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八章 追击

    吴立此时也是觉得有些异常,这些天来,丘福击溃的那些鞑靼散兵游勇都好像是一早就知道明军要过来,专程在那里等候明军过来击溃自己似的。不过吴立到底是没有经历过战争,心中虽是有些疑惑,一时却是想不到其他。此时听得李远一说,心中便感觉到不妙,顿时便要现(身shēn)上前去阻拦那丘福。

    就在此时,吴立忽然感应到了之前自己交给八思巴的感应符,那感应符一路向东北飞快的离去。吴立顾不得这些明军,催动了遁术腾空而起便向那感应符追了过去。吴立感应到那感应符迅速的移动着,看样子可能是八思巴全力催动着遁术飞行,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情qíng)。那感应符一直向着东北方向而去,很快便到了黑龙江境内,穿过了黑龙江,到了库页岛,仍旧毫不停留一路向东北而去。吴立跟在后面心中更是疑惑,出了库页岛便是一片大海,只怕连个落脚的地方也没有,八思巴定然是遇到了什么危险才会如此的拼命飞行,有可能(身shēn)后是有什么人在追击。

    想到这里,吴立更是全力催动玄风青煞跟了上去。吴立虽是法力比八思巴深厚,法术也是比八思巴高强,但毕竟这感应符的感应范围有着一百里的距离,也就是说吴立刚刚发现八思巴时二人离着便有一百里的距离,要追上八思巴也是十分不易。出了库页岛外,穿过太平洋,来到了堪察加半岛,接着穿过了白令海峡,一直飞到了阿拉斯加上空,终于是就快要赶上了八思巴。吴立一出了黑龙江,穿过库页岛,飞临到太平洋上时,便感觉到天地灵气越来越是稀薄,一连飞了一天一夜多之后,到了阿拉斯加之时,天地之间的五行灵力已是若有若无,稀薄至极,根本就不能修真。

    就在此时,吴立感觉到那感应符停了下来,精神一振,催动了玄风青煞便赶了过去。此时离着那感应符也不过就几十里的距离,转眼即至,远远的看去,吴立便看到了四道人影。其中三个呈三足鼎立之势,把一人围在中间,定睛看去,那中间之人正是八思巴。其余三人,两人面朝着吴立,看这模样是那云飞和云九师兄弟二人。另外一人背朝着吴立,膀大腰圆,看着背影,却是像那御马监的首领太监熊魁。

    此时八思巴、云飞和云九三人也是发现了吴立。七玄观师兄弟两个顿觉不妙便要动手,却依然是被八思巴抢了先机,只见这大和尚猛然一声大喝“唵嘛呢叭(咪mī)吽”,伏魔真言咒便好似水波一般四散开去。云飞、云九师兄弟和熊魁三人猝不及防,都是微微一晕,八思巴瞅得了空挡,施展腾龙步便脱离了包围圈,到了吴立的(身shēn)边。

    “真真是天无绝人之路啊,九弟,我还以为今(日rì)便要葬(身shēn)此处,谁曾想阎王爷却是不收留我,绝处逢生。”

    “七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这么和这三人耗上了。”

    “一言难尽,我看还是先把眼前对付了过去,我再和你细说吧。”云飞和熊魁二人都是练气期大圆满的修士,云九也是初涉血(肉ròu)重生之境,三人联合在一起,对吴立和八思巴二人仍旧是处于上风。

    “嘿,姓王的小子,真是山不转水转呐。当(日rì)在保定城中,你苦苦相((逼bī)bī),竟然还想要取我(性xìng)命,今(日rì)却是落到了我手里。不过我和你不一样,宽宏大量,却不要你(性xìng)命,只要你自废道法,除去一(身shēn)的修为,我便放过你。”云九见了吴立到来不惊反喜,恶狠狠道。

    吴立笑道:“就凭你们三个土鸡瓦狗,难不成还想要留住我们不成,云九啊云九,你也真是太有些自不量力。我是排行第九,你的名字和我犯冲,我看你这名字要改上一改,我看便改成八,跟着我姓如何?”

    八思巴笑道:“好极好极,我看就叫王八最好,这个名字要比云九好听多了。”

    云九听了二人的对话,气的是一佛出世,二佛升天,跳脚道:“我看你们是煮熟的鸭子,嘴硬,我也不来与你二人做口舌之争。师兄,熊道友这小子定然是和那八思巴是一丘之貉,想要破坏我等计谋,今(日rì)乘着二人势单力薄,将他们斩于此处,天知地知,也不怕他师门来寻仇。”

    熊魁一听,细细打量了吴立两眼,面上陡然变色道:“是你,你便是当(日rì)击杀了我三徒公孙羽之人。接着我另外那三个徒儿也是先后遭了毒手,是不是也是你做的。”

    “你们师徒四人草菅人命,用活人的气血来祭炼法宝,手上不知道有多少条(性xìng)命,死有余辜。你那四个徒儿不过是到地府之中为你打个前站,你自己也是跑不了。”

    “好好好,好贼子,你熊爷爷手下不杀无名之辈,小子,报上名来也好受死。”

    “行不改名,坐不改姓,丹鼎派王立便是。”

    熊魁一听,面色顿时一变:“丹鼎派,左慈左真人是你什么人?”

    “正是我的授业恩师。你问这么多干什么,要打便打,又不是来攀亲。”

    熊魁听了心中一惊,那些个义子,收了不过是帮自己祭炼法宝,哪里犯得着拼了(性xìng)命去替他们报仇,眼珠子一转道:“我生于汉朝,说你来比你师父左慈真人还要年长着一些,你也是我的晚辈,我哪里便能与你动手,传出去,都说我以大欺小,岂不是丢人。”

    云飞道人一听变色道:“熊道友,现在恐怕不是攀交(情qíng)的时候吧,还是和我们一起对付这姓王的小子才是正经。否则被他跑了,只怕有些麻烦。”

    熊魁讪笑道:“这个使不得,使不得,你们三人都是一辈,互相切磋,我中间插上一杠子算是什么。”

    云飞道人脸色一板道:“熊魁,你这个时候才想转舵已经晚了。我们都是一条船上的人,不要伤了和气,你不要想着抱两条大腿,别到时候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一条大腿都是抱不着。你用(热rè)脸去贴人家的冷,也要看别人搭不搭理你。”

    熊魁一看云飞道人就要撕破脸皮,也不好在和稀泥,只得是闷闷的退到了一旁。

    吴立看在眼中,小声向八思巴问道:“七哥,你觉得怎么样,待会动手时能否照顾自己?”

    八思巴苦笑道:“这连(日rì)来跑路,已把我一(身shēn)的法力消耗了十之七八,只怕动起手来我也是帮不上你的忙。不过我看那云九也是吃力不小,只怕也是只能自保。但对方还有两名练气期大圆满的高手,却是要九弟你一人应付了。”

    吴立掏出了一瓶丹药递给了八思巴道:“这是神水宫中恢复法力的精气丹,你且先服用后在一旁恢复法力,动起手来我一人应付便是,不过我怕是可能没有余力来照顾你,你注意自(身shēn)防备。”

    八思巴点了点头,接过了丹药退到了一旁。

    “熊道友,这事和你无关,我也知道你是被云九那厮撺掇了过来。今(日rì)你若是退到一旁,我便当是没看到你,各走各的路。”

    熊魁苦着脸道:“只怕是独木桥,不好走,总得有人掉到水里。”话正说着,就看四道红光一闪便朝自己扑了过来,正是四相舐血刀化成的血龙、血虎、血凤和血龟。一旁云飞道人看到熊魁出手,口一张,便喷出了一张封神印朝吴立封了过来,接着手中一晃,闪现一面黑色小幡,那小幡之上顿时冒出了一阵黑烟化作了一个巨掌,一掌朝吴立拍了过来。这一下二人同时出手,都是拿出了压箱底的本事,一下便向要取吴立的(性xìng)命。

    吴立说话时早就有了防备,暗暗催动了鼋龙甲,见得对方动手,猛地催动法力,周(身shēn)青光大涨,接着又是催动法诀唤出了祖法碑,半空之中抵敌住了那封神印。那四相舐血刀化作的血兽先是一下扑在了鼋龙甲上接着便啃噬了起来,这四件法器合成了一(套tào),比当(日rì)公孙羽单使一件时威力不知大了多少,便见那青色光罩上缓缓的渗入了血红之色。接着那七转血灵幡幻化出来的黑色巨掌又拍在了光罩之上,吴立只觉一股大力涌了过来,脚在地下站不住,猛地在雪地上滑出去了十丈远,在雪地上划出了一条深深的沟壑。

    二人见一击未能得手,心中都是暗暗吃惊,那黑色巨掌又是一掌向吴立拍了过来。鼋龙甲上那四条血兽猛然(身shēn)上红光大盛,口鼻之中都是喷出了红雾,啃噬之时,那青色光罩上红色越来越深。

    吴立不慌不急,脚下踩着腾龙步,躲过了那黑色巨掌,体内运转法诀,双手朝护(身shēn)光罩上一贴。只见白光一闪,太阳真火法力流转之下,那光罩上便升起了一阵阵红色雾气,那四条血兽被太阳真火法力一灼,一个个都是从光罩上掉了下去,不住的扭动(身shēn)体,嘴中乱叫。

    熊魁见状赶紧收回了法器,细细一看,好似刀(身shēn)上的血色都是淡了几分,心中不(禁jìn)大痛。云九一看,连忙催动七转血灵幡,只见那黑色巨掌一化为二,就像是拍蚊子一般朝吴立合击了过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八十八章 追击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