下竟然释放出了更多的水灵气。这么一来水灵气淡薄的缺点也得到了一些弥补,修炼的速度又加快了不少。

    风力发电机已经安装好,铁柱三人在此已是无用。修炼之余,吴立命铁柱去城中买了纸笔过来,画了有十来张图纸交给三人,又向三人讲解了半天,三人听了吴立的话之后,带着一脸的吃惊和不可思议离开了格拉丹东雪山。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