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九章 早起上武当

    “叔叔,你怎么不动手啊,刚才这小子明明已经是疲于招架,您老怎么就轻易的放过他了。”夏骁寿刚才看的夏九仞大占上风却住了手,现下兵刃在手却又不动手,忍不住便嘟囔了两句。

    “啪”的一声,夏九仞收起金胆,反手便给了夏骁寿一记耳光喝道:“你这畜生,我和这位公子正在切磋,你来插什么嘴。”

    夏骁寿一下被打蒙了,捂着脸还要分辨:“叔叔……”,“咚”的又是一脚便被夏九仞踹到了桌子底下。

    “二位小侠,今是我这侄子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二位,我已经教训了他。后二位要是到了扬州记得通知夏某一声,倒是定当好好招待。今在下还有要事,就不奉陪了,后会有期。”说着调头边走,王惜花、卫长风和顾连城三人见主心骨走了也只得搀扶起夏骁寿,跟在后面灰溜溜的跑路。

    “喂,别再盯着我了,我脸上有花啊。”这已经是吴立第八次向练羽衣提出了抗议。二人出了客栈便一路向武当山真武观而去。这时的山上可没有缆车,虽说是后天张真人和杨嘉才比武,但现下一路上已经有不少武林中人向山上赶去,不然错过了比武,那可是一辈子的憾事。这一路上练羽衣不停的探头探脑的打量着吴立,脸上显现出惊讶、敬佩的申请,隐隐约约好像还带着那么一丝害羞。初始小妮子和吴立目光一碰便躲了开去,到了后来竟是明目张胆的盯着吴立看。

    “咂,咂,看不出来啊,吴大哥你手竟然这么高明,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害得我担心了那么久。”

    “我又不是成心瞒着你,难道我见人就说我武艺高强么。再说也不是我武艺高强,我估计是那夏骁寿忽然内急,不想跟我比了。”

    “切,你骗谁啊,你以为我是那江南四白痴啊。你刚才和夏九仞交手使的少林长拳分明已经到了以刚入柔,返璞归真的境界。你要开始就跟我讲,我哪里会想到要逃跑啊,害的人家丢脸。”

    “我不是跟你讲不要担心了么。”

    “你和我讲不要担心有什么用啊,你又没和我讲你武艺高强,收拾一个夏九仞不在话下。”

    “我讲了你会相信么?”

    “当然相信喽。”

    “那我让你不要担心你为什么不听。”

    “你叫我不要担心我怎么相信,你说你武艺高强我就不担心了嘛。”

    吴立顿时当场崩溃,无语泪千行:“是是是,是我的错,我不该不告诉你我武艺高强,收拾一个夏九仞不在话下,害得你白白担心了半天,我向你道歉,向天下百姓道歉。”

    “就是嘛,你这么说才对,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认识到错误了,你说了我才知道你的诚意嘛。”

    吴立立刻泪流满面,以七十码的速度飞奔,心中呐喊道:“夏九仞,我恨你,我恨你,画个圈圈诅咒你。”

    时下正是秋天,有道是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山上的节气比平原要晚上一段时间,山中树木百花还未到凋零之时,别有一番风光。由于杨嘉挑战张三丰的消息早就传遍了大江南北,二人一路走来路上碰到了不少武林中人和他们一样,往真武大赶去,很多人就在道观门口打个地铺,等待第二天的惊天之战。这杨嘉成名以来虽是击败了很多高手,但这些人和张三丰比起来差了不止一筹。张三丰在武林中人的心目中那就是神,是绝世无双的大宗师,早就已是人人敬仰的泰山北斗。只要是知道了这个消息的武林人士,基本上都赶了过来一睹两大高手交手的盛况。这往里清幽的武当山,一时之间竟是人声鼎沸。

    练羽衣毕竟是女孩子,也不能学那些大老爷们幕天席地的过上一晚,二人寻了一处山中猎户人家住上一宿。山中猎户淳朴好客,再加上银子撒下去之后,夫妇二人便忙碌了起来,过了一会,饭菜便端了上来,一盘是腊獐腿炒新鲜蕨菜,一盘是丈夫刚去山中掏来的鸟蛋炒黑木耳,还有一盘是清蒸刚刚从清冽的山涧之中逮上来的巧嘴白。这三道菜中加的唯一的调味料便只有盐,但味道确实相当的鲜甜,再配上腾腾、香喷喷、金黄色的粟米饭,这一餐吴立吃的是风卷残云,不亦乐呼。前世里一道周末吴立就喜欢约上朋友开着车去农家乐,搞一些草鸡,土鸡蛋什么的吃上一吃,就算是健康原生态了。和这一比,那味道简直差了不止十万八千里。这一顿饭百分之八十都进了吴立这夯货的肚子,猎户夫妻二人看着吴立斯斯文文的模样,却是一副饿死鬼投胎的吃相,私底下惊叹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吴立还在睡梦之中,忽的耳朵一阵疼痛,朦朦胧胧睁开眼睛,却见练羽衣站在前扯住他的耳朵,见得吴立张开眼来叫道:“大懒虫,太阳都晒股了,还不快起。”

    吴立转头看了看窗外,却见天色却才是蒙蒙亮,不气结道:“姑,你哪个股被太阳晒了,让人睡个安稳觉好不好?”

    练羽衣脸色一红,啐道:“你这人真是没有礼貌,跟女孩子讲话也这么粗俗,好不容易来武当山一会,你就不能陪我去转转么。你就知道吃了睡,睡了吃,懒得跟头猪一样。提前去看看明比武的场地也是好的,不然到了明天路都不知道怎么走,错过了叫你后悔一辈子。”

    吴立正色道:“我这辈子有三种时候最讨厌被人打扰,一是吃饭的时候,二是睡觉的时候,三是嘿咻的时候。”

    “好啦好啦,算我不对,你现在起都起来了,那就赶紧穿上衣服走吧。”说着练羽衣拿起搭在椅背上的衣服扔到了上,“对了,嘿咻是什么意思?”

    “这个么,嗯……嘿咻是一种游戏。”

    “是吗,好玩么?”

    “嗯,还行,很好玩,相当好玩。”

    “这样啊,那你教教我行不行?”

    吴立拔靴子的手忍不住抖了一抖:“这个么,以后有时间吧,有时间我一定教你。”

    这两天有点忙,更新不稳定,见谅!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