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之颜(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我们发现她的时候已经断气了,”付超将装着尸体的袋子拉开露出了里面的样子,“面部皮肤被人剥离,上没有其他伤口。验尸官报告说,她是因为肾上腺素刺激,导致心脏负荷过重而骤停。也就是说是吓死的。”

    我瞥了一眼里面躺着的女尸,虽然做了心理准备却仍旧被吓了一条。

    她的整个脸部皮肤不翼而飞,露出红色的肌组织,双眼瞪大,虽然没有皮肤,但是扭曲的肌组织还残余着惊恐的表。这模样不由让人毛骨悚然,我往后退了一步,不愿再看了。

    “的确很奇怪。”孝翰低下头凑近仔细观察着,“死者脸上的皮肤被完美的剖离了,但是却没有伤害到下面的肌组织。而且从切口来看,虽然整齐,但是应该不是刀刃的伤口。”

    “是的,另外一具尸体和这个况是一样的。”付超点燃一支烟抽起来,“我听前辈说去年的案件也是这样,根本没有丝毫线索,到现在都没任何进展。”

    孝翰将尸体推了进去,摇了摇头。“距离死亡时间间隔太久,我感觉不到有魇的气息。但是从这手法来看,如果说是人类,反而让人有些不能相信了。”

    “那现在没办法了么?”付超失望的望着孝翰。孝翰则摇了摇头,“至少现在只能等。”

    “等?”

    “是的,魇虽然拥有强大的力量,但是最终仍旧是低等而简单的生物,很容易让人摸清规律。最近两次作案的间隔时间都很短,我估计很快就会有新的受害人了。”

    “什么?你是说最近凶手又会作案么?”付超惊讶的望向孝翰。

    孝翰点了点头。“第一次作案后,凶手消失了一年。第二次作案和第三次却间隔了不到两周,我推测应该是魇产生了异变。而且一旦魇变得饥渴,它只会越发变本加厉的。我们也只能等待它下一次动手,我才能得到第一手线索,来找到凶手。”

    孝翰和付超又聊了几句,然后面色疲惫的付超将我们送出了警察局。走出那压抑的地方,让我有种重生的感觉。

    虽然说着只能等,但是孝翰和我却没闲着。我们兵分两路在市里自己又展开了调查。孝翰去凶案现场看看有没有什么遗落的线索,而我则去那些受害人的周边转转,看有没有谁能提供一些线索。

    “呼。。。”已经走访了最近两起案件受害人生活的周边,但是却没什么收获。要么被人拒之门外,要么就是说些不着边际的话。

    我掏出最后一份资料仔细看了起来。“去年的案子了啊。。。我现在跑去问的话,恐怕也没有什么答案吧。”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但是孝翰拜托的事,我还是不好这么一走了之。于是便乘车去了城南方向。

    第一个受害人是一位公司职员,住在城南的公司宿舍里。“后两位都是十八岁左右的年轻学生,而这个却是四十多岁的公司白领。根本就是毫无关联啊。”我抓了抓头,毫无头绪的感觉让我有些恼火。“不管了,还是去问问,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吧。忙了一天,什么线索都没有。回去怎么交代啊。。。”

    “应该是这里了。。。”我将资料上的地名和面前的门牌号核对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找错地方。

    现在是下午五点,虽然跑了一天的我体有些疲乏,但是还是提起精神敲了敲门。这扇有些锈蚀的大门我敲了半天也没人应答,试着一推才发现门并没有关上。

    “有人吗?”我推开大门走了进去,左右打量一番,门卫室里面好像没人在的样子。也没有在乎那么多了,便走了进去。

    这栋公寓修建的时间应该比较早,地砖和墙壁都因为时间沉淀变得昏暗。走廊上的灯还没点上,昏黄的阳光从隔三差五的窗户洒落进来,站在走廊口往里望去,影影绰绰的样子。

    一楼的宿舍左右门窗紧闭,似乎没有人的样子。走在空旷的走廊,让我开始有些胡思乱想,一些关于尸傀和形态奇异的魇的回忆莫名其妙的出现,让我不由得脚下加快了几分速度,而我的脚步声回在这个走廊里面让我似乎觉得有谁跟随着我的脚步悄悄的尾随。

    几乎是用跑的跑到了三楼,站在今天要调查的受害者曾今居住的房间门口,刚才的狂奔让我喘息不止。

    深呼吸几次之后,我伸出手却僵在空中,那扇斑驳的有些老旧的防盗门让我心生畏惧。想起停尸房里看见的没有脸皮的尸体,我甚至感觉它正趴在那防盗门后,瞪大它闭不上的眼睛透过猫眼看着我。

    “诶。是你啊。来这里有什么事么?”不知道我站了多久,背后突然传来熟悉悦耳的声音。我紧绷的心瞬间平复,转过来果然又看见那天的那位少女。

    她睁大好奇的眼睛盯着我,完美的面孔比那见到给我的感触还要深刻。但是却有什么奇怪的感觉让我有些排斥着眼前的惑。

    看着我又傻愣愣的盯着她,她扑哧的笑了起来。红艳的嘴唇露出洁白可的牙齿,她用右手将滑落到前面挡住视线的头发撩回耳后,“冒失鬼先生。你是特意来找我,这么盯着我的么?”

    “哦。。。不。。。不好意思。我是来这里办事,没想到你竟然也住在这里。”她的视线让我有些闪躲,脸上不由得变得有些发烫。

    “噢。有什么事么?我在这里工作几年了,或许我能够帮上什么忙呢。”

    听她这么说着,我赶紧将受害人的照片递给她。“我是来这里调查关于去年刘云山命案的事的。”

    她低头盯着我递给她的照片,半晌又抬头望向我。“哦。刘姐的事啊。警察都来问过好几次了,最近又有什么新的发展了么?”

    我摇了摇头,“我也是被朋友拜托,看能不能找到之前忽略的东西。”

    听我这么说,那少女点了点头,推开房门。“好吧。进来坐坐吧,我看有没有什么能够帮上你的。”

    第一次跟一个陌生的女孩子同出一室,而且还是一个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让我坐在沙发上局促不安,连手脚怎么放都有些不知道了。

    那少女看我不安的样子笑了起来,递过来一杯水。“喝点水吧,我又不会吃掉你呢。”说完拉了张椅子坐在了我对面。

    经过交谈,我知道这少女名叫林雨绯,发现我们竟然同姓,让我内心小小的窃喜一把。少女对于这个案件貌似感兴趣,问了好些问题,但是我却心思没在上面,回答的牛头不对马嘴的。

    聊了快三十分钟,但是我几乎一直都是傻盯着她,到底说了什么都记得不太清楚。若是孝翰在旁边,恐怕又要恨铁不成钢的敲我脑袋了。

    “诶,怎么了?”本来还在聊天的雨绯突然转过头去,我有些关切的问。

    “哦。没什么,可能是老鼠呢。”她摇了摇头,对我又笑了起来,

    “老鼠?我过去看看,被说老鼠,就是蝙蝠侠我都给你摆平咯。”她这这样的笑容让我燃起一种火,别说是老鼠,就是让我冲进一百万只蟑螂里面我都心甘愿。

    “咯咯咯,你真逗。”我义正言辞的样子逗得雨绯又抿嘴笑起来,“没关系的.。这老式宿舍,总是有些老鼠跑来跑去。我已经习惯了。”她这温婉一笑,又让我的满腔血化作三千柔,整个人都要酥软了。

    “我去上个厕所。你等我下喔。”说完雨绯站起来走了过去,而我则乖乖的坐在客厅中等着。

    雨绯离开了,我现在才有时间打量周围。这个是个标准的一室一厅的单人宿舍,虽然宿舍总体来说给人是一种老旧的感觉,但是雨绯的家看起来却和新装修的无异。

    回想起刚才的对话,从雨绯的描述来看,至少她在刘云山去年遇害之前就已经住在这里了。而这墙壁却似乎刚粉刷不久,用手摸上去有一种潮湿的感觉。我扫视着周围的一切,发现虽然这房间内装饰比较简单,但是却都无一例外透露出一种崭新的感觉。

    任何东西,无论你如何的去护保养,时间也会在它上面留下痕迹。我走了一圈,却发现这家里的一切,看起来都跟刚出厂的一样。没有任何刮痕,也没有一点污渍。这个事虽然有些奇怪,但是我也没有太在意。

    突然厕所里传来奇怪的声响,如同被人掐住喉咙那样发出的低呼。短促而突兀的止住了,听得不太清切。

    “雨绯?怎么了?”我走到厕所门口敲了敲门,但是里面却没有应答。虽然心里有些担心,但是一个女生在里面,我若是鲁莽的闯进去的话,恐怕也不太好。

    敲了一阵,里面还是没有回应。我站在门口竖起耳朵仔细的听里面的动静,悉悉索索如同一大群虫子在地上爬过的声音响起,又传来了奇怪的低呼,这声音被压得极低,我若是不这样仔细听的话,根本不会在意的。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