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葬月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公子多情杀 书名:虚妄之终
    九月见鸿鹄血失神片刻也不在意,只自顾自的回答方才的问题:

    “今出席会议的除了在下共有22人,因为今天会议是要安排我的势力范围,所以除了盟主和神谕副盟主外,余下的20位都有可能会权利不保。当盟主要求他们发表各自意见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或多或少的表明自己管理的势力多么井然条理。只有琉璃阁的积雪如愁姑娘,坦言自己在琉璃阁的管辖方面存在许多问题。她是唯一一个不被权力蒙蔽的人。

    接下来是冷月山庄的葬月兄弟,会议持续了两个时辰,他是所有人中唯一一个未曾有过大动作的人,两个时辰只张嘴说话,却能四肢不动。单是这份定力,就足以让在下折服,想来葬月兄弟也是联盟中武功前三的人物。

    还有喧嚣轩主人三招兄弟,轩内公务必定繁杂,所以他是带着账簿来开会的。虽极少发言,他却总能在关键的时候,阐明每一种做法对联盟经济上的影响。话极少,卓远识,我想盟主选他来代替自己管辖喧嚣轩,也是出于此因。”

    鸿鹄血听罢大声叫好,他先前还担心,以九月的格极难融入联盟之中,没想到短短两个时辰,对方竟然能洞察到这么多的信息。

    被夸奖的三人也都对九月肃然起敬,就是这个方才他们以为无礼至极的狂傲青年,居然是个如此可怕的人物。

    九月和三人一一问好,问到琉璃阁的积雪如愁时,对方一阵局促,好似刻意躲避九月的眼神。九月只道对方是出于羞赧,转对鸿鹄血道:“盟主对我的要求现在可以讲了么?”

    鸿鹄血脸上一红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看来我鸿鹄血也是个俗人。罢了罢了,既然九月兄弟如此坦诚,我再藏着不说岂不失了礼数。嘿嘿,兄弟也知道,如今血门如中天,只因其有内功心法,我联盟既想与其争锋,也必须拥有这内功心法。如果积雪如愁的信息不错,我想兄弟便是怀揣心法之人。”

    九月心中苦笑,呆板道:“我的确是有心法,但这心法却是专属类,是不可够传授的。”

    鸿鹄血听罢大喜,忙到:“不妨,不妨,只要兄弟有心法就好。实不相瞒,我联盟研究自创心法已经有些子,取得的进展也颇令人满意,只是心法创制的最后需要内气相引,也叫冲脉,只要兄弟能将自内气渡入研习心法之人体内,这心法就离成功不远了!”

    鸿鹄血说完,众人都将目光集中到九月脸上,只见他沉吟半晌,喉咙里又发出一阵怪响,最后才机械的答道:“可以倒是可以,只怕在下会误伤了人。”

    葬月毫不犹豫的说:“在下不怕,请九月兄弟现在就将内气渡入我的体内。”说完便一掀衣摆,稳稳坐在地上。

    鸿鹄血强忍兴奋道:“葬月庄主也参与了心法自创,九月兄弟现在就助他冲脉吧。”

    九月微微点头,起将破妄放在桌上,缓缓走到葬月侧坐定,将双掌贴在对方背心处。心念一动,蓬勃的暗红色气雾不受控制的腾体而出,只有少许被九月引到双掌之上,微微用力,气劲涌入葬月体内,葬月躯猛地一震,吐出一口血来,当下忍住撮骨般的剧痛,连忙运转起心法钻研的成果来。

    九月见对方入定,猛的收回双掌,跳起来一把抓起桌上的长刺破妄,便往会议室外冲去。暗红色的气雾随着他的高速运动,显出攻击效果,所过之处桌椅化作一堆废柴。冲出门时,整个巨石所制的门板发出“咔”的一声响,裂成三块。

    鸿鹄血见到暗红色气雾的时候已经惊呆,五年前湖畔的那场气雾,他永远都忘不了!门外传来轰鸣巨响,大地不断的摇动,灰尘从房顶簌簌落下,鸿鹄血这才回过神来,狂喊道:“三招,你在这里看着葬月。积雪如愁随我出去看看况。”

    九月只能借助练剑将体内真气泄出。几来的努力看来毫无成效,体内的真气还是不受控制,方才九月只是试着调度一丝真气而已,没想却一发不可收拾,所有的真气像捆绑在了一起,动其一丝,引其全部。剑气所过,俱是一片暗红。此次练剑又比上次不同,力量和速度属上涨20点所带来的全新感受,让九月苦恼心法不受控的同时,又陶醉其中。

    鸿鹄血已经看呆,但最震惊的还是积雪如愁,那在阳崇城中,他是见过九月杀人的,那时的九月剑速极快,角度刁钻,剑尖带着剑气,她一眼就看出对方具心法。让她想不通的时,才过了短短几,九月的剑气居然强悍到这种地步。暗红色的气雾仿佛能将一切吞噬,只需一剑,不!或许半剑,就可以将当包围复活点的所有人杀光。

    鸿鹄血开始犹豫,自己是否应该叫五年前的所见告诉九月。同样的剑气,同样的剑招,同样的气雾,甚至同样的表,同样的言行!如果不是年龄的原因,他甚至会以为九月便是改变容貌的一血寒刃!

    系统公告:恭喜玩家葬月自创可传授内功心法“冷傲总决”

    系统公告:玩家葬月成为自创可传授内功心法第一人,系统奖励不可锻造神兵——古剑月魂。

    两条公告刚一公布,区域频道便炸开了锅,因为联盟没有帮派令牌,不能得到系统的承认,所以只能通过区域频道分享喜悦。

    鸿鹄血第一时间冲到会议室内,凌乱的会议室内却空无一人,地上除了一把古朴的黑色长剑和一本账簿之外,全是鲜血。这时私聊频道传来消息:“盟主,我是三招,方才葬月兄弟在创立心法成功的瞬间爆体亡了,属下也遭了殃。现在我们在复活点,哈哈。”

    就连惯于公务不苟言笑的三招都笑了,鸿鹄血哪有不笑的理由:“哈哈,都给老子滚回来,今晚玩命的庆功。”“哎~!我还有笔账要做,恐怕是要错过咯!”鸿鹄血笑骂道:“哪那么多废话,联盟我最大,放你三天假!”

    这时,方才参与会议的众人已纷纷赶到,带头的正是神谕,刚转过弯还未看到会议室的厅房,一个个都张大了嘴,呆呆看着眼前的那团暗红色气雾。难道这是刚刚创立心法的葬月?不对啊,看这人的剑气,内力修为少说也有30级以上。神谕一阵疑惑,他却不知道如今九月已经疲惫,体内真气几乎丧空,否则那一剑之威岂容你张着嘴巧,早就四下逃窜了。

    又过了片刻,九月试着控制起内气来,多来的努力摸索终于起到一丝成效,体内余下的最后一丝真气被他牢牢控制起来。同时,一阵无力感传来,九月形一滞,以剑杵地而立,连绕的雾气慢慢散去,露出他一张苍白呆板又诡异郁的脸来。

    神谕看清九月的摸样神色一冷,竟然是他!这小子看来有些门道。

    一刻钟后,凌乱的会议室中又聚满了23人。如今桌椅尽毁,唯一的一张三只腿的椅子上坐着九月,玲珑阁阁主积雪如愁红着脸站着椅子后边,伸出两只纤手维持着椅子的平衡。

    众人脸上俱是喜色,就连对九月深感不满的神谕也沉浸在心法创成的喜悦中。

    葬月冷峻的脸上难得显出一丝笑容,对九月道:“兄弟好内力。”

    九月脸色苍白的笑笑,只有丧失内气的此刻他才能自由的笑上一下:“还好是你,若是换了别人,恐怕撑不到心法创成。”

    葬月心下一惊,这九月真是个奇怪的人,这一句话不知要得罪多少人。他抬头看看众人的神色,却发现大伙都满脸含笑的看着自己,当下迥然道:“诸位兄弟姐妹为何这般看我?”

    九月嬉笑道:“这份定力,这份忍耐力,葬月兄弟实在是个怪物。既然是怪物,还怕别人看么?”

    气氛一下便活跃起来,会议室乱作一团,都在追问葬月的感受,葬月也难得的一一回应。如此过了片刻,葬月走到九月前,将系统奖励的古剑月魂低到他面前,“这剑应该是你的。”

    九月摇头认真道:“这剑既然叫月魂,就该属于葬月兄。再说,我做的很少,你才是创立心法的功臣!”

    葬月深深看了九月一眼,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将古剑月魂背在后,环顾众人道:“请诸位作证,从今起,我冷月山庄改名九月山庄。不管今后发生什么,只要还有我葬月在,九月山庄便与离灵阁共进退!”

    要知道,一个势力不管多么强大,往往躲不过分裂的宿命。葬月说出这番话,摆明了是要唯九月是从。

    鸿鹄血脸上一阵难堪,转移话题问道:“九月兄弟方才是怎么了?可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内气?联盟里有心法技巧的集子,如果九月兄弟需要,尽管问三招要。”

    九月先是一阵大喜,随即怏怏一笑,摇头道:“算了,集子里记载的始终是别人的。只有自己苦心摸索出来的,才真正适合自己。”

    葬月也担心九月的内息,在一侧温颜劝道:“就算不完全适合自己,技巧方面的书看了也没有坏处,还能让你少走许多弯路。”

    九月苦笑一声,系统曾经提示过,他的武学修炼异于常人,只能通过自己摸索。“还是不必了,看多了反而会影响自己的判断。再说我已经初步找到内息的调解方法,需要的仅是时间。也正是如此才在方才的会议上,表现的如此不敬,还请诸位原谅。”

    人总是需要一个台阶的。既然九月是个他们惹不起的人物,这台阶哪有不下的道理。众人听罢都摆手连连,直说九月客气,其中最开心的还是神谕,哈哈大笑的走到九月旁,亲切拍着他的肩膀道:“我神谕就是喜欢上进的兄弟,九月老弟以后有什么要求尽管提。若是受了盟主的委屈也大可找我,我官虽然没他大,年龄却长与他。”

    九月此刻子极弱,哪能经得住他那几下拍,当即咳嗽连连,整张脸越加的苍白。后的积雪如愁见了,慌忙打开神谕的手,急冲冲的道:“你诚心报复是不是!”

    神谕哈哈一笑,挤眉弄眼地道:“九月老弟你可要多加小心,若是被积雪如愁姑娘看上了,联盟里不知会有多少兄弟会戳你的脊梁。”积雪如愁听罢脸上一红,跺脚道:“你…你这人……”

    “好了!玩笑开够了么!”鸿鹄血高喊一声,看着众人吃瘪的样子,心中暗爽,朗笑一声道:“今夜狂欢,三招兄弟放假三天,葬月有功,今夜必须灌醉放翻。九月兄弟体不适,由琉璃阁积雪如愁姑娘亲自护送回府。三后在此召开会议,就这样,都给老子散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虚妄之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