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青春(3)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本来守在门外的保安还不让我们进去,但是付超掏出他的证件之后,就只好放我们进去了。

    灵魂之火的乐队成员都在房间里休息着,坐在中间的林枫望向我们。孝翰走上前去,盯着他的眼睛说道。“你已经一个多月没有睡觉了吧。如果不想死,就回答我几个问题。”

    乐队其他人听到孝翰这么莫名其妙的话语,都面色不善的站起来,围了过来。林枫冲他们摇了摇手示意他们不要轻举妄动。

    他还是坐在那里,仰头看着孝翰,“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我还知道你给他们喝下的那叫做青祭的酒里,有你的血。”听孝翰这么说,我和付超都惊讶的望向他。

    林枫沉默了一会,将其他人打发出去,然后继续说。“你现在来是要说什么呢。我演出挣来的钱都拿来今天花掉了,可没有能给你的了。”

    孝翰摇了摇头,“我只想让你知道你是在玩火。现在放手还不算晚。”

    林枫像是听到什么笑话一样的笑得弯下了腰,抬起头来脸上都是轻视的表。“玩火?是,我实在玩火,而且我要让这火猛烈的燃烧。”

    “已经太迟了。。。”林枫继续说道,“对于深陷在这个糟糕世界的人来说。现在醒悟也都已经太迟了。”

    林枫站起来在房间里一面来回走着,一面激动的说着。“好好看看你周围的世界!所有人的血都已经冰冷,忘记了怎么去呼喊。光天化之下有人偷窃,我们不敢出声指责;跌倒在地的老人,我们围观却不敢上前搀扶。我们躲在电脑面前,上网谴责那些恶,却总没想过自己也是那沉默的帮凶!”

    林枫叙说着他对社会的不满,对世界的不满,越说越激动。我们都沉默的看着这个愤世激昂的年轻人,不知道说什么。门被推开,他乐队的伙伴提醒他下半场开始了。

    林枫抓起外,盯了我们一眼就要出去。

    “如果继续这么下去,你只剩半个月的时间了。”孝翰望着走出去的林枫这么说道。

    林枫停了一下,“那我会用剩下的半个月,点燃更多人心中的火焰。”说完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

    孝翰叹息一声摇了摇头,“难道靠这样,就能够改变什么么?”

    我们也从房间走了出去,我问道。“他上的是什么魇啊?”

    .“烬火。被寄生的人如同在烈火之中一般,无时不刻都充满激,甚至因为这股狂的火而无法入眠。

    被寄生的人一般会持续兴奋一个半月左右,最后因为耗尽生命而衰竭。

    古时候会用在上战场的死士上,用来打造一只不眠不休,甚至感觉不到疼痛持的无敌军队。因为其对寄主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后果,后来被止使用在人上。“孝翰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继续说。

    “你们喝下的那个红色饮料里面含有他的血液,所以他能够将你们的绪煽动。不过这个并没有什么危害,停止摄入之后一段时间就会消退。”孝翰将之前给我们闻的瓶子拿出来,“因为不是魇本体,你们体里的那些东西已经在解除狂状态的时候也没有了。只要你们不再去喝那个东西,也就没问题了。”

    此时音乐又响起了,周围躁动的人群又开始狂起来。而我站在这群人中间,却失去了之前狂的兴奋。我看着周围大喊大叫兴奋不已的那些人,又回头去看台上呐喊挥手的林枫,心里没来由的有些悲切。

    “这样的燃烧的青带来的只有毁灭,并不能改变什么的。林枫,你虽然有很好的愿望,但是你这样,就算的是喊醒了这些年轻人么。”我摇了摇头,叹息不已。

    知道了真相之后,我对着演出没了心思,拉着孝翰正要往外走。这个时候,突然响起风铃的声音。这诡异的风铃声夹杂在狂的声浪中,细微却又如此真实。

    片刻,还在吵闹着呼喊着的人群竟然随着这铃声安静下来,片刻便呼啦啦的跌倒在地。整个空地只剩下我,孝翰和台上的林枫,显得无比诡异。

    “发生什么了?”我被靠着孝翰,往周围四处张望,却没看见任何其他人。

    “入梦铃。有别魇师来了!小心点,可能是上次那个男人。”孝翰也做出戒备的姿态,低沉的说着。

    我看见有一个人影出现在舞台旁边,他喘着连帽的黑色卫衣和一条做旧的牛仔裤,手上拎着一个细长的东西。

    看着那人不是神秘人让我松了一口气,但是这个突然出现的人却给了我危险的感觉。

    他没有理会我们,走到台前一跃就跳上了舞台。林枫站在舞台中间,看着那人却没有动作。

    那人拿着的东西竟然是一把长刀,他抽出刀来冲到林枫面前,对准他的心脏一刀刺了下去,我看着他将那刀全刺入,刀刃带着鲜血从林枫的背后冒出,然后又被迅速的抽离。

    孝翰看着抽出刀来,立马冲了上去,但是等他跑到舞台前,林枫已经倒在血泊中,没了反应。

    那人将刀缓缓的插回刀鞘,冷冷的看着孝翰。而孝翰也放下林枫,望向那人没有说话。

    我这时也跑到孝翰边,我看了看林枫又看了看孝翰,孝翰对我摇了摇头。

    面前的这个人看起来和我差不多大,但是英俊的脸上却满是冷漠,他面无表的看着林枫,确认他已经死了之后,又看了我们俩一眼,转就要离开。

    孝翰上前一拳打去,那人灵巧的闪开了,此刻他也抽出刀来戒备的盯着孝翰。

    “你以为杀完人之后就可以这样离开了么?”孝翰甩了甩手,盯着那人说。

    “擅用烬火。死罪。”那人说话冷冰冰的,让人听了有些不舒服。

    “是谁给你权利来决定别人生死的?!”孝翰被那人的话语激怒,上前一拳,那人来得及用刀一挡,借力打了个滚然后猛力一扑,这一刀险些将孝翰砍中。

    孝翰弯腰躲开那人攻势后,拉开距离又和他对峙起来。

    “烬火寄生没有解除的方法。他依靠自己的血,在这群人中都下了种,如果任由这样下去。这在场的所有人,都会被种上烬火。”那人用刀遥指孝翰,继续说着。“你因为你的妇人之仁,最终只能造成更严重的后果。”

    孝翰听这人这么说,握紧的手松了下来。“时间并无不可解除的魇。只是我们不知道方法,最终事也并不一定会变成你说的样子的。而且即使如此,你仍旧没有权利去决定一个人的生死。”

    “你好像不会轻易放我离开的样子”。那人微眯起眼,看着孝翰。“也罢,你上携带着异种之魇,趁还没有变得不可收拾,今天将你一起解决了吧。”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