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雾中的未来(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我的人生在孝翰回来之前那部分大概可以用十分钟说完,但自从他回来后,我如同死水一样的生活被丢进了一块大石头,波澜搅扰的我心烦意乱。有太多的不可对人说起的隐秘,也有太多惊心动魄的遭遇,让我最近几天都心绪不宁。

    我的异样似乎连我的导师都看出来了。在我第八次神游在外被他拍醒之后,他坐在那张古旧的藤椅上抱着手看向我,“小林啊。你最近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最近事太多了。”我摇了摇头。

    听到我说事太多,我那导师的眉头翘起,瞪大眼睛看着我。看着他又要开始发作了,我赶紧解释起来。“当然不是工作上的事。。。只是之前不是摔伤了么。可能磕碰到脑袋了,这几天总是有些昏昏沉沉的。”急之下正好将爸爸之前请假的幌子给搬了出来。

    “哦。这个脑袋的事可马虎不得。”导师他摸了摸下巴,又想了想,说道。“嗯,最近有几个新生还机灵的,人手方面倒是不紧。你最近也累的,又是受伤又是被人绑架的,我去帮你写份报告,你回去好好休息几天吧。”

    上次林雨绯事件闹得比较大,让爸爸妈妈知道了。或许是其中有很多不好说的细节,付超竟然对我爸妈说我被人绑架了。也不知道怎么搞的,最终这个事就这么一传十十传百的传开了。让我上班或者回家的路上,碰见了熟人总是被人投来关怀的眼神。

    我也不想多提起这个事,就任由他们这样说了下去。现在这个传闻还帮我争取到了几天休假,也算是稍微有些好的用处了。

    没有多说什么,我谢过了导师之后,就收拾东西回家去了。

    “喂。年轻人。我看你黑气绕体,印堂发黑。今恐有灾祸啊。不如来算个命,好趋吉避凶呐。”刚下公交,旁边传来了声音。我转看过去,看见公交站旁的一个算命摊子。

    这算命先生看起来应该有六十岁了,头发梳起扎了一个道士一样的发髻,穿着破旧的灰布长衫,坐在那简陋的摊位前。看见我停了下来,更来劲了。

    “怎么样,我薛神算可是这附近最资格的了。算婚姻,算前程,算学业都是样样精通。十元一签,更是价格公道呐。”说着他对我摇了摇桌上的签筒,竹制的命签在里面哗哗作响。

    我知道这些东西都是骗人的,否则他为何不算算城管的行踪,也就省得前些子被城管追着跑的落魄样子了。虽然这么想着,但是今天却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有一种上前一试的冲动。

    “再说。十元钱也不算很贵的样子。”我这样低声的说服起自己来。

    我走到那算命先生面前,他抬头看了看我,笑嘻嘻的问道。“你是想测字呢,还是抽签呢。”

    脏兮兮的签筒我看着索然无味,想了想,说道。“还是测字吧。”

    “好嘞。”听说我要测字,于是那薛神算将面前桌上放着的书刊收拾起来,从下面拿出一本黄纸的本子来,倒了一些墨汁,将一只毛笔递给我。

    我拿起毛笔蘸了墨汁,看着空白的纸张也不知道写什么。愣了半天,直到墨汁顺着笔尖滴落在纸上,我看着那黑色的墨点,才从那里开始写了起来。

    “林夕?”那薛神算拿起本子摇头晃脑的说起来。“嗯。合起来是一个梦字。古语有云,一切有为法,如雾亦如电,浮生梦一场,应作如是观。看样子你的人生正处于迷茫之中,之前的子碌碌无为每不知所作。需要一个契机,如同那滴落的墨水,让才有前进的方向。”

    “如同迷失在落的森林,阳光正在流失,而你却找不到出路,感到彷徨害怕。但是如果静下心来,仔细想下,这落下的头不过是你平凡的蜕变。或许夜晚才是属于你的时刻。”

    “森林里面有许多出路,但是你看不清每条路的尽头,你不敢往前走,你拒绝接受这个事实,自己装作不过是一场梦境,但是如果一直这样下去,真理就会被自己给掩盖的。你需要的是一个决定。”

    听着他说的话,似乎让我有些明白,我盯着那劣质纸张上有些模糊的林夕两个字,心中一些心绪开始有些转变。那薛神算摇头晃脑的说完后,伸出他干枯的右手,笑嘻嘻的盯着我说。“一个字十元,一共二十。谢谢。”

    走在路上,我盯着脚下的路,虽然只能看到这么一小片的地方,但是却一直在往前,似乎没有尽头异样。心里面想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题,对于孝翰的世界,我的世界,我是否有勇气变得和他一样。。。却始终没有答案。

    “诶诶。林夕啊,你这是要回家么?”我抬起头来,看见胡思玥的车停靠在旁边,他从驾驶室探出半个子给我招手。我挥了挥手,“嗯。下班了,正往家里走。你呢。”

    “哦,我也没事了。正想说到你家里找你呢。上车吧,我载你回去。”胡思玥将子缩了回去,将后门的锁打开了。

    “那我就正好沾你的光,坐个免费的士了。”我也没有推辞就坐了进去。

    车站离我家还有一些距离,走路回去的话大概要半小时,有顺风车的感觉还真是不错。“诶,你找我有什么事么。打个电话不就可以了么、怎么还要特地跑去我家一趟。”我坐在后座上问起前面的胡思玥来。

    “哦。你手机关机着呢。”胡思玥一边开车一边说,而我掏出手机一看,果然因为没电而自动关机了。“噢。忘记充电了。有什么事么?”

    “也没什么事。只是最近不快到国庆了么。大家也好久没见了,这么想着,不如开个同学会。”胡思玥在前面开车,头也没回的说着。

    “同学会?”这个词语对我来说似乎有些陌生,我又疑惑的确认了一次。“怎么会想开同学会了。”

    “嗯。最近遇见你让我想起了多初中时候的事,这么想着,突然发现似乎初中之后,大家就很少见面了。索不如试着联系一下,看能否聚在一起。”胡思玥说。

    “噢。我倒是随便。你这么说起来,似乎我们初中同学,到现在还没有开过同学会呢。”这个话题让我回想起了一个个熟悉的面孔,恍然之间,我们竟然已经快有十年没见面了,那些熟悉的同学,现在也不知道变成了什么样子呢。

    “前些子我已经联系了一些了,加上你和徐孝翰的话,已经有二十人了。其他那些的话,我是联系不上了,不知道他们之间还有没有联系。”

    “哦。”

    “你好像不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抬头正看见胡思玥从后视镜看着我,摇了摇头。“有点吧。主要是最近事太多,有些疲乏。而且刚才算了个命,还在想那个事。”

    “唔。最近确实很多事倒霉的。不过说到算命的话,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那个人算命可灵验了,许多大商人或者官场上的人都会隔三差五找她算一卦。”

    “哦?听起来很神奇的样子。”或许最近的事太匪夷所思,让我对这类玄之又玄的事比较感兴趣。

    胡思玥看着我兴致勃勃的样子,继续说到。“嗯,听说是苗族来的,算命掐的十拿九稳,不过高人也有高人的范。她只给她认同的人算命,如果不符合她的规定,即使再多的钱,也不会管你的。”

    “规定?”我头一次听说算命还有什么奇怪的要求,不由得好奇。“嗯,规定她也没有透露,总之就是她想给你算就给你算,不想给你算的,你死乞白赖也没有用。”

    “哦,她给你算过么?”胡思玥这么称赞这位奇人,我不想听听她是怎么算的。

    胡思玥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摇了摇头。“我爸爸带我去过,但是她只瞥了我一眼。说,你的命问你爸爸去,没什么好算的。”

    “噗。”胡思玥的话把我逗乐了,但是仔细想想也有道理。胡思玥如今走到现在,恐怕正是走在他爸爸的后吧。

    “总之就是这样,如果你感兴趣的话,明天我可以带你去见她。不过她给不给你算,可就不在于我了。”

    我想了想,最近几天正好休息,去看看也是很好的。于是就和胡思玥约好,明天下午两点他来接我,然后去见识见识那个奇人。

    晚上我将算命的事和孝翰说了,但是他却没太多反应。“你忘记初中的时候,你去那个被传的很神的庙里,被人狠狠宰了么?”孝翰坐在沙发上一面看着电视一面头也没抬的说着。

    孝翰这样说起,我又想起那次算命来,或许是窦初开,拉着孝翰陪我去周围传说很灵验的一个寺庙中去求签,却被几个几个和尚忽悠走了一个月的伙食费。不敢和爸妈说的我,接下来的一个月里都正好蹭着孝翰。

    “他说的可是头头是道。说你桃花旺盛,高中就会开始恋,没读大学,二十四岁就结婚了。”孝翰转过来看向我,“你现在二十五岁,硕士毕业。可是听说还没谈过恋呢。第一次钟的对象还把你给绑架了。”

    看着他趴在沙发上猥琐的笑着,我将手里的枣砸了过去。气呼呼的往房间里走,那家伙在背后喊了起来,“或许这个叫知识改变命运!”说完又传来夸张的笑声,我气的将门一摔就趴在上了。

    虽然被泼了冷水,但是我的仍旧没有减少。晚上思考着今天那算命先生说的话,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