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二十章 决断

    “好,这件事(情qíng)大伙儿没忘就好。五哥是我的兄弟,其他人也是我的兄弟。我叶剑诗心中常常想起五哥为救我惨死的景象,倒是有些失态了,还望诸位道友见谅。”

    这件事(情qíng)有了结果,此后却是再无修士发言,万宗明便宣布这一次聚会结束。吴立回了院中却是心潮起伏,踱着步子在院子里面转圈。

    这一次叶剑诗在聚会中发言,看着是质问众人,但实际上有一多半是在问吴立。崆峒山从上到下,有能力为玄嗔报仇的,那就只有吴立了,至于其他的人不过就是一起壮壮声势,敲个边鼓而已。

    其实吴立心中又何尝不想为玄嗔报仇,但实在是没有什么把握。上次一战,能够侥幸得手,一方面是吴立之前没有用过裂神锥,七玄子没有防备,另一方面,也是七玄子求胜心切,犯了兵家大忌,被吴立抓住了空子,一举得手。若是在和七玄子斗一次法,吴立委实是没有把握在对方有了防备之下,还能够一击得手。

    吴立在院子里面绕着酸枣树转着圈子,脑子却是不停地思来想去,始终却是没有想出个什么好的办法来。玄嗔的仇那是必须要报的,即便是普通的凡人也不愿忍气吞声,吃了亏早晚都要找回来,否则一口气在心中憋久了,那就会得病。修真之人那就更不用说了,本来与凡人相比,修真者就没有衣食住行之忧,平(日rì)里打坐炼丹,捉坎填离那是何等的逍遥自在。凡人的帝王算是尊贵了,帝王一怒,血流成河。修真者比帝王更是要高贵百倍,更加不愿意打落牙齿和血往肚里吞。若是玄嗔这个仇不去报,大伙儿一口气憋在心里,恐怕时间一长,那众人便会离心离德。这是吴立不愿意看到的景象。

    思来想去,吴立考虑恐怕也只有看看是不是能够在短时间之内将自己的法术有个威力上的提升了。普通的法术那是不用说了,这些法术本(身shēn)威力就不能够对七玄子造成什么威胁,花心思去琢磨这些法术,恐怕投入产出比不是太大。剩下来那就是自己几样杀手锏看看能不能有一些提升了。

    这些个秘术在吴立心中一个个过了一遍,化龙鞭和鼋龙甲根本就不是自己炼制的法器,乃是上古修士炼制。自己早就琢磨过,手法比自己不知高明多少,自己根本就没有将其威力提升的本事。伏魔真言咒乃是佛门法诀,对这门秘术,吴立用起来也不过就是按部就班,研究得本(身shēn)就不是太深。祖法碑倒是自己琢磨出来的秘法。但毕竟那苗寨中人数量也不多,凝聚的信仰之力也是太少,威力一时半会儿根本就是提升不了。此外那冰魄神雷乃是陈抟传授的秘术,七玄子对这门法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恐怕自己往这上头琢磨,也是白花心思。还有学自叶剑诗的十步杀一人绝杀剑术,自己也是刚刚做了改进。想要再进一步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qíng)。至于自己养育的赤炎飞蜱,根本就连用的没怎么用过,威力实在是有些太弱。

    思来想去,吴立还是毫无头绪,倒是心头升起了一股烦躁的(情qíng)绪。

    “想来想去,都是纸上谈兵,也想不出个什么好办法,还是实际演练一下看看有没什么办法。”想到这里。吴立一跺脚,腾空而起,便向后山飞遁而去。修士们所居住的院落,和整个崆峒山比起来不过是沧海一粟,修士们若是要切磋法术,自然不会在居住的地方动手,都是在崆峒山深山中寻找一处地方动手。

    飞遁了片刻的功夫。来到了一处人迹罕至之地,吴立停下了遁术,思量了片刻,催动法诀。便唤出了化龙鞭和鼋龙甲演练了一遍。半晌没有头绪,又是大吼一声,半空中便起了一道(肉ròu)眼可见的波纹直上天上轰去,却是吴立施展了伏魔真言咒。吴立倒也不愿多造杀孽,法术只向天上催动,否则的话这密林之中的生灵不知道要死掉多少。饶是如此,密林之中顿时也是狼奔豕突,一派混乱的景象。渐渐的,咒声止息,半空之中闪现一片青光,一块一人多高的青色石碑虚影显现了出来,却是吴立唤出了祖法碑。那青光越来越盛,到最后那石碑的虚影宛若实质,却是吴立将祖法诀催动到了极致。这一门秘术其实也是有些限制,施法之人能够借用的信仰之力有着一定的限制,若是借用的力量太过于巨大了,超过了施法之人自(身shēn)能够承受的极限,便会对自己也会造成一定的伤害。最后吴立猛地催动法诀,一道若有若无的白光一闪即逝,却是吴立施展了十步杀一人的绝杀剑术。至于冰魄神雷,吴立却是舍不得催动,凝聚每一颗都是一个艰辛的过程,哪里舍得白白的浪费。

    一遍又一遍的施展着各种秘术,脑子里面却还是难有一个成型的想法,直至法力消耗了一小半,也是没有一个头绪。

    “唉”吴立叹了口气,虽说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果,想要秘术有所突破恐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qíng),但人总是会对自己抱有幻想,真的到了这一步,心头难免有些失落的感觉。

    “难道真要暂时放弃给五哥报仇么,”吴立心中无奈想到,“不,绝对不行。”

    想起当初在扶摇宫中,玄嗔毫不犹豫的跟着自己下山,吴立心中有了决断。

    “大丈夫行走世间但求无愧于心。五哥这仇报得了,得报,报不了,也得报。有些事(情qíng),可以有了把握才去做,有些事(情qíng),即便是必败无疑,也得去做。这件事(情qíng)就是后一种,不在于能不能报得了仇,而在于去不去给五哥报仇。这就是崆峒山和扶摇宫的区别,扶摇宫是陈抟一人的扶摇宫,他若是为他门下报仇,不过是收买人心,须有十足的把握才会出手。崆峒山是大伙儿的崆峒山,若是任何一人受了欺压、伤害,伙伴们若是缩头不出,那又和路人有什么区别。”(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手机用户请到m..阅读。)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三百二十章 决断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