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一十二章 青羊离火灯

    劲松道人先是催动法诀,浑(身shēn)上下升起了一层淡蒙蒙的青紫色光华,催动了法术护住了全(身shēn)。然后又是催动法力,(身shēn)前生成了一片密密麻麻的紫松针。

    “去。”猛然大喝一声,只见那一蓬紫松针便向是暴雨一般的向那朱蝉打了过去。

    再看那朱蝉,手中托着一盏古朴的青铜油灯,悠闲的站在那里,丝毫不以为意,灯嘴之上一点黄豆般的青焰在风中跳动,仿佛随时都要熄灭一般。在那一蓬紫松针快要打到(身shēn)上之时,才见那青羊离火灯黄豆般大小的灯焰上,照出了一束青色光华,将那蓬紫松正照在其中。那一蓬紫松针被青羊离火灯放出的青色光束一照,便定在了半空之中,渐渐的就像那冰雪一般,融化消失得无影无踪。

    化解了劲松道人的法术之后,朱蝉看起来极是得意,一手托着青羊离火灯,一手背在(身shēn)后,嘴角微微上扬,斜睨着远处的劲松道人,一脸不屑之色。这倒不是朱蝉此人生(性xìng)狂狷浅薄,而是昨(日rì)七玄子交代了下来,第一场比试,不但要赢,而且要有气势,更要打击对方的士气。其实原本以朱蝉的修为和法宝青羊离火的的威力,大可一上来便催动法宝,将劲松道人击败。

    但为了完成七玄子的交代,朱蝉一上来并不主动出手,而是准备任由劲松道人施为,要等到劲松道人把所有的法术都使出来,把压箱底的杀手锏都用上,自己再将其法术一一化解,等到劲松道人黔驴技穷之时,再出手将其击败。如此一来,不仅仅是赢了第一场斗法,更重要的是通过这一场斗法,给对方剩余的几人心中造成压力,下面几场斗法,缩手缩脚,也给己方造成可乘之机。

    劲松道人一击不中也不气馁,看到了朱蝉这等做派和神色,心中也是隐约猜到了对方心中所想。不过对手如此嚣张,劲松道人心中顿时升起了一口气,但并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看着对手一副任由自己攻击,绝不还手的架势,劲松道人索(性xìng)是撤去了护(身shēn)的法术,接着又是催动了法诀。

    就看劲松道人面前又是凝聚出了一蓬紫色松针。但是这一回,却是没有看到劲松道人急着把这一蓬松针打出去,而是接着不断的运转法力,就看劲松道人(身shēn)前不住的凝聚出一蓬蓬的紫松针。到了最后,只见劲松道人吃力无比,头顶之上一道道汗液顺着脸颊流到了颈脖之中,额头上面青筋崩现,显然是吃力无比。

    修真者催动法术并不是永无止境,体内有多少法力便能一股脑儿用掉。控制法术也是要用神识,就像是普通人,有多大力便举多重的东西,若是只有一百斤的力气,偏偏要去举一百五十斤的东西,不但东西举不起来,反而还要伤着自己。同样的修真者若是要催动自己神识能够控制范围之外的法力,那么很有可能便要遭到法力反噬。

    而且修真者斗法之时,根本就没有机会运用全部神识,将法力催动到最大。就和一般人举东西一般,一个人若是最大极限只能举起一百斤的东西,那么他举起一百斤的东西的时候不可能是举重若轻,随随便便就能举起。一定要先(热rè)(热rè)(身shēn),再扎好马步,拉好架势,运转全(身shēn)的力气才能举起来。

    看着劲松道人的模样便是如此,明显是将全(身shēn)的法力催动到了最大,面前凝聚的紫松针已经是如一面钉板一般,密密麻麻。再看劲松道人一吐气,猛然大喝了一声“去”,就看面前的紫松针呼啸而去,在半空之中忽然分成了十股,分成前后左右,有的迅疾,有的稍缓,十面八方便把朱蝉围了起来,向中间激(射shè)而去。看着样子铺天盖地,若是被打在(身shēn)上,只怕朱蝉瞬间便会化(身shēn)一只豪猪。

    这就是紫松针这一门法术的长处了,每一枚凝聚出来的紫松针都是极小,耗费的法力也是不多,因此催动的神识也是不大。劲松道人的修为,一次便能发出成千上万枚,若是陈抟使出来,那更就像是下一场暴雨一般。但是相应的,每一道紫松针的威力也都是要比一般的法术要弱上一些。若是吴立催动玄金刀气,运用到极限,一次也就最多只能催动个上百把出来,再多那就控制不住了。这还是吴立神识强大,比一般同境界的修真者都要厉害的缘故,若是换做其他普通的同境界修士的神识水平,只怕一次只能催动几十把。

    那紫松针雨瞬间便从四面八方把朱蝉是围在了中间,众人简直连他的(身shēn)形都是只能模模糊糊的看个大概。劲松道人看着心中也是微微一松,莫名的升起了一股信心,嘴角有了些笑意。

    但片刻之后,这笑意便冻结在了嘴角,信心也是跌落到了谷底。就看那紫松针雨之中升起了一片青光从紫松针之间的缝隙透了出来,接着那些紫松针都是定在了半空之中,形成了一个松球的形状。紧接着,那些紫松针就好像是(春chūn)雪见到了太阳,不一会儿便消融在了空气之中,连一点痕迹都是没有留下来。

    紫松针消融之后,朱蝉的(身shēn)形便渐渐现了出来,仍旧是悠闲无比,就好像是初(春chūn)的时候,到野外踏青一般轻松写意。看到劲松道人一脸吃惊之色,朱蝉把背在后面的左手拿了出来,手掌朝上,朝着劲松道人四指勾了一勾,神色轻蔑无比。

    劲松道人看在眼中,心中的吃惊化成了恼怒,他何时被人如此羞辱过。但总算脑子还没有失去理智,从怀中取出了一个玉瓶,打开瓶盖,倒出了几粒丹药吞下了腹中。这些丹药都是恢复法力的丹药,适才那一下劲松道人法力消耗太大,此时却是算准了朱蝉不会攻击,抓紧时间恢复法力。

    果然,朱蝉看到了这一幕先是微微一愣,转而冷笑一声道:“道友不妨慢慢恢复法力,若是觉得还不够,也可打会儿坐,连神识也是恢复恢复。一定要恢复道全盛之时,否则我赢你也是觉得胜之不武。”

    劲松道人此时已经是完全恢复了理智,对朱蝉的冷嘲(热rè)讽只当是耳旁风,左耳朵进右耳朵出,果真便降落到了地面之上,打坐练气,恢复起法力和神识来。

    七玄子看劲松道人接过梯子就敢翻墙,看到了坡就要下驴,忍不住出言讽刺道:“陈抟,我看你扶摇宫最厉害的法术不是紫宵神雷,而是铁脸神功,这一门神功我看劲松贤侄是得到了你的真传呐。”

    陈抟也不答话,索(性xìng)是双目一闭,闭目养神起来。七玄子看到师徒二人都是油盐不进,也是没有办法,只有暗自咬牙。

    过了有一顿饭的功夫,劲松道人终于是站了起来,双目一睁,神采宛然,显然是已经完全恢复了法力。接着便见劲松道人祭出了一把紫色无柄飞剑正是紫松剑,就看劲松道人也不急着催动紫松剑,而是控制着紫松剑,让其浮在自己(身shēn)前一尺之处,不断的催动着法力。就见那紫松剑上紫气越来越盛,原本只是剑脊之上有一道一指宽的紫色纹路,随着法力的催动,紫色越来越盛,将整个剑(身shēn)都是埋没了进去。这还不够,最后那紫气外放于剑(身shēn)外半尺,整个一柄紫松剑看起来便像是一柄一尺宽的阔剑一般。

    “疾,”只听劲松道人口中一声大喝,那紫松剑便如一道紫色电光一般朝朱蝉激(射shè)了过去,威势盛大,隐隐带着风雷之声,让人毫不怀疑,若是朱蝉被这紫松剑击中,只怕立时便要一分为二。

    吴立看在眼中,心中也是为这紫松剑的威力暗暗有些吃惊。扶摇宫一门四人都是祭炼了这件灵器,这件飞剑乃是用扶摇宫外紫松林中五百年以上紫松树树心木炼制而成。这还不算完,那紫松林有上古扶桑神木的血脉,每(日rì)旭(日rì)初升之时,照耀在紫松之上,便会升腾起一股淡淡紫气,每(日rì)还要用那紫气来祭炼飞剑,那剑脊之上的紫色纹路便是紫气祭炼出来。师徒四人的紫松剑吴立都是看到过,劲松道人的紫松剑脊上的紫纹有一指宽,而苍柏子的紫松剑剑脊之上的紫纹只有绣花针一般粗细,至于陈抟祭炼的紫松剑,通体剑(身shēn)都是紫色,威力更是不凡,老三虚谷子的紫松剑上一丝的紫纹都是没有凝聚。这紫松剑的本(身shēn)的威力还在其次,那剑(身shēn)之中蕴含的紫气乃是天地之间的阳刚之力,对于(阴yīn)邪法术天生便是克制,对于修真者的神识也是有着不小的伤害。

    那紫松剑去势凌厉,朱蝉看在眼中也是收起了装出来的漫不经心之意,不敢怠慢。一举手中的青羊离火灯,放出了一道青光便照住了那紫松剑。但这一次却不像是对付那紫松针法术一般,被青光一照便定在了半空之中,丝毫动弹不得,毫无反抗之力。这见这紫松剑被那青光罩住,却是没有完全失去行动之力,不过飞遁起来极是缓慢,十成的速度去掉了九成九,比乌龟爬也是快不了多少。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二百一十二章 青羊离火灯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