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三十三章 又上门

    不提这两个老家伙就像是被雷惊到的蛤蟆一般,商量着共同应对吴立的法子。吴立领着众修士,飞遁回了崆峒山中。原本留守在崆峒山中的苍柏子、钱要德几个自从吴立等人离开之后便是一直在山中守望,见到吴立等人回转,早早的就迎了出去。众人来到了议事厅坐定,吴立向留守的诸位修士讲解了一番前往七玄观的经历。一时间众修士听得是又是欢喜又是遗憾,欢喜的是如今吴立实力大涨,竟然在当世三大筑基修士中排了第一,遗憾的是在这么精心准备之下,竟然还让七玄子逃过一劫,后想要再用计,恐怕是难了,这玄嗔的仇怕是难报了。

    “九弟,这一次让七玄子逃脱大难,后再图报仇便是。九弟如今实力压着七玄子和陈抟一头,难道还怕后没有报仇的机会不成。”说话的是万宗明,向众人宽慰道。

    吴立摇头道:“往里扶摇宫和七玄观便暗自通气,这一次七玄子和陈抟吃了亏,恐怕更要联合起来了。别的不说,只要二人炼制一张通信的符箓,一有事便通知对方,咱们就难办了。七玄观和扶摇宫都有护山的阵法,咱们一时半会儿也是攻不进去。只要他们两个龟缩在老巢之中,咱们还真是拿他们一点办法都是没有。我看后只有派人去七玄观时时打探,七玄子、汤祖山、无煞和熊魁几个一出山便通知我。”

    众人商议了一阵,也是没有什么别的好办法。也只好依着吴立所说行事。自此崆峒山、扶摇宫和七玄观经过几次交手,也对各自的实力有了充分的了解。七玄观和扶摇宫两方势力为了对抗崆峒山,结成了联盟,修真界才算是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局面,以往那种摩擦不断的动局面终于是暂时安定了许多。当然这种稳定也是暂时的,只要有一方的实力有所改变,这种平静的局面立刻便会被打破。七玄子和陈抟二人也不是铁板一块,只不过是暂时互相利用而已,若是形势许的话,他们绝不介意一口将对方的势力吞下。

    众人回了崆峒山中。除了吴立坐镇崆峒山中之外。其他的人还是和以往一样忙于到处寻找各种灵地修炼。吴立也是乐得清闲,每里不过就是打坐练气,开炉炼丹,等着那收取龙脉的时机到来。根据吴立推算。恐怕再过个六七年。在接引之星飞临前十年左右的时间。这便可以动手开始收取龙脉了。

    谁知才在崆峒山中待了有一个月的时间,崆峒山中便有一个不速之客来访,打破了山中的平静。此人吴立不但认识。还和不少人都是有些交,同时也有些恩怨。

    “师姐,你不在扶摇宫中好好呆着,跑到崆峒山中来做什么?”吴立看着议事厅中站着的人,淡淡问道。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雪娥的二弟子温婉玉。

    “不敢当,吴道友乃是筑基境界的高手,小女子哪里当得上师姐的称呼。小女子这次前来是特地向诸位道歉,想向大家解释解释,消除误会的。”

    “还有什么误会,都是我瞎了眼,看不清你的真面目,被你蒙蔽。”洛樱激动道。

    温婉玉蹲朝着洛樱施了一礼道:“师妹,我知道你恨我,认为我骗了你,我不怪你,而且这件事的确也是我不小心泄露出去的。不过你听我解释,我当的确是有心要投奔崆峒山的,故而才向你打听了如何进山。谁曾想这件事不知怎么的却被我那负心汉知道了,他千方百计的把我的话了去,我也是一时不察,听信了他的甜言蜜语。他和七玄观中一个修士交好,便将这个秘密泄露于他知道了,后面的事你也知道了。不管怎么说,这件事都是我不对,陷师妹于不义之地,我同那负心汉已经是恩断义绝。今要打要罚,我听凭师妹处置。”

    “哼,你能做出陷害同门的事来,我却做不了这种事。我也不想把你怎么样,只求你以后不要出现在我的眼前便是。”

    温婉玉尴尬的笑了笑道:“我知道我做下这种下作的事,虽然不是我的本意,但我实在也是脱不了干系,因此从那之后也再没有脸来见师妹了。不过这一次却是实在没有办法,是陈抟派我来的,让我传达一些事,想和吴真人商量商量。”

    “哦,有什么事。”

    “不瞒吴真人说,自从一个月前的那场斗法之后,陈抟在七玄观小住了十几天后便回了华山。自此之后,躲在扶摇宫中一直不敢出山。七玄观的形更是不堪,除了七玄子之外,其他的修士也是战战兢兢,不敢外出。时间一长,恐怕便要耽搁了修行,耽误飞升了。陈抟派我来便是传个话,他说目前平静的局面不过是暂时的,若是七玄观和扶摇宫的修士长此以往,绝了他们的修行之路,恐怕便会铤而走险。他出个主意,三派修士再到黄天岛斗一斗法,排个座次,若是崆峒山赢了,那自然七玄观和扶摇宫的修士没有话说,足不出户便是。但若是七玄观和扶摇宫的修士侥幸赢了一手,那还请吴真人让七玄观和扶摇宫的修士们出山修炼。当然,这一场斗法,吴真人、陈抟和七玄子三位大修士自然不用出手,只在一旁压阵和见证。”

    “哦,七玄子那老贼就不怕我找他报仇么。”

    “陈抟和我说过,吴真人若是这么问,就说他和七玄子会联手防备吴真人,若是实在技不如人,败在吴真人手中,他们也认了。”

    “哦?”吴立沉吟了片刻回道,“你回去和陈抟说,这件事我答应了。”

    温婉玉听了朝吴立蹲施了一礼便告辞离去。

    “九弟,你怎么就答应了,七玄子和陈抟两个老家伙定然没安什么好心。”

    “九弟,何必理会他们,这是他们咎由自取,何必又答应什么斗法。”

    “吴道友,我这徒弟已经脱离我神水宫,如今和我夫妻俩一点关系也没有,道友无需有任何的顾忌。”(未完待续……)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