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四章 疗伤

    (今天出去吃饭,更新有些晚,抱歉)

    众人来到了海滩之上,陈抟把劲松道人放了下来,平躺在海滩之上。此时劲松道人面上的青色更盛,摸上去滚烫无比。吴立上前翻开了劲松道人的眼皮一看,只见眼珠上布满了血丝,瞳孔已经是有些放大,显然是神智涣散,昏迷不醒。

    “柳道友、雪道友,陈某扶摇宫所习的乃是木行道术,对于治疗这火毒却不拿手,木助火势,我的法术对小徒来说不亚于火上浇油,只怕越是救治越是严重。二位道友修炼的是水行道法,可否略施援手,救小徒一命。”

    柳青元和雪娥二人自是不会推脱,当下柳青元便走上前来:“陈前辈言重了,我夫妇二人自当是义不容辞。”说着便催动法诀,只见手掌之上蓝光闪动,形成了一片淡蓝色雾气,罩在了劲松道人的(身shēn)上。

    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柳青元收起了法术,就看劲松道人脸上青色稍稍退去,口鼻之间呼吸的时侯,灼(热rè)之意也是稍减。陈抟看了稍稍送了一口气,不过看来劲松道人(身shēn)上的火毒伤势还是没有完全除去,(日rì)后还得是再请柳青元救治几次。吴立看在眼中,对柳青元适才使用的法术却是认识,正是当年自己传授给少宫主雪姬的唤雨术,想不到今(日rì)却是派上了用场。

    众人看劲松道人伤势好转,提着的一颗心终于都是放了下来。第一场虽然是输了,但这早就是在意料之中,关键的是第二场白羽和熊魁两个的斗法,这一场丝毫不能有半点的闪失,若是这一场输了,只怕就是满盘皆输了。众人此时都是安静了下来,开始打坐练气,为接下来的斗法做准备。

    过了又一盏茶的功夫,远处传来了一阵喧嚣。吴立抬头看去,却见是两拨修真者正在斗法。吴立细细打量,其中一边赫然是苍柏子、张三丰等人,另外一边乃是云九、朱离、冯扈等人。吴立赶紧催动遁术上前,却见黄天岛的西边也是遁起了一道人影,和吴立一起来到了斗法双方面前,吴立转头看去,正是蓝天和。

    那斗法的两拨人马看到了二人都是停下了手来。

    “诸位道友,随我来。”吴立也不多说,带着苍柏子、张三丰等在扶摇宫中避难的修真者便到了黄天岛东边海滩之上,一路上问了众人,却原来扶摇宫中修炼到了万邪不侵之境的修真者在吴立等人出发之后,也都随后便催动遁术赶了过来。快到黄天岛的时候,半路之中却是碰到了云九等七玄观的修士,双方一言不合便动起手来,边打边走,便来到了黄天岛上。

    一到了海滩之上,众人便看到了躺在地上的劲松道人,苍柏子和虚谷子二人赶紧上前到了劲松道人(身shēn)旁,轻轻叫道:“师兄,师兄。”

    陈抟叹道:“不要叫了。你师兄被那青羊宫的朱蝉所伤,幸好柳宫主出手相助,才保得了一条(性xìng)命。”

    苍柏子和虚谷子二人不敢向师父多问,参见过后便把吴立拉到了一旁细细询问起来。吴立一五一十便把到了黄天岛之后发生的事(情qíng)说与了二人知道。苍柏子闻言也是叹息不已:“这一场斗法却是只有靠九弟你们几人了,为兄白白比你多活了上百年,却是什么忙也是帮不上。”

    “二哥说得哪里话来,小弟也是侥幸修炼顺利了一些罢了。不过我看这一场斗法,不论是谁胜谁败,只怕(日rì)后修真界都是不得安宁了。”

    苍柏子也是摇头道:“哎,树(欲yù)静而风不止呐。像我等修真者只想好好修炼,提升修为,偏就有那些丧心病狂之人要搅出一片血雨腥风。”

    就在二人说话之时,耳边忽然传来一个叫声:“不好,大家快来看,劲松师兄的伤势好像又发作了。”

    吴立转头看去,就见玄嗔坐在劲松道人(身shēn)旁,托起劲松道人的头颅枕在自己的腿上,一手抚在劲松道人额头上。

    快步来到劲松道人跟前,吴立低头看去。果然此刻的劲松道人脸上青气更盛,眼皮乱动,显然是十分的难受,眼珠子在眼皮底下乱转。牙关咬紧,脸颊上的肌(肉ròu)也是抽搐个不停,显然是比刚才又要严重了不少。

    柳青元看了劲松道人此时的(情qíng)形,又是走上前来就要催动唤雨术再替劲松道人缓解火毒,吴立却是上前将其拦了下来。

    “柳宫主,后天你还要和那汤祖山斗法,不可轻易消耗法力。更何况据我猜测,这唤雨术虽是有些效果,但也是治标不治本,过个一时三刻,这火毒又要发作,届时又要柳宫主出手治疗,对后天的斗法只怕是极大的不利。”

    “那怎么办,难不成还能看着劲松道友伤重不成。即便是后(日rì)的斗法输了,我今(日rì)也要替劲松道友疗伤。”

    “柳宫主误会我的意思了,我并不是说劲松师兄的伤不要治,只是说柳宫主不要出手,留着力气后天和汤祖山斗法。”

    柳青元回过神来:“哦,我想起来了,说起来这一门唤雨术还是吴道友传授给了小女,我还是从小女那里习得。道友斗法在最后一场,对手又是蓝天和,倒是可以出手帮助劲松道友疗伤。”这言下之意便是吴立最后一场斗法也是走一走过场,根本就是不可能赢,甚至说不定都是不用比试就已经分出了胜负。不过碍于吴立的面子,柳青元倒是不好直说。

    吴立自然是听出了柳青元的弦外之音,倒也是没有分辨,只是来到劲松道人(身shēn)旁,蹲了下来,细细打量了一会,手一翻,手掌之中多出了一个小小的水晶瓶子正是赤晶瓶。吴立打开了赤晶瓶的盖子,两只绿豆大小的赤炎飞蜱便飞了出来,落到了劲松道人的脖子上叮咬了上去。当年和熊魁的徒弟公孙羽斗法时,这赤炎飞蜱不过是米粒大小,经过这几年已经是长成了绿豆一般大,就快要成熟产卵了。

    吴立这一件宝贝谁都是没有见过,此时看吴立取了出来众人心中都是疑惑,但吴立这么做自然是有一定的用意,谁都也是没有问出声来。过了一会,就看那两个赤炎飞蜱越涨越大,渐渐的便涨到了黄豆大小,原本红色的(身shēn)躯竟然是泛起了一股淡淡的青色。再看云飞道人,脸上的青气也是消退了不少,变得若有若无起来。

    吴立看在眼中,终于是长长的出了一口气。这赤炎飞蜱原本体内就蕴含火毒,咬了人之后,便将火毒注入到人(身shēn)上。不过这一次,吴立却是命赤炎飞蜱将劲松道人体内的火毒吸出来。吴立却原本也是没有一点把握,不知能不能凑效,而且即便是能把劲松道人体内的火毒吸出来,这火毒究竟对赤炎飞蜱会不会造成伤害也是不可知。而且这两只赤炎飞蜱并未产过卵,乃是仅有的两只,万一死了,那就绝了种。不过吴立也是顾不得了,即便是损失了赤炎飞蜱,与劲松道人的(性xìng)命相比,那也是值得一试的。谁知道这一试之下,竟然是十分的有效,而且那两只赤炎飞蜱吸食了劲松道人体内的青羊离火灯火毒之后,竟然是十分的开心,就好像是吃到了什么美味一般。吴立和两只赤炎飞蜱心神相连,也是能感觉到赤炎飞蜱的欢愉之意。

    陈抟看在眼中,心中也是十分的欣喜,连连感激,这么一来,却是解决了众人心中的大患。现场会唤雨术的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就是柳青元、雪娥和吴立三人,都是要和七玄观的修士斗法,若是为了救治劲松道人大耗法力,只怕对于斗法的胜算有不小的影响。但要不去救治又是不可能,此时吴立的赤炎飞蜱便完美的解决了这个问题,即便还是治标不治本,那也是没什么关系,大不了复发的时候再用赤炎飞蜱来吸食一次火毒罢了,等到斗法之后在寻找救治的办法,徐徐图之。

    众人在沙滩上休息了一夜,到了第二天,劲松道人已经是醒了过来,虽然是精神仍旧有些萎靡,但那火毒看起来却是也没有怎么加重。过了一夜,那两个赤炎飞蜱已经是将昨(日rì)吸食的火毒消化完,吴立又是将它们放了出来,叮咬到了劲松道人(身shēn)上又是吸食了一番。不过这一次劲松道人(身shēn)上的火毒却是基本没有消退,仍旧是若有若无,但却是就像是附骨之蛆一般,去除不掉。看来靠赤炎飞蜱虽然是能把青羊离火灯的火毒消退,但却仍旧不能根治,还是得另想他法才是。

    陈抟看在眼中,心中也是一沉,倒是劲松道人自己看得开,笑道:“师父,托吴师弟的福,弟子这一条命已经是捡回来了,这一次斗法之后,再慢慢寻找解毒之法便是。弟子就不相信,炎黄大地之上就无一物能够解去那青羊离火灯的火毒。”

    陈抟叹了一口气道:“也只有如此了,你放心,为师定然会帮你把这火毒解去。我心中倒也是有几个办法能够解火毒,只不过是有些麻烦罢了。等此间事(情qíng)一了,为师便去帮你寻访。”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二百一十四章 疗伤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