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轻破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多想少写 书名:唯我独尊冥
    “东西呢?”两个流氓很高傲地说。

    “在这里。”冥指了指自己的腰牌。

    两个流氓的眼睛登时亮了起来。

    “好玉啊,好玉,就是不知道值不值钱。”夫无道。

    冥有些怒意地说:“我千里迢迢赶来奉上宝玉,你怎么还这么挑剔。”

    夫匀冷哼一声道:“别忘了,人还在我们手上。要死要活,得听我们老大的。”

    冥收敛气息,点点头道:“很好,你们还要什么?”

    夫无故意把声音放低,道:“关于涪陵宝藏的秘密……”

    冥的脸色马上变得很难看。

    冥沉声道:“你们怎么知道的。”

    夫匀翻了翻白眼,道:“小子,快说吧,你没有选择。”

    冥没理会他,又说道:“还有谁知道?”

    夫无道:“嘿嘿,你放心吧,这种事我们怎么会到处说。”

    “好,很好。”冥点点头,转过去,从地上捡起一支枯树枝,道:“我们就在这里了断吧!”

    夫匀冷笑:“你活腻了?”

    冥居然点了点头,拱手道:“没错,我活腻了,特来向两位请死。”

    夫无看起来很担心,道:“但宝藏的秘密你还没说出来,就这么死了,岂不太可惜了。”

    冥冷笑:“你怎知死的一定是我。”

    夫无把双拳举在前道:“这对宝贝,打死过两只熊三只狼。”又指了指夫匀,道:“我二弟,还生擒过一只老虎。”

    冥冷笑:“这根枯枝,马上就要溅二人的血。”

    “找死!”伴着一声大喝,夫匀气势磅礴的一击,当而来。

    冥显然也吓了一跳:“不想这厮蛮力如此大,我可得小心应付。”

    这年头,没点本事的人,是绝不敢孤上路的,冥朝夕苦练,数年未断,又仗着天资聪颖,练得一绝妙剑法,虽然内力不足,但也颇具威力。冥决心以纯武功打倒二人,不用仙法和魔法,纯粹只是考验下自己而已。

    但冥也太过托大,以一根脆弱的枯树枝做武器,不免先输了一着。

    冥疾退数步,才躲过夫匀的一击,见夫匀余势未尽,便用树枝轻挑夫匀左眼,去势又快又准,夫匀大惊,怒呼一声,急避,冥顺势直击,把内力灌到树枝上,树枝竟从夫匀嘴中透过,直没入咽喉。

    夫匀立毙。

    “他若不叫起来,还不至于死得这么快。”冥故作轻松地说。

    夫无的两只眼睛瞪得就像一只凶猛的野兽。冥却已经没了陪他玩的心,从腰间抽出一柄软剑,“唰唰”两声,夫无的心脏就被整个挖了出来。

    “兮蓉,吃了它。”冥把躲在储物戒指里的兮蓉放出来,命她将夫无的心脏吃掉。

    看着美女把心脏一口一口地吞到肚里去,冥觉得心好极了。

    接下来,冥就要去找夫匀和夫无的老大咸鲍了,冥不知道咸鲍在哪里,他只是把夫无和夫匀的头挂在城内最大的一家酒家门口处,第二天,咸鲍就带着他的手下,主动来找他了。

    “小子,你很嚣张嘛。”咸鲍一看到冥,就恶狠狠地说。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冥喝着小酒说道。

    一股气息悄无声息地卷向咸鲍,咸鲍大惊,忙使出定法,这才没有被冥卷动。

    咸鲍额头冷汗直冒,暗付:“难怪夫无和夫匀都着道了,这家伙就是念句诗也有若大威力。”

    “人呢?可以免费交给我吗?”冥道。

    咸鲍愁眉苦脸道:“大哥,这不太合规矩啊,人是我们劫的,照理多少该收点利息,更何况我还挂了两个手下。”

    冥“哼”了一声,摆足气势,没有搭理他。

    咸鲍的小弟看不过去了,对着冥大声吆喝,冥全当耳边风。

    “怎么样,免费放人,我就不追究你劳烦我千里迢迢赶来的责任了。”冥说。

    咸鲍把脸一沉,道:“不可能。最起码也得意思意思,看在老兄份上,我咸鲍还是讲哥们义气的。”

    “好,看不出来你咸鲍还是个汉子!这里有一个铜板,该放人了吧。”冥把一个铜板丢到咸鲍脚下。

    咸鲍强忍怒气说:“阁下存心找事么?我咸鲍就算明知不敌,却也要会一会阁下。”

    “存心找事?我就是来存心找事的,如何?”冥踢翻了桌子,抽出软剑说道。

    “那么,我也不客气了。”咸鲍一挽袖管,露出粗大的手臂说道。

    冥不露出个鄙夷的神色:又一个莽夫。

    不想咸鲍先声夺人,第一招却是个毒的“轻罗小扇扑流萤”。冥差点没被吓着。

    冥软件一抖,卷上了咸鲍的手臂。

    “啊~~~”只听冥惨叫一声,跌落到三丈远处,软剑也落到了地上。

    原来冥的软剑一卷上咸鲍手臂,从剑上就传来一股洪流,带着浩瀚的炎息,把冥全的奇经八脉都震得剧痛。

    “原来只有这点本事。”咸鲍大笑着走向冥。

    冥毕竟经验太浅,惊慌之下,居然忘了手上的两枚戒指,一心只牵挂着“怎么办才好,他要打死我了”。

    这么想着,冥忽觉小腹一股暖流升起,把嘴一张,一道红箭了出去,势如破竹,打得咸鲍猛吐数口鲜血,几晕去。

    半晌,咸鲍才缓过气来,道:“居然还是走眼了,中了你这厮的计。”

    冥冷冷道:“我可不是故意的。”捡起软剑,正要刺死咸鲍,却听咸鲍大喊:“慢着,你不要人了吗?”

    冥心想哎呀差点忘了,嘴上却很硬,道:“还不把人拿来。放心,留你一命。”

    咸鲍拱手:“多谢大侠不杀之恩。”回头对着手下喊:“把玲玲姑娘请来。”

    冥冷声道:“你可曾亏待了她?”

    咸鲍赔笑道:“哪敢!我一直把她当菩萨一样供着。”

    不多时,玲玲来了,一副孤苦瘦弱的模样,显然过得不好,冥瞪了咸鲍一眼。玲玲看到冥,放声大哭,道:“冥哥哥,终于见到你了。”

    冥苦声道:“玲玲,自从你家被劫,我就没一天睡过好觉,一心只想着怎么把你从恶人手中救出来,好在恶人贪图我这块绝世玉佩,未曾把你加害。如今叔父、叔母已经过世,如不嫌弃,你就跟着我过子吧。”

    玲玲哭道:“冥哥哥,我只有你可以依靠了。”忽地想起一事,大声说道:“冥哥哥,玉佩可不能给他们,里面有一个天大的秘密!”

    冥微笑:“放心吧,玉佩不会给他们的,这些坏蛋有没有欺负你?”

    玲玲道:“他们对我还算客气,只是我思念爹娘和冥哥哥,以致消瘦。”

    冥带着玲玲,先到别处酒家吃一顿好的,然后冥对玲玲说:“玲玲,哥哥要去休斯城的休斯学院研修,你也跟着去吧!”

    玲玲笑道:“好的。”

    冥唤出兮蓉来,玲玲先是被吓了一跳,而后赞道,好漂亮的姐姐。

    冥道:“你叫她蓉姐就可以了。兮蓉,带我们去休斯城。”

    兮蓉道:“兮蓉遵命。”

    于是三人乘风而行,两后,到了休斯学院。

重要声明:小说《唯我独尊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