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思的旅客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多想少写 书名:唯我独尊冥
    夏七月,烈当空,河面上弥漫着一股气,十来个各不相干的旅人坐在一艘去往海边港口的船上。因为外面太的缘故,大部分旅客都待在相对凉的船舱里,唯有一个约摸十**岁的年轻人,独自站在船头,目光落向朦胧的远处,不知在想些什么。

    没有人知道那个年轻人来自哪里,他自称“冥”,一个没有姓只有名的家伙。

    冥略显瘦弱,又是孤一人,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若没有足够自保的能力,是不敢随便出门的。船舱里头有两个人正偷偷盯着冥看,一个叫忽大,一个叫忽二,两个獐头鼠目的汉子。

    只听忽大对忽二说:“你看看那个在发傻的小白脸,有多少斤两?”

    忽二对着冥看了半天,琢磨了一下,说:“老大,我想这种人不是会魔法就是有什么别的本领,要不然怎敢孤一人上路?”

    忽大眯了眯眼道:“这小肥羊能有什么本事,你看他腰间的那个玉牌子,光泽多圆润啊,隔着这么远都闪到我的眼睛,不把它搞到手,我得有几天睡不好觉。”

    忽二连忙跟着点了点头,道:“是啊,老大,这么好的玉,说什么都不该放过。”

    忽大又嘀咕道:“可万一……”

    忽二道:“这险值得冒。”

    忽大点了点头。

    冥像是浑然未觉般,目光仍停留在朦胧的远处。

    只听冥自言自语道:“她在哪里呢?”

    她是谁呢?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连冥也不知道,但冥唯一的心愿就是找到她。

    “咚、咚、咚”有人拿木棍敲了三下板,把冥从沉思中拉回了现实。

    冥转头一看,只见两个形貌猥琐的男子正看着自己怪笑。

    “你们是?”冥问。

    其中一人道:“在下忽大。有幸和少侠同船,请问少侠这是要到哪里去啊?”

    冥皱了皱眉,心想此人问得未免太过突兀,但仍如实答道:“我要去沿海的师汝城。”

    忽大做作恍然大悟状,道:“哦,原来少侠和我们两人所去之处一样啊。”

    忽二也说:“真是巧啊。”

    忽大忽二朝着冥又更近了几步,冥有些嫌恶地看着他们,却不妨碍两人站到冥边。

    “大家交个朋友。”忽大伸出手说。

    冥一脸的不愿,却不好意思显得太过冷酷,于是跟着伸出了手,干巴巴地说:“幸会。”

    两人的手握在一起的时候,冥突然感到一股寒流从手心处直窜过来,飞快涌入他的心房。冥大惊,心知遇上了高手。冥曾学过一点基本内功,可这点功夫在忽大面前根本不起作用。

    只听冥“啊”的一声惨叫,倒了下去。

    “嘿嘿,就这点本事,也敢孤上路?去地狱报到的时候可别怨我,这都是你自找的!”忽大得意地说。

    忽二一面贼笑着,一面伸手去摘冥的腰牌。眼见忽二的手指就要搭上冥的玉牌,异变突起,一道刺耳的笛声响过,忽二突然两眼一翻,就那么倒了下去。

    一道倩影手按玉箫,坐在离三人有十来步的地方,白衣胜雪,倾城绝代,让这天地间其他事物都黯然失色。

    忽大却已吓得脸无人色,一个劲地战栗不止。

    冥虽然遭寒流入体,却一直咬紧牙关,不痛呼出声,这时眼见一美女举手间就把恶人忽二击毙,如何不喜?但凡美女,冥都会在心中生出亲近之感,这位自然也不例外,冥本能地觉得这美女一定是上天派来救自己的。

    “怎么?忽氏二猫什么时候这么不懂规矩了?”那位美女突地启齿说道。

    “蓉,蓉,您饶了小人吧,小人给您磕头。”忽大说着就在地上磕起头来。

    那位美女哼了一声道:“带着你兄弟的尸首,快滚吧!”

    忽大连忙点头称是,作出要抱起忽二尸体的模样,手腕忽然一抖,几道寒芒电向那位美女。

    那位美女轻转玉箫,从容不迫地把暗器沿原路打回,忽大登时横死。

    “唉,自作孽,不可活。”美女轻叹道。

    “好,杀得好。”躺在地上的冥眼见忽大被杀,兴奋之下低低地喝了声彩。

    美女走来,向冥一展笑颜,冥顿觉浑痛楚已逃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一颗心噗通噗通地跳动。

    美女低头看了看冥的腰牌,又看向冥,柔声道:“这位小兄弟,你从哪里来啊?”

    冥几乎是脱口而出:“我来自地球。”

    “地球?好奇怪的地名,我怎么没有印象。不管那么多了,我叫兮蓉,你叫什么?”兮蓉道。

    “我叫冥。”冥傻傻地说。

    “冥?只有一个字吗?”兮蓉道。

    “是。”

    “为什么你这玉牌会给我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兮蓉道。

    “啊,似曾相识?难道你就是她?”冥道。

    兮蓉被问得莫名其妙,露出个深思的神色,转过头去,背向冥。

    冥看着兮蓉的背影,心想兮蓉实在符合自己幻想中的关于“她”的一切描述,她是那么得美若天仙,又是那么得平易近人,还在关键的时刻救了自己。

    兮蓉再转过头来的时候,冥几乎被吓得尿了裤子。

    因为冥看到的已不是原属于兮蓉的绝色面容,而是一张丑陋的、干巴巴的老男人的脸。

    兮蓉的声音也变得浑浊而沙哑:“小子,这玉牌和你的命,我先要了,你到地狱报到的时候,可别还对我念念不忘哦。哈哈!”

    冥浑然不知所措,听兮蓉说“念念不忘”,再看看她还是他的丑脸,顿觉一股恶心自小腹处升起。

    那股恶心像是有形一般,经食道划过冥的喉咙,冥本能地把嘴一张,那股恶心化为一道黑箭,飞而出,以不可抵挡之势打在兮蓉口处,兮蓉飞退三丈,仍是突出了一口鲜血来。

    “真想不到,所谓真人不露相,我居然走眼了,高人又何必戏耍小女子?”只见白光一闪,兮蓉又变回原来的天仙模样。

    冥又惊又喜,他不知自己从何而来这股能量,居然能打退兮蓉,眼见兮蓉正盯着自己看,心想得弄个法子把兮蓉吓走,于是装腔作势道:“兮蓉小姐,我一时技痒,想与小姐战上三百回合,不知奉陪否?”

    冥心想兮蓉会摄于自己的一箭之威,不敢迎战,哪知兮蓉居然一口答应下来。

    “好,让兮蓉看看你还有多少本事。”兮蓉道。

    冥暗付这下可完了,正无计可施之时,突见一老翁携一孩童走出船舱,大咧咧地坐在了两人之间。

    老翁对男孩说:“今天天气不错。”

    男孩说:“是啊,云又少又白。”

    老翁说:“风也刚好。”

    男孩说:“不轻不重。”

    老翁说:“可怎么有人老打架呢?”

    男孩说:“煞风景。”

    老翁说:“不打好不好?”

    男孩也跟着说:“不打好不好?”

    两人一人一句,像是浑然没见到冥和兮蓉似的,最后的问话,就像是对空气问的。

    冥自然巴不得就此罢手,然而却不肯示弱,一动不动地盯着兮蓉,连兮蓉这种老江湖都被他看得心里直发毛。

    兮蓉弱弱地说:“我倒是想罢手,可老人家你看,他那模样,实在吓唬人。”

    冥一震,气势顿时泄了。

    老人家慈祥地一笑,沉吟道:“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

    冥正不知老翁为何突然念诗,突觉天地间似被一股悲怆意填充,让人不住落泪。冥看兮蓉,却也是泪流满面。兮蓉咬牙切齿道:“你好狠。”然后就晕了过去。

    冥想着自己会不会也跟着晕过去,等了半天,除了流泪外,却什么事也没有。

    老翁把眼睛瞪得大大的。

    别看他念的那两句诗只有十二个字,却是耗费了他五成的法力,而冥居然毫发无伤,老翁不重新打量起冥来。

    小男孩这时却跳了起来,作天真烂漫状,拍手道:“好!大哥哥好厉害!”

    冥被赞得莫名其妙,伸手挠了挠后脑勺道:“我哪有什么厉害的。”

    冥说完这话的时候,突然感到心猛地一跳,就像要蹦出膛似的。冥低头一看,却见小男孩朝自己露出个古怪的眼神。

    小男孩眨了一下眼。

    冥的心猛跳了一下。

    小男孩的眼眨个不停。

    冥的心狂跳不止。

    小男孩越眨越快,冥的气血一阵不稳,终于不支,晕了过去。

    老翁见状,微微地点了点头,从怀中拿出一根小木棒,在空中虚画一个圈,把四人都圈起来。

    “对酒当歌,人生几何?”老翁轻轻沉吟。伴着老翁激昂的语调,四人在一片光华之中,从船上消失了。

重要声明:小说《唯我独尊冥》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