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六十章 盟主

    吴立抬头看去,只见这人(身shēn)形魁梧,浓眉大眼,却是一副好卖相,只是面生自己却不认得,当下便向一旁的万宗明问道:“四哥,这是何人?”

    “此人名叫孙传宗,是大巴山中的散修,你和大哥二人前去昆仑山之后,他才到扶摇宫中。此人一(身shēn)道法也是修炼到了踏入血(肉ròu)重生之境的门槛。”

    那孙传宗连喊了几句,大厅之中也是逐渐的安静了下来。

    “诸位道友,在下是大巴山的散修孙传宗,如今也和大伙儿一样,托庇于扶摇宫中,躲避那七玄观的毒手。在下自从来到了扶摇宫之后,脑子里便有了一个想法,一直却是没有机会和大伙儿说说,今(日rì)借着这个机会,和大伙儿说道说道,大伙儿还请听一听有没有道理。”

    就听各桌都是有修士回应道:“孙道友,说来听听。”

    “你先说说,我们听着呢。”

    “有没有道理,自要听过才知道。”

    “好,既然大伙儿这么说,我就啰嗦两句。大伙儿也都知道,我们为何要来到扶摇宫中,托庇于陈真人羽翼之下。这还不是因为七玄观的七玄子,修炼邪派功法,在炎黄星修真界中搅起了一阵腥风血雨。那七玄子本(身shēn)便是个筑基之境的修士,在当今修真界也是数一数二的人物,再加上那七玄子入了邪道之后,修真界中各处邪派修士便去投靠于他,七玄观的声势越来越是壮大。即便是七玄子不出手,单凭在坐的诸位,只怕任何人都也是不能单独抵挡七玄观邪派修士的毒手。正因如此,我等才都是齐聚于华山之中,求得陈真人的庇护。我曾听闻道,左慈前辈已经(身shēn)陨道消,当今世上,只怕除了陈真人之外,再无人能是七玄子的对手。其实论起道法来。除了那七玄子外,我等在座的诸位,也不比那七玄观的邪派修士要差。甚至我听说,在之前的黄天岛斗法之时,我们还曾胜了那七玄观的修士。但为何之前有那么多的修真同道遭了七玄观的毒手。原因无他。只因分则力弱。合则力强。七玄观的邪派修士聚集到了一起,都听从七玄子的号令,而我辈中人,却是各自修炼。自扫门前雪,自然就根本不是七玄观的对手。不过天佑正道,还好陈真人及早发现了七玄观的(阴yīn)谋,差遣了劲松道友,苍柏道友和虚谷道友等人到各处寻访修真同道。接引到扶摇宫中避难,并在黄天岛挫败了七玄观的邪派修士。不过这一次虽说是躲过了大难,但是若还是如此下去,我看在坐的各位却还是十分的凶险。现如今,我等都是就像一盘散沙一般,各自也都是在扶摇宫中自顾自的修行,根本就没有把力量凝聚到一起和七玄观对抗,只怕届时若是大战一起,仓促之间。连个应对之法都是没有。我有个主意,我等都是承了陈真人天大的(情qíng)分,不如在这非常时期,我等都是奉陈真人为我等正道修士的盟主,听陈真人的号令。对付那七玄观的邪派修士,这么一来我等正派修士行动起来也是能够心往一处想,力往一处使。大伙儿怎么看?”

    还未等其他修士开口说话,就见陈抟猛然站起(身shēn)来。大声道:“孙道友,陈某多谢你的抬举。不过我等修真之辈都是向往自由自在。行的乃是与天争命之事,连老天都是不放在眼里,哪里能够受此约束。大伙儿在扶摇宫中做客,那是看得起陈某,大家想在此住多久便住多久,陈某自当尽地主之谊,这件事(情qíng),就休要再提了。”

    孙传宗还想说话,却见陈抟大袖一拂,法力勃发,却是将其压在了座位之上。这时另外一桌却是站起了一个人来。只见这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三缕长须飘在(胸xiōng)前,卖相极是出彩,一看就像个得道的高人。

    “陈真人,你休要动怒,且听朱某说上几句,若是陈真人觉着没有道理,朱某也不强求。孙道友说我等都是承了陈真人天大(情qíng)分,朱某却是不同意。咱们修真同道,遇到危难之时,互相施以援手,原本就是应份应当,若是施恩图报,不是君子所为。不过孙道友其他的话朱某却是十分的赞成,陈真人,你以为我等尊你为盟主是为了什么报恩的原因么,只因为蛇无头不行,兵无主自乱,我请陈真人做这个盟主也是自保之举,免得被那七玄观各个击破,也能同心协力,抵御外敌。俗话说能者多劳,陈真人是当今修真界顶尖的两个人之一,除了你,还有谁能带领我们抵御七玄观。陈真人若是(爱ài)惜羽毛,自命清高,不愿意担这份责任,那朱某也是瞧不起你,这就下山自回山门之中,生死有命吧。”说罢站起(身shēn)来,便要调头扬长而去。

    苍柏子闻言站起(身shēn)来,怒道:“姓朱的,我师父好心把你请过来,难道就落了个如此报答么,你的良心莫非都让狗给吃了?”

    吴立悄悄向一旁的万宗明问道:“四哥,这姓朱的修士又是哪个?”

    “此人原本是宋朝淳化年间的一个进士,叫做朱尚贤,后来得了传承,入了修真之道,一(身shēn)修为也是修炼到了血(肉ròu)重生之境大成的境界,十分的了得。更让人敬重的是,此人为人正直,古道(热rè)肠,颇有孟尝之风。久而久之,修真界却是很少有人再叫他的名字,都唤其朱孟尝。”

    吴立微微点了点头,就看陈抟喝住了苍柏子,起(身shēn)笑道:“朱道友,小徒失礼了,还望道友勿怪。道友这一番话语,正如醍醐灌顶,让陈某茅塞顿开。道友说得不错,陈某确实是太过于(爱ài)惜自(身shēn)羽毛了,殊不知却是置修真界同道的安危于不顾。陈某便依着二位道友所言,愿意担当这个重任,不过呢,这也不是我等三人就能定夺之事,还得看在场的诸位道友的意思。”

    其他人听陈抟这么说,哪里还会站出来做这个坏人,都是先后出言附和,赞成陈抟做这个正道联盟的盟主,这件事(情qíng),就这么定了下来。在这个过程中,吴立看着坐在旁边的那些修士,满嘴的奉承之语,心中虽是觉得有些不对,但却是也没有说什么。毕竟陈抟也是自己结拜兄弟的师父,而且也是已经接触了这么久的时间,吴立也是觉得陈抟此人为人正直,更何况此时也是非常时期,那孙传宗也是说得有点道理,大家需要抱成团,共同对抗七玄观的邪派修士。

    大家又是继续吃喝了一会儿,讨论了一下后面的对策,便散了开去。这一趟也并没有说是定下什么严格的规矩来,只不过是将原来到七玄观附近巡查的事(情qíng)更加细化了下来。原本去巡查的人都是凭着自愿,毕竟大家之间都是没有什么关系,谁也是不好强迫谁。现如今,既然已经是选出了盟主,那么便有了主事之人。陈抟将人手分作了三波,一波在茅山七玄观附近巡视,一波去炎黄大地各处继续寻访修真门派和散修,最后一波,在华山附近巡视。每一波都是七人,总共是二十一人。这二十一人也不是固定就是谁去,只要是修炼到了万邪不侵之境以上的修士,除了陈抟自己要坐镇华山扶摇宫中之外,其余的人都是要轮流去参加这三个巡查的小队。不过吴立、白羽、柳青元、雪娥、劲松道人四人,因为在黄天岛斗法之时,出了大力,却是三年之内不用参加这巡逻的小队,等到三年之后,再和大家一起编排。

    散了宴席,吴立便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入了静室,盘膝在蒲团上坐了下来。吴立取出了电光北斗秘术开始修炼起来。这门秘术,虽然是极其的罕见,但也不过是因为电灵根本是太过稀少,因此相应的修炼功法也少,就其本(身shēn)的修炼方法,其实和五行法力转化的秘法也是差不太多,对于吴立来说,其实也没有什么难的。不过是修炼了小半夜的功夫,吴立便将这一门秘术初步炼成,运转起来,果然便比自己原本琢磨的办法有效了许多。

    电光北斗秘术修炼既然已经初步练成,后面却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了,需要(日rì)(日rì)的修炼,才能够做到和其他的秘术一般烂熟于(胸xiōng)。吴立又是打开了后半部电光北斗秘术翻看了起来,这一趟吴立却不是像在太上玲珑塔之中走马观花一般的浏览,而是细细的翻看了一遍,越看越是眼(热rè),越看越是心跳,这书中提到的收取龙脉之法,乃是一种将龙脉和法宝祭炼在一起的法门。法宝炼入了龙脉之后,威力大增不说,自此之后,便能和修真者一样,缓缓的增加修为。

    不过炎黄星中的龙脉在上古修真大战中被击伤,却是越来越虚弱。不过电光北斗秘术中提到,只是因为炎黄星之中的五行能量太过稀薄,否则这条龙脉也能通过吸收能量恢复伤势。只要能够收取了这条龙脉,飞上到上界,在上界之中,这条龙脉便能慢慢的自行恢复伤势。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六十章 盟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