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青春(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嗷!!!!这前脚刚送走韩雯,付超却又赶上来了,似乎有点太过分了啊。”我抱着发胀的脑袋哀嚎起来。“难道就不能让我过几天安生子吗?!”

    看我有些癫狂的样子,孝翰忍不住笑了起来。走上前来揍了我一拳,恶狠狠的说道。“你就那么讨厌别人付超么?”

    我哀怨的盯着孝翰,捂着肚子说道。“倒不是说讨厌,只是他每次找我们就没有好事。。。”

    孝翰无所谓的耸耸肩,“谁让我们魇师呢。将这个世界上迷途之魇引导回正途是我们的职责,况且我们做的不都是救人于水火之中的好事么?”

    “你才是魇师。你们全家都是魇师。”我看着一脸正义感的孝翰小声嘟囔着,“就是只牛也有休息的时间吧。。。”

    “嗯?你说什么?”似乎被孝翰听到了,他捏着拳头又不怀好意的走过来。

    “暴力是不能解决问题的。。。”我看着他笑的样子,一面后退一面劝说着。

    “但是对于你。。。我觉得偶尔还是需要‘鞭策’一下的!”说完孝翰冲上来,撵的我满屋子乱跑。一直到妈妈买菜回家他才放过我,颠的跑去帮妈妈择菜,把我一个人丢在上哀叹命运。

    “这个家伙越来越过分了,在我家白吃白喝还这样对待我。。。真是没一点感激心。”我躺在上恨恨的想着报复他的办法,可还没想没多久妈妈进来揪住我的耳朵把我从上来起来。

    妈妈插着腰在门口数落着我,“真是的,休假每天都在上躺着。还不快去厨房帮手,二十几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一样。要是你有孝翰一般懂事,我都心满意足了。。。。。。。。”

    我揉着发红的耳朵悲惨的往厨房走过去,一路上妈妈还在背后一直念叨着。而推开厨房门,那家伙竟然还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如果不是妈妈在背后我真想冲上去给他一拳来着。

    吃过饭之后付超来我们家接我们,和他再三确认没有奇怪的尸体或者匪夷所思的命案之后,我才勉强愿意跟他出去。

    付超看着我不愿的样子笑起来,“这个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多奇怪的事,况且说了如果什么案子都需要你们来帮助的话,我们警察还拿来干什么呢。”

    我瘪了瘪嘴,对他说的话不置可否。

    “不过最近还真是多亏了你们啊。不是你们我或许早死在那个地下室了,或者林雨绯的案子也没那么快破解,还不知有多少个无辜的人会丧命呢。”付超拍了拍我肩膀说道,“这几天子有些沉闷,今天我带你们去一个HIGH的地方,闹。”

    我们跟付超七拐八拐的走到一个小巷子里,往里面看过去能看见有一个亮着灯的招牌。或许是时间有些久了,这个招牌显得有些昏暗,上面的字一闪一闪的,让人看着就有些不舒服。

    跟付超推开门走了进去,里面昏暗有显得有些狭窄。看起来是个小型酒吧的样子,进门是一个弧形的吧台,里面的人看着我们进来,无精打采的走出来收取了我们每人五十的入场费。

    和别的酒吧不太一样,除了这吧台周围,其他地方都没有椅子。本来有些狭窄的酒吧,此刻显得空的。付超点了一打酒,我们三个围着吧台坐了下来。

    “现在还有些早,等下演出快开始的时候人就多起来了。”付超喝了一口啤酒说。

    “演出?”我四下打量,果然在左边靠里的地方看到有一个类似舞台的地方。

    “嗯。这个酒吧里晚上有乐队演出,今天表演的更是其中最受欢迎的乐队呢。如果我们不早些来,恐怕挤都挤不进来了。”

    付超说的话让我有些好奇,但是他却保持神秘的死活不愿意透露更多,只说等下开始了就知道了,看他一副报人员不受供的样子,我也只好放弃,强压着好奇和他们继续聊着其他话题。

    乐队演出是晚上九点开始,八点刚一过,就陆陆续续的有人进场了,而等到快九点的时候,整个酒吧已经是人头涌动,黑压压的一片。

    这场面让我更好奇了,不知道到底是怎样的乐队,竟然会有如此的人气,可惜付超仍旧是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我只好继续耐心等着。

    终于到了九点半,那乐队才在众人翘首企盼中姗姗来迟。灯光打到舞台上,那神秘乐队终于亮相,下面的人群爆发出恐怖的尖叫,竟让我有些耳鸣。

    我揉了揉耳朵往台上看去,台上站着的主唱看起来竟然格外的年轻,顶多只有二十岁。披肩长发被随意的扎起来,带着一个深蓝色的帽子。脸上画着烟熏妆,上的衣饰也是琳琅花哨,一种刻意堆砌的华丽颓废风格。

    “周围都是小孩子。。。”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台下那些狂的歌迷看起来年纪多在十八岁左右,只有我们三个二十五岁上下的人坐在这里,显得有些扎眼。

    “他们音乐里面的,可不分年龄的。”付超笑着推给我一杯鲜红色的鸡尾酒,“试试这个。只有他们表演的时候才会限时供应的特色鸡尾酒。”

    我将被子拿到手中,鼻子里面钻进一股甜腻的香味,这酒应该被称为某种饮料吧,丝毫也没有酒的气味。“这个叫什么?”

    “青祭。”说完付超将他的那杯一饮而尽,痛快的赞叹一声。“爽!”

    我将酒杯晃了晃,半杯鲜红色的在酒杯里面晃悠,露出下面的冰块。这红色的液体流动产生出一种甜腻的香味,可却让我有些不舒服。看着付超一饮而尽的样子,我也没有多想,学着他的样子喝了下去。

    此时那乐队演出也开始了,激的鼓点混合着贝斯的声音如同疾风骤雨敲打着所有人的神经,下面的年轻人爆发出烈的欢呼,酒吧里陷入一种狂欢的潮。

    那液体在舌上扩散出一种苦涩却辛香的触觉,而夹杂着一种**辣的刺激它顺着食道进入胃部。如同一团烈火在体里面爆发,一种烈的快感顺着血液流动到全,而此刻嘴里的那苦涩竟然变成一种神奇的甜蜜,脑中也被注入了兴奋剂一般的燃烧起来。

    在吵闹的环境里,我的体似乎融入了那音乐,整个人被点燃,有一种难以压抑的绪需要发泄。付超拉着我冲进了人群,随着舞台上疯狂的节奏,我们摇动着体,跟随着周围的人群一起大喊,一起欢呼。

    双手高举,陷入到这场华丽的狂欢。

    台上的年轻人歇斯底里的唱着激昂的歌曲,如同一团烈火将我们心中的点燃,我们仿佛回到年轻的时代,十五六岁时候那躁动的青又回到我们边,整个夜晚我和付超发疯一样的跳着,喊着,也不知喝下了多少那红色血液一般的青祭。

    在这一片狂中,一切恼人的俗事都烟消云散,只剩下无尽的躁动,尽发泄。

    一直到凌晨一点,那主唱才声音嘶哑的停止下来,依依不舍的与台下所有人道别,狂的人群才慢慢冷却下来。

    我有些无力的回到吧台坐了下来,将装着冰块冰凉的酒杯贴在脸上,让我滚烫的脸降下一点温度来。随着音乐的止息,我体里面那股躁动被抽离一般的慢慢消退,趴在吧台有些脱力。

    演出谢幕了,本来拥挤的酒吧顷刻变得空旷不已,刚才那些狂呼喊,拥抱轻吻的少男少女们都三三两两离开了,从他们上残余的兴奋看起来,似乎今晚又是个激的夜晚。

    “回家了吧。”孝翰将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将被子里面的冰块倒进嘴里,疲惫的站起来。

    “今晚真是很尽兴呢。”酒吧门口,孝翰将我胳膊架起,对蹲在地上的付超说。“你自己回去能行么?”

    付超挥了挥手,说。“太久没来了,刚才蹦的有点累。不用管我,我休息下打个车就回去了。”

    孝翰点了点头,“嗯。那我们先走了。拜拜。”说完拦了辆车将我塞进了后座,又对付超挥了挥手,然后关上门离开了。

    回到家虽然很晚了,但是我还是有些兴奋睡不着觉。简单的冲了个澡,打开电脑开始查起那乐队的资料来。

    这个叫灵魂之火的乐队似乎是新成立的,上个月才在各个酒吧登台演出,不过却似乎相当门,已经有了自己的主页和粉丝群体。

    我打开他们的主页,深红色的背景迎面就是那主唱的照片。还是是浓重的烟熏妆的样子,居高临下俯视着每个登陆来的人。

    随便逛了逛,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不过留意到了在角落有演出预告,于是便拿出笔来记了下来。

    孝翰正好也冲了澡进来,看着我在写着什么,然后一把抢了过去。一面擦着头上的水珠,一面看着我记下来的地址。

    “怎么?你还想去听他们演出?”孝翰将笔记本丢给我,问道。

    “唔。。。反正在家也是闲着,去蹦跶蹦跶也好的。”听到我这么说,孝翰也继续说下去,擦干头发就睡觉了。

    我看了一会等到头发干的也差不多了,于是就关掉电脑也睡觉了。

    将下来的几天我自己又去看了几场他们的演出,虽然每次回家都已经精疲力竭,但是内心却依旧兴奋不已,似乎被平淡子抹去的少年时代的躁动又回来了。

    “小夕。最近别玩得太晚了。”正在吃晚饭的时候爸爸突然对我说道。

    我停下筷子抬头看着他,他指了指电视。“最近不知道怎么了,新闻里都是抢劫和打砸事件,晚了有些不安全,你还是早点回家的好。”

    “哦。”我应了一声,心中忽然释然,难怪最近晚上还常常能遇见警察在巡夜呢。

    吃过饭洗完的时候,孝翰凑过来说。“今晚也去听演唱会么?”

    我点了点头,“嗯。今晚是他们第一次在露天演出,场地加大了不少,肯定会很闹的。”

    “哦。一起去吧。”

    听到孝翰这么说,我停下手来奇怪的看着他。之前也有主动邀请他一起去看演出,但是他却嫌太吵说这个是小孩子的玩意,也不知道今天是怎么了竟然主动要求。

    摇了摇头,没有再去想其中的缘由,反正他变来变去也不是一两天了。

    演出定在晚上十点开始,在家呆了会后,给付超去了电话,然后我们也早早出发了。

    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看呢...数据看来,真是让人有点失落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