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玉髓丹

    听紫衣侯说出这等话来,吴立也是不好再推辞,不过心中却是打定了主意,等会儿炼丹的时候,自己只在一旁出言参谋罢了,绝不会动手。

    紫衣侯又是取出了一块玉简,递给了吴立道:“吴先生,这是本侯收集的一张丹方,待会儿本侯便要开炉炼制这味丹药,还请先生先在边上看上一看,到时候也能从旁指点指点。”

    吴立连连摆手道:“这如何使得,丹方乃是不传之秘,无论是哪个门派都是秘不示人,在下又不是侯爷师门中人,哪里能够就随随便便看阅。”

    “先生无需多虑,这张丹方也不是我师门传授给我的,乃是我当年跟随大吴朝太祖皇帝打江山的时候,从敌对的修士手中抢夺而来,如何处置,全由我自己作主。先生只管观看便是,否则我们二人又如何切磋呢。”

    紫衣侯虽是如此说了,吴立也是再三拜谢才接过了丹方来。要知道丹方、功法这些都是修真门派的立派之根本,都是藏在修真门派的重兵把守之地,即便是将这修真门派灭了门,也未必见得就能够得到这些东西。修真者在外行走,根本就不会把这些东西带着(身shēn)边。紫衣侯说起来轻松,事实上,当年不知费了多大的力气,才能够得到这种宝贝。

    吴立将神识探入了玉简,细细观看了一番,这玉简之中记录的是一种叫做玉髓丹的丹药,其功效吴立一看之下大吃一惊,竟然是一种能够恢复神识的丹药。吴立自出道以来,见过的丹药也是不少,有那冲击各种境界的丹药,比如冲击万邪不侵之境的雪参丹,冲击血(肉ròu)重生之境的活血丹、壮髓丹,也有恢复法力的丹药,比如丹鼎派的精气丹,神水宫的还元丹。七玄观的养气丹等等,但是这种恢复神识的丹药却是从来都是没有听闻过。

    修真者的强大与否因素很多,但是除去那些法宝、法器、阵法等外因,仅从内因来看,有四个因素。分别便是境界的高低。法力的深浅,(肉ròu)(身shēn)的强弱,神识的强弱。其中境界的高低是决定(性xìng)的因素,境界高了。相应的(肉ròu)(身shēn)也就强大,法力也就深厚,神识也会强大。但是境界的提升是一步一个脚印的事(情qíng),急也急不来,不过同境界的修士。也有强弱之分,便是是由法力、(肉ròu)(身shēn)和神识决定的。其中法力和(肉ròu)(身shēn)是具体用来争斗的要素,而神识却是用来控制法力和(肉ròu)(身shēn)之物。

    对于修真者来说神识要比法力和(肉ròu)(身shēn)神秘得多,修真界修炼法力的功法数不胜数,是每一种道法的基础,而修炼(肉ròu)(身shēn)的炼体之术,却是要少上很多,至于修炼神识的功法,那就更是罕见。至少吴立就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一般的修炼功法都是法力境界提升了,神识也是被动跟着慢慢的提升,根本就没有主动修炼的法门。

    丹药也是如此,恢复法力,治疗(肉ròu)(身shēn)伤势的丹药不知几凡。但是能够恢复神识的丹药吴立从来还都没有见过。神识之神秘在于其和法力、(肉ròu)(身shēn)很不一样,神识不仅仅是只有用来催动法力和(肉ròu)(身shēn)的功能,其中还关乎一个人的记忆,(性xìng)格。感(情qíng),自由意志等等一切。设想一下。若是一个修真者若是服用了一种丹药,神识虽然是增强了,但是记忆却是消失了,那岂不是得不偿失。这还是轻的,万一若是连感(情qíng)、意志都是消失了,成了一个白痴,那简直和自杀没什么两样,这也导致了关乎神识方面的丹药少之又少。

    吴立将这丹方细细观看了一遍,仍旧是一头的雾水。像那恢复法力的丹药,不外乎就是用那些五行灵草来炼制,炼制的过程便是通过各种辅助的材料和手段,将原材料中的灵力不断的提纯,压缩,最后炼制成一颗易于保存,不容易挥发的丹丸。期间所有的一切努力都是朝着灵力的提纯、压缩、易于保存这几个属(性xìng)上面去努力。至于用什么样的材料和手法来炼制,那就各种丹方各有其奥妙之处了,不过吴立自信只要看上一眼,便能分析出一个七七八八来。

    但是这一张玉髓丹的丹方,吴立虽能把里面的内容一字不差的都背诵出来,但要说要让吴立能够说出个所以然来,那就根本是不可能了。

    “侯爷,在下虽是对丹药炼制有一些心的,这一次却是有些(爱ài)莫能助了。这玉髓丹乃是恢复神识的丹药,我却是连看都看不明白,倒是让侯爷失望了。”

    “吴先生过谦了,恢复神识的丹药本就是可遇而不可求,先生没有接触过也是正常。这张丹方本侯虽是得到手一百多年,但对其也是一知半解。说实话,本侯炼制这种丹药,也只能是按部就班,十炉里面能够开出一炉丹来就要谢天谢地了。一人见识毕竟有限,这次请先生过来,便是要共同研究研究。”

    “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吴立自是不会推脱,其实从他第一眼看到了这张丹方,心思便是落在了上面,只不过先把丑话说在前面,免得到时候出丑罢了。

    “好,请先生一旁就坐,先看本侯炼制一炉玉髓丹。”说罢大袖一挥,就看西面墙壁上左上角一个抽屉打开了过来,药材就像是一条长龙一般被法力卷入了丹炉之中。“咣当”一声炉盖合上,就看紫衣侯催动法诀,一团火焰便从丹炉火眼上打入炉内。炼制了有一个时辰左右的时间,第一种药材便炼制完毕,接着又是开始炼制第二种药材,一连开了五次丹炉,将五种药材炼制成了半成品,终于是将炼丹的原材料准备完毕。

    最后将五种药材半成品投入丹炉之中,便开始正式炼制起玉髓丹来。这一次却是不像炮制药材那么容易了,足足祭炼了有一天一夜的功夫,才算是大功告成。到了开炉之时,紫衣侯一脸的凝重,催动法力,揭开了丹炉炉盖,一股焦糊之气便从炉中散发了出来。

    紫衣侯脸色一沉:“唉,又是不成,让吴先生见笑了。”

    “侯爷客气了,吴某也是一窍不通,何来见笑之有,”吴立沉吟了一下道,“不知侯爷可曾尝试过炼制二转的丹药?”

    “二转的丹药?”紫衣侯闻言一愣,“不知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吴立听了紫衣侯的话也是有些惊讶。当年他和万宗明互相切磋炼丹之术时,从万宗明处听得九转金丹的炼制窍门,看万宗明说得轻松,还以为这是修真界人尽皆知的事(情qíng),只不过自己是个修真界的宅男,孤陋寡闻而已。现下看来连紫衣侯这个修真界的高富帅也是不知道这个窍门,看来这窍门也是有些宝贵。

    “炼丹分为九转,将灵药炮制一次便用来炼丹,炼出来的丹药称作一转丹药,炮制两次炼出来的丹药称作二转丹药,灵药炮制的次数越多,不仅是炼制丹药时的成功率大大提升,而且炼制出来的丹药药效也是越高。传说之中,这灵药最多能够炮制九次,再多的话,即使是无论如何高明的修士都是做不到了。用炮制九次的灵药炼出来的丹药便叫做九转金丹了。”

    紫衣侯将话听了一半便坐立不安,待得吴立说完,一跃而起,击掌叹道:“要是本侯早就认识先生,又何至于被这难题困扰百年之久。先生真乃是本侯的大贵人呐,请受本侯一拜。”说着郑而重之的向吴立深施一礼。

    “侯爷折煞吴某了,”吴立赶忙还礼道,“成与不成还未可知,吴某哪里当得起侯爷如此大礼。”

    “成与不成,一试便知。”紫衣侯大笑道,“不过这炮制丹药却还要请吴先生来大展(身shēn)手,本侯却是从来没有尝试过。”

    “那吴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吴某也是只能将灵药炼制到二转罢了。”看到紫衣侯炼制这玉髓丹如此的艰难,吴立早就把只在一旁参谋绝不出手的想法抛之脑后了,即便是失败了,对紫衣侯来说不过也就是再多一次不多,少一次不少罢了。

    取了些灵药置于炉内,吴立催动太阳真火法力,施展了三味真火便开始炮制起来。经过几次尝试,掌握了火候,不过是一天的功夫,便将五种灵药都是炮制到了二转。紫衣侯看着眼前的半成品灵药,大是赞叹:“果然就如先生所说,我看这二转的药材,比原来不知品质要高上多少。即便是没有一次就炼成玉髓丹,定然也是要比原本强上不少。”

    说罢迫不及待的打开炉盖,将五种药材都是投入了炉中。一天一夜的时间又是眨眼就过,丹房之中传来了一阵粗犷的笑声:“哈哈哈,托吴先生的福,终于是一举成功了。”

    吴立看着眼前九颗滴溜溜的丹药,小指甲盖般大小,色泽雪白,闻在鼻中便觉脑海之中一片神清气爽。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四十七章 玉髓丹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