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章 去而复返

    “喂,你这人怎么回事啊,发什么呆呢?跟个呆头鹅似地。”

    “哦,没什么,我想起了一首歌。”

    “嘻嘻,什么歌呀,唱啦我听听。”练羽衣掩着嘴笑道。

    “就是那啥,山丹丹花开红艳艳。”吴立心下恶搞了一把,想着练羽衣声嘶力竭的吼着山丹丹花红艳艳心里忍不住有点恶寒。

    “呸,油嘴滑舌的,就没个正形。”练羽衣明显是没有听过这首歌,听这歌名还以为吴立是在夸奖她,脸上的表(情qíng)似嗔似喜,“对了,刚才人家把名字告诉了你,你可不(允yǔn)许和别人说。”

    吴立看着姑娘的表(情qíng),心中有忍不住有点小内疚,嘴里没话找话道:“练姑娘,你师父是天山童姥么?”

    “什么呀,天山童姥是谁?我长这么大怎么都不知道我们天山派有这么一号人物?”

    “哦,我记错了,天山童姥乃是一位武林前辈,我还以为和天山派有些瓜葛,原来是挂羊头卖狗(肉ròu)。你妈贵姓,哦,不,你师父贵姓?”

    “咦,你怎么知道我妈妈就是我师父?”练羽衣一脸的惊讶。

    “凑巧,凑巧,接着说。”吴立赶紧转岔开话题。

    “我师父可是大大的有名,乃是当代天山派掌门人,”小妮子说起妈妈兼师父可是一脸的自豪,“玉剑仙子李秋水。”

    “咳、咳、咳。”吴立一听之下真是差点呛着。

    “你这人怎么一惊一乍的。”练羽衣看着有点皱眉。

    “我是太激动了,真是没想到啊,我可是李女侠的粉丝。”

    “粉丝?什么粉丝?你点的粉丝可都盖在了夏骁寿的脸上。”练羽衣想起来嘴角忍不住便往上翘。

    “粉丝的意思乃是拥趸,简单点说就是李女侠是我的偶像。河南话,你听不懂,不好意思,一激动家乡话都冒出来了。”

    两人聊了一会,练羽衣将老底都兜了出来。原来小妮子却是瞒着师父偷偷的跑了出来,美其名曰历练江湖,这次听到杨嘉要挑战张三丰,便抱着有哪里有(热rè)闹便往哪里凑的宗旨千里迢迢的赶过来瞧个(热rè)闹。

    这酒楼前面是吃饭的地方,后面还有住房,吴立吃完饭,会了钞便开了间房间安顿了下来。练羽衣也是住在这间客栈,吃完饭便拉着吴立要去游玩。吴立却没有这个心思,还要打坐练气,当下便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我刚刚落脚,舟车劳顿,待会还要练功……”

    练羽衣一脸鄙夷的去了,那脸上的神(情qíng)便好似一个小**看不惯三好学生似地。看着小妮子背影那修长的双腿和九头(身shēn)的(身shēn)材,吴立心中不(禁jìn)有点后悔自己的选择,心中念了一万遍:“我要成仙。”才平复下来。

    盘膝坐到(床chuáng)上,五心朝天,运转心法,顿时一股股灵气顺着全(身shēn)十万八千个毛孔流入体内灵脉,在体内灵脉中运转之后便逐渐的转化成了法力。接着吴立又照着玄牝真解调动法力,一遍遍的洗刷着尚未打通的灵脉,周而复始,只到体内灵脉酸涩。

    “嘘”的一声长长的吐了口气,只见一道白雾从吴立口中喷了出来,足足有三尺来长,撞击到了地面才散了开去。睁开眼来,已到了掌灯时分,浑(身shēn)又是出了一(身shēn)黄汗,衣服潮潮的黏在(身shēn)上,吴立唤了小二,打了(热rè)水,在房中洗了澡,换上了干净衣服,浑(身shēn)爽利。吴立又唤了店小二将饭菜送到房中,用了晚饭之后便上(床chuáng)歇息了。

    一夜无话,第二(日rì)一早吴立便醒了过来,一夜的休息将这些天赶路的辛劳一扫而空。店小二送来了汤水早点,吴立洗漱完毕,吃了早饭,正当要推门出去之时,忽听房门“梆梆梆”作响。吴立上前开了房门,一个人影便闯了进来,待得站住了一看,却是练羽衣。

    “吴大哥,你赶紧跑吧,王惜花和夏骁寿搬了救兵来了。”小妮子一脸的惊慌,话也说得有些磕磕巴巴。

    “哈哈,练姑娘不要惊慌,那俩草包能招来什么救兵。”吴立却是艺高人胆大,“走,也不用让他们找了,我们这便出去吧。”

    练羽衣一把拉住了吴立的衣角道:“吴大哥,你可别大意,王惜花和夏骁寿这次可请到了一个硬点子。手下很是有两把刷子,咱们还是退一步海阔天空,脚底抹油,逃之夭夭算了。”

    “这样吧,咱们先躲在一边看看,要是爪子硬,咱们就悄悄溜走,你看怎么样。”吴立见练羽衣胆小便想了个折中的法子。

    “这,这,好吧,我们就先躲在一边看看,势头不对,我们就赶紧跑,不过你可得听我的,不然被发现了就大事不妙了。”练羽衣想了片刻一跺脚道,说着从(身shēn)上的包袱中摸索了片刻,掏出了两撇假胡子给吴立黏在嘴上。敢(情qíng)她早就把家当都背在了(身shēn)上,随时准备跑路了。

    二人偷偷摸摸的来到了前厅,寻摸了一处靠窗的桌子坐下。吴立转头看去,只见大厅中央坐了一个中年汉子,相貌凶恶,豹眼环眉,一脸蜷曲的络腮胡子,锦衣华服,手中拿着两颗黄灿灿的金胆,滴溜溜的转着。两旁站着四人,其中两个正是王惜花和夏骁寿。

    练羽衣掩着嘴巴轻声说道:“那站着的另外两人便是江南四公子中的无双公子卫长风和倾城公子顾连城。那坐着的乃是夏骁寿的叔叔,叫做夏九仞,人送绰号豹子胆。那四个小丑倒也罢了,我一个人也能接的下来,但这夏九仞在江南武林中倒是个响当当的人物,我却恐怕不是对手。”

重要声明:小说《回到明朝当仙人》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 RSS Sitemap 三十六章 去而复返手机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