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一章 筹备法会

    “师父,你这半年来修炼如何?这龙脉可对你冲击筑基第二层的境界有什么帮助?”

    左慈摇了摇头道:“此处虽是灵力充沛,我在此修炼了将近一年的时间,法力虽是稍有精进,但却是一点突破的迹象也是没有,我看在炎黄星上,只怕再也难是突破到筑基第二层的境界。我在此处待得也是憋闷,想出去散散心。你的(肉ròu)(身shēn)和神识已经足够强大,加上你(身shēn)具电灵根,足可度过雷劫。这段时间你也无须在此苦修,还须到处历练,磨练心(性xìng),稳固境界,否则你一心急躁冒进,反而心浮气躁,在度雷劫之时心魔丛生,反而是有些危险。”

    “师父教训的是,不知师父可曾想好到哪里去?”

    “为师修为大成之后,一向都是走到哪里算哪里,就连为师自己都是不知道将要到哪里去,否则怎么叫神龙见首不见尾。”

    “弟子先前也曾和师父说过,弟子曾经把道术传授给了几个好友,现下他们正在崆峒山中修行,不知师父可愿意前往一趟,也好指点指点他们。”

    左慈一听,兴趣大起道:“你不说我倒是忘了这件事(情qíng),他们既然是修炼了玄牝真解中的道法,那自然也算是丹鼎派的弟子,你快带我去,我也好看看他们修为如何。”

    师徒二人催动遁术离了珊瑚礁洞府一路便向崆峒山而去。吴立修炼到了血(肉ròu)重生之境大圆满之后,无论是法力的雄浑程度还是道法的运用都是比之前要强上不少,催动起玄风青煞来速比之前更是迅速了不少,师徒二人不过是花了半(日rì)的功夫便来到了崆峒山之中。

    二人到了崆峒山时,只见悟空独自正在院子里面舞枪,只见一杆玄冥冰枪使得就如一条毒蛇一般,每每从意想不到的角度窜出来,叫人避无可避,看样子攻击的地方招招不离要害,都是朝着识海和心脏两个关键部位而去。这猴头一看到吴立便撇了大枪蹦到了跟前,抓耳挠腮,欣喜异常。

    吴立拍了拍悟空的脑袋笑道:“不错不错,想不到你这泼猴倒也有几分悟(性xìng),这一手大枪使起来倒也是有模有样。这位是我的师父,也是你的师祖,快快来拜见。”

    悟空虽是口不能言,但却能听懂人话,闻言纳头便拜,“咚咚咚”连磕响头。

    “起来起来,你这猢狲倒也是机灵,修为也是不错。你师父收徒弟的本事比我厉害呐。”

    这时张三丰和八思巴二人听得了动静也都从房中出了来,到了院中看到吴立和左慈,二人都是上前参见左慈。刚才吴立在院中和悟空说的话二人都是听得真切,二人上前也都是朝左慈跪下来磕头。两个人原本虽是地位尊崇,年纪也都是一大把,但在左慈面前也不过就是像是小孩子一般,而且严格说起来,左慈也算得上是二人的师尊。二人都是人老成精,不知在世俗之中打了多少个滚,这么点人(情qíng)世故哪里还不通通透透。

    “师父,这二位是我的好友,这位道长是姓张名三丰,这位大师是八思巴。这是我师父左真人。”

    三人一番相见,左慈对二人很是赞叹。从古至今,以武入道之人少之又少,但凡出现一个,那都是罕见的天才型人物。一般来说,修真者必须(身shēn)居先天灵脉,没有灵脉便不能修真,这是修真界的常识。但有一种(情qíng)况却是不在这常识之内,那便是世俗武艺修炼到了极点,(肉ròu)(身shēn)修炼出一点先天之气,与天地相合,贯通了体内灵脉,可以说是算得上逆天而行。这种人千百年来只怕都是见不到一个,比那先天便(身shēn)具灵脉之人更少。张三丰和八思巴恰恰是不世出的武学宗师,竟然都是达到了这种境界。

    吴立和二人平(日rì)相处也是能够感受到二人的妖孽,但凡将一门技艺修炼到了极限之人都具有大智慧。这二人修炼起道法来可以算得上是一(日rì)千里,悟空修炼之时得了吴立用电行法力帮助,可算是开了外挂,修炼进度和这二人比起来也不过是差不多。

    四个人进了屋中坐了下来,童子奉上了茶水,吴立端起茶杯道:“承蒙二位老哥看顾我这劣徒了。我刚才进来时看他使得一手枪法有模有样,我看这应该是二位老哥指点与他的吧,否则凭这猢狲哪里能够创得出如此精妙的招式。”

    “老弟客气了,这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我和大和尚平(日rì)修炼之外闲来也是无事,对于当年世俗中的武艺也是有些放不下,便根据这猴头的力量和反应速度帮他琢磨出一些招数来。这比起老弟对我们二人的恩(情qíng),不过是点滴而已。”

    “好了,见外的话就不要多说了,我和二位老哥都是几十年的交(情qíng),况且现如今我已将传授二位道法之事禀告于师父,现下也算得上是同门师兄弟。我还有些事务要去处理,师尊暂且在此住下,二位老哥还请多多照顾。”

    左慈笑道:“二位学了我丹鼎派道法,可算是我丹鼎派中人,不过我于二位却是没有授业之(情qíng),你们便算是阿立的师兄便是,我却是不敢贪图这师父之功。”

    左慈和八思巴闻言自是大喜,二人都是武学宗师,自然是知道师父的重要(性xìng)。左慈虽是说了不敢当二人的师父,但(日rì)后常常向这个修真界的宗师请教,修炼起来不知道要省却多少的事(情qíng)。

    吴立邀了张三丰、八思巴和悟空三个,一个月之后保定府中相见参加法会,辞别了四人便离了崆峒山而去。吴立先是去了神水宫中,近一年来,为了修炼这血(肉ròu)重生之境最后两步,一直都是没有来帮洛樱修炼。不过之前来神水宫借药材炼制丹药时便已和洛樱说过,这一趟见了面,洛樱的修为虽是有些增长,但比起之前的精进来却是大大的不如。二人已是互相表明了心迹,姑娘待吴立的态度和之前相比大不相同,修炼之后,一番卿卿我我才让吴立离去,只把吴立喜得是心花怒放。

    离开了神水宫吴立又往桥山走了一趟帮助悟能修炼了一番,悟能经过这一年,之前修炼曜灵根时被烧光的羽毛已然是长了出来,比之前更是雄壮威武。

    这两件事(情qíng)一了,算一算,离那保定法会还有着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此时前去却是有些太早,盘算了一下吴立便向西昆仑而去。吴立之前倒是参加过苍柏子召集的青城法会,三大宗师举办的黄山法会,但那两次自己不过是个客人,此次保定法会却是自己召集,可算得上是主人。但凡是主人家宴请宾客自然是希望高朋满座,图的便是个(热rè)闹,更何况吴立是初次举办法会,心中更是(热rè)切,不希望到时候冷冷清清,弄得个不欢而散。这一趟前往西昆仑便是要邀请叶剑诗一同赴会。

    到了西昆仑叶剑诗那简陋的洞府之外,通禀了一声,洞府之中便见一个人迎了出来,脸若冰霜,正是叶剑诗。进了洞府吴立道明了来意,叶剑诗当即便应承了下来,交谈了几句,叶剑诗突然神色微微一变,现出惊容。

    “吴兄可是已经修炼到了血(肉ròu)重生圆满的境界?”

    “我也是不久前刚刚修炼圆满,叶兄好眼力。”

    叶剑诗更是惊讶:“当年你我二人共同与我师兄斗法之时你不过是才炼化了全(身shēn)肤发,如今才过了几年,你竟然是已经修炼到了如此地步。不知你那法会准备如何,若是现下有空闲,不如在我这里小住几(日rì)互相切磋切磋,到时一同前往保定府如何?”

    “哎呀,”吴立猛然一拍额头,“差点忘了,我只顾着邀请你们来参加法会,这准备的事(情qíng)却是一点也没想起来。也怪我之前没有经验,未曾想到这些事(情qíng),若不是今(日rì)你提醒,只怕到时候大家都是要去喝西北风。叶兄,我少陪了,(日rì)后保定府相见,到时候各位道友切磋论道,比现在只有你我二人岂不是快活多了。”

    说完吴立便匆匆告辞离去,先是去了趟保定府转了一转打探了一下。届时法会举办自是不可能寻一处馆子,大家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那是凡人的宴会。到时相聚说不得便要演练道法,若是在那闹市之中,说不定还生起什么事端来。吴立转了半天,在保定城外白洋淀中寻了一块僻静的荒岛拟定为法会举办的场地。

    选好了地点,吴立又催动玄风青煞到了桥山,驾了悟能便赶到崆峒山。到了崆峒山也顾不得和众人闲谈便拉了一个童子上了悟能背上又赶回了白洋淀那处荒岛。到了荒岛之上,吴立把自己的想法交代给了童子,吩咐在二十天之内在这荒岛之中建起一处楼台,又给了这童子大把的金钱,将其带到保定城外便又和悟能一起赶到了华山扶摇宫。

    炎黄大地之上,从古至今,大事小事都是离不开一个字“吃”。这一次法会,自然便要给众人准备吃食。不过这又不是偶遇,事先没个准备,去城中随便寻个馆子解一解馋虫。但是丹鼎派连个山门都是没有,吴立自然是没有什么灵茶、灵酒、灵谷这些吃食,到扶摇宫中便是要向苍柏子借上一些。苍柏子一听吴立来意,自然不会推辞,吩咐了童子将这些杂物准备好,包括那锅碗瓢盆,柴米油盐酱醋茶,各式扶摇宫中的食材。算了算(日rì)子,那楼台差不多应该建好之时,又派了两个童子连同那只仙鹤便随着吴立和悟能一同先出发前往白洋淀去准备。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八十一章 筹备法会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