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大逃亡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公子多情杀 书名:虚妄之终
    系统公告:基本武学自创系统正式开启,系统门派取消,所有玩家修为清零,综合实力转化为武学点数。

    系统公告:帮派系统正式开启。各国目前第一大帮派自动获得帮派令牌。

    系统公告:国门封闭,玩家强行越过国门,会遭到天雷之袭。现已踏上异国的玩家不可返回。

    这算是什么?修为清零?这岂不是说所有玩家都重归同一条起跑线上?武学点数,这是什么,九月调出系统知识后才知道,武学点数又叫修炼点数,由杀怪和未知途径获得,经过修炼后转化为内力修为。

    九月抱着侥幸心理查看一番,不由苦笑,自己的武学点数果然是0!从时间上来讲,他被为数最多的第二类玩家落下了整整18年,试问18年能获得多少武学点数?

    ‘既然来到这个世界,就要遵守这个世界的法则。但是就算我能夜不停的修炼,也要几年的时间才能赶上那些平凡人吧。那么对于那些不知怠倦的高手呢?十年,还是十八年?不要忘记,自己努力的同时,别人也在加油。’九月苦笑一声,暗自下定决心,从今天起做个修炼狂人。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九月犹自沉浸在外来的憧憬中,千里传音频道传来一则消息:

    “在下血盟之主忏谦之怒,持有我华夏目前唯一的帮派令牌。承蒙喧嚣轩主人神谕,剑域领主魔樽,凤旖沧月阁阁主半鸿醉颜,无双楼主鸿鹄血等几位朋友的抬,提出兼并帮派事宜。在下本邀请诸位来我华山集会洽谈,但如今江湖有变,修为清零,门派取消,空有武学点数没有修炼之法是练不得内功的,所以在下权衡再三,终是不忍浪费大家自创功法的宝贵时间,所以合帮事宜延至下月再做商议。

    另外,在下还有一事请江湖中的每一位英雄帮忙。相信诸位已经看过公告,不错,第一类玩家仍然存在!他的名字叫左,目前藏于香山一带,昔一血寒刃血洗江湖,单是斩杀在下就达九次,各派高手被杀者更是无数,此仇怎可不报?!现下修为清零,正是斩魔最佳时刻。就在方才,我血盟已派出万人小队前去除魔,但目前到达香山一带的兄弟只有区区百人。兵贵神速,晚一分那魔头就会厉害一分,江湖一家,多一秒将来就会多一个兄弟丧命。所以,忏谦在这里,恳请诸位香山附近的英雄,拔剑!”

    九月呆了半晌才回过神来,却见沉裳正瞪着一双大眼吃惊的瞧着他。

    “看什么看!?跑吧,再不跑就没命了。”九月没好气的道。沉裳依旧瞪着他“你不是九月么?怎么又变成第一类玩家左了?”九月脸上一红,故作认真地冷声道“你管的太多了。”“哦~~我知道了。你又骗人!”

    九月听对方说出,反而不觉得尴尬。他站起来,拍了拍上的灰尘道“我们分头逃吧,我不想连累你。”沉裳嘻嘻一笑道“没想到你这人还有些良心嘛。不过我累了,不想再逃了。既然他们捉的是你,你自己逃就好了。”

    ‘要不是因为你,我会冒险欺骗血盟的人么?!’,九月心中忿忿的想,随即冷哼一声,拔腿没命的朝山林深处跑去。

    跑了两步,又听背后女子开口:“记住,我叫珞灵。”璎珞之美,著于其灵。原来她现在叫做珞灵!九月脚下一滞,深深记下这个名字,抹了把汗,而后脚下生风。

    他是第四类玩家,一旦被人杀死,可是不能复活的!唯一摆脱诅咒的办法就是自杀,这方法虽然能是他被重新划为第五类玩家,但珍贵的记忆就会永远消失了。九月心中不断计较着得失,脚下速度却是丝毫不敢减缓。跑着跑着,脚尖一痛,正好磕在一个坚硬的物体上。高速行进的体瞬间一滞,接着向正前方飞甩出去。

    人们都说十指连心,这脚趾吃痛一点也不亚于手指,钻心的疼痛让九月忍不住喊出声来。“啊!”的一声尖叫刚一喊出就戛然而止,于此同时“咚”的一声闷响从林间响起,一棵合围半米多的大树枝桠不住颤动,成百上千片枯叶簌簌落下。羽翼扑朔声起,几十只受惊的鸟雀纷纷离巢,向四下飞散。

    九月面朝树干,僵直的体缓缓从灰褐色的树干上滑落,口里的血腥味道让他不自主的吞咽了几口口水。他缓缓撑起体,转动酸痛的脖颈,警惕地向左右张望。方才的动静可不小,如果惊动了血盟的人可就糟糕了。左右无人,耳边嗡嗡作响,九月苦笑一声,坐起体,突然!脑中一,大阵的冷汗从额头淌下——面前的树干上居然映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谁!”九月低吼一声。

    人影未动,也未做出回答。九月心中突突直跳,万千的念头从他脑中频频闪过,过了半晌他终于鼓起勇气,扭动僵直的脖子,朝背后一看!

    那是一张通红的脸!

    ……

    “哈哈,哈哈哈…九月,你,哈哈……”

    九月看着狂笑不止的珞灵,冷哼一声道“你方才不是说自己累了么?还跟着我做什么!”珞灵深深呼吸几下,格格笑道“还说呢,方才你前脚刚走,我就见到四下有人。你知道,刚才我就被人盛到麻袋里过,那滋味我可不想再受一遍。所以我只能选择跑路,又怕一个人在这荒山野岭的迷了路,就忍不住追上来了。”

    “他们来了多少人?拿什么武器?领头的你认不认识?是不是威猫或者豹小熊?还有……”九月一连问了几个问题,见对方一脸憋笑,当下恍然明白过来,冷哼一声:“好端端的姑娘家,和谁学的扯谎!”

    珞灵皎洁的眨眨眼睛“反正不是你,他叫左,是个小流氓。哈哈,不过我和他可不一样。他说谎是为了惹麻烦,我说谎只是为了捉弄人。”

    九月脸上一红,起抹了抹脸上的泥土,一瘸一拐走到方才绊倒的地方。只见满地枯叶的地面上露出一块棱角极为锋利的苍白色石块。“既然没人追你,你何必跟着我冒险。”

    珞灵啧啧道“看不出来,真看不出来啊!”“看不出来什么?”九月忍不住回头看着珞灵,珞灵嬉笑出声“看不出来你除了会说谎外,还会臭美的。这路又不是你家的,小女子随便一走就碰到了大瘟神。我还没怪你,你倒先怪起我了。咦,你挖这石头又是干嘛。”

    “我想通了,跑来跑去有什么用。血盟势力这么大,如果他们真心要抓我,这小小的山林哪里够我藏的。与其拼命逃命费尽力气,还不如寻找武器放手一搏。”

    珞灵小跑过来,猛地蹲下,先看看地上的石头,又看看九月的侧脸,板着一张小脸极为认真的说“这就是你找的武器?恩~恩~,倒是锋利的。遮盖起来让那些贼人栽个跟头倒还好,但拿它来做武器恐怕不会趁手吧。呐呐,你瞪着我做什么?好好好,算我没说,我们把它挖出来先。”

    九月始终没办气恼与她,只能苦笑一声,埋头继续挖起石块来。这片山林该算是一片湿地,遍地都是松软的泥土,地面上又被常年积累的枯叶覆盖。九月和珞灵徒手挖了半晌,周围便充斥着一股腐坏叶片的腥臭味。

    珞灵双眉的间隙越来越窄,过了片刻一下蹦了起来,反手以洁白的手腕掩着口鼻,不清不楚的道“别挖了,臭死了。你别看这石头露出来的不大,埋在地底下的部分可不见得小。”九月原本也有这种顾虑,但现在听珞灵也这般认为,心下莫名一怒“我不信!姑娘若是嫌累嫌臭,到一边玩去好了!我自己挖。”珞灵皱皱鼻子,气哼哼地道“本姑娘看你挖的辛苦才好心提醒一番,换回的就是这种对待?哼!不是让我去玩么?玩就玩!你这个臭流(氓)…这个邋遢鬼,自个穷得瑟吧!”说完一溜烟的跑开了。

    九月被她一激,反而更加卖力的挖了起来。奈何挖到五寸深时受到阻碍,原来这枯叶腐烂后脉络仍在,错综交织混着泥土,虽然潮湿却比干旱敦实的陆地还要难挖。再看那石块露出来的部分,长约二十五厘米,原本就露在地上的部分是苍白色,压盖未深处呈现灰褐色,二十厘米以下则是一片乌黑。但自上至下却是一样的细窄锋利!若是这石头能够挖的出来,单是这露出的部分就能打磨成一柄不错的短匕。九月想到这里心中一喜,又是一阵猛挖,直到十指疲劳,指甲里塞满了腐烂的叶脉,黢黑胀痛。突然,他发出“哎呦”一声自衰的叹息,不由苦笑摇头,暗道自己早该想到借助工具了!想不到还好,九月刚一抬头想要寻找木棍之类的东西,首先映入双眼的就是珞灵那双沾着泥土的小小赤脚。

    再将目光上移,只见珞灵满脸潮红,嘴角含笑,双手背在后俏然而立。林间的微风吹起她那撕裂的裙裾,粉嫩的大腿在裙衫下忽隐忽现。这副乖巧的形象不由让九月一呆,但他瞬间就回过神来“让你去玩,站在这里做什么!?”“嘿嘿,本姑娘玩累了。”珞灵也不生气,一边说,一边忽闪着一双灵动的大眼。

    九月苦笑一声“玩累了就再去一边歇着!”“嘻嘻,本姑娘方才出游,不经意寻到此物。九月少侠,难道你不需要么?”珞灵说着,将背在后的手探了出来,手上拿的竟是一根长约一尺的生锈铁条。

    九月眼神一凛,冷声道,“如果我说我需要,你会给我么?”珞灵调皮吐了吐舌头,“当然~~当然不会。”“那你是来臭显摆的咯?”珞灵跺了跺脚,“你这人真没意思!难道让你求我一下那么难么?”九月苦笑一声“笑话,我为什么要求你?”珞灵想也没想便道“因为我想。”“这可有意思了,你为什么希望我求你?”珞灵沉默半晌后才道“若是我说的有理,你会求我么?”九月摇了摇头道“不一定。但是你若不说,我一定不会求你。”

    珞灵叹了口气,幽幽开口“血盟正在追杀你,我还一直跟着你,你当我真不怕危险?但有一定我很清楚,你是因为救我才落得被血盟追杀的下场。我只是个小女子,虽然谈不上深明大义,却也明白知恩图报的道理。所以,我才想你求我。只要你求我,我便算是报了恩,从此你我两不相欠。”

    九月万万没想到朝夕相处的女孩失去记忆还能说出这番话来,当下思量片刻,沉声问道“只要我求你,你就和我分道扬镳?”珞灵点了点头“不错。”“那我求你。”珞灵微笑道“求我什么?”九月努力压下心中的怒火道“求你把手上的东西给我。”珞灵扬了扬锈迹斑斑的条铁“这个东西?”“不错。”“你真的求我。”“是,我求你。”珞灵狡黠一笑“求我我也不给!”

    九月被珞灵连番捉弄早就招架不住,刚要发怒却见珞灵一蹦一跳走到自己边,蹲了下来,两只小手紧紧攥着铁条,不顾臭味的挖起石块旁边的泥土来。

    九月见对方挖的卖力,苦笑一声道:“我的大小姐,咱们挖石头不就是为了找个武器,如今有了这铁条,你还挖的哪门子劲。”珞灵抬起头,手上动作却是不停“这你就不懂了吧,做事不能半途而费。”九月讥讽道“明知没有意义的事,做了一半还要完成另一半。如果这个世界上真有这样的人,依我看啊,她准是个十足的,蠢,蛋!”珞灵气哼哼的道“你,你那是大男子的想法,我是小女子,就算做到一半才知道没有意义,也一定要做完!”

    九月暗骂‘这他nia的什么逻辑’,随后大大咧咧的一股坐在地上,嘿嘿一笑道:“那你就做吧,本少爷给你护法!”

重要声明:小说《虚妄之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