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章 破阵

    “我们怎么来以力破阵?”

    “以力破阵也是有一定的路数,并不是说一味的蛮干就行。对付不同的阵法,有不同的招数。对付那攻击或者防御的阵法,便用对应的五行攻击法术来破阵。例如木生火,水克火,若是别人用火行阵法来对付你,那边以水行道法来破阵。你若是用了木行道术,那只怕火上浇油,事倍功半。不过这个阵法乃是幻阵,最好使用攻击神识的法术来破阵,可能会收到奇效。如果还是无效,那就只有试网不定运气好,击中了一件阵器,那也可能就破掉了阵法”

    “既然如此,那在下就先献丑了,若是破不了阵,再请宫主出手。在下这一门法术叫做伏魔真言咒,还请宫主指点。”

    吴立说着,运转法力,猛然一声大喝“唵嘛呢叭(咪mī)吽”六字真言便朝通道之中四散开去。吴立也不知那阵器在哪里,只有进行这无差别的攻击,极耗法力,就这么一下,体内便有一半的法力消耗一空。接着吴立只觉神识好似被什么东西重击一般,头脑之中猛然一晕,便就昏迷了过去。

    过了半晌,吴立悠然醒了过来,抬头见柳青元正在一旁揉着自己的太阳(穴xué),一股清凉之意传入了识海之中:“宫主,刚才是怎么回事,好像是有人在一旁偷袭一般。”

    “不是有人偷袭,我看恐怕是贤侄的法术被这阵法反噬了回来。十有**,这阵法是通过声音来使我等产生幻觉,刚才的路数却是没错,不过你的法术还没有到这阵法承受的极限,故而破不了阵法,自己反而是受了伤。”

    “这,这却如何是好?”

    “适才在你昏迷之时,我也试了试神识法术来破阵,也是没什么效果。这阵法十分的厉害,我看只有试一试以力破阵了,听天由命吧。”

    “那也只有如此了。”吴立盘膝做下练气以恢复法力。

    “来,贤侄把这颗丹药服了。”柳青元递了一颗丹药过来,“这是我神水宫的的还元丹,对于回复法力倒是也有些用处。”

    吴立接过了丹药吞服了下去,顿时那丹药从外而内渐渐的化作了水行灵力,吴立赶紧运转功法将这水行灵气转化成法力。等到法力回复了大半,吴立睁开了眼睛站起(身shēn)来向柳青元抱了抱拳以示谢意。

    “行了,既然法力恢复了,那我们便开始吧。”说着柳青元催动法诀,只见一道道的蓝色月牙般的弧刃向四面八方激(射shè)而去。吴立也是有样学样,一道道的玄金刀气朝四处打了出去。在二人眼中,那些法术都是打在四周石壁之上,只打得石屑乱溅。不过二人却是心中明白,这极有可能便是幻象。要知道凭二人的法术,只怕铁块也是削成了泥,什么石头能够如此的坚硬,竟然法术打在上面只是打碎了表面薄薄的一层。

    过了一段时间,吴立法力先是消耗完,便先坐了下来练气回复法力。二人就这么动一会,歇一会,过了有半天的功夫,却是一点的效果也是看不到。吴立心中顿时便有些烦躁了起来,猛地催动了法力,打得那石壁之上“砰砰”直响。

    “贤侄稍安勿躁,若是觉得烦躁,那便歇上一会静气凝神,不要为心魔所乘。”

    吴立闻言一惊,当下便盘膝坐在了地上,过了一会,头脑之中渐渐清明,不过心中却仍旧是有些沮丧。

    “唉,如此下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啊。”

    柳青元见吴立如此,也是停了法术,在吴立(身shēn)边坐下道:“有可能是下一刻,有可能是十年之后,也有可能是直到我们二人坐化都永远出不去了。”

    “这,这可怎么办,我还有那么多的事(情qíng)没有了断,哪里能够在这里一直待下去。”

    “待也得待,不待也得待。这世上的事(情qíng),原本就十有**不如人意。人这一辈子,只怕自己心甘(情qíng)愿去做的事(情qíng)占到一半就不错了。你也无需惊慌,便把这一趟遭遇当做一种磨练便是了。我看你还没有修炼到血(肉ròu)重生之境圆满的境界,只怕每隔一年半载的便要吃些东西。不如现下便开始静心修炼,最好能够修炼到血(肉ròu)重生之境圆满,否则时间一长,便要活活饿死在此处。”

    吴立得了提醒,心中更是有些烦闷,忍不住运转了曜诀,双手握拳砸起了石壁来。一拳又一拳,那石壁虽是被砸的石屑乱飞,却是仍旧牢牢的矗立在面前。不过吴立心中的怒火随着这一番的发泄渐渐的也是平息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墙壁,在太阳真火的灼烧之下,表面一片通红,散发出了一阵阵灼人的(热rè)力,将表面的海水都像要煮开一般。

    “咦,水火,水火,”吴立心中忽然好似想到了什么一般,“对了,我们这么乱打一气,纯粹是在碰运气,哪里这么容易就能够打得着那阵器。这石府处于海底,处处都是海水,若是我施展了玄冰寒气将这一片的海水都是冰封了起来,不知道会有什么变化。”

    吴立将心中的想法对柳青元一说,柳青元捻了捻美髯道:“我看可以,你若是将这海水全都冰封,只要那阵器在海水之中便也被冰封在里面。虽是不一定能奏效,但也是个办法,总比我们在这里乱打一气的好。”

    吴立当下便催动了法力,一股股的寒气便升腾了起来。那海水碰到了玄冰寒气顿时便像是煮沸了一般翻腾了起来,过一会,二人面前便结起了冰。吴立一直不停歇,不断的催动法诀施展玄冰寒气,法力耗尽时便吃上一颗丹药回复接着施展法术。不知过了有多少时候,忽然神识中传来柳青元的声音道:“贤侄,你看,这石壁变化了。”

    吴立此时已然是浑(身shēn)酸痛,灵脉好似要崩裂一般。要知道,不管是回复法力,还是催动法术,对灵脉和(肉ròu)(身shēn)都是有一些负担。虽然这负担极小,但吴立这般昼夜不停的催动法术,积少成多,那便有些承受不住。但吴立又不敢停了法术,若是一停,只怕好不容易冻起来的冰块便要融化,前功尽弃。

    二人都是封在了冰块之中,声音不能传播,只能用神识交流。此时吴立听得了柳青元的传神,简直就好像是听到了天伦之音,依言看去,只见面前的石壁变化俱都消失,二人竟然好像是(身shēn)处一处空旷之地,远处隔着冰层模模糊糊看不太清。

    “你抬头看一看,”吴立脑海之中又是传来了柳青元的声音,吴立依言抬头看去,只见头顶上的冰块发出咔嚓咔嚓的响声,好似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搅动一般。

    “我看阵器定然是在那里了,你且不要停了法术,还要朝那异样之处加大催动法术。我过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吴立听了强忍住了(肉ròu)(身shēn)的不适,接着催动了玄冰寒气。只见柳青元催动了那梭子一般的宝贝,在前面打穿出了一道通道,整个人便朝那冰块开裂之处过了去。

    渐渐的,吴立只觉灵脉越来越是疼痛酸涩,浑(身shēn)只凭一口气支持在那里,渐渐的紧绷的神经也是快要到了极限,就好像是一根筷子就要被折断。就在这时,脑海之中传来了柳青元的神识“贤侄快停了法术吧,我已经破了这阵法。”

    吴立一听,浑(身shēn)都是软了下来,就像是前世体育课上测试三千米,终于是跑到了终点,就想躺在地上歇个半天。不过吴立心中却是明白不能如此,还是强打起精神,慢慢的运转起了回(春chūn)术来恢复(肉ròu)(身shēn)损伤。

    过了一会,(肉ròu)(身shēn)的酸软之感消退了一些,吴立睁开眼来,便看到了柳青元正催动火行法术将二人周围的冰块清出了一大片。见到吴立站起(身shēn)来,柳青元停了法术来到了吴立更前,取出了一个铁尺一般的东西道:“这便是阵器了,我们二人(身shēn)处一处石室之中,我刚才来到了石室的顶部,看得好几处顶部小石洞里面传来了一阵阵的咔嚓咔嚓响声,周围的冰块不住的破裂。我用法宝破开了一处石洞,这石洞弯弯曲曲,通到一处小小的洞(穴xué)之中,这洞(穴xué)中便是这件东西插在石壁之上,不住的颤动。我把这东西拔了出来,里面有一股水行灵力,我用法力将之炼化,这东西便停止了颤动,其他的几处石洞也是不再咔嚓作响,这阵法应该是被破去了。”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我们赶紧化去这坚冰去寻雪宫主和洛樱师妹吧。”

    “你连续施展了这么长时间的法术,(肉ròu)(身shēn)受了不小的损伤,还是我来吧。虽然我修炼到了血(肉ròu)重生之境之后,只修炼水灵根,但用火行法术化去这些冰却也是容易。”

    吴立听了也是不客气,自家事自家知,自己(肉ròu)(身shēn)和灵脉实在是疲惫不堪。渐渐的,二人周围的坚冰都是化去,看清了周围的(情qíng)形,原来二人伸出一处十几丈方圆的正方形石室当中,这石室的墙壁上一道道深深的沟壑,恐怕是被二人的法术留下的印记,二人恐怕一直都是在这石室当中打转。这石室有两处门户,柳青元选了一处门户走了进去,吴立自然也是跟在他(身shēn)后,进了这石门,面前又是不少的冰块,透过冰块好似还能看到一些人影在闪动。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七十章 破阵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