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七十一章 各胜一场

    只见无煞面对着朱尚贤声势浩大的攻击,面不改色,催动法诀,头顶之上升起了一朵碧绿的祥云便托住了土黄色巨砖。朱尚贤心中微微一惊,面对自己的法器威力,对手竟然只用法术便接了下来,由此看来,对方的道法比自己高了不止一筹。

    “好道法,”朱尚贤出口赞道,“再接我一手试试。”说着只见朱尚贤手一抖,袖口中滑出了一把折扇,“唰”的一声展了开来,只见扇面一抖,就看那扇面之上的青山化作了一团虚影从扇面上飞了出来,一闪没入了那巨砖法器之中。只见那巨砖法器,一阵蠕动,便化成了一座房屋般大小的假山。

    朱尚贤催动法诀,只见那座假山微微一动,半空之中便传出了一阵风雷之声,嗡嗡作响,就好似地震一般,吴立心中也是感到一阵压抑,就好似下雨天,人喘不过气来一般,由此可见,这座山峰的重量是何等的可观,竟然能给人以如此的威压。吴立作为一个旁观者就有如此的感觉,真不知无煞作为当事人,是种什么样的感觉。

    此时的无煞,脸上终于是露出了一丝凝重的神色,伸手一抛,只见袖子里甩出了一朵漆黑的莲花骨朵。只见这花骨朵花瓣一张便化作了一座漆黑的莲台,迎风涨成了磨盘大小,顶在了无煞的头顶之上,放出了漆黑的光华。

    那小山砸到了无煞的头顶,被那黑色莲花一阻,便再也砸不下去,分毫都是前进不得。再看朱尚贤,脸上却是不慌不忙。将手中折扇轻轻一摇,只见两道旋风蓦然升起向无煞卷了过去。

    “双属灵器。”吴立心中惊讶道。要知道一般的法器、灵器、法宝都是某一种属,这样的法宝炼制相对比较容易,威力也大。即便是上古一些双灵根、多灵根的修士,若要使用不同属的法器。那也会炼制不同的法器,很少有有同一种法器有不同的属。炼制多种属的法器就和修士修炼多灵根一样艰难。要知道炼器的材料本就稀少,同一种炼器材料,同时兼具不同的属,还要能够达到炼器的需求,那更是万中无一。吴立在左慈留下的笔记之中也曾读到这样的记载。因此,今一见便想起来关于双属灵器的介绍。

    “酸秀才,你倒是有几分手段,看姑如何破你的道术。”只见无煞催动法诀,就看那莲台上的黑色莲花瓣脱落了下来。一片片花瓣就好似一道道利刃一般,组成了一片剑网迎了上去。只见那旋风被莲花瓣组成的剑网一切割便消散于无形。再看那一道道莲花瓣。猛地一合,又组成了一朵莲花,花朵向下,不住的转动,竟然就如同血滴子一般,发出了嗡嗡声响,朝着朱尚贤飞了过去。

    朱尚贤大吃一惊。急忙催动了法术,就看周一层黄灿灿的光罩,催动了护法术。那血滴子般的黑色炼化落在那护法术之上,猛地一旋转,就看那护光罩就如纸糊的一般,被钻出了一个大洞来,那黑色莲花顺着大洞便向朱尚贤扑了过去,朝着朱尚贤的头颅便落了下去。

    眼看得朱尚贤便要遭了毒手,只见他猛地一抬左手,就看左胳膊便脱离了体。朝着那莲花飞了过去。就看那胳膊飞入莲花之中,那莲花花瓣猛地一收,停在半空飞速的旋转了起来,洒下了一蓬血雨。朱尚贤乘着这个机会飞遁了回来,高声叫道:“前辈道法高强。朱某甘拜下风。”

    “可惜,可惜。”只听得无煞低声嘀咕了两声便退了回去。再看朱尚贤,只见左边肩膀上的血不住的蠕动,渐渐的就看骨头、筋缓慢的生长出来。这也是血重生境界修士的厉害之处,断肢能够重生,头掉了也能再长个出来,很难被完全杀死。不过头掉了比断只胳膊显然要严重多了,朱尚贤也算是机灵,用胳膊换头颅,避免了更大的伤害。

    不过是一会儿的功夫,朱尚贤便败下了阵来,吴立心中暗暗吃惊,自忖就算是自己对上了朱尚贤,要在这么短的时间之内把他拿下来,心中也是无半分的把握,顿时吴立脑海之中便对无煞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五场里面比试了三场,扶摇宫一方却是两败一胜,落了下风,眼见得形势有些不妙,这时只见柳青元下了场,朗声道:“云飞道友,我九弟和蓝道友道法高强,该唱那压轴的好戏,这一场比试就由我们两个献个丑,搏大伙儿一乐如何?”

    云飞道人缓缓踱下了场,也不答话,缓缓催动法诀,一道黄芒便向柳青元打了过来。柳青元脸色一肃,闪便躲了过去,这第一下乃是试探,加上云飞道人自持名门,也不愿占便宜,第一招根本就没打算能对柳青元造成什么威胁。

    柳青元形刚刚形一动,躲过了黄芒,就看云飞道人前猛然浮现了一片黄云,密密麻麻的黄芒,猛地一炸,便朝着柳青元激而来,罩住了柳青元周方圆十丈的地方,封住了退路。眼见得避无可避,柳青元大喝一声,就看周浮起了一层蓝汪汪的光罩,光罩之上水波流动,看起来韧十足。眨眼之间,黄芒便激到了光罩之上,就看那蓝色护法罩就像是水面上洒下了一把石子,泛起了一朵朵涟漪。那一道道黄芒大部分都被柳青元的护法罩抵挡了下来,但仍有一部分打到了柳青元上,直把柳青元所穿长袍打出了十几个铜钱大小的破洞来。原本一个风神如玉的中年儒士,转瞬之间便成了个叫花子。

    柳青元不敢怠慢,心知七玄观的道法厉害,连忙祭出了宝贝,手掌一翻,掌心多出了一个白瓷小瓶,瓶口插着一枝倒垂柳枝,那柳枝猛地生长起来,就好似蛟龙出水一般朝着云飞道人就卷了过去。正是神水宫传承法宝元磁瓶

    云飞道人见柳青元祭出了法宝,手一探,也是祭出了一面黑色小幡,正是七转血灵幡。幡面之上黑烟滚滚,片刻之间黑烟便化成了一头双头四足的怪兽,和柳枝斗了起来。那柳枝灵活无比,却是占了上风,直把那怪兽上的黑烟抽得四下溃散,云飞道人看着不对,口一张,吐出一道黑色符纸,正是七玄观的独门秘术封神印。那封神印迎风涨成了两丈方圆大小,朝着那柳枝便裹了过去,一下连柳枝带着黑雾怪兽一起包在里面。

    “收,”眼见得落了下风,就看柳青元将手中白瓷瓶倒转,瓶口对着那封神印,口中低喝了一声。只见那白瓷瓶口发出了一道白雾,一卷之下,便将封神印吸了进去。

    云飞道人心中一沉,就在那封神印一被吸入元磁瓶中之后,云飞道人神识便与那封神印断了联系,再也控不了。这门封神印是七玄观的一门秘术,乃是运用寂灵根,用生魂炼制而成,炼制过程十分的复杂艰难,云飞道人也不过就炼制了两张封神印收于体内。而且这封神印乃是一次消耗的法术,只要催动之后,便不能收回,只到威能耗尽,和吴立的冰魄神雷有些类似。

    不过是过了片刻的功夫,就看元磁瓶瓶口青光一闪,原本被封神印封在里面的柳枝却是又飞了出来朝着云飞道人卷了过去。云飞道人无奈,只得又摇动七转血灵幡,冒出了滚滚黑烟,化作了一头怪兽和柳枝斗了起来。不过这一次黑烟却是看起来比方才淡了一些,如此一来,更不是柳枝的对手。(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