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九十四章 第二场

    吴立收了法术,一步一步来到了高台之上,入席坐下道:“陛下,我们二人都是施展了改变天象之术,还定陛下评定评定高下。”

    朱棣笑道:“两位上仙各有所长,施展的手段也是让朕大开眼界。不过,依朕看来,王上仙不但是唤来了雨水,还降下了冰雪,手段要稍稍胜上一筹,这一场便算作是王上仙获胜,二位上仙意下如何。”

    吴立笑而不语,熊魁鼻中冷哼了一声,也是没有说话。适才双方道法高下也太明显了一些,抵赖都是无从抵赖。

    “既然二位上仙都是没有意见,那便开始第二场比试吧。第二场比的是炼器之术,不知双方又有哪一位仙长一显神通?”

    这一次苍柏子站了出来,七玄观这一边却是那北邙山青羊宫的修士朱离站了出来。吴立一看心中便是“咯噔”一下,倒不是说他对苍柏子没有信心,只是当年神水宫斗法之时,这朱离使了一件法宝,让吴立记忆深刻。这件法宝名叫青羊离火灯,乃是火行法宝,威力颇大。此时这朱离又来接下了这一场比斗,只怕于炼器一途也是颇有心得,再加上法宝的帮忙,只怕是比较棘手。苍柏子虽是炼器之术也自不凡,但是毕竟是全凭一(身shēn)的法力,也没个趁手的法宝,只怕是还没比试便先输了一筹。

    二人从席中站了起来,这一场比试却是不用二人抓阄,二人一起下了高台,一左一右来到了法坛之上。这场比试二人比的是炼器之术,用的材料一模一样,都是凡铁,二人在一个时辰的时间之内,炼制出一把兵刃来,互相用这两把兵刃相对击砍,谁炼制的兵刃先吃不住,谁便输了。

    二人上了法坛,下面便有兵士拉了一辆辆的大车过来。大车之上放的是一块块的铁锭,每一块铁锭只怕都有两百来斤,一共是六辆大车,每边停了三辆。又有两个兵士,抬上来了一个(日rì)晷,石制的晷面,刻了刻度,上面竖了一根铜制的晷针。看着时间还差一刻钟要到午时。

    苍柏子取出了一个丹炉,摆在了法坛之上,这丹炉却不是他自己的,而是吴立的丹炉。左慈给了吴立一个锦囊,乃是个空间法器,这丹炉吴立一直都是带在(身shēn)上,这时却是派上了用场。朱离却是没什么空间法器,事先也是想不到要和人比试炼器,自然是不会带什么炉子在(身shēn)上,只是祭出了青羊离火灯。

    一刻钟的时间片刻便过,只听得一声尖亢的声音喊了一声“开始”,便见苍柏子打开了炉盖,施展法力一卷,一块两百多斤重的铁锭便飞入了丹炉之中。只听“砰”的一声,炉盖合上,就见苍柏子催动火行法力开始炼化起铁锭来,那丹炉之上的火眼上的火光把苍柏子的脸上印的通红。一会儿的功夫,便看苍柏子又是打开了炉盖,取了一块铁锭放了进去。

    就这么一块接着一块,那丹炉也不太大,竟然半个时辰的功夫,把那三大车的铁锭全都放了进去,也不知这些铁锭都是去了哪里。只把高台上众人看得是目瞪口呆,就像是在变戏法一般。

    再看朱离,弄出来的声势更是浩大,施展法力,卷了一块铁锭到了面前。那铁锭浮在半空之中,朱离从那青羊离火灯灯芯上掐了一朵小小的青焰,弹到了铁锭之上。那黄豆般的青焰一落到铁锭表面上,呼的一下便迎风涨大,把铁锭包了起来,但颜色却是淡了不少,只是一团淡淡的青色,若有若无。再看那铁锭竟然迅速便化成了一团液体,在空中变化不停,就好似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搓揉面团一般。迅速的,那铁水之上落下了一团团黑色的污渍,落在那地上的青石板上面,只把那青石板都是烫的发红。随着那一团团的黑色污渍落下,那铁水迅速的变小,变化成了蚕豆般大小的一团,银光闪闪。

    接着朱离又是取了一块铁锭过来,那团银光闪闪的铁水,一下落到了铁锭之上,那淡青色的火焰,又将铁锭包裹了起来。炼化了一车的铁锭之后,只见那淡青色火焰变得更是若有若无,随时都要熄灭一般,朱离又是从青羊离火灯灯芯上掐了一颗青色火焰弹到了那铁锭之上。也是花了差不多有小半个时辰的功夫,朱离同样是把三车的铁锭炼制成了一块婴儿脑袋大小的银光闪闪的铁水球。

    三大车的铁块,就炼制出了这么大小的团东西,高台之上的众人看得网要掉了出来。这么多的铁块,刀剑不知道能打几百上千把了,看这个样子,只怕能打两三把刀就不错了。

    谁知更让他们吃惊的还在后面,朱离却是并没有停下手来,右手连连从青羊离火灯灯芯上掐了有七朵灯焰弹到了那块铁水之上。只见那铁水被灼烧的渐渐竟然化成雾气,但这雾气被外面一层青焰包着,却是散发不开去,那雾气散发出耀眼的白光,只把众人的眼睛都是刺得眯了成了一条线。吴立却是清清楚楚的看到,那铁水形成的雾气之中,散发出了一缕缕的灰色气体,透过青焰散发在了空中。

    这团青焰包着这铁水化的白气,足足灼烧了有两刻钟的时间,渐渐的黯淡了下来。那青焰中包着的白色气体,又逐渐的化成了一团银色铁水,但这铁水的体积比刚才又是小了不少,只有拳头般大小,看样子怕是只能炼制一把宝刀了。

    朱离催动法力,只看那银色的铁水,渐渐的便拉长,化成了一把宝剑的形状,只是这宝剑没有剑柄,就是长长的一条剑(身shēn)。待得宝剑成型之后,朱离便收了青焰,催动水行法力,就见剑(身shēn)之上冒起了一阵白雾。高台之上七玄观一方其他四个修真者也不闲着,一个个都是催动水行法力,帮助这把宝剑降温,只见法坛之上白雾大盛,不一会便把整个法坛连同朱离一起包裹在了里面,连人影都是看不到一个。不过此时高台上的诸位达官贵人已经是见怪不怪,早就麻木了,不再惊奇。又过了有一顿饭的功夫,白气渐渐消散开去,就见朱离右手食中两指捻着一把剑刃,剑(身shēn)上青光流淌,就好似一泓秋水一般,一看便是一把绝世宝剑。

    朱离捻着剑刃走下了法坛,来到了桌案之前,将剑刃平放,放在了桌上。早有一个匠人侯在那边,看得朱离放下了剑刃,走过来伸手要把剑刃拿起来,这匠人也学朱离一般,伸出两个手指捻住剑刃往上一提,谁知那剑刃却是纹丝不动。那匠人脸上显现讶异之色,又是使劲一提,那剑刃仍旧是动也不动。这匠人此时才知道这看着轻飘飘的剑刃,竟然是分量奇重,遂双手握住了剑刃底部,猛然吐气开声,把这剑刃拿了起来,握在手中竟然有六七十斤。这剑刃底部有五寸长没有开刃,拿在手里倒也不虞伤了自己。要知道吴立之前得自黄钟道人遗留的一把小小的黑玉飞刀便有六七十斤重,这剑刃虽是凡铁炼制,但三大车的铁锭,虽是炼化了不少的杂质,那剩下来的部分经过炼制和凡铁已经是不同,虽然还不能称作法器,但和凡兵相比,不知要厉害多少。

    那匠人把剑刃取了过去,取出了两小块黄花梨木块,合在剑刃底部。朱离炼制之时,特意在剑刃底部留了四个洞,那匠人用铁栓穿过小洞,把两块黄花梨木块固定住,便当作是剑柄。至此,一柄宝剑算是制作完成了。

    那边朱离炼制起兵刃来声势浩大,苍柏子却是没有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来。吴立只是略略看了朱离几眼,就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苍柏子(身shēn)上。只见把三大车的铁锭全部炼化之后,苍柏子也是没有停手,吴立看苍柏子催动火行法力的同时,双掌之上一股淡淡的紫气冒了出来,从火眼之中闪入了丹炉内。吴立看得心中一动,这分明便是扶摇宫独有的用紫松林提供的木行灵力修炼出来的木行法力。那木行法力一入丹炉之内,便看苍柏子脸上映出的火光中透出了淡紫色,比适才又是亮了三分。

    “是了,五行相生相克,木能生火,木助火势,二哥说自己在炼器上颇有心得倒也的确不是狂妄之言。”

    苍柏子又是炼了有一顿饭的功夫,打开了丹炉盖,一团炽(热rè)的铁水便从丹炉之中浮了上来。这团铁水比朱离炼制的要大上一倍。只看苍柏子催动法力,这铁水逐渐便化成了一把无柄的长刀,待得长刀成型之后,吴立催动了玄冰寒气施加于刀(身shēn)之上,只见顿时便升起了浓浓的一片白雾。雾气散去之后,就看苍柏子手中提着一把长刀,刀(身shēn)之上紫光闪动,也是寒气凛然。长刀制成之后,苍柏子也是把刀刃交给了匠人,装上了刀柄。至此,一刀一剑便大功告成,接下来,就是比试分出胜负的时候了。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九十四章 第二场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