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危幽瞳(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我点了点头,避开了这个话题,说道。“说了那么多,我却到现在都不知道怎么称呼你呢。”

    那人笑了笑,说道。“你好。还没做过自我介绍,我是危幽瞳。三苗后裔。”

    后来她又和我说了一些关于她的往事,然后看着我有些疲惫便离开了。

    我躺在上想着她说的话,心里却不平静。从未想过我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到底对于这个力量我应该怎么去使用呢。难道和她所说,假装它不存在不去使用吗?

    可是如果我好好的用这个力量去帮助孝翰,不是更好吗。

    我躺在上胡思乱想,孝翰又走了进来坐到边,递给我削好皮的苹果,“诶,你们聊了些什么。”

    “没什么,和我说了下她以前的事。”看着孝翰有些质疑的眼神,我赶紧又说道。“她说自己是三苗人,也就是苗族的吗?”

    “三苗?”孝翰想了想又说道“记得山海经上说,三苗国位于赤水的东面。自古便是巫术之乡,那里的人天生能预知生死,占卜吉凶,拥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强大的感知能力。

    传说三苗人拥有来世之眼,上古之时当位者因为害怕他们的力量将他们诛灭,所有族人都被剜去双眼而死。只有少部分逃到三危山中躲过了灾祸。

    没想到今也能见到一个三苗后裔呢。难怪她控魇的力量如此纯熟,恐怕和她的血脉有很大关系吧。”

    说完孝翰将我吃剩下的果核丢掉,擦了擦手,将被子给我拉上来盖住。“有什么明天再说吧,你也该好好休息下。运用异种之魇的力量很伤体的,我看你的样子怕是还没缓过来。”

    说完他就站起来走了出去。孝翰将门关上之后,房间里面暗了下来,我看着模糊的天花板心里纠结着那巨人的梦境和危幽瞳的话。

    模模糊糊的,又睡了过去。

    醒来房间里面还是黑漆漆的一片,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推开门走出去后,发现外面的走廊有些熟悉,顺着走廊走了不久,又发现了铭着异兽的木门。

    看样子我是在上次胡思玥带我来的大厦顶楼了,站在门口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我将那大门推开。

    孝翰他们都不在这里,而里面还是以前的样子,危幽瞳她还是坐在那张有着高大椅背的椅子上看着窗外,而窗外虽然是夜晚,但是城市的灯火也映照的灯火通明。

    “你来了。”感觉到我的视线,危幽瞳转了过来对我轻声说道。

    我坐到石桌面前,看着她说道。“我想了想,这魇似乎并不只是控制时间这么简单,我隐约感觉到若是用这力量,世界将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所以。。。我会答应你,我不去使用它。”

    危幽瞳一直古井无波的双眼在我的话语中我意外的发现了波澜,但是却很快又隐没过去,似乎是幻觉一般。她一直盯着我的眼睛,似乎也在找着什么。半晌,她幽幽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能这么说我很欣慰。我之前还是低估了你右眼的力量。。。”

    我深吸了一口气,继续说道。“虽然我不去运用右眼的力量,但是我却也不希望自己只能当个没用的废物。所以。。。我想拜托你,教我怎么去当一个魇师,怎么去用魇的力量帮助孝翰。。。”

    她看着我坚定的样子笑了起来,“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倒是很荣幸能够当你的老师。”

    听到她的话,我激动的站了起来赶紧对她鞠躬喊道。“谢谢老师!”

    她摇了摇头,笑着说道。“别叫老师了,听起来真别扭。你和小玥一样叫我危阿姨吧。”

    于是我说干就干,将学校助教的工作辞掉之后,便专心的每天去危阿姨那里报到,而对于我这个学生危阿姨也特别用心,不但不厌其烦的为我演示和解答,还拿出了压箱底的资料。那些看起来有些古旧,甚至还有些写在羊皮上的卷轴勾的孝翰也不再到处跑着,跟着我一起学习。

    虽然爸妈对于我突然辞职感到很恼火,但是后来听说我在大厦里当“总裁助理”也就没了声,见过危阿姨之后更是天天督促让我好好跟着她干,看起来对我的“新工作”感到非常满意的样子。

    跟着危阿姨学习着运用魇的力量,也逐渐的了解起她来。更让我惊奇的是,拥有可预见未来的来世之眼的她,天生竟然是盲人看不见任何东西。

    盲人在外面的世界也算是比较稀少的人群了,更何况是在天生拥有不可思议之眼三苗族内。

    听危阿姨说,虽然三苗中并不是孝翰所说上古时候那样各个都可见未来过去,多年的杂居让三苗的血脉变得稀薄,虽然现在这些仍然自称是三苗的后裔但是却失去了祖先那种神奇力量。

    在几个部落中偶然才会出现一两个拥有不可思议之眼的孩子,这样的孩子长大之后必定是族内的祭祀,为族人占卜吉凶。

    而危阿姨的父亲便是三苗的大祭司,不仅可以占卜吉凶,更可以使用诸如透视,隔空取物这样的异能。被族人当成神明一样的崇拜。

    但是他的父亲却似乎没有生育能力,一直到五十岁都膝下无子。

    某天,他父亲在午后小憩中恍惚看见了一个解决方案。当天夜里一个人冲进山林,失踪不见了。

    大家找寻了一周,快要放弃的时候,危阿姨的父亲自己跌跌撞撞的跑了出来,却不记得去了哪里。只是手中紧紧握着一颗墨绿色的宝石。

    危阿姨的父亲将那宝石镶嵌在饰品上天天随带着,而或许是这个宝石的力量,第二年许久没有动静的危阿姨的妈妈竟然怀孕了。

    盼了多年的愿望终于得偿所愿,危阿姨的父亲非常疼这个得之不易的孩子,但是随着时间增长,他们却发现这个孩子竟然天生是盲人。

    虽然三苗到了这个时候血脉已经很稀薄了,但是祖上的庇佑仍在血脉中,自古以来三苗后裔虽然并非人人拥有来世之眼,但是却各个都是视力过人,更别说盲人了。

    大家都认为这个是个凶兆,那宝石更是不祥之物。可是危阿姨的父亲别任何人都这个孩子,他不相信这个是所谓凶兆也不相信带给他孩子的宝石是不详的,终于在一天夜里带着年幼的危阿姨逃离了村子。

    来到现代社会的两人跑了很多医院,却都是没办法治愈危阿姨的双眼,而多年的流浪让危阿姨的父亲了解到魇的事,为了治好危阿姨的眼睛他开始以魇师的份四处奔跑着。

    一直到危阿姨十岁。

    从一个不起眼的小村子里,危阿姨的父亲找到了一个古旧的卷轴,上面记载的魇让他有了希望。

    这个魇可以将寄主的眼球变为单独的活物,即使宿主死亡这双眼睛也可以单独活下去。危阿姨的父亲希望用这个魇将自己的双眼移植给危阿姨,为此他还在动物上做了很多的实验。

    等到确保无误之后,危阿姨的父亲便将自己的双眼给了危阿姨。

    当危阿姨说道这里的时候,她沉默下来摸着自己的眼睛,过了半天才低声开口说道。“可是年幼的我第一眼看见的,却是失去双眼空着两个眼眶的父亲。”

    失去双眼的危阿姨的父亲美国多久也去世了,只剩下危阿姨一个人流浪,而继承父亲双眼的她拥有的不仅是他父亲那样的力量。

    她看见的未来准确相当高,而且甚至她还可以将自己所见展现给其他人。凭借这样的力量,危阿姨靠着给别人占卜为生。后来遇见胡思玥的父亲,才在上层社会中崭露头角,价也一路直上,到后来甚至自己在市中心修了一栋大楼。

    凭借着不可思议的力量,危阿姨不仅有自己的公司,还和许多魇师保持着联系,收集了无数珍贵的资料。

    有些时候,看着几乎全知的她我不由得好奇她的生活。如果每天我都能看见明天的形,如果任何事在之前我就知道了结局,那么每天我这样子过着已经看见的不可避免的子,我能否和她一样的平静呢。

    或许除了坦然的平静,那些不可知的刺激和冒险都失去了,我这样子过着还有什么意义呢。

    偶尔看资料困了,抬头看着天空,那天空似乎越来越低沉,而我的未来。。。是不是已经定下了。我做一切都是徒劳无功呢。

    每当看见眺望窗外危阿姨的背影,便总是这样的无奈。拥有看见的力量,却无法改变一些事;或许比起看不见来的更悲伤吧。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