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章 钓鱼

    这时忽听“砰”的一声闷想,便似一把铁锤狠狠的砸在败革之上,张三丰和八思巴二人倏地一下分开有三丈来远。二人周围尘土飞扬,待得尘埃落地,只见这片地上仿佛就像是被压路机碾过似地,平整无比。这二人刚才交手电光火石,但二人的双脚却是贴地而动,下盘却是稳如泰山,就像长在了地上似的,吴立看了真是心中激不已。

    再看场中二人,这时却那还有一点宗师气度,上衣服便似埃塞俄比亚逃难过来的难民似的,破乱不堪。加上鞋子也早就不知去了哪里,二人都是光着一双脚丫子。二人都是当时武学宗师,举手投足之间便有千钧之力,心知对方有何等的厉害。适才二人言语看来并不是如何誓不两立,动起手来却是以命相博,招招都是用尽了生平所学,不敢留丝毫的余地,否则一个不小心便是命丧敌手。

    “牛鼻子,看来这一次我们还是分不出胜负啊,我就不奉陪了,你若是想跟便就跟着,后会有期。”八思巴说完便离去。

    “慢着,老道我这几年琢磨出了几招新的玩意儿,一直不知威力如何,我琢磨着,天下间只怕也只有你这老秃驴能接得下,若是你能够抵挡得住,那我们便就此别过,我再也不跟着你。”

    八思巴听闻此言停住了形:“牛鼻子,你这话听起来虽是刺耳,老衲我也就当作是夸奖了,这么多年来可是第一次听到。也罢,承蒙你看得起,我就舍了这老骨头试上一试。”二人虽是一生为敌,对对方的本事却是敬佩的很。二人都是当世不世出的天才,心底都有一股傲气,出道以来都仿佛那太阳一般冉冉升起照亮了各自的天空,随着时间的流逝各自都站到了人生的巅峰再无敌手。直到二人第一次碰到交手之后却是旗鼓相当,随着第二次、第三次交手,二人回去都是勤加练习,都自信满满的认为在下一次定可以将对对方打个落花流水,谁曾想对方的成长却并不比自己小,二人虽是一生的敌人,却是值得尊敬的对手。八思巴听了张三丰的话自是升起了一股跃跃试之,能够被张三丰郑而重之提出来的自然不是等闲的手段,当下便站住了形,双手便似八爪鱼似的在前挥动结起了一个又一个的手印,便仿佛在前形成了一道无形的墙。

    再看张三丰却是不慌不忙的站定,抬手拔下了插在发髻中的乌木发簪,忽的一抬手,只见那乌木发簪便似一道乌光直向八思巴。八思巴见状心下微微有些惊讶,只因张三丰武艺虽高,但却并不以暗器见长,这发簪虽是来的迅疾,但对他们这种高手却是没有多大的威胁,但他手中却是不敢怠慢,抬手便接住发簪。这时异变忽生,那乌木发簪好似活物似的,“刷”的一下饶了开去。八思巴大吃一惊,只听“啪”的一声轻响,只见八思巴的腰好似折了似的,整个上半向后折了下去。那乌光贴着八思巴的脸飞了过去,绕了一圈又飞回了张三丰的手中。

    “我输了,张三丰,你赢了,我们斗了这么多年,你终于赢了我一手。这雪莲子你便拿去吧,”说着八思巴便将一个拳头大的玉瓶扔向了张三丰,“你若是想要我命,这便动吧。”

    张三丰抬手接住了玉瓶,拔开嗅了嗅道:“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张三丰突破了先天之境竟然还是没有胜过你。刚才一瞬间,你用先天内力推开了我的发簪,不然我这发簪已经贯穿了你的脑袋。本来我以为我突破了练武之人的极限,达到了先天之境,定可以稳稳胜你一筹,想不到你竟然也达到了先天之境,只有凭借外力才能伤到你。既然我已经拿到了千年雪莲子,我的目的已经达到,你走吧。”

    “嗯,你放过我?”八思巴听了有些惊讶,“这么多年来你不是一直想置我于死地么,你是汉人,我是蒙人,你是反贼,我是朝廷。你竟然不乘这个大好机会杀了我?”

    “哈哈哈,老秃驴,一向以来你都自诩看穿万物,超脱世俗,怎么这时却还看不穿。你我的武艺再高强,却只不过是一个人,在这天地面前和一只蝼蚁相比也想不了多少。我杀了你又如何,杀了你蒙古人便会不在侵犯我边疆了么?你杀了我又如何,杀了我大明朝便会灭亡了么。更何况蒙人、凡人,都是生灵,你这大和尚心中却怎么都是杀孽。”

    八思巴浑一震,旋即合十行礼道:“你赢了,今天我承认终于输了你这牛鼻子一回。不过下次我也会赢你一回。不过,我有一事想问,你这发簪到底是何物,竟然好似传说中仙人的仙剑一般。”

    “哈哈,告诉你也无妨,一年前我武当山中降下天雷,将山中的一颗千年老桃树烧成灰烬,但却留下了小段桃心木,便是我这发簪。我见这桃心木有些怪异,便留了下来。一不小心弄破了手指,将血滴到了这桃心木上,谁曾想这桃心木便好似成了我的一块血,渐渐的便琢磨出了一些妙用。你若是有着运气,也寻一件宝贝来,我们再斗他个一百年。”

    八思巴也不答话,拱了拱手转便走,张三丰这时也离去。吴立念头急转之下,纵跳下树来喊道:“道长慢走,我有话和你说。”

    只见张三丰浑一震,脸上带着不可思议的神色道:“小友是何人,适才难道你一直都呆在树上?”

    吴立上前抱拳道:“张道长,倒是在下冒犯了,适才在下见道长和那位大师相谈甚欢,却是不便打扰。”

    “老了,老了,人上了年纪便耳眼昏花,被人走到了边都不知道。不知小友师承何人,找老道我有何指教?”

    “大师言重了,在下早就听闻张道长乃是当时武学宗师,陆地神仙。在下机缘巧合得了一部秘籍,却是看不明白,还请道长指点指点。”说着拿了一根枯枝便在地上画了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