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六十二章 毙敌

    只见那公孙羽护(身shēn)的那道血光,猛然暴涨,血练一般朝吴立便刷了过来。吴立赶忙催动了鼋龙甲,周(身shēn)泛起了青光,那血练扑在了青光之上和青光胶着在了一起。吴立耳中只听得沙沙作响,那血色光煞竟然好似活物一般,渐渐的渗透入了青光之中。

    吴立心中一惊,催动了电行法力便打在了那血色光煞之上,只听得一阵吱吱响动,那血色光煞和活物一般被吴立一击之下,升起了一股黑烟,竟然飘散了不少,血色也是变淡了一些。

    “好贼子,竟敢坏我宝贝。”公孙羽看了一阵(肉ròu)疼,赶紧收回了那道血光。

    吴立乘势追击,施展了玄金刀气便向公孙羽砍了过去。那公孙羽(身shēn)上也是升起了一阵橘红色的的光芒,将玄金刀气挡在了体外。吴立看着心中一凛,这公孙羽的法术处处透着诡异,就连这护(身shēn)之法,竟然好似也带着血腥之气,整个人浑(身shēn)散发着一股煞气,不知手上沾染了多少条人命。

    想到这里,吴立换了法术,运转了化龙诀便朝公孙羽靠了过去。这化龙诀中的曜诀修炼出的太阳真火,对那(阴yīn)邪法术天生便是克制。这公孙羽的法术看着便邪门,大可试上一试。

    “炼体之术。”公孙羽一声惊呼,看来也是知道厉害,(身shēn)上那橘红色光芒更盛,之前收回去的那道血光也是朝吴立又激(射shè)了过来。吴立手腕一抖,庚金剑便出现在手中,双手白光大盛,却是运转了太阳真火法力,那庚金剑上也是升腾起了一层若有若无的白色火焰。

    看得那血光激(射shè)到了跟前,这一次吴立却是看了个清楚,那血光之中乃是一柄无柄刀刃,通体血红之色,看着妖异无比。吴立扬起手中庚金剑,一剑格在了那血刃之上,只见这一下那血光被太阳真火一灼,更是不济,一下就淡了一小半。公孙羽赶紧收回了血刃,此时吴立已然是到了跟前,庚金剑一扬便刺在了那橘红色光罩上。那光罩受此一击,虽是没有立即溃散,但也是黯淡了一些,吴立心中一喜,掌剑相交,雨点般的落在了公孙羽(身shēn)上,只将他打得连连后退,不住的催动法力稳住护(身shēn)法术。

    吴立猛然大喝一声,收回了庚金剑,双掌白光大盛,当(胸xiōng)击打在了公孙羽(身shēn)上。公孙羽吃不住劲,护(身shēn)法术又弱了几分,脚下一个趔趄,绊了一下。吴立看准机会,祭出了化龙鞭,化成一条独角黑龙便张牙舞爪的朝公孙羽扑了过去。

    公孙羽也是斗法经验丰富,脚下拌蒜之时,心中便咯噔一下暗道不好,咬咬牙,取出了一张符箓祭了出去。只见那符箓上血光一闪,符纸化成了灰烬,窜出了一个血红色的骷髅头便拦在了化龙鞭的前面,和化龙鞭都在了一起。也不知这符箓是什么来历,威力颇大,一时和化龙鞭斗了个难解难分。

    “小子,你这是((逼bī)bī)我,今(日rì)若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公孙羽被吴立压制的心中升起了一团邪火,猛然把舌尖一咬,喷出了口血来吐在了那血刃之上。那血刃光华大放,竟然化作了一个全(身shēn)赤红的恶鬼合(身shēn)朝吴立扑了过来,公孙羽在一旁也是催动法术,一道道金红色的利刃便朝吴立(射shè)了过来。此人不知是修习什么法术,竟然施展的五行法术之中也带了那么一丝丝的诡异。不管之前施展的土行护(身shēn)法术,还是现在施展的金行攻击法术,都带了诡异的血光。

    吴立见公孙羽来势凶猛,也是不敢怠慢,双手一合,催动了玄电炮,一道弧光便击在了那血刃之上,同时加**力催动鼋龙甲护住了(身shēn)躯。那血刃吃了一记玄电炮,被打得失了准头,却仍是凶威不减,略一调整又向吴立飞了过来。那几道金行法术打在鼋龙甲之上也是把护(身shēn)的光罩打得一阵摇晃。那公孙羽不知是施展了什么秘法,这法术的威力陡然之间竟然提升了一倍有余。

    吴立打起十二分的精神和公孙羽周旋起来,脚下踏着腾龙步,躲闪那血刃,手中不时的施展玄电炮,阻挡那血刃的来势,还要时时防备公孙羽在一旁突施冷箭,场中的形势陡然之间便逆转了过来。

    吴立心中却是不慌不急,自己现下虽然是有些狼狈,但也尽可抵挡得住。看那公孙羽的(情qíng)形,定然是施展了什么秘法,而且对自(身shēn)只怕有些损伤。若是他技尽于此,只要自己抵挡住了他这一波攻势,等到此人的秘术效用过了之后,便能扳回上风。

    果然,二人又斗了一会,公孙羽脸上略现不忿之色,猛然之间,只见那血刃血光大盛,朝着吴立刺杀了过来。再看那公孙羽却是化作了一道血影向洞口飞去,速度奇快无比,竟是要逃跑,遁术竟然只比那叶剑诗的剑遁慢上一筹,若是被他飞出洞口,只怕吴立拍马也是追不上他。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公孙羽将要逃出洞口之时,半空中猛然一道青色石碑虚影砸了下来,正中公孙羽所化的那道血影。这自然是吴立催动祖法诀唤来了祖法碑虚影,只见公孙羽被祖法碑砸中,猛然从半空中便跌了下来。吴立心中还没来得及高兴,只见那公孙羽半空之中(身shēn)形又是一展,竟然又施展开了遁术便要飞出洞口。

    吴立心中一急,猛然想起了这洞(穴xué)地下还埋有阵旗,急忙催动了法诀,不过心中已然是不抱太大的希望。之前自己试演之时,便只有两成的成功率能催动这阵法,现下在这种危急之时,只怕成功率更低。就在那公孙羽快要飞出洞(穴xué)之时,阵法竟然被催动,只见地面之上猛然冒出了几道黑烟,像触手一般便缠在了他的(身shēn)上。

    “这是什么东西。”这黑烟一上(身shēn),公孙羽便觉浑(身shēn)酸软,体内的法力不停的流逝,顿时惊叫起来,不住的挣扎。谁知挣扎的越厉害,法力流逝的越快,开始还像是一条小溪,后来渐渐便成了河流。

    “快、快把我放开。”渐渐的公孙羽的话声越来越弱,到最后头一歪昏了过去。

    吴立心中暗道侥幸,自己所有压箱底的手段都施展了出来,虽然是占了上风,却还是要被这公孙羽逃去,最后还是走了狗屎运,靠这九(阴yīn)噬法阵将其拿下。那符箓所化的骷髅头没了公孙羽((操cāo)cāo)作顿时便散去,那血刃失去了公孙羽的控制也是跌落在地,吴立也不去管它,来到公孙羽的(身shēn)旁,下了(禁jìn)止封住了他的法力,微微运转了电行法力,在公孙羽脑门上一点,将其激醒了过来。

    “王兄弟,好手段,此人如此凶猛,竟然也不是王兄弟的对手。”钱要德这时也走了上来道,“这一趟若不是王兄弟,只怕钱某在劫难逃了。”

    那公孙羽醒了过来,怨毒的盯住二人道:“要杀要剐,赶紧动手便是。”

    钱要德走到跟前道:“呸,你充什么英雄好汉,你若是个汉子,便不会纵容你儿子行那等欺男霸女之事。你不过就是求个痛快,怕受折磨罢了。你放心,我二人不像是你这种歹毒之人,不会做那等暴虐之事。”

    公孙羽冷笑道:“成王败寇,我既然是折在你们手里,你们怎么说都是有理。我只求个痛快,快快动手吧。”

    钱要德上前便要动手,吴立却是伸手拦了下来道:“你虽是先是袭击我们二人,但我二人却未受什么大伤害。你儿子虽是做下那等罪恶之事,但罪却不波及你。我也不杀你,不过你心术不正,怀了一(身shēn)的法术却是来害人。我只废了你的法术,让你不能害人,下半辈子做个凡人吧。”

    公孙羽凄厉喝道:“你废了我的法术,还不如杀了我来的痛快。你道是我(身shēn)无罪孽么,我的法术你也见过,那把舐血刀你也会过,你知道这舐血刀是怎么炼制的么,这舐血刀每(日rì)都要吞噬生人的血气。这么多年,我手上不知有多少条无辜的(性xìng)命,我那儿子手上的(性xìng)命比起我来,只怕是九牛一毛罢了。”

    “如此,那便留你不得了。”吴立手一抬,庚金剑一闪而过,公孙羽的大好头颅便滴溜溜的滚落在地上。

    那人头掉落在地,一时兀自没有气绝,大笑道:“哈哈哈,你们就等着我师父前来为我报仇吧。”话音刚落,只见那舐血刀化作了一道血光消逝在了洞外。

    吴立和钱要德面面相觑,吴立头脑中猛然一激灵道:“不好,那舐血刀不是这公孙羽之物,定然是他人借与他使用。公孙羽(身shēn)死道消,那人定然是已然知道,召回这舐血刀。”

    钱要德也回过神来叫道:“正是如此,此地不可多待,我们赶紧离去。”说着法力一卷,把地上九把阵旗收了便要出洞。

    “钱兄稍等,”吴立取出了炎晶瓶,放出那两只赤炎飞蜱来,过了这几年,这对赤炎飞蜱已然是从芝麻大小长大到了米粒大小。两尺赤炎飞蜱一出来便吸附到了那公孙羽尸体之上,片刻之后(身shēn)体便涨成了黄豆大小飞回了炎晶瓶中。吴立看看那杨姓修真者和冯姓修真者二人,都已经是气绝(身shēn)亡,便和钱要德出了洞(穴xué),催动法术飞遁而去。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六十二章 毙敌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