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九章 反咬一口

    要知道这二人可是万邪不侵之境的修为,不像血重生之境,胳膊断了还能够重生。他们二人,这胳膊断了就是断了,除非是修为突破到了血重生之境,那么这胳膊还能再长出来,否则只怕这辈子也只能当个神雕大侠了。

    吴立看在眼中,对蓝玉树也是有些佩服,当下朝着二人微微点头道:“这样吧,蓝玉树,你来写下今的事经过,你们两个签字画押,即可离去。”蓝玉树强忍着痛,从衣衫上撕下了一幅布来,手指蘸着鲜血,将事简要写了下来,又和同伴在上面按了血手印,催动遁术去了,留了司马青一个人下来,跑也不敢跑,留也不敢留。

    “司马道友,走吧。”吴立催动遁术便破空而去,洛樱和李清月二人也随之而去。

    司马青呆了片刻,终究还是不敢逃跑,只得也是催动法力,跟在吴立三人之后飞遁而去。洛樱、李清月和司马青三个修为差着吴立一大截,遁术不及吴立甚远,加上司马青心中有鬼,始终有些磨磨蹭蹭。吴立看在眼中,却也不去催促,任由司马青磨洋工,到了最后,连司马青心中也是有些焦躁,反正躲得了初一,躲不了十五,丑媳妇终究还是得见公婆,索心一横,也不再磨蹭,全力催动遁术赶路。前面这么一耽搁,花了有两天的时间,四人才回到了华山扶摇宫中。

    一回到了扶摇宫中,吴立便押了司马青来到了大之上。再请了各大长老和陈抟来到了大之中。其他的人倒还罢了,看到这个阵仗只是有些惊奇。孙传宗一入大之中,看到司马青垂头丧气的跪在中间,心中一惊,几步上前便将其搀起了起来,嘴巴张了张,想要问话,却是憋回了肚子里。自己这徒弟什么德行,孙传宗当然清楚。别问了之后,说出什么挽不回的话语来。

    不过是一炷香的功夫,七位长老便都来到了大之中,另外苍柏子也被吴立请了过来。苍柏子乃是陈抟的弟子,地位自然是不低,更重要的是他乃是吴立的结拜大哥,若是有什么争议。自然是会站在吴立这边。

    等人到齐了之后,吴立先是向众人抱了抱拳,接着朗声道:“诸位长老,吴某今请大家过来,有一事要与大家相商。朱长老,有件事。我却是要先向你请教。”

    朱尚贤笑道:“不敢不敢,吴长老有话请讲。”

    “朱长老,你主掌功德,评判扶摇宫中弟子的功德贡献。教中弟子若是有什么德行亏欠,损公肥私。也是由朱长老来惩戒。在下有一事请教,若是教中弟子。勾结了七玄观,陷害本教的弟子,该当何罪。”

    “这个么,”朱尚贤捻须沉吟了片刻道,“若是查实了此等行为,那自然是轻则逐出扶摇宫,重则废去修为,取其命。”

    “好,”吴立大声道,“朱长老,掌教真人,这司马青便勾结了七玄观,想要害洛樱和李清月两位弟子的命。按照扶摇宫的门规,该当做何处置?”

    朱尚贤闻言眉头微微一皱道:“依照扶摇宫门规,那自然最低也是要废去道法,逐出宫门。不过,吴长老,事关重大,可不能空口无凭,还需要有切实的证据才是。”

    吴立哈哈笑道:“证据么,自然是有,人证物证,一个不缺。”说着从怀中掏出了那副血书,递给了朱尚贤道,“这便是证据,洛道友,李道友和在下三人便是人证。”

    朱尚贤接过血书仔细观看了一遍,转头向司马青问道:“司马师侄,你可有话说?”

    司马青原本跪着委顿在地,闻言直了腰杆,转头看了看孙传宗。

    孙传宗沉声道:“徒儿,你不要怕,若是你没做过,可不要胡乱承认,万事都有为师给你做主,有掌教真人在此,谁也不能够一手遮天。”

    司马青听在耳中,原本已经是死气沉沉的心里又活泛了起来,眼珠子咕噜咕噜一转道:“师父,你可要为我做主啊。吴长老有些误会,我原本和李道友、洛道友二人结伴到格拉丹东雪山那里一处福地去修炼,谁曾想却是碰到了两个七玄观的妖人,其中有一人叫做蓝玉树,乃是蓝天和的儿子。此人法力精深,道术高强,我们三人定然不是他的对手。当年修真界还是一片平和,家师与我还未曾加入扶摇宫之时,我和那蓝玉树曾有过几面之缘,有点小小的交。为了保护李道友和洛道友的安全,我心中灵机一动,和那蓝玉树,虚与委蛇一番,也好见机行事,盼望能够救得我们三人的命。”

    “你满口胡言,”没等司马青的话说完,就听得李清月叫道,“根本就不是这么回事……”

    “雪道友,我徒弟还没说完,令徒便急急打断,可是有什么事不愿让我徒弟分说?”孙传宗冷声道。

    雪娥柳眉倒竖,忍了忍怒气道:“清月,你且稍安勿躁,等会儿师父自然会给你做主。”

    司马青看到孙传宗为他出头,心中又是一松,舌头也是灵活了三分:“谁想到,这个时候吴长老便赶了过来,我也是心中欣喜,刚想和吴长老打招呼,他就已经将那两个妖人赶走,又不容我分说便将我拿了下来。不过弟子心中却是有一事感到有些奇怪,现如今我扶摇宫和七玄观已经是水火不容,两派弟子一碰上便是不死不休的局面。若是双方修为相当,那还好说,但以吴长老的修为,若是取那两人的命,简直是易如反掌,如探囊取物一般。我却是奇怪,吴长老却是为何放任对方从容离去。”

    “你血口喷人,”李清月厉声喝道,“你根本就是颠倒黑白,反咬一口。”

    “雪道友,你便是这么教导弟子的么,一点规矩都没有。”

    李清月听了孙传宗的话语,更是愤懑,却被洛樱拉了回来。

    朱尚贤转头望向吴立道:“吴道友,此事可当真?”(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