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之颜(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生活回到正轨,我又回到学校——家的生活,而孝翰则暂住在我家,每天到处跑来跑去忙碌的样子。

    偶尔想起那神秘人,会让我觉得背后被人盯着一般升起一阵寒意,转过头去又什么都没发现,这样的感觉真是让人寝食难安。不过“所幸”边有个擅长使唤人的原导师兼现上司的无良老头,让我很少有这样的时间去瞎想。

    今天的课程结束后,他便又差遣我去城南新开张的熟食店买烤鸡,说是为了庆祝我“大病初愈”回到正常工作里。看着他“真诚”的双眼,我知道拒绝是徒劳的,也为了不被念到头大,只好拖着站了一天疲惫的体去给他买吃的。

    才下午六点,太阳就已经懒洋洋的快要落下,进入秋天的子越发的短了。我拖着疲惫饥饿的脚步,一深一浅的往前挪动,脑袋呈现出一种放空的状态。最终,处于行尸走状态的我终于不小心和别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正抱着一大袋苹果,被我这么一撞,那些苹果散落在地上,骨碌碌的滚的到处都是。突如其来的撞击让我回过神来,赶紧一面道歉,一面蹲下来帮她一起将周围的苹果捡起来。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将最后一个苹果递给那人,嘴里还不住的道歉着。

    她用手指将长发撩回耳后,微笑的看着我。“没关系。也怪我不小心呢。”

    面前的少女看起来顶多二十岁,白皙的面容上有精致到完美的五官,虽然未经着妆,但是却有一种浑然天成的美感。

    清澈的双眼让恍若看见自己的影,如同我沉落在她温柔的视线里一样。即使不用口红,她的唇色也如同天的桃花一般艳丽。让我不由得呆在那里,只能愣愣的盯着她。

    看着我傻愣愣的样子,那少女抿着嘴笑了起来。“先生。是因为我撞的太厉害,让你有些呆掉了么?”

    如同流水一般叮铃悦耳的声音将我拉回现实,我才发现我竟然这么突兀的一直盯着别人看。“额。。。不好意思。。。”慌张的道歉之后我竟然逃也似的跑掉了。

    失魂落魄的坐在公交上,脑子里面那少女的样子如同重播一样,反复的出现,等到反映过来的时候,已经坐过了三个站了。

    我迷迷糊糊的回到家中,习惯的将背包递给旁边人,似乎他说了什么,但是脑子里面塞满了刚才少女的我没太在意,游魂一般的钻进卧室,倒在上。

    想到那少女甜蜜的微笑,我也躺在上对她笑起来;但是想到我落跑的糗样,我又有些懊恼的抱着枕头叹气。

    “诶诶。。。好痛。。。孝翰?你干什么啊。”我揉了揉被孝翰捏红的脸,盯着这莫名其妙的家伙。

    “我还想问你干什么呢。刚才门厅和你说话你也不搭理,回到房间跟神经病似的傻笑。你今天干嘛了,吃错药了吗?”孝翰站在前叉着腰看着我。

    “哦。。刚才你和我说话啊。”难怪觉得有人说话,果然是他。“没什么。。。今天我遇见了一个美女。。。她真是太漂亮了。。。”

    “你这个没见过女人的老处男,真是少见多怪。”看着我痴迷的样子,孝翰摊开手无奈的摇了摇头。

    但是我却没有在乎他的态度,趴在上继续陶醉在自己的幻想里面。“你这个野人,根本不懂什么叫一见钟。。。。”

    整个晚上我都沉浸在奇怪的幻想里面,而孝翰也懒得和犯病的我多说。一直到发呆到十二点才被忍无可忍的孝翰赶去洗澡,然后带着美丽的梦境沉沉的睡下了。

    早上起来脑袋有些沉,似乎没有睡好的样子。孝翰看着我发呆的样子,敲了敲我脑袋。“怎么了?”

    我摇了摇头没和他多说。脑中少女的形象有些模糊,看样子这感觉来得快,去的也快。

    我们一家四口坐在餐桌前吃早餐,爸爸看报纸,妈妈在旁边给家里的狗狗弄吃的,孝翰埋头猛吃,我则无精打采的坐在那里。

    “诶诶。真是恐怖啊。”爸爸推了推眼镜,将报纸上的新闻念了起来。“本月第二起命案。妙龄少女被人割脸谋杀。本月连续两次命案让市民忧心忡忡,大家纷纷猜测造成去年疑案的窃脸杀手又重新作案。。。。”

    爸爸这么说着,让我想起去年的那匪夷所思的案件来。被害人是一位四十六岁的公司白领,光天化之下在自己家里被人谋杀。

    目击者虽然多,但是等她们听到受害人惨叫跑过去的时候,凶手已经不见了。上没有其他伤痕,只是整张脸被人完整的剖了下来。听说警方对此也是毫无对策。

    之后一段时间里大家都忧心忡忡。但是好在这个凶手干完这一票就再也没出现了。

    现在这个时候凶手又出现了,而且一个月内就是两次。。。哎,现在的世道真是越发危险了啊。我一面喝着豆浆,一面胡思乱想着。昏沉沉的脑袋变得清醒了一些。

    因为昨天没有买烧鸡,我整天都躲着老头子,好在他今天有两个会谈,没有时间料理我,让我难得的过了一个闲散的一天。

    晚上下班的时候接到了孝翰的电话,说是和付超一起吃饭。虽然有些突然,但是有人请吃饭,哪里会有不去的道理呢。

    我们约在经营一个台式小火锅的店铺。虽然到了饭点,但是整个店铺里还是空的,三三两两的食客让这里显得有些冷清。我到的时候他们已经坐在那里,点了一桌子菜,就等我来了。

    “啊,抱歉抱歉。来的晚了。”我做到孝翰边,不好意思的说着。

    “嗯,先吃点东西吧。有什么事等下说。”孝翰帮我把外脱下来,挂在椅子背后。

    孝翰这么说着,让我觉得有些奇怪,但是还是没说什么,三人一边闲聊一遍吃着火锅。付超对孝翰的经历非常好奇,孝翰也大概讲了一些关于魇和魇师的事。

    “这么说。我们上次遇见的那些会动的尸体,都是因为你说的那个魇咯?”酒过三巡,付超将烟头掐灭,认真的看着孝翰。

    “魇有亿万种形态。我虽然不能确定他是使用哪种魇来控那尸体的,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那尸傀之所以能够活动,便是因为附着其上的魇。”

    “虽然还有些不太相信。但是亲眼见识后,也由不得我不相信了。”付超拨弄着烟蒂,叹息一声。“今天将你们找出来,主要还是想让你们帮帮忙。”

    “帮忙?”我有些疑惑的望向付超。

    “最近城里沸沸扬扬的两起凶杀案,你们都知道了吧。”看我点了点头,付超继续说“这两起案子。。。。太匪夷所思。现在我们也没有个头绪。”

    “可是。。。破案的话,我们应该也帮不上什么忙啊。”我看着苦恼的付超说。

    “普通案件你们确实帮不上什么忙。但是这次,我觉得和你们说的那个魇有很大关系。所以希望你们能帮忙看看,能否找出什么线索。”

    听到和魇有关,孝翰点了点头。“带我去看看。”

    “你是说。。。尸体?”付超抬起头看着孝涵,有些不确定。

    孝涵则点了点头,说。“嗯。如果是通过魇下手,我或多或少能从是尸体上看出一些端倪的。”

    付超沉默下来,考虑了一番,将椅背上的警服抓了起来。“老板,结账!”

    我有些明白为什么要来这个餐厅了,看样子付超一开始就打定主意拖我们下水了。出门左转,走了不到五分钟就来到了警察局门口。

    “带你们去看尸体已经违反了规定,我也是迫于无奈。希望你们不要把事说出去。”站在警局门口,付超转对我们说。

    接到我们应答之后,付超有些无奈的推开警局大门,带着我们往里面走。

    现在这个时间点,警局里面已经空的,只有一个扫地的大妈还在。我跟在付超后,感叹我悲哀的命运。自从孝翰回来之后,我总是和这些奇怪的事扯上关系,似乎我的生活隔三差五总要来一两具尸体,刺激我脆弱的神经。

    胡思乱想中跟付超来到了地下室,空气中变得冷冰冰,同时传来福尔马林的味道。推开一扇铁门,我们走进了冰柜一样的停尸间。

    付超走到一个窗口面前,将躺着尸体的匣子拉开。尖锐刺耳的声音在冰冷的房间里面回,让我不由打了个冷颤。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