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章 再见张三丰

    (这段时间搬家,网络还没装好,今天出差发两章,大概过一个礼拜安定了持续更新)

    二人告别了猎户一路向真武观行去,果然一路上已经有很多人向真武大(殿diàn)赶去。二人到了真武观门口广场,正是红(日rì)初升之时,广场上已是三三两两的聚集了不少的人,金色的阳光洒在真武大(殿diàn)的雕梁画栋和青石铺成的广场上,平添了一丝庄重和威严。

    二人正要寻上一处地方坐下,忽地吴立只觉衣袖一紧,转头一看却是练羽衣拉着他的袖子,一脸紧张的神色。吴立刚要说话便被练羽衣拉着往人群中钻去,只听得练羽衣压低声音道:“我爸妈来找我了,赶紧找个人多的地方躲起来。”

    吴立闻言忍不住便转头看去,果然见到一位(身shēn)着白衣的妇人向他们走了过来,后面跟着一个面貌儒雅的中年男子。

    “别看,别看,不要被他们发现了。”

    “已经被他们看到了,你就别躲了,你以为把头埋在沙子里做鸵鸟就能躲过去啦。”

    这时那玉剑仙子夫妻二人已经走到了跟前,那中年儒士上前道:“衣衣,怎么见到爸妈也不打个招呼,反而躲了起来。”

    这时练羽衣也知道躲是躲不过去了,只得转过(身shēn)来,一脸惊喜的表(情qíng)道:“爸,妈,怎么是你们啊,这些天我天天都想着你们,果然今天便见到了。”

    那中年儒士一脸溺(爱ài)之(情qíng)上前拉着练羽衣道:“你这孩子也太顽皮了,一个人偷偷跑出家来也不和爸妈打个招呼,害的爸妈担心了这么久。”

    练羽衣吐了吐舌头做了个鬼脸道:“我本来是想和爸爸说一声的,不是怕妈不答应么。对了,我给你引见一位朋友,”说着拉着中年儒士来到了吴立跟前道:“这是我前几天认识的朋友,叫做吴立,乃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多亏了他,我才没有被坏人欺负。吴大哥,这是我的爸爸。”

    这是忽听得那白衣妇人喊道:“师兄,你赶紧带着衣衣过来,我们还得去拜见张真人呢。”

    那中年儒士面带歉意笑道:“吴世侄,多谢你照顾衣衣,恩(情qíng)容后再报,我们还有点事,待会再聊。”

    “唉,爸,你怎么这样,怎么把吴大哥一人丢这儿了。”练羽衣还待不依,却被中年儒士拉住手不由自主的去了。

    看到李秋水夫妻二人如此不将自己看在眼里吴立心下也不以为意,天山派乃是仅次于少林武当的门派,天山派掌门玉剑仙子李秋水及其丈夫天山居士也是武林中响当当的人物,平(日rì)里自然是养成了一些上位者的脾(性xìng)。不过现下真武观门口的广场上渐渐的已经是人山人海,待会张三丰和杨嘉二人动起手来只怕是连个好的观看位置都没有,吴立沉吟了片刻,来到了真武观门前。观门口的两个道童将他拦了下来:“施主请留步,今(日rì)观内不受香火拜祭。无论大小事都不得前来打扰张真人。”

    “你去向张真人通报一下,就说是开封城外遇到的故人来访。”

    那道童上下打量了吴立几眼,转(身shēn)回去通告,过了不多久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道迎了出来:“在下宋远桥,不知贵客光临,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宋远桥,此人便是张三丰的大弟子了。”吴立心下暗道,只见这老道一头花白的头发梳了个道髻,(身shēn)披一领褐色道袍,眉目慈善,看着便似一个乡下有着几百亩田地的富家翁,但太阳(穴xué)高高隆起,眼中偶尔露出精光,显然是内家功夫到了相当高深的境地。

    吴立赶忙抱拳道“不敢不敢,有劳宋道长了。”

    宋远桥上前搀着吴立的手便向内走去,吴立开始尚未在意,等到手掌一被宋远桥抓住,忽地手上一紧。却原来是张三丰听得道童禀告便忙不迭的让宋远桥前去相迎,并交代宋远桥定要以礼相待。要知道此时张三丰已将武当掌门的大位传给了宋远桥,少林武当乃是武林中的泰山北斗,宋远桥在武林中也是跺跺脚便要引发地震的人物。张三丰让他来接待此人,可见他对此人是何等的重视,谁知等到一见面,却见对方乃是一个平平无奇的年轻人,论年岁只怕比自己的孙子都差不多少,当下心中便存了试探之心。

    吴立面上却是毫不改色,当下暗运法力便将宋远桥的内力化于无形,任凭宋远桥如何运劲,只觉手中仿佛便似捏了一块生铁似的纹丝不动。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这一试探之下,宋远桥立时便收起了轻视之心,引着吴立径直来到了张三丰房前,通禀了之后便退了开去,吴立独自一人推门进了房内。

    只见张三丰正盘膝坐在一张竹榻之上,见吴立进门起(身shēn)迎了上来。从那(日rì)二人在开封府分道扬镳到现在连两个月都不到,张三丰的面貌却是变化颇大,两个月前老头虽是精神矍铄,但须发俱是雪白,现下竟然在满头的银丝之中长出了一丝的黑发,精神面貌较之以往更胜了一筹。

    “恭喜张真人,贺喜张真人,看真人的气色,是已经将那秘籍练成了吧。”吴立心下也是暗自惊叹,自己练习那玄牝真解,看着左慈留下来的笔记,一步步的将练功的各个环节讲解的仔仔细细,修炼起来也是倍感艰难。那黄钟道人坐化前匆匆留下的功法连半句讲解和经验笔记都没有,这老道竟然能够凭着自己的摸索修炼,这天资当真是惊采绝艳,老话当真是说得没错,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扔。

    张三丰哈哈笑道:“吴兄弟过奖了,老道不过是摸着了一点皮毛,离练成还有十万八千里哪。说起来还多亏了吴兄弟,要不是你给了我秘籍,光凭我自己盲人骑瞎马的乱摸索,穷尽我张三丰一生的时间,只怕是连大道的门槛都摸不着。”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四十章 再见张三丰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