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章 酒桌上的斗法

    二人出了院子跟着那神水宫弟子来到了一处大厅之中,只见这大厅之内灯火通明,大厅的正首乃是主人的席位,现下却是空着。两旁摆放着十几个席位,一个个侍女正流水般的把酒菜摆了上来。那十几张席位中有些已经有客人入座。吴立二人刚一进门,便有侍女上前,把吴立二人领到了那主人席位左手边的第一和第二个席位就坐,吴立正坐在那主人的左手边第一个位置。

    二人刚一入席,便有侍女端上了灵茶,那茶水放在桌上,吴立端起一看,就见那象牙般的茶杯之中,好似盛开着一朵洁白的菊花,让人不忍去喝。吴立将茶杯凑到嘴边,小心翼翼的嘬了一口,温(热rè)的茶水透着一股清凉之意,就好像那薄荷一般。此刻陆陆续续的不断有修真者进来在两旁的席位中入座,吴立正品着香茗,忽的耳边传来一阵呼喝声,正是万宗明的声音:“嘿,你这花花公子怎地也来凑这(热rè)闹,家中这么多女人,难不成还要娶妻不成?”

    吴立转头一看,万宗明正对着一个公子哥大呼小叫。那公子哥一(身shēn)蓝袍,(身shēn)姿英(挺tǐng),面目俊朗,卖相却不知要比万宗明好多少,美中不足的是眼带桃花,看起来却是略略有些轻浮。那公子哥听了万宗明的言语也不生气,走到吴立对面的席位坐下道:“原来是你这土包子,雪姬姑娘美若天仙,也是你这癞蛤蟆能痴心妄想的吗。你若是内火太盛,我劝你还是回去随便寻个村姑解一解寂寞便是,否则要是明天落在了本公子手中,定将你的卵蛋给挤出来。”

    “我呸,别光说不练,不用等明天了,现在我们便出去找个地方比划比划。”万宗明腾的一下站起(身shēn)来。

    那蓝衣公子端起茶杯道:“雪姬姑娘马上便要出来,谁有空和你这无门无派的土包子纠缠。手下败将也敢来叫嚣,本公子没空搭理。”说着用杯盖沏了沏茶水喝了一口,便不再理会万宗明。

    万宗明还要再说,吴立拉着他的衣裳坐了下来,低声问道:“大哥,休要多言,一切等明(日rì)斗法大会再说。这蓝衣公子是何人?”

    万宗明兀自不忿,瞪了那蓝衣公子一眼道:“此人姓蓝名玉树,乃是太和门少掌门,二十年前便进入了万邪不侵之境,一(身shēn)修为倒是不弱,是太和门掌门的独子,那太和门掌门号称是当世筑基之境下第一高手。蓝玉树此人修为虽高,但人品却是低劣,极其好色,利用道术蒙骗那凡人女子。五年前我曾碰到此人行那卑鄙之事,出手阻拦,却在他手上吃了点小亏,也不知这神水宫怎么会把这种人也给请了过来。”

    吴立听了此言,掉头看了那蓝玉树一眼,却见那蓝玉树也正望了过来,眼中蕴含敌意,看得吴立瞧他,收回了目光低头喝茶掩饰。此时两旁的席位已经坐满,那主人却还是没来,底下的修真者却是有些互相都认识,甚至是朋友,但却也有些曾经有过过节。刚开始还碍于主人的(情qíng)面,都是颇为的规矩,朋友之间都是小声交谈,有过节的也互不搭理。但过了有一盏茶的功夫,主人还没出来,下面声音变大了起来。

    就在场面快要失控的时候,听一个女子的声音“宫主夫妇到。”便见那主人席位后面的屏风后走出了两个人来,一男一女,男子面如冠玉,留着三绺长须,女的面如满月,雍容华贵。众人见宫主夫妇到场,俱都赶忙站起(身shēn)来。

    那贵妇到了桌前端起酒杯道:“诸位真人久等,我夫妇二人略备薄酒,请诸位到此,一是预祝各位真人明(日rì)大展(身shēn)手,旗开得胜。二是却要向各位分说一下明(日rì)斗法的章程。明(日rì)的斗法大会乃是我夫妇二人为了给小女招婿而举办,给我夫妇二人面子赴会的便是朋友,不管各位真人之前认不认识是朋友还是仇人,明(日rì)斗法却不是寻仇报怨的时候,还请大家手下留(情qíng),不要伤了和气。我夫妇二人一共邀了十六位朋友参加明(日rì)的斗法大会,既然是斗法自然得有个规矩,”说着神水宫宫主拍了拍手,一个侍女,端着一个托盘走了上来,那托盘上放着一个白色骨筒,那骨筒内内放着几十根骨签。

    “我这筒内放着十六根骨签,每根骨签上分别刻有一字,共有八个字,分别是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八个字,其中每两根骨签刻着一样的字。等会我夫妇二人给各位真人敬酒之时,还请各位真人任取一签,若是取了相同的骨签的二位真人,明(日rì)便作为斗法的对手。待得明(日rì)各位真人决出了胜负来,还请各位胜出的真人,分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四组再分出个上下来。接着甲乙的胜者对丙丁的胜者,戊己的胜者对庚辛的胜者,最后的二人再决出个高下,胜出之人便是小女雪姬的乘龙快婿。”

    下面坐着的修真者听了这话一个个都是摩拳擦掌,场面顿时便有些躁动。吴立本就无心争这神水宫的赘婿,这一趟来不过是给万宗明作个陪,心中自然没有什么激动之(情qíng),百般无聊,转眼便打量起这大厅之中的布置来。

    “咦,”吴立忽的心中微微有些惊讶,又定睛看去,却见到那主人席位的背后屏风上面好似有个人影。只是这大厅之中雪亮一片,那屏风背后却是光线昏暗,只能影影绰绰的看个模模糊糊,“莫非那屏风背后的便是雪姬少宫主?”吴立心中嘀咕道。想到这里,吴立转头一看那万宗明得意忘形的模样,连忙用分出神识,提醒万宗明。万宗明得了吴立的提点,倒也收敛形态,做那彬彬君子之状。

    那宫主夫妇二人陪众人喝了两杯酒,便站起(身shēn)来道:“诸位还请自便,我夫妇二人这些天来((操cāo)cāo)办这斗法大会有些疲惫,给诸位敬完一杯酒后,便先回去歇息了。”说着二人站起(身shēn)来各自端着斟满的酒杯下了来到了吴立跟前。

    “王公子请了,”神水宫宫主夫妇端起酒杯,一仰头便把杯中之酒喝了个干净,“还要多谢王公子当年对小女的授法之恩。明(日rì)不管结果如何,还请王公子在我神水宫多盘桓几(日rì)。”

    吴立赶忙也干了杯中之酒道:“多谢二位宫主盛(情qíng)。”说着亮了一亮杯底,以示敬意。

    “王公子还请抽一根骨签。”神水宫宫主说着拍了拍手,那端着骨筒的侍女便走上前来。吴立伸手取了一根骨签,低头一看,只见那骨签之上写着一个丙字。那宫主夫妇二人又走向那蓝玉树,早有侍女跟上,把二人的酒杯斟满。一连敬了十六杯酒后,神水宫宫主夫妇二人便告辞离去。

    吴立看着二人的背影,心中更无怀疑,那屏风之后的定是神水宫少宫主雪姬姑娘无疑。否则哪有酒宴还没结束,主人家便离席的道理,这神水宫宫主夫妇二人乃是血(肉ròu)重生之境的修士,怎么可能((操cāo)cāo)办一场斗法大会便会疲倦,况且二人只消说句话,具体的事务还不是下面的弟子去((操cāo)cāo)办。二人这般举措定是让众人觉得没了拘束,现出原形,好让女儿在暗地里面看一看各人的品(性xìng)如何。

    吴立心无所求,自是无所谓,但却暗暗用神识提醒了万宗明。万宗明(性xìng)子却是有些鲁莽,做起事(情qíng)来率(性xìng)而为,若不是吴立提醒,还真有可能喝多了酒,做出放浪形骸的事(情qíng)来。吴立吃了两筷子菜,看到了对面的蓝玉树,心中一动,端起酒杯走了过去道:“蓝公子请了。”

    那蓝玉树打量了吴立两眼道,也不端杯傲然问道:“你是什么人,和我拉什么交(情qíng)。若是要为那土包子说(情qíng),我看你还是省省口水吧。”蓝玉树见那神水宫宫主夫妇对吴立甚是客气,怕他有什么来头,倒也不敢太过放肆。

    “在下丹鼎派左慈真人座下弟子王立便是,想和蓝道友多亲近亲近。”

    蓝玉树一听站起(身shēn)来端起酒杯道:“原来是丹鼎派的王道友,令师左真人乃是当世三大高手之一,在下也是仰慕的紧。”说着便一仰头先干为敬。

    吴立见蓝玉树喝了杯中之酒,却是一转手把酒水泼在地上道:“蓝公子可别会错了意,我这一趟过来只是告诉你,一个人的高低贵((贱jiàn)jiàn),和出生门派没有任何关系,英雄不问出处,天下只有卑((贱jiàn)jiàn)之人,没有卑((贱jiàn)jiàn)的出生。王某虽是平(日rì)里喜欢广交朋友,但却也不是什么朋友都交,像蓝公子这种人,王某却是羞与为伍的。”

    蓝玉树一听气的面皮发紫,抬手便是打出了一道法术,只见一道淡金色的尖锥便朝吴立当(胸xiōng)刺了过来。吴立袖袍一展,便将那道法术收入袖中,将法力化去淡淡道:“一言不合便动手伤人,蓝公子可把此间的主人看在眼中。之前我我大哥说蓝公子秽乱凡人女子,蓝公子反倒是骂我大哥是土包子,若是我大哥说错了,蓝公子自可直斥其非,你说是也不是?”

    蓝玉树一时怔住,没了主意,若再动手,岂不是真的是不把神水宫主人放在眼中。若是和吴立争辩,自己的名声修真界人所共知,要是不承认,那便是敢做不敢当,比那贼更为不齿。若是承认,自己还有什么脸面去参加明(日rì)的斗法大会。真真是把这翩翩蓝公子气的一佛出世,二佛升天,猛然一脚踢翻了桌案道了一声“明(日rì)擂台再上和你计较”便扬长而去。此时那屏风之后隐隐约约传来了一声冷哼,众人却是没有发觉,只有吴立一直关注屏风后面的动静,听在耳中,计谋得逞,暗暗一笑。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四十章 酒桌上的斗法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