焚风(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哇。。。这风好大啊。”我刚走出车外,一不留神竟差点被迎面吹来的烈风吹倒,扶住车稳住形后不由得感叹起来。

    “最近风确实大的,你也注意保暖哈。”胡思玥刚出头来给我道别,风吹得他头发全部倒立起来,几乎连声音都被吹得有些飘渺。

    我将领口竖了起来,对着胡思玥喊道。“今天也麻烦你了!我先上去了,你路上小心!”而他也对我挥了挥手,然后赶紧缩回车里将窗户关上之后便开车走了。

    将一卷资料卷起后,我端起泡好的红茶站了起来,想稍微休息一下。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眺望外面的世界,沉的天似乎低的要压了下来,外面的树木和行人都在风中凌乱。

    喝了一口暖暖的红茶,不由得感叹。“诶,这个风真的好大啊。”

    旁边望着天的危阿姨听我这么说,转过头来看着我说道。“说的也是呢。”

    “诶?”我有些奇怪的看这她,不知道她要说什么。

    “总是在室内看一些资料的话,有些无聊也有些死板呢。”危阿姨这么说着便笑了起来,我看着她的笑容有不好的预感。

    “魇这个东西,并不是背下它们的特质就可以好好的掌握了的。今天你就出去走走,兴许正好能实习一下这些子的所学呢。”危阿姨这么说着,笑容也越发的灿烂起来。

    “外面这么大的风。。。”我有些试探的说道,“我还是呆在房间里背些资料吧。。。”

    危阿姨没有再说什么,端起了茶杯喝了一口茶,然后笑着盯着我。或许是她眼睛的缘故,我被她注视着总是浑不舒服,最终只能转开视线败退下来。

    “啊。。。该死。”我将衣领上最高的一颗扣子都系上,但是风却还是灌了进来。只好努力缩着脖子,抱紧双手加快速度在风中艰难的行走着。

    跟随危阿姨学习魇的运用已经有半个月了,这半个月每天都按时去报到,然后整天呆在房间里面看着那些资料,让我想起考研之前的子来。

    枯燥而单一的子让我有些倦怠,也不如前些子了。或许正是看出了我有些倦怠的心理,所以才会打发我出来去走走吧。

    “啊!可是今天也太不是子了啊!”躲在咖啡馆里看着外面东倒西歪的行人,我有些抱怨来。“又不是名侦探柯南,怎么可能到处都是奇怪的凶杀案。“

    想到奇怪的案件,突然我灵机一动。掏出手机给付超去了个电话。

    有案子的付超总是给人一副没有休息好的暴躁症患者的感觉,还没和他说上几句话,他那边就不耐烦结束了通话。

    最近太平的,没有什么怪异杀人事件,付超那边也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让我泄气的趴在桌上。

    想起出来之前危阿姨说的那些话,似乎是暗示我今天能够找到什么端倪似的。如果我什么都没发现,回去会被当成是偷懒吧。

    “啊。。。说的那么简单把人打发出来,又不给个提示什么的。我这样瞎猫碰死耗子的找魇,找到什么时候去了啊。。。”趴在桌上的我又有些泄气的想到。

    “先生。先生。。。你睡着了么?”我趴在桌上,背后传来低声的呼喊声。我赶紧爬了起来,转过去。

    我转看去,一个服务生打扮的年轻人站在我面前,看我没有睡觉的样子,解释道。“噢。不好意思。。。这里不许睡觉呢。。。”

    想到自己在公共场合趴在桌上的样子,我也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啊。。。是因为有些无聊。所以趴了一下,真是抱歉。”

    那服务生想了想,对我指了下不远处的一个书架。“噢。如果是先生有些闷的话,那边有书架,上面的书都是免费借阅的呢。”正说着旁边一个桌子呼叫起服务员来,她对我鞠了一躬,然后就往那边去了。

    反正现在外面那么大的风,出去也是受罪,不如在里面多呆一会等到风小一些再出去。于是我也接受了她的意见,走过去翻看起那些免费书籍来。

    在书架上摆满了各种娱乐杂志和报刊,对于不太喜欢这些我的我没有什么吸引,翻看了一周,在角落找到一个奇怪的小报纸来。

    这个报纸第一刊就被一个加大加粗的标题占据,“天王巨星死家中!”还配了当事人的一张图,虽然不太了解那巨星的况,但是这个新闻却让人一眼就感觉是虚假新闻的感觉,不过现在也是无聊,看些这些无厘头的小报纸反而更有趣一些。

    我拿起报纸随意翻看起来,基本都是一些子虚乌有的新闻,不吸引大家眼球罢了。不过在里面也有一小块地方让我感兴趣的,就是那个本城怪谈专栏。

    本期写的是干尸地的传闻,说是在一个小区内发生的事,突然一夜之间草木尽枯,而且自从那天开始,偶尔早上还能发现一些动物的干尸,弄得大家人心惶惶。整个事件渲染的神秘极了,还称记者找到了专业人士回答说是因为那里买着一个旱魃,都是旱魃搞的鬼。

    这个事我也听说过,是前两天爸爸看新闻的时候看到。不过只有说了小区内的花草干枯的况,没有什么干尸之类的,而且根据电视里面的专家的说法是因为秋季焚风现象导致的草木枯萎,不需要有什么惊慌。

    焚风的出现多半是因为过山气流下山导致的空气下沉,气温升高现象。市内的话基本不会出现的,所以当时对这个事也有些奇怪,但是也没有深究下去。

    今天又看到这个事,、而且离这里也不是很远的样子,反正也没事可做不如就去看看吧。想到这里,我将那报刊里的地址记了下来,然后结账出去了。

    走出咖啡厅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看天空,不知道是我错觉还是怎么的,总是觉得天空低沉的有些奇怪,压迫感让人有些喘不过起来。

    摇了摇脑袋,将不安的思绪甩出脑袋,然后拉近领口又走进了风中。

    现在的风已经没有刚才那么厉害了,走在路上也没有刚才那种几乎要被吹倒的感觉,但是呼啸而过的风还是让人浑不舒服。

    走了没多久就走到那个小区了,小区不是很大,找了一会就周到了那片枯萎了的花园前。站在花园前,周围的温度和别的地方相差无几,我有些疑惑的打量起那些枯萎的植物来。

    如果是单纯是因为焚风现象而大面积枯萎的话,那应该是一个阶段的缓慢失水,而眼前我看见那一大片枯萎的植物,受灾况几乎一样眼中,边缘地区的植物也中间地区的植物都是一样,折断枝条之后里面都已经完全没有水分了。

    我看了看,在这些植物的受灾范围之外,还有一些植物,但是这些植物虽然有些枯黄,但却是普通的植物到了秋天自己枯黄的那种样子,枝条折断之后里面仍旧是充满水分的。

    仔细看了一圈,在角落里面发现了老鼠的尸体,这个尸体并没有腐烂,用树枝戳了戳翻看了一下,竟然这个尸体和小报纸上说的那样变成了干尸。

    这真是让人费解,要形成干尸的话对周围环境要求是极端严格的,同时要经过很长一段时间的自然风干。像是我们这个潮湿的南方城市更是不可能在这样条件的,而眼前这个老鼠却莫名其妙的变成了干尸。

    或许是有人故意制造的这个,用来混淆视听呢。想到这里,我找了个报纸将老鼠尸体包裹起来,然后带回家里仔细看看。

    我将老鼠的尸体切开来仔细观察里面的状况,里面的样子让我吃惊不已。虽然在家里没有精密的仪器来测量,这样的干尸也不是我擅长的科目,但是粗略也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

    这个老鼠体内的器官每一个因为失水而按照比例缩小了,而且这个过程似乎迅速彻底,保存的相当完好,几乎看不出有腐烂过的痕迹。虽然现在是秋天,腐烂的话也会相对缓慢一些,但是想要人工烘干制作一个这样的干尸的话也是需要一定时间的,保持这样的完美的话也是几乎不可能的。

    这个让我想起魇来,应该是一种吸收生物体内水分的魇,但是如果只有这个条件让我来找的话,一时半刻却也想不到眉目。

    没有什么头绪的我,将这些杂乱的信息都写在笔记本上,然后思考它们之前的联系。这些线索好像拼图一样,虽然看着没什么共通点,但仔细找的话将它们拼接在一起,事件也就水落石出了。

    “从目前掌握的信息来看,暂时没有目击者也没有人类受害者,应该是晚间人烟稀少的时候活动的。根据魇的一般规律的话,守株待兔似乎是最好的办法。”想到这里,我将笔记本合上,穿好衣服拿起手电就出门去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