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梦回元朝

    窗外阳光明媚,照得病房里面也是生机勃勃,可是吴立的心却并不好,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差。无论是谁知道自己没多少天好活了心也不会好,吴立还能保持头脑清醒,绪稳定就已经是不错了。

    “唉,想自己年方而立,已经是堂堂科技大学的物理和天文双料博士,已经开始主导科研项目,大好前程就在脚下。女朋友小梅也是青靓丽,小鸟依人,在同龄人中也算是个成功人士,同学、朋友哪个不羡慕自己,可如今……”吴立看了看自己浑插满的各种导管,脑袋颓然落回到了枕头上。自从一年前,自己感到体不适,到医院检查,却得到了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自己得了肝癌,还到了晚期。

    那一刹那真是天旋地转,什么抱负、理想、科研、,全都成了一场空,真是爬得越高摔得越重。女朋友小梅在得知了自己的病之后也决绝的离自己而去。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来时各自飞,何况本就不是夫妻,碰到这种事也只能顾着自己了,这安慰的念头不知在脑子里想了多少遍,但总还有一丝不能释怀。

    老家的双亲在得知自己的病之后,千里迢迢的赶了过来,陪自己看病、开刀,千辛万苦的照料自己。从最初的绝望之中缓过来之后,吴立看着二老鬓边的白发,眼角的皱纹,心如刀绞。俗话说养儿防老,自己这儿子不仅不能养老,还给双亲的内心带来如此沉重的打击,晚年丧子,这种悲痛又有谁能承受的住。每每看到二老在自己面前强作欢笑,吴立也只能强扯嘴角,牵出一丝笑容,却能从二老的眼中看到那心里面无尽的悲痛。

    幸好还有个小妹,爸爸妈妈不至于在我去了之后无依无靠,吴立看着二老颓然的背影,心里面也只能这么想着安慰自己,免得控制不住哭将出来。吴立的妹妹现在还在上学,吴立刚得病时,请假来照顾吴立,吴立说什么也不要她照顾,着她回了学校。

    开刀、化疗、又开刀,这一年多来,吴立就是这么过来的,肝上的癌细胞已经是控制不住,在全都蔓延了开来,医生已经是放弃了治疗,自己已经是活一天赚一天了。“可是我tmd不想活了。”吴立看着自己骨瘦如柴的子心底里歇斯底里的吼道。双腿双脚早就是皮包骨头了,就连脂肪最多的部也没了,每天晚上睡觉,背上、股上的皮都磨破了。癌细胞折磨得自己死去活来,胳膊上全是针孔,到现在就连打吗啡也是遏制不住体内的疼痛,这种子,还真是不如死了了好。脑子里面百转千愁,吴立渐渐的精神便支持不住,沉沉的睡了过去。如今每天吴立已是睡得时候多,醒来的时候少。在上大学时,吴立也算是一个运动健将,现在却连那刚出生的婴儿都是不如。

    “阿立、阿立……”

    “谁在喊我呢,”吴立想睁开眼睛看上一看,谁成想一双眼皮却是比那泰山还要沉重,想睁也睁不开来,想要抬手,却连一个手指头也是动弹不得,整个体都已经是失去了指挥。忽然之间,吴立觉得眼前一片绿光,整个灵魂仿佛都飘了起来向前飞去,这一年以来上的疼痛也忽然都消失了。

    “我这就要死了么,不知道我死后会去哪里,上天堂?还是下地狱?”忽的一黑,吴立便什么也不知道了,或者这么说也不正确,因为世上已经没有吴立这个人了。

    “嘀嘀嘀,”头的心电图变成了一条直线,宣告着病人的死亡。

    “医生、医生,快来啊,快救救我儿子。”一位老妇人从病房里面跑了出来,歇斯底里的喊道,子便要往地上坐去。后面一位老人跟了出来,赶紧扶住老妇人。

    片刻之后医生赶了过来,来到了前,掀开了吴立的眼皮看了看,只见瞳孔已经放大,摇了摇头,对二老说道:“两位老人家,节哀顺便吧,你们的儿子已经去了,还是为他准备准备后事吧。”

    “医生,我儿子没死,他还没死,上午他还和我讲话来着,求求你,赶紧救救他吧。”老妇人拉着医生的衣袖,不住的哀求。那医生也是沉默不语,还是那老人上来把老妇人拖开:“阿立已经走了,你就不要难为医生了。”那老妇人仿佛浑的精气神都被抽走了一样,一下子瘫倒在了病上,双手抱住儿子,嚎啕大哭。老人坐到上,抱住了他的妻子,眼中的泪水不住的滴到了单之上。

    好像是一瞬间,又像是过了一万年。吴立忽然之间仿佛是从睡梦之中惊醒了过来。脑中先是混混沌沌,渐渐的神智恢复了过来,“我这是在哪里,我不是死了吗,难道又醒了过来。不好,爸妈这下可得急死了。”想到这里吴立张开眼睛便要说话。

    “哇、哇。”一阵婴儿的哭声传入了耳中,不对这好像是自己的声音,究竟是怎么回事,这光线怎么这么刺眼。吴立使劲闭了闭眼睛在睁开,忽的一团毛茸茸的事物扑面而来。吴立本能的抬手一推,两只手却是软绵绵的,毫无力气,入手刺痛。定睛一看,眼前却是一张长满络腮胡子的大脸,一张大口凑到自己脸上“吧嗒、吧嗒”的便亲了起来。接着一个粗犷的声音传入耳中“我有儿子啦,我有儿子啦,祖宗保佑,我吴家有后了。”接着吴立便觉得一阵天旋地转,却是那汉子将自己抛了起来。

    “老爷、别抛了,小孩子骨头软,你可小心点。你赶紧抱过来,我给儿子喂几口。”上传来了一阵虚弱的声音,吴立费劲的扭头看去,只见上躺着一个少妇,虽是产后虚弱,但也能看出清丽的模样。

    “是是是,夫人说得极是。”那汉子傻笑着走到边把吴立递给了那秀丽的少妇。

    吴立还没从刚才的眩晕之中反映过来,忽的只觉一团雪白的事物到了眼前。吴立下意识的张嘴一咬,只觉满嘴的**。

    “我这是在吃。”吴立的心简直可以用悲愤绝来形容,“想我堂堂双博士,一百来斤,竟然被个妇人搂在怀里吃。看着妇人的年纪只怕还没自己大吧。”脑袋里是这么想,这嘴却是不受控制,停不下来,吴立嘴不由己的悲愤的吧唧着。

    “哎呦,哎呦,你这小鬼轻点,简直和你那死鬼老爹一个样,咬起来没轻没重的。”少妇轻轻的给了吴立的小一巴掌。

    “上帝啊,求求你再一次把我带走吧。”吴立的心在滴血。

    经过了三五天的观察,吴立终于弄清楚了自己的状况。原来自己确实已经是死了,但不知怎么回事,灵魂却没有消逝,姑且称之为灵魂吧。虽然吴立前一世是不折不扣的无神论者,作为物理和天文的双料博士,吴立自认为已经是对这个世界有了深刻的了解,但这一刻已经将他的世界观彻底的颠覆。

    吴立的灵魂不知怎么的来到了另一个时代,并负附在了一个婴儿上。通过几天的观察,吴立大致推断自己所处的时代应该是元朝末年,自己的父亲名叫吴清,地位还不低,乃是当今最有权势的汝阳王的女婿,还有着蒙古第一勇士的称号。但吴清却不是蒙古人,乃是地地道道的汉人,从小在少林寺学艺,艺成之后下山行走江湖,却被宵小暗算,凑巧被汝阳王所救,自此之后便成了汝阳王的贴侍卫。这吴清乃是练武奇才,在少林寺的年轻一辈中乃是佼佼者,跟了汝阳王之后,渐渐的出人头地,深得汝阳王的器重,更将自己的义女许配给了吴清。吴立的母亲名叫王可儿,乃是汝阳王手下将领的女儿。王可儿的父亲早年战死沙场,家中又人丁稀落,母亲后来病死,汝阳王便将她收为义女。

    吴清和王可儿结婚十来年,王可儿却是一直未能生下一男半女,但夫妻二人感却是极好,吴清甚至连小妾都没有纳上一个。吴立的出世,把这个幸福的家庭最后一丝的遗憾给弥补了。

    “一不小心就成了衙内,人生最惬意的事莫过于上街调戏调戏良家妇女,若是遭到反抗,便大吼一声:我爸爸是吴清。”吴立对于自己现在的状况很是满意,毕竟不管是谁到鬼门关走上一遭,对于生命都会有格外的,“现在是元末,自己一来便和汝阳王打了交道,不知道会不会碰上张无忌啊。”吴立作为一个从小生长在红旗下的男人,少年时自然是读过金庸的武侠小说,不然凭他那理科生贫瘠的历史知识,怎么会知道汝阳王是谁,只怕生处什么年代都搞不清楚。当然,这也就是YY一把,吴立还没有脑残到当真的地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