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一十七章 夺药

    那二人一见云九和苍柏子两个道士,脸色顿时一沉,强笑道:“原来是云九道长和苍柏子两位道友,幸会,幸会。”

    “哈哈哈,”苍柏子笑道:“别弄这些虚的了,什么幸会,碰到我们是你们的不幸。这雪参,只怕二位是无福消受了。这雪参要在每个甲子的第七七四十九年的壬子年冬至那天的半夜子时极(阴yīn)之时采取,否则便没有效用。算起来还有三天了,二位若是没什么事到可以留下来看我取宝。”黄竹公和雪姬二人听了此话脸沉如水,却是没有答话,他二人虽然也已经修炼到了金刚不坏之境大成的境界,但法术和云九、苍柏子二人比起来却不是对手。就像那黄钟道人遗留的无名功法中的唤剑术和玄牝真解中的玄金刀气比起来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因此这四人的境界虽然是一样,但法术相比起来顿时便有了高下。

    吴立一看,便也不再隐藏(身shēn)形,不过这时他心中却是有了其他的主意。四人一看道吴立现(身shēn),都被分散了注意力。那苍柏子上下打量了吴立一下道:“你是什么人,难道也想来分一杯羹么?”

    吴立笑道:“天材地宝,有缘者得之。这雪参本就是无主之物,我怎么就不能分一杯羹了。”

    苍柏子扬了扬下巴道:“我乃华山扶摇宫陈抟老祖座下第七位弟子苍柏子,这是茅山七玄观七玄子座下第九位弟子云九道长,这是辽东神水宫少宫主雪姬姑娘,这一位是琼州黄天观大弟子黄竹公。不知阁下是哪门哪派?”

    “好说好说,”吴立抱了抱拳道,“在下乃是左慈左真人座下弟子王立便是。”吴立不敢说出自己名字,当(日rì)父亲给自己起名时七玄子也是在场,虽说很有可能已经不记得,但还是小心为妙。

    “左慈真人的徒弟?”苍柏子疑道,“左慈真人我也曾见过,五十年前当时三大宗师左慈真人,我师父和七玄真人在华山之巅论道我也在一旁伺候,当时左慈真人可就一人前来,并未带半个弟子。”

    “既然苍柏师兄见过家师那自然对家师的道法也是了如指掌喽?”

    “不敢,在下对左慈真人的法术佩服异常,当(日rì)华山论道左慈真人、七玄真人和我师父也曾切磋道法,左慈真人夺得第一,我师父排在第二,我在一旁也曾看得左慈真人施展道法。当时云九这小道士也在场,你可别糊弄我俩。”

    “既然如此,在下便献个丑,还请二位师兄指点。”吴立说着抬手便施展了疑道玄金刀气砍在了山壁一款磨盘大小的突出山石之上,就仿佛是刀切豆腐一般,连碎石都没有崩下来一块,一块磨盘大的石头便咕噜噜的翻滚着掉下山去,那切口光滑如镜,彷佛被打磨过一般。

    苍柏子神色一凝道:“好一个玄金刀,这的确是左慈真人的不传之秘玄牝真解中的玄金刀。看来王师兄的确是左真人的弟子。我看王师兄已经是修炼到了万邪不侵的境地了吧,算起来王师兄入左真人门下连五十年都不到,却已经是修炼到如此地步,真真是天才,比起来我们的年纪算是活到狗(身shēn)上去了。”

    “苍柏师兄过奖了。小弟也不是什么天才,只不过上一次华山论道之时我正在修炼的关头,却是不能随行侍奉家师。算起来我修道也是修了一百余年猜到如此地步,哪里算得上是什么天才。”

    “王师兄这还不算天才那怎么才是天才,我到如今已经两百余岁,也不过就是才把金刚不坏之境修炼圆满,比起王师兄来简直是愚钝至极了。”

    苍柏子这么一说,在一旁的黄竹公脸上有些挂不住,他现下已经是三百五十多岁,早在二十年前已经是修炼到了金刚不坏之境大圆满的境界,这些年来一直是突破不了万邪不侵之境的关头,若是再不能冲击到万邪不侵之境,那只怕是没有几十年好活了。这一趟原本想着借助这五百年雪参一举冲击到万邪不侵之境,不过看来只怕是争不过这三个当代宗师的弟子了。当下心灰意懒的看了看神水宫少宫主雪姬,只见雪姬少宫主脸上也是一片黯然。不过终究是舍不得这个机缘,黄竹公也不肯就此离去,盼望着能发生什么变化。

    “王师兄,我们这几个都是修炼到了金刚不坏之境大圆满的境界,我也曾冲击过两次万邪不侵之境,不过都没有成功,上一次冲击失败后两年多的时间才养好。云九这小道士也是冲击万邪不侵之境失败了一次,黄竹公那老头在二十多年前便修炼到了金刚不坏大圆满的境界,这些年冲击万邪不侵之境只怕没有十次也有七八次了。雪姬那小丫头是刚刚修炼道金刚不坏大圆满的境界,只怕不失败个几次是修不成万邪不侵的境界。我们来此地采集这五百年雪参乃是为了炼成丹药来冲击万邪不侵之境,不知王师兄前来是为了何事?”

    吴立笑道:“我自然是和你们一样,也是为了这雪参而来,不过我却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的一个朋友,他现在正在修炼金刚不坏之境最后一层,也就快要修炼到大圆满的境地了。”

    其余四人互相看了一看,都是有些丧气,本来此行虽是不一定能够就肯定能够得到这棵五百年雪参,但总是有点希望。就算是黄竹公和雪姬也不能说是一点希望也没有,要知道争斗起来并不一定全靠法术,苍柏子和云九道人一向不和,若是黄竹公和雪姬二人联合起来,倒也能稳胜其他两人。真的要抢夺起来大家都是相互忌惮,也不能保证这雪参就归了自己。

    不过现下吴立插了进来一杠子,那基本上局势就明朗了,要知道其他四人都和吴立差着一个境界,但是从金刚不坏之境到万邪不侵之境可是修真的一个分水岭,两者对法力的控制和法术的运用不可同(日rì)而语,就算是四人加起来,只怕也不是吴立的对手。而且对方的师门也不比自己的差,扯虎皮做大旗的事(情qíng)也是做不了。

    “得了,我说诸位,大家都洗洗回去睡吧,这雪参已然归了王师兄了,谁也不要想了。我回华山去跟师傅讨些丹药,在冲击几次总能成功。黄竹老儿,你就回家自求多幅吧,不过得先到棺材铺子去买口棺材,不要到时候来不及准备。”

    苍柏子嘴巴实在是((贱jiàn)jiàn),黄竹公听了脸色(阴yīn)沉的简直要挤出水来,不过也是无可奈何,谁让自己道术比人家低呢,后台没人家硬呢,当下也不说话,一拂袖子便转(身shēn)去了。雪姬看了黄竹公离去,咬了咬银牙虽是不甘,也一扭小腰转(身shēn)下了山。

    苍柏子看了看云九道:“小道士,你还在这里做什么,难道还想和王师兄比试比试不成?”

    云九没好气道:“闭上你的鸟嘴,我虽是得不着,你这一趟也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咱们大哥别笑二哥。我先下没用功夫和你计较,等(日rì)后修成了万邪不侵之境再和你好好比划比划,可别到时候你还没有冲击成功,那我却是不好意思欺负你。”说罢转(身shēn)便要下山。

    吴立见云九要走,赶紧出声留人:“慢着。”

    云九转(身shēn)看了看吴立,戒备道:“云九师兄,先不要急着走,苍柏师兄也请留步,我有件事和二位商量,不知二位能否给小弟个面子。”

    二人停下脚步,云九怒道:“姓王的,我自认技不如人,已经不和你争这雪参。要知道路宽时且留一分与他人走,你不要欺人太甚。”苍柏子的脸色也有些不善。

    吴立笑道:“二位师兄不要误会。我那朋友只怕还得有个两三年才能修炼到金刚不坏大圆满的境界。而且我二人又不会炼丹,也没有丹方,要不这样,这雪参二位师兄一人各取一半拿回去炼丹,(日rì)后之后我再去华山和茅山拜访二位师兄,若是二位师兄炼制的丹药还有多余,还请不吝赐给小弟,我也好拿给我的朋友服用,二位千万给我这个面子。”

    二人一听俱是一愣,忍不住掏了掏耳朵怕自己没听清楚,想不到还有这等好事。万邪不侵之境的修真者不会炼丹?左慈的弟子没有丹方?这话天底下那个修真者能信呐。不过对于这天下掉下来的馅饼谁会傻乎乎的拒绝,显然是这姓王的想要结交咱呐。也是,这五百年雪参炼成的丹药虽是能够增加冲击万邪不侵之境的几率,但也不是就一定不可少。自家师门丹药也不缺,不过就是效用要差些罢了,多冲击几次总是能成了,咱可不像那黄竹公,师门底蕴不深,功法差劲。这王师兄的朋友就算没有这雪参,王师兄帮他从左真人那里讨一些其他丹药又有什么难的。不过这位王师兄真真是个值得相交之人,咱们回去冲击万邪不侵之境时还是得尽量少用点丹药,总得富裕个一些,不然到时候只剩一点点给王师兄,这脸面上真真是过不去,实在不行,也得问师傅讨要些上好的丹药给王师兄才能对得起人家这番心意。

    当下苍柏子便道:“王师兄客气了,把我苍柏子当什么人,一个月后王师兄尽管上我华山去取,我自家留个几颗丹药便成,其他的王师兄尽管拿去。”这话说得漂亮,但到时候你还能真去那不成。

    吴立心下明了,自也不会当真,拱手道:“咱们都是世交,就不必客气了。我这就告辞了,(日rì)后定当去拜访二位师兄。”

    二人赶紧拱手还礼,又各自邀请吴立道茅山七玄观和华山扶摇宫去做客,万般叮嘱吴立务必要前来,言辞恳切,(情qíng)意殷殷,当真是让人不能拒绝。和二人道别之后,吴立施便展玄风青煞离去。

    “这一趟结交了这茅山云九道人总算是有了点进展,(日rì)后总算是有了个正大光明的由头去七玄观中一探。”吴立飞在天上暗自念道,忽的看地地上一黄一白人影,正是方才离去的黄竹公和雪姬,吴立心中一动按下风来落在二人跟前。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一百一十七章 夺药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