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破妄,扰心的秘密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公子多情杀 书名:虚妄之终
    系统提示:恭喜玩家九月,扰心之剑上升为2级,扰心心法目前等级为0。

    九月苦笑一声收回长刺,在几不吃不喝不睡的努力下,扰心剑法终于升到了2级。环顾四周,四面俱是四米多高的灰色围墙,场中无风,几颗新栽的柳树在深秋时节里怏怏不振,幼嫩的枝条上满是纤小的枯叶。这不是软女子的深宫大院,而是九舍山庄的客房小庭。脚下是一堆堆积成小山一般的黄土,九月看着仍旧蹲在一旁奋力刨坑的珞灵,惊讶的说不出话来。在他的记忆中,沉裳可并非一个如此吃的了苦的女子。

    这是他住进山庄的第五天。五天里江湖乱作一团,血盟派出几十万人将整个香山地区搜罗几遍。盟主忏谦之怒屡次借别人之口发出消息:活捉第一类玩家左,可获白银亿两。一句话激起千层浪,江湖平庸之辈为财奔走,原先江湖中的各大帮派隐约嗅到一丝不寻常的味道,平韬光隐晦的血盟这次如此大动干戈,定然发生了什么大事。

    引起这番惊涛的罪魁祸首九月却安逸的很,五里他整练剑,期间放逐来过几次,也只是匆匆打个招呼便走。山庄迟迟不开口收人,只是把他留在客房中,想来是对血盟方面有些顾虑。九月对此显然早就意料到了,因为在被放逐带入山庄的路上,他便狠下心将自己便是左这件事告诉对方。

    看透不说透,九月见到放逐的反应,就已猜到九舍山庄必会拿出明哲保的态度。面对血盟,山庄能收留他就已不错,还求什么招待么?一个安静的小院,两个努力的人,九月已经十分满足了。当下只能把握住这来之不易的短暂安逸,努力将剑法内功融会一番。

    “九月,你不饿么?”珞灵端着放逐每带来的食物,走到九月边。

    “饿,很饿,非常饿。”五天来不吃不喝的练功,已经让九月的体达到崩溃的临界点。要知道,‘虚妄’中的玩家也是需要食物的。

    “嘿嘿,这是我五天来第十四次问你。还以为你又要拒绝呢。”珞灵说着,一股坐在地上,伸出沾满泥土的小手,抓起一个梅花包刚待往嘴里丢。“喂,你怎么还是这样?吃东西前总是忘记洗手!”九月说着,一把将珞灵手上的包子夺过。珞灵脸上一红,悄声道“咦?我这几天都没洗手么?”九月听罢一愣,这几他专心练功,自然是没注意过珞灵的手,他方才之所以说出那番话来,却是因为记起现实中的沉裳。

    珞灵见九月面无表,也不回话,还道是生了自己的气,慌忙起跑进客房中取水洗手去了。九月看着珞灵的背影,如今这小妮子已经换下那脏兮兮血淋淋的白色新手袍子,穿了一件淡紫色的同款衣裙,但膝下的裙裾依然被她任撕开。此刻小跑起来,两只嫩白的小腿踢踢踏踏,粉腻的大腿在携风摆动的裙裾下忽隐忽现。

    九月狠狠掐自己一下,回过神来,将手上的包一口咬下。轻轻咀嚼几口,一股梅花香气伴着浓浓香在齿间久久环绕,咦,等等,好像还有一股土腥味。九月脸上一红,这才想起方才送到嘴里去的包是从珞灵手上抢来的。在没有大人的现实世界中,九月吃的从来都只有罐头,鱼罐头、罐头、水果罐头、豆子罐头……方才的梅花包别说吃过,他可是连见都没见过。

    直到珞灵洗完小手,一阵风似的跑回坐下,九月还没从将那包子吞下。珞灵见盘子里的包子一个没少,九月的嘴巴又不住咀嚼,顿时明白过来。脸上一红,怯生生的道“还有这么多,你,你干嘛吃脏的。”九月仿佛没听到一般,直到嘴里的包子被他嚼的无味才一口咽下,惊叹道“这是什么?怎么这么美味!?”

    珞灵错以为九月是在调戏于她,猛地站起来急冲冲的道“你,你再这样,我不理你了!”九月微微一愣,无辜道“怎么了?我不过是夸刚刚的东西好吃,又怎么赖到你了?”珞灵脸上更红,俯从盘中拿出一个包,递到九月嘴巴边上,气道:“吃吃吃!五天不斗嘴不舒坦了,是不是!?”

    九月毫不客气的一口吞下,咀嚼几口支支吾吾道:“这个也好吃!”珞灵跺了跺脚,端起盘子一下横在九月面前,“吃!统统给我吃掉!”九月脸上一红,嘿嘿一笑问道“你不饿?”珞灵见九月脸红,还道他是知道羞耻,没想到竟从口中说出这样一句话来,当下心中更急,带着哭腔道“我不饿!这些都是你的!”九月不识时务的愣愣问道“你真的不饿!?”

    “混蛋!”

    片刻过后,九月打个饱嗝,苦着一张脸道“最后这三个吃不下了。”珞灵正生九月闷气,听罢想都没想便道“怎么?还要我亲手喂你么!?”

    九月这才醒悟过来,原来这小妮子竟然是在为最先的那个包子生气,苦笑一声道“我不是诚心的。”“我知道。”“我真不是诚心的。”“我知道。”“我真真不是诚心的。”“我知道。”

    这是九月进入虚妄后,与珞灵拌嘴,唯一打过的一场胜仗。虽然赢者赢得糊涂,输者输的冤枉……

    ******

    接下来的三天,珞灵不再喊九月吃饭,甚至自己都很少吃饭,只是整的蹲在九舍山庄的客舍小庭院中不住的刨坑挖土。九月起初还有心安慰,却被珞灵多次无回绝。如此今番,他终于沉下心来,继续把握时间不停不休的钻研起剑术来。

    又过了几,扰心之剑的等级迅速提升,3级,4级,6级,9级……17级,23级,甚至出现了连跳多级的况。期间放逐来过几次,每次来饶有兴致的看上半天。珞灵则不断刨坑,当那些坑密集到将要侵犯九月练剑的范围时,她又会将土一一填上,重新再刨。

    九月开始慢慢体悟出练习扰心之剑的技巧来,所谓扰心之剑便是沉稳之剑,练习之时必须心无杂念,摒弃外界的一切影响。想通了这点,九月修炼剑术的速度竟越来越慢起来。其中的缘由也十分明白,他越是追求心无杂念,杂念就越生越多。

    好比一个故事:古时有个神仙,路过一个十分贫穷的村庄时,看不忍那里百姓生活的凄苦,于是将点石成金的方法教授给大伙。但凡仙术施展都要有所条件,神仙本来就想做善事,便把这仙术达成的条件定的极低,那就是念动咒语的时候,脑中不可想着邻村的那只羊。等神仙走后,全村的百姓聚在一起,排着队对着一块石头施展法术,却无一人成功。最后,一众青年赶赴邻村,将所有的羊都抢来杀死。这点石成金的法术还是无法施展……因为那头羊已经生在他们心里,越是想要忽略,就越忽略不了。

    又是八天过去,九月已经在九舍山庄住了24天,扰心之剑的等级也停在24级未曾动过。九月明白,他现在踏入了一个不是误区的误区,倘若赢不了心中的魔障,扰心之剑的等级将无法提升。珞灵记忆苏醒的时间也已临近,该是放松的时候了。

    九月缓缓走到墙根倚墙坐下,看着依旧忙碌的珞灵摇头苦笑。再过一天,这小妮子就该变一副德行了吧?记忆中的沉裳可是最吃不得苦的,往他们在荒芜的城市穿梭嬉闹,总是沉裳先喊苦叫累,记得那次……

    “喂,九月。”九月苦笑着从记忆中缓过神来的时候,珞灵正怯生生地睁着一双大眼,看怪物似地瞧着他。“怎么了?珞灵。”珞灵嘿嘿一笑道“我明天就能恢复记忆了。你能告诉我恢复记忆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么?”九月苦笑答道:“痛如针刺,哽若扼喉!”“这么可怕?”九月轻笑一声,温柔抚摸着珞灵的小脑袋,嬉笑道:“那是我的感觉,或许你会很享受。”

    珞灵听罢便不再说话,重新回到挖到一半的土坑边工作起来。

    不可否认,放逐在香山林间的那番话对九月影响重大。武学点数为零这件事,之前被九月认为成是他和老玩家之间不可忽略的差距。但现在九月明白,武学点数虽然和心法修炼存在一定联系,却并非特别重要。因为武学点数不仅在获得上比内功修炼简单的多,而且在对时间的要求上更是相差甚远。

    面对今后的子,九月变得自信起来,这自信并非盲目,而是有据可循。其一,他和大多数玩家十八年的差距,只体现在武学点数上。其二,目前江湖中尚未出现可传授心法。能将武学点数转化为内力的人寥寥无几,而自己就是其中的一个!比常人早一刻得到心法?这是多大的优势。九月又调出修炼一栏的属:扰心之剑,等级24,扰心心法等级0。

    九月脸上充满自豪,不止是在游戏中的这二十四天,甚至在年幼懂事后到进入‘虚妄’这段现实的子里,他都从来没有这般激动过。从小到大,他都被哥哥姐姐们保护着,如今应该可以保护他们了吧,放逐是岩天哥,那谁是汨落姐呢?既然都堕入了‘虚妄’,总有一天自己总会寻到。‘我要报答他们,保护他们!’九月下定决心。然而,这一刻,他的自豪演变成了狂妄……

    狂妄瞬间冲垮了理智。什么血盟,什么忏谦之怒,什么十大榜单,全然不在他的眼里!‘不管之前怎么风光过,如今修为清零,心法需要自创,你们这些昔的高手只能看着一堆没用的武学点数傻笑罢了。’想到这里,九月嘴角挤出一丝冷笑。血盟、喧嚣轩、凤旖沧月阁,这些迫第四类玩家自杀的帮派!总有一我九月定要灭你满门!还有九舍山庄的庄主迹天涯,呵呵,今你躲我怕我,明我定要你谄我魅我!

    九月举起手中怪刺,狂笑一声:“这游戏既然敢叫虚妄,那么从今起,你就是破妄!!”

    系统提示:玩家九月心境已乱,扰心之剑等级降低目前的一半,扰心心法等级提升为目前的一倍!目前等级:扰心之剑:12;扰心心法:0。

    珞灵方才听到九月发疯般的狂笑狂喊,只是抬头淡淡看了一眼,便低下头继续努力刨起坑来。‘破妄么?你等着,珞灵总有一天要瞧瞧你是什么料!’珞灵想罢似乎有了无限动力,酸软的双肩快速活动起来,一捧捧的泥土被她铲出,侧的几株青草无辜的被推倒(想多了,不过想想还是可以的)

    系统提示的同时,一股强烈的迷失感从九月心里生出。心境已乱?呵呵,九月自嘲笑笑,辛苦练到24级的剑术生生降了一倍,现在想要升回去可比之前难了不止数倍。心有余悸的擦去额头冷汗,剑术等级减半,心法等级翻倍么?一个大胆的计划已经在他脑中成型……

重要声明:小说《虚妄之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