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章 拷问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张三丰和八思巴站起(身shēn)来,走到(阴yīn)尸教三位长老跟前,八思巴出声问道:“秋师傅,不知(阴yīn)尸教的山头在哪里,教中有多少人,教众们拜的是哪尊大神,秋师傅的同门们实力都怎么样?”

    秋长天把头一转,瞧也不瞧八思巴一眼道:“你这秃驴,问这么多做什么,有种便把老子给杀了,师门中自然会有人为我报仇,识相点就把我们三给放了,我保证回去之后再不来找你们的麻烦。”

    八思巴笑道:“好,秋师傅真是条汉子,老衲佩服。不过我的问题秋师傅还是好生回答才好,否则令师弟便是你的榜样。”说着拿过悟空的铁棒,“噗”的一声戳了下去,只从那眼眶中将葛长恨的脑壳穿了个透,红白之物溅了秋长天一头。可怜呐葛长恨,糊里糊涂的便怂了(性xìng)命,连死在谁的手中都是不知道,做了个枉死鬼。

    “啊,”的一声,秋长天一声悲叫,肝胆俱裂,“你这秃驴不得好死,死后定会下十八层地狱。今天老子载在你的手里算是认了,赶紧给老子一个痛快,老子要是皱一皱眉头便是狗娘养的。你们就等着我们教主来为我们报仇吧。”

    八思巴一愣,倒是没有料到秋长天如此的硬气:“好好好,秋师傅当真是条好汉子,不过不知道你这顾师弟有没有你这么有种了。”说着用那金箍棒拍了拍躺在一旁的顾长风的脸,那顾长风却是纹丝不动,八思巴上前去探了探那顾长风的鼻息和颈上的动脉,却是已经没有了生息。原来这顾长风修为再三人中最浅,适才又是站在最前面,张三丰和八思巴发出的伏魔真言咒大部分都是被他给消受了,一时受用不起,竟然已经是一命归西了。八思巴一时倒是有点不知所措。

    “哈哈哈,你们三个贼厮鸟,想要让爷爷屈服,连门都没有,我们(阴yīn)尸教高手众多,你们就洗干净脖子等着吧,爷爷我在黄泉路上等着你们。”八思巴听了怒从心头起,抬起金箍棒“啪”的一声便将秋长天的腿打了下去,不过秋长天毕竟是修炼到了金刚不坏之境第三层的人物,一棍子下去腿骨竟然没给打折,不过也是疼的冷汗直流。

    吴立拦住了八思巴,扭头对张三丰道:“云鹤真人,你看这秋师傅真真是个英雄好汉,人长的倒也是相貌堂堂,说实话,这么折磨他我也是于心不忍,要是没什么恩怨,我倒是想和他交个朋友。”

    张三丰一听有点摸不着头脑,顺着吴立的话说道:“正是如此,秋师傅对师门忠心耿耿,想必对朋友也是肝胆相照,老道也是很欣赏这样的人。”

    秋长天冷笑道:“你们不用恭维我,说再多的好话也没有用。”

    吴立不理他继续说道:“云鹤真人,我听说做道士并不像做和尚一样严(禁jìn)嫁娶,不知云鹤真人可曾娶过妻室?”

    “这个倒是没有,老道我一生都是刻苦修炼,只盼能踏入长生之道,倒是不曾动过这种念头。”

    “哦,我明白了,云鹤真人既然不好女色,那必然是(爱ài)男风了。我看秋师傅相貌堂堂,那便送给云鹤真人如何?”

    “谢谢吴兄弟的好意了,老道我倒是没有这么个(爱ài)好。”张三丰一听赶紧摆手道。

    “哎呀,这倒是有点可惜了,不过既然如此我这便是给你指点一条发财之路。咱们山脚下的峨眉山镇中有个龙阳馆,这龙阳馆专门养一些兔儿爷,为那些大老爷们服务,不过那龙阳馆听说最近生意不是太好,峨眉山镇上的老爷们财大气粗,将龙阳馆中的兔儿爷都给赎了去,那龙阳馆正紧缺货源呢。我看这秋长天修炼多年,(身shēn)材匀称,肌(肉ròu)结实,若是云鹤真人把他的修为给废了卖到龙阳馆中去,只怕这银子少不了。”

    “嗯,有道理,有道理,吴兄弟这可是给我指了条阳关大道。若是能卖一个好价钱,老道我也好买些礼品孝敬俺师傅七玄子。”

    秋长天刚开始听了还是摸不着头脑,听到最后当真是肺都气炸了,喝道:“有种便赶紧把老子杀了,这么折磨人算什么英雄好汉。”秋长天虽然是不怕死,但若真是把他修为给废了,让那些凡夫俗子凌辱,那只怕比杀了他还要难受百倍。

    吴立笑道:“秋英雄,我有几个问题要请教你,你若是回答的让我满意了,那我便给你个痛快,否则只好让云鹤真人发笔小财了。”

    秋长天恨恨的盯着吴立点点头,要是目光能够杀人的话,吴立早就已经死了千百次。不过吴立这厮却是没有一点自知自明,直接无视秋长天的恨意道:“好,既然秋英雄这么有诚意那我便问了,不知(阴yīn)尸教的老巢在哪里?”秋长天倒也是个痛快的人,既然是已经屈服,倒也是不会弄什么花头,人为刀俎我为鱼(肉ròu),吴立问什么,自己便答什么便似竹筒倒豆似的,一五一十的把(阴yīn)尸教的老底揭了个底朝天,只求能够速速求得一死,以免受到那天大的羞辱。

    吴立倒也没有食言,在知道了自己想要的信息之后便给了秋长天一个痛快,再顺手牵羊将三人的财物搜刮一遍。刚才吴立得知这三人乃是(阴yīn)尸教的长老,在教中也是数得着的人物,不过(身shēn)上却是没有什么东西,除了交战之时便已亮出来的一人一面盾牌之外(身shēn)上竟是什么也没有,真是穷到姥姥家了。那盾牌倒也是一件不错的宝贝,乃是风磨钢制成,虽是算不上法器,但是却能当下练气期大部分能使用的法术。这次前来峨眉山出了秋长天三人之外还有一人,不过此人只是(阴yīn)尸教中的一个普通弟子,而且炼祭的僵尸已被张三丰毁去,此人便在峨眉山镇中等候,并没有随三人一起来。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七十四章 拷问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