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虚子的表白以及两个SOS团合并预告

    看着虚子为难的脸我终于还是不忍心收回了准备回家的脚。

    “虚子,你不会要告诉我你也是外星人吧?”

    “不,我和你一样是普通人。”

    听见这句话我稍稍放心一点了,随着虚子的手势再次坐了下来。

    “那你想告诉我什么?”

    虚子愣愣地看着我,很明显接下来的话题并不怎么好开口我也不好勉强她,默默地和她对视着。

    “其实,在那次我就该告诉你的。”

    虚子终于开口了,不过听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了不久前虚子邀我陪她“散步”时别扭的神态,果然和这件事有关啊!

    “但是因为那件事实在太难开口,所以我借着接下来会发生的事,也就是引发的‘兔女郎事件’躲了过去。”

    这么一想,当时虚子的神也的确符合她现在的描述。等一下!这么说来她不是早就预知了这件事吗?这太不符合常理了!

    “的确,对于这个时间平面的人来说这件事根本就不可能,但是对于我来说这不过是一场被颠倒的闹剧罢了。”

    “那你难道想告诉我你是未来人?”

    虽然我知道这种事是根本就不可能,但是没来由的信赖感却突然涌上心头迫使我问出了这么一句不知所云的话语。

    “不,也不尽然,严格来说我不能划分为未来人。但是,阿虚在说接下来的事之前我还是那句话,不论你听到什么都请不要太过于惊讶!”

    我认得出,此时虚子眼神中散发的坚定正是很久以前被我抛弃的感觉,或许是受这种感的影响我也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其实,我就是你!”

    突然如惊雷一般的话语将本开始沉寂的我彻底炸醒了。什么意思?你就是我?开什么玩笑!我可没有双胞胎!

    激动的绪差点使我蹦起来,但是却被虚子提前一步伸出手按住了。

    “阿虚,你冷静一点,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反应也和你一样,但是这是事实请相信!”

    相信?相信就有鬼了!如果一个人突然把你叫到她家,再告诉你她他是外星人而且你边的一个同学就是你自己!这个时候还能镇定的人那已经超越了人的定义了!

    我看着近在咫尺的虚子,从她脸上来看除了发色与瞳色其他和我的差距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现在你告诉这么一个美少女就是我?耍什么白痴啊!

    就在我接近暴走的时候,从虚子嘴里传来一句淡淡的话语却如同一盆冷水一样浇了下来

    “在底以九宫格划分的第五个格子下有一个暗门,在那个暗门里有。。。。。。”

    突如其来的爆料让我惊了一下,但是发现越来越不对后也顾不得虚子是女孩了,直接伸手捂住了她的嘴。

    “你怎么会知道?!”

    虚子得意地看了我一眼,挣开了我的手,脸上挂着释然的微笑。

    “早知道一来就这样了,搞得这么麻烦,不过说起来当初我听见这件事的时候也大大地吃惊了一下呢!”

    看着虚子变脸比翻书还快我才明白了什么叫女人心海底针,果然够可怕的,但是真照她这么说。。。。。。

    “虚子,如果你真的是。。。。。。真的是我的话,你应该了解现在我的心吧,告诉这是怎么回事?”

    被揭穿了只有我一个人明白的秘密后我终于还是有些将信将疑,心虽然复杂但是也勉强能够平静了。虚子也缓缓坐了下来,脸上半带玩笑的神也收了起来,继续正视着我

    “其实正如你所听到,我就是你,你现在经历的一切都是我以前经历过的。”

    “可是。。。。。。”

    “可是这太不符合常理了对吧?没办法当我第一次听说长门是外星人而虚子就是我的时候我也难以置信,但是接下来发生的事才是完全了解了这些事的真实。”

    “好吧,就算你真的是我,但是作为‘那个时候’的我为什么还要回到‘这个时候’呢?而且还变了。。。。。。”

    最后一句话我说的很小声,也不知虚子是否听到了,但是转念一想或许当时她说的话和我一样也说不定。不过现在虚子面色依旧严肃,声音也不像平时那般温和

    “这并不是我想要回来,准确来说是被强行扭转了回来。”

    ?又是这个女人?她到底都干了些什么啊!

    “对你来说或许这件事会发生在三年后,但对我来说这却是在三年前,”虚子喝了一口桌上长门早就准备好的茶,继续说“三年前也就是当时我和他们高中毕业的时候了。的确在当时我对这三年来的高中生活也有一定的眷恋,可是我也明白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正准备迎来大学的时候一觉醒来却发现一切又回到了高一。”

    我稍稍有点明白她在说什么了,也就是一个人正信心满满准备迎来更美好的明天时却突然发现时间又回到了从前。哦,原来如此。。。。。。这怎么可能啊!

    “事还不止是这样,唯一让发现不对的正是我现在的这幅体,当我第一在镜子中看见她的时候所有关于虚子的一切就再次汇聚在了我脑袋中,使我记起了一切。”

    “那照你所说,如果你没看镜子的话,你也没有关于以前高中三年的记忆?从最开始你已经认定自己为女生了?”

    我也不清楚当时自己为什么会变得能够冷静分析起来,唯一清楚的就是虚子那张由白变红的脸。

    “对,最开始。。。。。。是这样,但,但是这也不能怪我啊,毕竟我又没有记忆。。。。。。”

    “那,那句‘请不要让在高中生活留下什么遗憾’以及以前对我说过一切类似的话都是针对这件事咯?”

    “嗯,大体来说没错。”

    屋子里再次陷入了沉默,她们说的话在我脑中聚集了消散,始终无法成型。

    “好吧,我需要时间冷静一下,请原谅我先失陪了。。。。。。哦,对了虚子能陪我一起到楼下吗?”

    或许真的如虚子所说它就是我吧,所以了解我心的她十分会意地点了点头,向长门同学道别后我们便走进了电梯。

    “那个。。。。。。”

    “放心,我可是你啊,怎么会把自己的事向别人曝光?关于那件事你大可放心。”

    我缓了一口气,长时间的精神紧绷太让人吃不消了,但是此时自己却并没有意识到心中的信赖感正在悄悄上升中。但是稍稍沉默与冷静后我才发现了一点不对的地方。

    “那按你刚才所说,在你还是男孩子的时候应该有一个女孩子的虚子吧,她呢?现在在这个时间。。。。。。平面吗?”

    虚子听到这个提问先是一愣,显然她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她抬起头看着我眼中充满着迷茫

    “当时我没有注意到,因为那个‘虚子’对我讲这些的时候并没有提到在她那个时候有另一个虚子的存在。。。。。。”

    诡异的气氛弥漫起来,之后我们便一路无话了,直到回到家,老妈问我去哪里时,我随口应了一声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躺在上,我开始回想起长门与虚子说的一切。

    现在先抛开虚子不谈,就说说长门,要是我信了她的话,那长门有希岂不就是人类以外的生命体,也就是外星人了。

    那可是凉宫夜期盼、拼命追求的不可思议的东西啊!

    想不到远在天近近在眼前。真是踏破铁鞋无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啊。

    ……哈哈哈!唼,真像个白痴!

    眼角的余光发现那本被丢在角落的精装本小说。把它连同书签拾起,顺便看了看封面的插画,接着就放在枕头边了。

    长门铁定是因为老是一个人关在公寓里看这种科幻小说,所以才会产生那种奇怪的妄想。想必她在教室里一定也不跟任何人说话,完全缩在自己的壳内。她应该先把书放在一旁,放宽心去交些朋友,享受一下正常的校园生活之乐才是。她的面无表是与人相处的致命伤,我想她的笑容应该会很可才对。

    明天就把这本书带去还她好了……。算了,既然都借了,就干脆看完吧!

    隔天放学后。因为当值生的关系,比较晚到社团教室的我,看到了正在玩弄朝比奈。

    “不要乱动啦!唉哟,都叫你不要动了!”

    “不。。。。。。不要。。。。。。救命啊!”

    把不停反抗的朝比奈的衣服几乎扯掉。

    “哇啊!”

    在发现朝比奈浑上下只剩一内衣时,我连忙关上开了一半的门。

    “抱歉。”

    后来,在门外等了十分钟左右,屋内朝比奈可的尖叫与愉悦的声音二重奏才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叫唤的声音。

    “好了,你可以进来了。”

    于是,我走进教室,没想到却当场愣住。

    里头竟然有个女侍!

    作围裙装扮的朝比奈含泪坐在钢管椅上,哀伤地望了我一眼后,随即低下了头。

    白色围裙配上大裙摆的澎澎裙和女用罩衫,白色丝袜更显出她的楚楚可怜。戴在头上的蕾丝头巾和绑在脑后的大蝴蝶结,更增添了几分媚。

    真是个无可挑剔的女侍啊!

    “怎么样,可吧?”

    就像在夸耀自己手艺似的轻抚朝比奈的头发。我心里自然是大表赞同。虽然对表哀伤的朝比奈不好意思,不过她看起来真的好可

    “好,就这样打扮吧!”

    才不好呢!朝比奈小声地抗议,然而我却假装没听到地转头跟说话。

    “为什么要把她打扮成女侍?”

    “女侍装扮才人嘛!”

    又在讲别人听不懂的话了!

    “我可是想了很久才这么做的。”

    你的想很久等于没想一样!

    “在以学校为舞台的故事里,一定会有一个像实玖留这种若人怜的角色。换句话说,就是有这种角色,故事才能顺利展开。听懂了吧?实玖留原本就是既柔弱又可,不过把这种材好的可女生,做女侍打扮,才能引人上勾。任谁看了,都会上她。这么一来,我们就赢定了!”

    你是想赢什么啊,小姐!

    正当我愣在原地说不出话的时,拿起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数位相机开始拍起纪念照。只见满脸通红的朝比奈不停地摇头。

    “不要拍啦。。。。。。”

    朝比奈,就算你双手合十地苦苦哀求也是白费功夫的,因为她是那种说要做就一定会做的人。

    “呜呜。。。。。。”

    “眼睛看这边。下巴稍微收一下,双手揪住围裙。没错,没错,再笑开一点!”

    不停地对朝比奈下达指令,同时疯狂地按着快门。要是我问她数位相机从哪里来的,她铁定会回答从摄影社借来的。

    其实是抢来的吧?

    在疯狂的摄影秀一旁,长门有希一如往常坐在老位了上看书。尽管昨晚她对我说了一堆奇怪的话让我有些错愕,但看她今天又恢复平时的冷淡,我便安心了不少。

    “阿虚,换你来拍。”

    将数位相机拿给了我,然后转头望向朝比奈。接着,她便像偷偷接近小鸟边的鳄鱼一样,猛力地搂住朝比奈小的肩膀。

    “呃。。。。。。”

    朝缩了一下的朝比奈微笑。

    “实玖留,动作更人一点嘛!”

    话才说完,便将女侍服前的缎带扯掉,然后一口气将罩衫前的纽扣解到第三颗。瞬间,朝比奈硕大的部便露了出来。

    “等等,不。。。。。。你干吗啦。。。。。。!”

    “好啦,有什么关系嘛!”

    当然有关系啊,小姐!

    最后,朝比奈被迫将双手摆在膝盖,体微微往前弯。当我看到她那与小的躯及可的娃娃脸极不相称的丰满部时,随即转开了视线。可是,这么一来就没办法拍照了。于是,我只好极其无奈地望向镜头,依照的命令不停地按下快门。可怜的朝比会被迫摆出各种强调部曲线的姿势,脸颊因害羞而通红。不过,明明都快哭出来了,还无奈又笨拙地露出微笑的她,却散发出不同于平时的魅力。

    糟了,我好像快上她了。

    “有希,眼镜借我一下。”

    只见长门有希缓缓抬起头来,接着慢慢地摘下眼镜交给,接着又缓缓地将视线移回书上。你这样还能看书啊?

    接过眼镜后,便将它戴在朝比奈的脸上。

    “眼镜不要戴得太正感觉比较好。嗯,这样就很完美了!戴着眼镜的清纯,**女侍!阿虚,记得多拍点喔!”

    姑且不论拍与不拍这个问题,你到底要朝比奈扮成女侍的照片干吗?

    “实玖留,以后你来参加社团时,都要穿这衣服喔!”

    “哪有这样的。。。。。。”

    朝比会拼命表达拒绝的意思,可是却一把抱住她,不停磨蹭她的脸颊。

    “谁叫你长得这么可呢!真是的,就连同是女生的我都忍不住想这么做了!”

    朝比奈尖叫着想逃走,却无法成功,最后只能任由的魔爪尽地对自己上下其手了。

    喂喂,,我实在太羡慕你了。呃,不对不对,我怎么可以这样想呢,我应该阻止她才对啊!“好了,你也差不多该停手了吧!”

    我拉住不停地扰朝比奈的,可是她就是不肯放开朝比奈。

    “够了,别闹了啦!”

    “有什么关系!要不然你也一起来吧?”

    虽然我觉得这还真是个好点子,不过当我发现朝比奈的脸色瞬间刷白后,自然不可能这么答应了。

    “哇啊,这是怎么回事啊?”

    回头一看,才发现出声的人正是拿着书包站在入口处的古泉一姬。她兴致盎然地望了正把手伸进朝比奈敞开口的,及紧握着的手企图阻止她疯狂行为的我,和一做女侍打扮,不断颤抖的朝比奈,以及明明没戴眼镜却还能泰然自若地看着书的长门。

    “在进行什么活动吗?”

    “古泉,你来得正好。大家一起来作弄实玖留吧!”

    【你在胡说什么啊?】

    古泉仅是微微地扬起嘴角。拜托,要是你同意的建议,你这个人就非常有问题了。

    “不了,看起来好像可怕的。”

    古泉将书包放在桌上,然后搬了张靠在墙上的椅子。

    “我可以在旁边看吗?”

    她两腿交叠地坐在椅子上,然后一脸看闹似的望着我。

    “用不着在意我,请继续,请继续。”

    不是啦,你弄错了!我没有要偷袭她,我是要救她啦!

    最后,我终于挤进了和朝比奈之间,然后慌忙地接住差点往后倒的朝比奈,在惊讶她体重如此轻的同时,轻轻地让她安置在椅子上。朝比奈上的女侍服已经凌乱不堪,而且她看起来也十足疲惫。不过老实说,这样的她真的好人。

    “好吧,反正已经拍了这么多张了。”

    从闭着眼睛,全无力地瘫靠在椅背上的朝比奈那张可的脸上摘下了眼镜,再还给长门。长门沉默地收下眼镜,不发一语地重新戴好。昨晚滔滔不绝的那一席话,简直像是没有发生过似的。其实,她真的是骗人吧?她只是对我开了个天大的玩笑而已。

    “SOS团的各位!”

    突然从门口传来的爽朗男声将我们的注意力一下就吸引了过去,而且正如我所料的是,能有这种清纯阳光感的也就只有他了——凉宫树!

    “我是来合并社团的!”

    爽朗的笑容爽朗的声音以及爽朗的动作,以为首,我们整个SOS团开始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重要声明:小说《阿虚与虚子的交错》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