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五章 首战告捷

    左慈一直盯着吴立,原本还有些担心,后来看了吴立神(情qíng)变化终于是把一颗心放了下来,心中对这个徒弟更是满意,这个徒弟不仅是在修炼方面天赋极高,斗起法来也是颇有大将之风。修真者斗法不仅仅是看修为高低,法宝强弱,以弱胜强的例子也是很多。有的修真者虽是修为看起来不高,但和人斗起法来总是能够力挽狂澜,战胜比他修为高的修真者。而有的修真者虽是修为不错,但斗法之时却不能把修为完全发挥出来。这种例子在我们的(身shēn)旁也是常常看到,比如上学,有的人平时学习明明也不错,但是一上了考场就头脑发昏,平时会做的题目也是写不出来,有的学生平时成绩也是一般,但考起试来却是灵感勃发,往往超水平发挥。

    “王师弟请了。”劲松道人自持(身shēn)份,自然是不会先对这个修为要比自己弱了一筹的师弟出手,只是催动了护(身shēn)法术,摆开架势傲立当场。

    “师兄小心了。”吴立催动了玄土罡气护住周(身shēn),催动了法诀,三道玄金刀气一前两后呈品字形便向劲松道人激(射shè)了过去,不疾不徐。劲松道人嘴角微微一翘,(身shēn)形一晃便向一旁闪了过去。吴立一见,法力勃发,就在劲松道人(身shēn)形刚动之时,后面两道玄金刀气略一转向,速度猛然激增,后发先至。劲松道人再要闪避已经是来不及,就好像是主动凑上去一般,被两道玄金刀气打了个正着。不过护(身shēn)法罩却只是微微一晃,这两道法术却是没有造成什么伤害。

    “好好好,王师弟好法术。”劲松道人脸色也是凝重了起来,吴立法力虽是不如他深厚,但斗法的经验却是不弱,若是不打起精神,只怕一不小心也可能(阴yīn)沟里翻船。当下便催动了法力,凭空生起了一阵紫色松针暴雨一般便向吴立激(射shè)了过去。吴立虽是早就防备向一旁闪去,但哪里能够全部躲避开,一小半针雨激(射shè)在了玄土罡气之上,噼噼啪啪直把玄土罡气打得一阵乱晃,甚至还有几枚松针突破了护(身shēn)法术打在了吴立(身shēn)上。不过吴立练就了化龙诀炼体法诀,(肉ròu)(身shēn)坚固,松针被玄土罡气一挡,来势已经弱了一大半,打在(身shēn)上却是也未造成伤害。

    “嗯?炼体功法。”劲松道人吃了一惊,倒不是他见识短浅,而是丹鼎派的玄牝**本不是炼体的法术,劲松道人一时没有想到会出现这种(情qíng)况。吴立见的机会,展开腾龙步几步便窜到了劲松道人跟前,出拳如风打在了劲松道人(身shēn)上。练了炼体之术的修真者力量比一般的修真者大了不少,这一下要比刚才的玄金刀气不知要强了多少。只把劲松道人打得是一个趔趄,护(身shēn)法罩凹进去一大块。吴立抓到了机会,便不再给劲松道人喘息的机会,拳脚如雨点一般击打了过去。炼体的法术之中一般都是有拳脚功夫来配合强横的(肉ròu)(身shēn),否则难不成炼体的修真者和人相斗还要施展王八拳乱打一气不成。化龙诀之中也有一(套tào)化龙拳法,这(套tào)拳法比世俗的武艺不知要强多少,修真者的(肉ròu)(身shēn)和反应速度根本就不是世俗的武林高手可以比拟的,炼体道法中的招式自然也是根据修真者的力量和反应速度创造出来的。

    “破,”劲松道人失了先手,被吴立压制得(身shēn)形散乱,(身shēn)上连连中招,面子上有些挂不住,猛地催动了法术,只见吴立脚下忽然生出了紫色根须便卷了上来。吴立之前早就看过了这一招,心中已然是想好了对策,催动了祖法诀,半空之中出现了一块青色石碑虚影,把二人一下笼罩在当中。只见那紫色根须一入青色石碑当中,就好像是入了泥潭一般动作变缓,吴立轻松便闪了过去。青松道人更是不堪,一下被这青色石碑虚影罩住,便觉好像有几千只手拉住了自己的手脚一般,想要动上一下都要花费巨大的力气。吴立看得机会,猛然喝道“化龙十击”使出了化龙拳中杀招,一瞬间连续十拳便闪电般击打了出去,这十拳都是击打在了劲松道人护(身shēn)法罩上同一个地方,这一下那护(身shēn)法罩再也承受不住,破了一个小洞,吴立又是一拳,穿过那小洞打在了劲松道人(身shēn)上便将其砸到了地面之上,在劲松道人(肉ròu)(身shēn)上砸出了一个碗口大的血洞,地面之上也被劲松道人砸出了一个坑来。

    劲松道人灰头土脸的从坑中爬起(身shēn)来,肚腹之间的血洞上血(肉ròu)蠕动,渐渐愈合了起来:“王师弟道法高强,为兄认输了。”

    吴立抱拳道:“师兄承让了,小弟侥幸冒犯了师兄,还请见谅。”

    “哈哈哈,”左慈开怀大笑,“好,好,好,好徒儿,好徒儿,真是为师的好徒弟。”左慈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个结果,就像是一个股民炒股时顺带买了一点不知名的股票,原本就没报什么希望,过了段时间也淡忘了。谁知道过了几年后,忽然想起这支股票来,一查看,手上的股票竟然翻了几十倍,赚的盘满钵满。左慈一时惊喜,却也是没想到顾忌老朋友的感受,有些得意忘形,回过神来的时候也是有些不好意思,向陈抟微微点了点头。

    “王师弟道法高强,佩服佩服,还请王师弟也指点我几招道法。”云飞道人此时站起(身shēn)来道。

    吴立冷冷一笑道:“云师兄要指点小弟道法自是求之不得。”自己刚刚和劲松道人斗完法,这云飞道人便巴巴的上杆子来挑战自己,摆明着是看自己法力损耗,要来占这个便宜。不过吴立此时自然是不会示弱,但心中对这云飞道人的为人却是有些鄙夷。

    “云师兄,王师弟法力尚未回复你便急着斗法,这个便宜占得也太大了吧。”却是苍柏子在一旁看不过去出言道。

    云飞道人听了一时语塞,有些脸红。吴立摆手道:“没有关系,云师兄我们这便开始就是。”吴立适才乃是和劲松道人(肉ròu)搏,法力消耗不大,在场的修士都没有修习过炼体之术,也不甚明了。

    云飞道人也不推辞道:“那就请王师弟指点了。”说着便跳下到场中,毫不客气,催动法诀,一连八道黄色光芒便朝吴立打了过来,上下左右把吴立的退路封的死死的。

    吴立心中暗道“卑鄙”只得是催动了玄土罡气硬抗。这云飞道人不仅是等不得自己休息,而且连着先手也是要占去,简直是把这便宜占了个精光。

    “砰砰砰砰”八道法术打在了吴立(身shēn)上,只将护(身shēn)法罩打得是摇摇(欲yù)坠,所幸这七玄门弟子看来到了血(肉ròu)重生之境以后都是修炼土灵根,所用的道术也是土行道术,攻击力一般,这一轮攻击吴立倒也是勉强抵挡了下来。

    眼前黄光一闪,不等吴立缓过气来,又是八道法术飞了过来,吴立这一次有了些准备展开腾龙步闪了开去,但也有四道法术打在了(身shēn)上,(身shēn)形一滞。立刻,又是八道法术飞了过来,吴立眼看的疲于奔命,只得是催动祖法诀,一道祖法碑虚影便挡在了(身shēn)前。那八道法术打在了祖法碑虚影速度便陡然下降,吴立轻松便闪了过去,脚下连踏腾龙步便要朝云飞道人近(身shēn)靠去。谁知云飞道人极是机警,看得吴立靠了过来,赶紧闪了开去,和吴立拉开了距离。

    吴立一看近不得(身shēn),催动祖法碑便朝云飞道人砸了过去。云飞道人看得厉害,赶忙也是催动法诀,将封神印祭了出来,一闪便贴在了祖法碑之上。再看那祖法碑,碑(身shēn)之上贴了一块黑色的封印,竟然好似被封住了一般,停在空中一动不动,吴立加大神识催动,那祖法碑上就好似压了一座山一般被定在了那里。

    吴立大吃一惊,对方那封神印竟然如此厉害,自出道以来,这祖法碑还未被什么法术克制过,今(日rì)竟是遇到了对手。殊不知云飞道人心中更是吃惊,此刻他已然是全力催动那封神印,那青色石碑虚影虽是被定住,但是自己这封神印就好似贴在火山口一般,随时都有可能被冲开。这封神印乃是七玄门的独门秘术,专门封印人的神识,一般的修真者,只要(肉ròu)(身shēn)一被贴上这封神印,神识立刻便被困住。法宝法器若是被这封神印贴住,也立刻便和主人断了联系,失去威能。那石碑不知道是什么法术,里面好似蕴含了千百人的神识,就好像有无数的人前赴后继的来冲击这封印,封神印随时都可能被冲开。

    终于,又僵持了片刻,那只见那黑色封神印猛然炸了开来,化作法力消散在空中。但受此阻拦,云飞道人早就闪的远远的,又是催动法术,一道封神印祭在了出来,浮在头顶之上随时准备抵挡吴立的法术。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七十五章 首战告捷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