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孝翰之死(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模模糊糊的,我醒来发现,自己漂浮在一片如有形质的黑暗混沌中。我被一片柔软而冰凉的黑暗包裹着,看不见四方却能感觉到一直下降。

    遥远的深渊之底出现一点亮光,如同星辰一样微弱的光随着我的深入,变得越来越大。

    越来越近,我此刻能清楚看见那光的源头——一扇巨大的白色石门,上面复杂的雕刻着看不懂的文字和花纹。这深渊底部的石门,一直延伸到到无限宽广,我站在它面前甚至还不如上面的任何一个文字大。

    这个石门远望看见一片复杂宏伟的花纹,而走进了之后更能清楚发现,这石门上竟然还有如此精细的纹路,如同毛细血管一般的遍布其上。我将手掌放在石门上,摸过那花纹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它的复杂。

    石门上传来冰冷苍凉的感觉,似乎天地初生这门就伫立在这里。这奇怪的感觉让我心神安宁,闭上眼来静静的感受。

    不知道站了多久,我从那沉静中醒来,收回手掌却发现我手掌按着的地方竟然凹陷了下去。而且深陷的掌印如同被鲜血渗透一般的鲜艳,我看着毫发无伤的手,又看向那手印。

    手印中鲜艳的红色蠕动起来,然后顺着这门上的花纹竟然扩散蔓延。那红色蔓延的速度极快,我后退两步,看着红色顺着那些花纹将这石门染红。

    那红色如同急速生长的爬山虎,如同浪潮一般的往四周扩散。我甚至能听见如同浪潮一般涌动的声响。这红色越来越快,不多久目光可及的地方,红色已经全面占据,整个大门沉浸在鲜红色中。

    突然,整个地面颤抖起来,被染成鲜红色的石门缓缓开启,巨大的风从门缝中吹来,而我却站在风暴中安然无恙。

    那门推开了一条缝隙便停了下来,虽然这个缝隙比起门来微不足道,但是对我来说已经是如同一条峡谷一般宽敞了。从这个张开的缝隙里面传来奇异的香味和一种柔和的金色光芒。我没有犹豫走了进去。

    里面的世界似乎是一片海洋,散发着金色光芒和甜蜜气味的海水将整个世界包围,面前是一条白色沙粒的小道,一直延伸到远方,

    有一种期待在前面引领着我,我不由自主的走在这细长的路上,而心中一片空明,甚至连我在走路这件事都忘记了。

    突然我才发现,我不知什么时候站在了一座岛上,回头望去却发现刚才一望无际的小路现在似乎只有百米来长的样子。

    我站在这海中的岛屿上,整个岛屿空无一物,只有面前矗立着一座巨大的十字架。

    十字架上有一个失去双手巨人被钉在那里,他只有半副子,双手断裂的地方和肋部之下被一团黑暗包裹,我自己看去那巨人的子似乎正在迅速的生长,而那黑暗则片刻不停的吞噬者他,那黑暗吞噬了巨人的体,最末端转化成了金色的液体,顺着滴落下来汇入海中,吞噬与再生达到一个平衡,两者就一直这么僵持着。

    那巨人的左眼也被黑暗吞噬着,他用他巨大的右眼一直望向我。

    “你回来了。”虽然那巨人没有开口,我心中却突兀响起这个声音。

    我没有回应,站在十字架面前和那巨人对视着。

    过了半晌,那声音又在我脑中响起。“如果说换回那人。你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呢。”

    我盯着那巨人,本来因为这里的力量而平静的心理爆发出强烈的风暴,心神被他的话语搅动而翻滚不已,盯了半天我艰难的开口说道。“从小就如同哥哥一般的孝翰,总是在我前面保护着我,我从未想过失去他的感受。甚至是他离开我边,去背的地方漂泊的时候,我也没有害怕过,因为每当望向星空我走能感觉到他也在这片星空下。

    但是。。。但是。。。如今我却连活下去的勇气也没有了。总是在前面的人突然不见了,我怎么继续走下去呢。。。”

    又回想起他挡在我面前的背影,我无力的垂下头来,“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来换回他。”

    那巨人的右眼转了转,盯着我没有再说话。

    突然,我的眼睛剧烈的疼痛起来,如同一千万根针扎在眼中,我艰难的抬头望向那巨人,那巨人却还是那样平静的看着我。他的右眼从中间开始,黑暗钻了出来,慢慢的扩散开来。

    随着那黑暗的扩散,我的眼睛也好像在烈火中焚烧一般痛苦,最终那黑暗将巨人的双眼都吞没,而我也陷入一片黑暗中。

    “没人人可以改变已经发生的事。。。”

    黑暗中那巨人的声音传来,我却听不太清楚,我又漂浮在那黑暗的海洋中,而旁边无声的黑暗里微微传来某人的呼喊,我顺着那喊声飘去,似乎变得真实起来。

    “孝翰!”我猛的张开双眼,从上挣扎的起来,眼前的灯光有些刺眼,让我不由得眯起眼睛来。

    “林夕。。。林夕你快躺下。”旁边传来胡思玥的声音,他站起来连忙将我按在上。

    我拨开他的手,挣扎着要下,而肩膀上的伤口被拉扯到而让我疼痛不已。

    “嘶。。。”我按住被扯动的伤口,望向胡思玥,他双眼红肿似乎刚流泪的样子,“孝翰呢?孝翰呢?”

    胡思玥别过头去没有回应,这个时候门被推开。付超大步流星的走进来,抓起我的肩膀摇晃起来。“他妈的发生什么事了?你们干什么去了!?”

    他双手如同钳子一般紧紧的抓住我的肩膀,本来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又渗出血来,将纱布都渗透了。胡思玥看见我这样,猛的将付超推开,冲他吼了起来。“你有神经病啊!没看见林夕受伤了吗?”

    付超被推开踉跄的退了两步,悲伤的望着我,低下头来轻声的说着。“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看着我执意下,胡思玥走过来搀扶着我,我看着付超这样,之前那不敢相信的一幕又出现。我颤抖着问道,“孝翰呢。。。孝翰人呢。。。”

    “林夕。。。你先好好休息吧。。。”胡思玥的话有些颤抖,我转过抓住胡思玥的肩膀,不相信的问道。“孝翰在隔壁对吧。他肯定没有什么事的是吧。。。你告诉我。。。他肯定没有什么事的。。。”

    胡思玥没有开口,只是摇了摇头,别过脸去沉默着。我看着他们的样子,激动的喊起来,“一定都是我在做梦!你们都不告诉我,我就自己去找!”

    我说着就推开门要冲出去,而外面正好有个医生要进门,我急冲冲的就撞在他上。

    “诶。。。你受了那么严重的伤,不在上好好躺着。到处跑干什么!”那医生站起来拍了拍衣服,看见我肩膀的伤口又流血,激动的说起来。“你不想要左手了是吧!快躺回去让我检查检查伤口。”

    我激动的抓着那医生的领口,瞪大双眼问道。“和我一起来的那个人呢?他在那里?”

    医生被我的样子吓了一跳,慌乱的应着。“你说什么?你在说什么啊。”

    我又要开口喊起来,而付超走来拉住了我。“林夕。孝翰没有送到医院来。他不在这里。”

    我松了抓住医生领口的手,转过来望向付超。

    付超沉默了一会说到,“当时发现你们的时候,孝翰已经死了。他的尸体在警察。。。”

    付超还未说完,我就一拳揍了过去。胡思玥看我激动的样子,冲上来把我抱住,我瞪大眼睛望着付超,“你胡说!我不相信!”

    付超默默的从地上爬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对不起。”

    我将抱着我的胡思玥推开,没有理会后面人的大喊大叫,一路狂奔冲出医院往警察局跑去。

    跑出医院没多远,胡思玥开车赶了上来,他也知道拗不过我便让我上车,带我去警察局。一路胡思玥都狂奔而过,一个红灯都没等,但是虽然如此我却仍旧觉得路途太过遥远,等待的太漫长。

    而这距离警察局越近,我却越害怕起来。孝翰无神的双眼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虽然不愿意相信,但是我却又不想知道事实。

    我一路跌跌撞撞的冲到楼下的停尸间,付超沉默的站在一张钱,那上躺着的人被白色的布遮盖着。

    “对不起。。。我和你们在一起,却什么都没有能做的。。。”付超低下头,重复的说着。我要上前,胡思玥却拉住了我。

    “林夕,别看了。。。”胡思玥拉着我,这么说着。

    我将他的手掰开,默默的走到那白布前,站了一会才下定决心将那布掀开来。

    孝翰此刻正安静的躺在上,本来健康的小麦色皮肤现在却是冰冷的青灰色,眼睛紧闭着,仿佛睡着一般。我将白布又拉的更下面一些,口的伤口呈现在眼前,里面的血液都已经凝固变得有些黑,这伤口让我又想起那突刺而出的刀刃,让我终于相信孝翰死了。

    我颤抖着将手伸过去,冰冷的触感却灼烧一般的让我疼痛,我想起梦境中那男人的话来。看着伤口低声的说,“如果可以。。。我愿意用一切的换回他。。。”

    一直没有流泪的眼睛此刻再也止不住,滚烫的液体划过脸庞滴落下来,而我眼中却只有那狰狞的伤疤。

    这样一直盯着,眼睛又如同针扎火烧一样的疼痛,但是我却没有移开视线,眼中不停的流出泪来,我脑袋如同被人用手搅动着混乱而痛苦。

    这个世界的神明终于听到我的祈祷,我不可置信的看着孝翰的伤口逐渐愈合,而他的肤色也慢慢便会正常,我仅仅握着他的手,感受到那冰冷逐渐消退,微微触动的脉搏让我清晰的感受到。

    躺在上安静如同睡着的孝翰猛然惊醒,坐直子用力的呼吸着。我艰难的摆出一个笑容,开口却发现声音已经嘶哑,“孝翰。。。你终于回来了。”

    “林夕!”孝翰将我一把抱住,“太好了。。。我甚至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

    被孝翰抱着,松下一口气的我伸手擦了擦脸上的泪,却发现手上染了血,转过头去正好看见一扇镜子。

    镜子中我被孝翰抱着,而我的右眼却是没有瞳孔的琥珀色,眼中流出的也并非眼泪,黑红色的血液顺着脸庞流下,弯弯曲曲的如同泪痕。

    “啊!发生什么事了,徐孝翰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旁边传来付超的惊呼,紧接着胡思玥也喊了起来。“林夕!你的眼睛怎么了?!”

    孝翰松开怀抱,看着我的样子,也似乎被吓了一跳,伸手沾了我脸上的血液嗅了嗅。“林夕,你感觉怎么样。”

    看着孝翰平安的样子,我终于放下心来。此刻肩膀上的伤口传来尖锐的疼痛,我抱着肩膀虚弱的跌倒,而脑中更是一片片的眩晕,最后在他们焦急的神色中昏迷了过去。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