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世界崩坏前夕

    刚到家门口我就看见了一个令我十分意外的人——虚子!她在这里干嘛?明明刚才还自顾自地甩掉了我,现在干嘛又来我家?

    见我回来虚子也是笑笑,略带怀念地说

    “这里虽然我只离开了几个月但是却没来由的思念了起来,阿虚你能许我进去参观一下吗?”

    我稍稍愣了一下,随机点了点头。心中却不明白她到底想干嘛?

    因为她在的关系,作为主人的我自然不能一回家就窝进房间里,于是便陪着她来到客厅坐了下来。

    “到我家,嗯。。。。。。或者说,刻意回到你以前住的地方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还是说又有什么不寻常的事要发生?”

    “你回家的时候有碰见古泉同学吗?”她没有回答我,而是这么没来由地问了一句,懒得猜测的我也按照事实摇了摇头。

    “这样啊。。。。。。呵,或许我该恭喜你,你看样子是回避掉了这次事件,嘛,虽然它如果发生的话也不会对你造成什么影响。”

    “你是指那个古泉一树的超能力展示吗?”

    “对,作为SOS团的非正常人中不是只有超能力者这一项没得到证实吗?”

    我想了想,点了点头。的确,长门勇敌朝仓,美丽的未来美女穿越回来和我相见,无一列外地证明了她们不是正常人的一面,现在唯一剩下的也只有那个古泉一姬了。

    “所以呢?你来这里只是告诉我这些稍稍思考一下就能出答案的事吗?”

    “不,也不尽然,我最开始不也说了吗?我只是回来怀念一下的。”

    她脸上的渐渐浮出了黯淡之色弄得我浑都不自在,正在思考要怎样把这个突然变得伤感的“我”逗开心时,一个萌音毫无预兆地袭击而来

    “阿虚,有客人吗?。。。。。。哇!好漂亮的姐姐!”

    看到虚子后她立马就露出了夸张的震撼表,然后扬起两只手跑了过去。虚子也十分自然地将她抱了起来,脸上明显增添了许多亲和的笑意。

    “叫自己的哥哥不可以叫本命要叫‘哥哥’,这是礼貌。”

    对对,虚子这句话说的太对了!唉?不对!我的本命也不是阿虚啊!

    “有什么关系,妈妈说这是两兄妹和睦的表现。”

    她十分天真地笑了起来,就好像天上永不停息的太阳一般,将我们俩晒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老妈你都教了你女儿一些什么东西啊!

    不过接下来似乎就没我什么事了,虚子和我妹妹玩的不亦乐乎,本是这次事件主角的我反倒被晾到一旁,于是我索准备回我的房间开始写今天如富士山一般沉重的作业。

    “阿虚,记住!这个世界还有很多人期待着你!”

    又是意义不明的话,算了,反正最近我也能将不正常渐渐转化了,也不在乎这一两件事。

    回到房间后我就立马陷入了无尽的深渊中,就在这种半睡半醒中我迎来了第二天。

    现在重新整理一下思路自称出自于外星人之手的人造人、自称跨越时空的少女的这两个人,为了取信于我。每个人都让我看到了足以证明他们份的证据。三个人依三种不同的理由.以凉宫为中心活动着。老实说,我觉得这样还不错。不!一点都不好。因为有一点我怎么样也搞不懂。

    那就是,为什么是我?

    古泉说外星人,未来人、超能力少年为什么会在边众集,都是因为她心中如此希望才造成的。

    那么,我呢?

    为何我会被卷入这一切?我只是个百分之百的普通人啊!又没有突然对奇异的前世觉醒,是妳吗,

    开玩笑的啦,我根本什么都不知道。

    为何我非得这么困扰呢?看来所有的原因似乎都出在上。如果真要烦恼,也应该是烦恼吧!为何我得替她烦恼呢?根本没有道理嘛!我说没道理就是没道理,我已经决定了!如果事真如长门、古泉及朝比奈所言,那你们就去跟本人说呀!到时候世界会变成怎样,都是的责任。跟我一点关系也没有。

    尽管去忙得团团转吧!只要不是我就好了。

    季节进入夏季到来前的倒数计时。我满大汗地爬着坡道.一面用脱下来的运动外擦着汗水,一面伸手扯掉领带,并将扣子解至第三颗。早上就这么,那中午肯定更可怕。我咬牙走在通往学校的这条坡道上,此时肩膀突然被拍了一下。当我嚷着”别碰我啦!很耶!”而转过头时.谷口的脸剎时映入眼帘。

    “嗨!”

    并肩走在我旁的谷口,果然也是一汗。真是有够讨厌的,我精心弄的发型都被汗水弄湿变塌了。尽管他嘴上这么说,感觉却还是神采奕奕。

    “谷口。”

    当谷口自顾自地说起他家的狗怎样怎样这种无聊的话题时,我便插嘴问

    “我应该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吧?”

    “什么?”

    谷口露出像第一次听到超有趣笑话的夸张表

    “你该先定义一下普通是什么意思才对吧,否则整个对话就无法成立。”

    “是吗?”

    我开始后悔问他这个问题了。

    “跟你开玩笑的!你说你普通?我可不觉得一个普通男生,会在无人的教室里压倒女生喔!”

    当然,谷口应该是不会忘记这件事的。

    “我也是个男人,自然会拿捏分寸,不会打破沙锅问到底。你了解我的意思吗?“

    一点都不了解

    “你跟她是何时变成那个关系的?对方可是我所归类为A-级美女的长门有希呢。”

    原来长门有希在他眼中是属于A-级。我赶紧顺着谷口的话解释:

    “那是因为……”

    我想谷口所想象的节应该充满着妄念,梦想,完全不切实际。于是,我决定用以下的说词向他解释。可怜的长门是强行占领社团教室下的受害者,为此无法顺利参加文艺社活动的她非常困扰,于是来找我商量。她问我有没有什么办法能让放弃文艺社社团教室,另觅他处。被她的诚挚诉求感动的我,决定帮助可怜的她,并在不知道的地方与她共同协商该如何善后。当我们在回去后的教室共商策略时,长门的贫血症突然发作。就在她差点昏倒在地时,我急忙伸手扶住她,没想到你就冲进来了。这件事只要说开了根本就没什么嘛!

    “骗人!”

    他说完还踢了我一脚。可恶,这可是我呕心沥血想出来的超完美、虚实交杂的故事耶!竟然没骗到他!

    “就算我相信这番谎言好了,我还是觉得你不是普通人。因为你竟然能让平时根本不与人接触的长门有希找你商量事。实在不简单。”

    拜托,长门那么有名啊。

    “再怎么说她都是凉宫的手下。如果你是个普通的高中男生,那我不就像跳蚤一样普通了.

    接着,我又问了。

    “谷口,你会使用超能力吗?”

    “啊?”

    他一脸呆滞地走上第二段楼梯。他的表简直就像得知自己搭讪成功的美少女,其实是一个男的那样夸张。

    “原来如此,你终于也深受凉宫的毒害……虽然相处的时间不长,不过你真的是个好人。以后请你不要接近我,以免把凉宫病毒传染给我。”

    我轻揍了谷口一拳,让他忍不住笑了出来。哈哈,这家伙要是有超能力的话,那从今天起,我就是联合国理事长了。

    走在校门口通往校舍的石阶时,我内心还感激谷口的。因为和他说话的同时,暑气好像消退了一些。

    “阿虚,我好哦!”

    是吗?我也是。

    “帮我搧风啦?”

    “如果要帮别人搧,我宁愿搧自己。这么一大早的,我可没多余的力气帮你搧喔!”

    这么的天气.就连也承受不住似地全无力趴在桌上,还忧郁地望着远方的山峦。

    全软趴趴的,完全不见昨天那副滔滔不绝的雄辩气势。

    “你觉得实玖瑠下一衣胀应该穿什么呢?”

    兔女郎、女侍服之后应该是……等等,还有下一啊?

    “猫耳朵?护士服?还是把她打扮成女王好了?”

    我在脑中想象朝比奈被迫换装时红着脸不断挣扎的躯,不觉一阵晕眩。啊,实在太可了。

    发现我正在认真考虑的,眉头紧皱地瞪着我,然后轻拨了一下耳后的头发.

    “瞧你一副蠢样。”

    骂道。是妳先转移话题的好吗,不过我的表八成像她说的那么蠢,于是我也不打算反驳。当我用教科书帮她搧风的同时!!

    “真的好无聊喔!”

    这样嚷着,然后嘴唇无奈地下垂,表简直像个漫画人物。

    “你在胡思乱想些什么对吧?”

    的猜想准确到令我不怀疑她有读心术。

    “在我去社团教室前,不准你对实玖瑠做出什么不轨举动”

    那等妳来了之后就可以吗?我把这句话吞回肚子里。

    然后像被新上任的保安官用枪指着的西部时代通缉犯般,粗鲁地张开了双手。

    我一如往常先敲了门,等待室内传来响应后才进入社团教室。有如洋娃娃般孤单地坐在椅子上的可女侍,露出草原上向葵般的灿烂笑容迎接我.好温暖哦!

    而依旧坐在桌子旁看著书的长门,则像一朵绽放在天的山茶花。唉呀,我是在乱比喻什么呀!

    “我去泡茶。”

    整理好头饰后,朝比奈便走近堆满破铜烂铁的桌子旁,小心翼翼地将茶叶装进茶壶里。我在团长桌旁坐了下来,开心地望着忙碌的朝比奈时,我突然灵光一闪,我立刻打开计算机的电源,等待硬盘启动。等桌面出现后,我立刻叫出档案并输入名为”MIKURU”的密码。真不愧是从计算机研究社抢来的新机种计算机,处理速度还真是惊人。不一会儿,朝比奈的女侍圆档就都出现在昼面上了。

    确认朝比奈正在专心泡茶后,我将其中一张照片放大再放大。

    那张是朝比奈被摆出感动作的照片,从丰满的部间可见人的沟,而左边白皙的隆起上的确有个小黑点。我将那黑点圈选后再放大,画面虽然有些模糊,不过仍看得出那确实是星形的黑痣。

    “原来就是这个啊。”

    “发现了什么吗,”

    在朝比奈把杯子放在桌上前,我已经迅速地将画面关掉。我在这方面,算是非常细心。当朝比奈从旁观看屏幕时,自然是什么也没有。

    “咦,这是什么啊?这个MIKURU的活页夹装了什么东西?”

    糟了,太大意了!

    “为什么用我的名字命名呢?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啊?让我看,让我看嘛!”

    “唉呀,里面就是那个……什么呢,到底是什么呢?应该没装什么东西吧。没错,一定是这样的,什么都没有。”

    “骗人!”

    朝比奈开心地笑着伸出手,并从我后靠过来想抢走我右手中的鼠标。不让妳得逞!我手紧抓着鼠标。朝比奈柔软的躯压在我背上,头从我肩膀处探过来,那甜美的气息轻喷我的脸颊。

    “朝比奈,你稍微让开点……”

    “让我看啦!”

    左手搭着我的肩膀,右手则追着鼠标跑的朝比奈,上半全压在我背上,让我感觉越来越不妙。

    银铃般的笑声轻轻打进我耳朵,让我不因为太过舒服而放开鼠标,就在此时——

    “你们两个在干嘛啊?”

    摄氏负273度的冰冷声音让我跟朝比奈当场冻僵。背着书包穿着运动服的舂,脸上的表就如同目睹自己的老爸在袭击无知少女般可怕。

    下一秒,愣了片刻的朝比奈开始有了动作。她笨拙地离开我的背部,慢慢后退,最后像快没电的ASIMO机器人似地一股坐在椅子上。脸色苍白的她几乎快哭出来了。

    哼了一下,接着踏着巨大的脚步声走到桌子旁俯视我。

    “怎么,对女侍服有兴趣啊?”

    “妳在胡说什么啊!”

    “我们要换衣服.”

    随便妳啦!我悠闲地暍着朝比奈替我泡的茶。

    “不是告诉你我们要换衣服了吗?”

    那又怎样啦?

    “给我滚出去!”

    几乎是被踢出门的我摔在走廊上,而教室门就在我面前被重重地关上。

    “什么东西嘛!”

    害我连放杯子的时间都没有。我用手指搓了搓被茶色液体弄湿的衬衫,然后背靠着门板。

    奇怪,好像哪里怪怪的。有什么地方跟平常不太一样.

    “啊,对了!”

    之前常常在教室公然换衣服的,今天竟然会把我给轰出教室。

    看来,她的心境已经产生变化了。莫非她也到了会觉得害羞的年纪,因为五班的男生一到体育课就如脱兔般冲出教室,所以根本没有发现她变了。对了,让五班的男生养成这种习惯的朝仓也已经不在了。

    在门外坐了一阵子,室内悉悉蔌簌的声音全都停止,却仍然没听到叫我进去的声音。无奈的我也只能抱着膝盖继续等候,就这样过了十分钟.

    “请进……”

    门内传来朝比奈细小的声音。当几乎可乱真的女侍朝比奈替我开门后,越过她的肩膀我看到了双手撑在桌上,一脸无趣的那双白皙修长的腿。她头上戴着长长的兔子耳朵,上穿着那令人怀念的兔女郎衣服。或许是因为麻烦的关系,她并没有戴上袖跟领子,就连网袜也没穿上.

    “虽然手跟肩膀的地方觉得有点冷,不过这件衣服其实很不透气。”

    说完后,便端起茶杯享受似地喝着茶.而长门则继续看着她的书。

    同时被女侍和兔女郎包围的我,实在不知道作何反应。如果带这两个女生去拉客,应该能赚一笔吧!当我这样想时——

    “哇啊,这是什么啊?”

    笑脸迎人的古泉突然发出一阵怪声。

    “莫非今天有化妆舞会?抱歉,我完全没有准备。”

    别胡说八道了,小心把事搞得更复杂!

    “实玖瑠,妳坐这边。”

    指了指她面前的椅子。朝比奈明显露出害怕的表,背对着可怕的,乖乖在椅子上坐了下来.原以为要干嘛,没想到她却动手在朝比奈栗子色的卷发上编起辫子.

    乍看之下,任谁都会以为是姊姊正在替妹妹整理头发。但由于朝比奈的表实在僵硬,而也面无表,所以使得原本应该充满温馨的甜美画面变得有点怪。看来,只是单纯替朝比奈女侍编辫子而已。

    望着脸上挂着浅笑一直注视着这昼面的古泉,我忍不住出声问道。

    “要玩奥塞罗棋吗?”

    “好啊,好久没玩了。”

    就在我们进行黑白争霸战的时候门又被华丽丽地踹开了,不用脑子想都知道能这么嚣张的除了我们的团长大人以外就只剩那个连有希也归为“不明生物体”的树了,而虚子自从加入他的社团后也从谷口的影子变成了他的影子,似乎他在哪虚子就在哪。

    当初我也问过这是为什么?虚子却回答我

    “之所以会跟着谷口是因为在初中除了他我都不熟悉,而至于树嘛,呵呵,难道你不觉得这和你和况一样吗?”

    当时我就没有语言应答了,毕竟这也是事实。

    “我有点事和你说,跟我来!”

    和一样,树现在也满脸的冰冷,为着炎的天气倒是添了几丝凉意。而一向我行我素的听到后竟然什么也没有说就站了起来拉着他的手出门了,那种感觉就好像她早就知道树要去的地方一样。

    在他们离开后优希就带着短发版朝比奈“学姐”走了进来,优希倒是一如既往的无表但是那个朝比奈“学姐”的表就有些怪异了,出于好奇我回头看了看朝比奈学姐却发现他们的表竟然一模一样!

    然后我又环顾了一下四周,果然除了两个天生无表系以外大家纷纷露出了怪异之,就连自称“过来人”的虚子也不例外。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世界末要来了吗?

    “从某种角度上来说是这样的。”

    一姬坐在椅子上双手交叉撑着下巴苦笑看着我。

    “开玩笑吧,世界末什么的不是科幻吗?”

    “在平常人眼里的确是这样,但是,昨天‘组织’侦查到了大规模的闭锁空间。其实我本是想来请你一起前去的,好证明我的份,可是出乎意料的是这个闭锁空间和平有很大的不同,似乎还参杂了其他的力量。”

    说完一姬无奈地耸了耸肩。然后接着她的话语的是有希

    “那是凉宫树的力量,作为同位异端体的他在进化中也拥有了等同凉宫的力量。”

    虚子走到了我面前笑容有些微妙

    “阿虚,按有希所说,那个时候因为人数足够所以两个SOS团才得以并立,可是现在SOS团合并了,树和的力量自然也交融在了一起,那种类似于创世的影响度我也不清楚这次你是否能熬过去。”

    等等!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是否能熬过去?你们不都是超特异能力拥有者吗?现在干嘛将所有的事都推到我一个人头上!

    “凉宫的空间构造过于完善按照这个世界的法则资讯统合生命体无法得以侵入,所以那个时候没有人能够来帮助你,除了。。。。。。”

    优希没有说完而是将眼神看向了一姬,一姬却不可置否地点了点头,然后他又接着说

    “这一切的报源来自于可透露未来的虚子,她和你有很大几率成为此次事件的核心。不过,你们或许不会碰在一起,原因是凉宫树。他会引导虚子进入另一个类似‘闭锁空间’的地方,而你则会和在一起。”

    “无法汇合?那还谈什么互助啊!虚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在我以前经历过后我一度将它认知成一场梦,虽然偶尔思考过但也没有什么头绪。”

    现在空气似乎开始凝结了,连最了解过去了的虚子也没有办法,那不也意味着这次凶多吉少了吗?神啊!你们到底想干嘛?为什么要把拯救世界这种狗血的桥段安排在一个高中生上,而且你还十分不负责任的将他设计成一个普通人!我也不求你赐我一的BUG,至少你要给我明确地拯救路线啊!

    可是无论我如何在心中哀嚎时间也在神的驱使下欢快的流淌着一点也不体恤像我这种被命运玩弄的人类!

    说实话,我真心地希望这只是一场梦。。。。。。

重要声明:小说《阿虚与虚子的交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