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真假难辨

    “咣当”一声,厅门关了起来,吴立终于是长长松了一口气,那些个香艳的(情qíng)形虽是动人心魄,吴立却忍了下来。倒不是说他是个伪君子假道学,那些女子即便是吴立立刻就带两个回去**一番那也是不用承担任何的责任。但是一来,吴立过不了自己的羞耻之心,另外若是吴立这次承受不住(诱yòu)惑,要知道有些事(情qíng)有了开头便一发不可收拾,吴立又是修真者,手段高强,凭借他的手段要什么样的漂亮女子都能搞到,(日rì)后只怕因此便有可能因此堕入魔道。

    当然什么存天理,灭人(欲yù)是不可能的,这种事(情qíng)需要循序渐进,在今天这种(情qíng)形之下吴立若是陷入**之中却不是时候,否则心魔一起,(日rì)后只怕要成为**的奴隶。

    “***,这可不行啊,这百年来一心修道,却是心无旁骛。(日rì)后若是再遇到这种(情qíng)形,万一哪一次抵挡不住岂不是糟糕。修真可不是要做和尚,看来还是得多谈谈恋(爱ài)才行。”刚才一片(肉ròu)滚滚的景象还留在脑海中,吴立脑中忍不住胡思乱想,脑海中赶忙不停地告诫自己,最后的念头一生出来,脑海中浮现出了洛樱的模样,心中便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先生,奴家敬你一杯。先生,先生……”

    吴立被(身shēn)旁一个声音唤回了现实,转头一看,却见初蕊手中端着酒杯,一双明眸深(情qíng)款款的看着自己,眼中露出赞赏之色,定是为自己刚才坐怀不乱高兴。

    吴立心中有些惭愧,赶忙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转头道:“侯爷,承蒙盛(情qíng)款待,在下不胜酒力,这就要告退了。”

    修真者千杯不醉,哪里有不胜酒力的道理,吴立这显然便是借口。紫衣侯自是不会揭穿,起(身shēn)笑道:“吴先生一路劳顿,来(日rì)方长,今(日rì)本侯就不久留你了。初蕊,你快扶先生下去歇息。好好照顾先生。若是有丝毫的怠慢,即便是我待你如亲妹妹,却也不能饶你。”

    初蕊应了一声,拉起吴立的右手。搭在自己(身shēn)上,将吴立扶了起来便向厅外走去。吴立有心推辞,但自己又找了个酒醉的借口,只得是弄假成真的伏在初蕊肩膀上面走了出去。初蕊一手拉着吴立的右手挂在自己肩上,一手抱住吴立的腰。将丰满的(身shēn)躯紧紧贴在吴立肋下将其扶了出去。

    一出大厅,走了有十来丈,吴立再也忍受不住(身shēn)旁美(娇jiāo)娘火(热rè)的(身shēn)躯不住的扭动,出声道:“初蕊姑娘,你放开我吧,我可以自己走了。”

    初蕊(娇jiāo)笑道:“先生酒劲未过,还是让奴婢扶着你吧,万一不小心摔着了却是不好了。”

    吴立只得苦笑道:“初蕊姑娘,你也是修真者。自当知道我如何能够喝醉。”

    “哼,”吴立只觉腰间一疼,却是被美女搭在腰上的手扭了一把,“不是有句话说酒不醉人人自醉么。我看先生虽然是没有醉酒,但刚才却是看醉了吧。”

    吴立脸上一(热rè)。嘴上有些支支吾吾:“这个,这个,我自然是没有。”语气却是有些底气不足。

    “算你啦,”初蕊却是一脸的开心。用肩膀拱了吴立一下道,“我知道先生是至诚君子。那些个不要脸的女人投怀送抱勾引先生,先生却能坐怀不乱,我没有看错人,我很开心。”说着侧过(身shēn)来“啵”的一声在吴立脸上重重的亲了一下。

    吴立忍不住脚下打了个跌,心中暗道:“刚才那些女人都是糖衣炮弹,一上来就剥去糖衣,露出炮弹,我咬咬牙就也坚持住了。你却比她们还要厉害,我拒绝都不知道怎么拒绝。”

    “哎呀,吴先生你怎么还真喝醉了啊,走起路来脚下都不稳。”

    二人说着话就来到了吴立住的院中,初蕊一直扶着吴立,吴立想要挣脱,却是被美女用劲抱住,挣脱不得,又不能真个用多大的力气。到最后吴立也只能是接受现状了,不是有句话说的好么,拒绝不了,那就享受吧。更何况,细细体味之下,美女的怀抱,还真不是那么难熬。

    进了厢房,初蕊将吴立扶着坐到了(床chuáng)上,沏了一杯茶水递给了吴立道:“先生,你先喝口茶,我给你打水洗脸洗脚去。”

    吴立头皮有些发麻道:“我等都是修真之人,哪里用得着洗脸洗脚。更何况,即便是我真想要洗洗,这些事哪里用得着你亲自来动手,吩咐下人去做便是了。”

    初蕊站起(身shēn)来,瞪了吴立一眼道:“我就喜欢服侍你,叫你坐着就坐着吧,不要啰嗦。”说着一扭蛮腰便去了。

    吴立看着那姣好的背影,一时有些发愣,这位美(娇jiāo)娘一时温柔、一时豪放、有时却又有些蛮横,自己真不知如何应对,但无论如何,自己心中却是生不出一点的拒绝之意。甚至有这么一位美人把自己看作是特别之人,对待自己和别人不同,心中倒是升起了一丝说不出的自得之意。

    不一会儿的功夫,初蕊便返还了回来,手中提着水壶,脚盆,脸盆,毛巾等杂物。一个人,两只手,拿着这些东西却是有些不够,只得是将毛巾挂在脖子上,脸盆顶在头上,一手提壶,一手拿着脚盆,看起来甚是滑稽,却自有一番闺中乐趣。

    到了(床chuáng)前,将脸盆放在(床chuáng)头柜上,倒上水,绞了一把毛巾,覆在吴立脸上便细细的擦起来。眼窝,鼻翼,耳背,下巴,后颈一个地方都没有漏过,(热rè)(热rè)的毛巾在脸上细细的擦拭,吴立忽然觉得自己的心一下变得很柔软,比脸上的毛巾还要柔软。

    洗完脸,初蕊又是放好了洗脚水,端到了(床chuáng)前,蹲下(身shēn)来,除去了吴立脚上的鞋袜,捉起吴立的双脚,摁到了洗脚盆中。一股微烫的感觉,从脚底直冲上来,吴立忍不住打了个颤。自从修真之后,不知有多少个年月没有洗过脚了,记得前世里,自己最喜欢的事(情qíng)之一便是泡脚。每天都要在睡觉之前,打上一盆(热rè)水,泡上一会儿,一天的劳累都泡在了水中,晚上睡觉极是香甜,若是有一天不泡脚,晚上都要失眠。

    脑海中浮现了遥远而又美好的记忆,吴立低头向眼前服侍自己的人看去,一看之下忍不住便是吓了一跳。就见初蕊蹲(身shēn)弯腰,仔细的为自己擦拭着双脚,衣领却是挂了下来,(胸xiōng)口一对小白兔就像是两只酥梨一般挂在半空,连那顶上的一点殷红都是隐约可见,随着手上的动作一蹦一跳,划出一阵阵迷人的波浪。

    “这女人竟然连束(身shēn)的内衣都是不穿。”吴立心中道,赶忙闭上双眼,扭过头去。心中有了异样,双脚被初蕊捏在手里,吴立就感觉到心中好似有千百只蚂蚁爬过一般,酥酥麻麻。好不容易洗完了脚,初蕊端着脚盆出去,吴立赶忙除去了外衣钻入被子里面睡觉。

    过了片刻,房门声响,吴立立刻闭上了眼睛,就听了脚步声走到了(床chuáng)前。耳中只听得一阵悉悉索索的声响,紧接着便觉(身shēn)子一凉,却是被子被掀了起来。吴立赶紧睁开了眼睛,就看一具白晃晃的(身shēn)子罩着一层纱衣便要往里面钻,正是初蕊。

    “你,你干什?”吴立猛然跳了起来惊道。

    初蕊拉过被子,盖在(身shēn)上道:“怎么啦,侯爷让我照顾好你,晚上万一你有个口渴肚饿的,也方便叫我。”说着眨了眨眼睛,赧然道,“就算……就算你尿急了,我也能帮你嘛。”

    吴立闻言差点被吓得一坐在(床chuáng)上,这位姑(奶nǎi)(奶nǎi)还真是什么都敢说,当下不由恼羞成怒嚷道:“你怎么帮我。哦,不,我不用你帮我。你赶紧下去,你要是不走,那我就走。”说着抬腿便要向(床chuáng)外跨去。

    初蕊见状一(挺tǐng)腰坐了起来,挡在了吴立(身shēn)前,吴立赶忙把脚缩了回来,唯恐碰到初蕊一毫。

    “行了行了,我走还不行吗。”初蕊白了吴立一眼道,“你又想知道人家怎么帮你,又要撵人家走,真是口是心非。”

    吴立脸皮一涨,又要说话,初蕊却是抢先一骨碌翻(身shēn)爬了起来,撅着对这吴立翻(身shēn)下了(床chuáng)去,扭动腰肢,款款走出门去。

    吴立刚想睡下,房门又是一开,探进一张宜喜宜嗔的(娇jiāo)靥来:“我就在隔壁,若是你后悔了,就喊我一声。”说罢房门又是关了起来。

    那迷死人不偿命的妖精走了出去,吴立和衣躺了下来,心中波澜起伏,半晌才定下心来,脑中恢复了理智。

    “这究竟是幻境还是真实的世界。若说是真实世界吧,陈师叔却是闯((荡dàng)dàng)了过来,定然不会欺骗我等。若说是幻境吧,怎么又是如此的栩栩如生,大到一国的风土人(情qíng),小到一桌一椅,一笑一颦,事无巨细,都是真实无比。这若还是幻境,真不知布下这幻阵的修真者的修为达到了何等的地步,若是想要我和大哥的(性xìng)命,不过是举手投足之间的事(情qíng),又何苦如此煞费苦心,布下这个局来。为今之计也只有走一步看一步了,一切都等到三个月之后再见分晓吧。”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第二百四十五章 真假难辨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