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六章 打赌

    吴立打开房门,双手抓住木盆把手,也未见怎么用力便将一大盆水搬了出去。将水倒掉放好木盆之后,吴立脸上忽的露出了一丝笑容,来到自己房中,从箱子里取出了一把弹弓收入怀中便出门向着寺外去了。

    下午练完功这段时间是吴立一天之中最自由的时刻。少林寺的和尚天天吃素,斋房里面自然也是没有半点荤腥,每里吃着斋饭,简直要把吴立的嘴里边淡出鸟来。每下午,吴立总要来到后山打上些野味改善改善伙食。**每见到这小子满嘴油光的回来,心下也是明了,但一来吴立并没有剃度,更重要的是吴立正是长体的时候,吃些食也有好处,因此一直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吴立刚刚出了门来,便见一群人走了过来,吴立平里并不和**住在一起,而是和其他的小和尚住在一个院子,不过却是自己有单独的房间。吴立虽是体只有十五岁,但前世今生加起来已经有四十多岁,哪里能和这些小和尚玩到一起,因此平里双方都是互不搭理。这进门的一群人正是上午练完功的小和尚们,这些小和尚只是剃光了头,尚未剃度,也没有法号,这为首的小和尚名叫铁柱。这铁柱人高马大,人不过十六岁,这板却要比一般的成年人还要魁梧,仿佛一座铁塔似的。

    那铁柱见了吴立,嘴角一撇,便带着众人迎了过来。吴立见状也不想招惹,闪便想从旁边绕过去,谁曾想不想惹事时,这事却是自己找上门。平里吴立和这些小和尚虽是井水不犯河水,今这铁柱不知时练功时被师父罚了还是哪根筋搭错了,横跨一步,便拦在吴立前,阳怪气的说道:“吆,真是太巧了,这不是吴大少爷吗,不知吴大少爷这是要去前山捉蟋蟀啊,还是要去后山掏鸟窝啊,难不成是想下山去找姑娘去?”旁边的小和尚一阵起哄,那铁柱更是来劲,“我说吴大少爷,您可悠着点,我看您这小板,只怕是经不住折腾,来,我来帮您调理调理,玩起来更得劲。”说着伸手便要抓吴立的胳膊。

    吴立却是不想跟这一帮半大孩子一般见识,皱了皱眉头,转头便要绕开去。谁知这铁柱却是不依不饶,胳膊一伸,拦在了吴立前叫道:“平里咱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每里只剩下半条命,你却是逍遥自在,成天玩耍。我们心中不服,同样是少林弟子,凭什么我们吃苦受累,你就成天享福。今天咱们就练上一回,若是你赢了,我们就心服口服,再不言语。若是我赢了,那以后我们练功是你就给我们铺叠被,洗衣打扫。”

    吴立一听,心中真是又好气又好笑心中暗道:“的,看不出来你小子长的跟猛张飞似的,心眼却比大姑娘还要细。合着你输了什么事都没有,老子输了却要给你们做牛做马。”脸上却是露出害怕的神色道:“铁柱,我们素来井水不犯河水,我不去惹你,你却来惹我做什么?”

    铁柱听得吴立话音中透露着怯意,当下更是嚣张:“怎么地,我就是惹你了,你想怎么样。”

    吴立脸上更是惊慌:“我……我,我不和你比,我输了,要给你们做牛做马,你输了却什么事都没有,这不公平,我不比。”这声音简直比那刚嫁进门的小媳妇还要胆怯。

    铁柱听了哈哈大笑道:“好好好,就照你说的,我要是输了,我也天天给你铺叠被,洗衣打扫。不光这样,每天早上我还给你把早饭送到前,晚上把洗脚水给你端到脚下,你看如何。”

    吴立大喝一声:“好。”当下一步跨到铁柱跟前,一手揪住铁柱的衣襟,一手扣住铁柱的腰带,喝了一声;“去吧。”双手一用劲,便将铁柱摔倒了院子中间。

    这一下铁柱就被摔晕了,不仅仅是脑袋发晕,这前后转变太快,一下就从欺负人的变成了受欺负的,一时之间也有些接受不了。过了半天,铁柱一骨碌爬起来喊道:“不算、不算,你偷袭我,你耍赖,这次不算,我们再来比过。”

    说着便冲上前来,依葫芦画瓢,一手揪住吴立前襟,一手提住吴立腰带,便想将吴立摔起来。吴立见了也不闪不避,让铁柱抓了个结结实实,气运丹田,脚下便像生了根似的,任铁柱使出了了吃的力气,却是撼动不了吴立分毫。

    铁柱正使着劲,忽觉腋下一紧,只觉耳旁生风,又是一个墩摔倒了院落中间,抬头一看却见吴立正气定神闲的站在跟前,笑吟吟的看着自己,当下真是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跳起来,一招黑虎掏心便向吴立扑了过去。别说这铁柱还真是看似粗犷实是精明,现下虽是怒火中烧,却是一改之前的轻视,手下招式有法有度,这一下真是势若猛虎。吴立虽是内力精深,但却不会拳脚功夫,这一下,却也未必招架得住。忽地,铁柱脚下一滑,打了个踉跄,吴立顺势抓住了铁柱的拳头,往前一带,铁柱便似腾云驾雾似的,摔了一个狗吃屎。铁柱心中不忿,双手一用劲,便

    吴立见状大笑道:“铁柱、铁柱,我看你得改个名字了,不如叫做三脚猫如何,这连续三次都是一碰就倒,你该不会又想不认账吧。没关系,你想赖账我也不会计较,你要再比,我也奉陪。”

    铁柱毕竟年少,却是经不得激将,一骨碌爬起来嚷道:“谁要赖账,谁要赖账,我铁柱说一是一,说二是二,既然输了,我便认账。你放心,以后每天晚上,你早上的早饭晚上的洗脚水我包了。”

    吴立哈哈一笑,摇头晃脑的踱着方步去了,只听后传来铁柱的声音道:“大生,你负责每天给那小子洗衣铺叠被,二毛,你负责每天晚上给那小子送早饭,晚上去送洗脚水,每隔十天再换班。”当下心下真是佩服这小子的脸皮。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