饕餮盛宴(5)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付超朝几个比较靠拢的尸体开了几枪,子弹打在它们上好像打在装满沙子的口袋一般,没起到什么作用,只是将它们击地退后了几步。

    此刻我满怀希望的望向孝翰,希望他能够想出什么好办法。但是我望向他,发现他竟然掏出火机,点燃一根烟,悠闲的抽起烟来。

    。。。。。。。。。孝翰的动作让我脑袋陷入空白,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已经绝望到坦然了吗。。。。。。。。。。”这么想着,我也掏出包里的香烟,学着孝翰的样子想要来人生最后一支烟,但是手却颤抖不已,试了几次都打不燃火。

    我的样子惹得旁边的孝涵笑了起来,他将我手中的烟卷抽走,笑着说道。“不是跟你说了吸烟有害健康吗,马上就要逃命了,你现在抽烟,等下跑起来你的肺会烧起来的。”

    我盯着孝翰风轻云淡的样子,大脑完全呈现当机状态。他看了我看我痴呆的样子,无奈的叹了口气。“你应该对我有点信心的,这么点场面都应付不了,还怎么出来混啊。”

    “我草,有什么办法快使,别闹了!它们都要咬到我脚趾头了!”付超一脚踹开一具尸体,焦急的对孝翰咆哮起来。

    孝翰摇了摇头,将手中的香烟猛吸一口,我惊讶看着他一口气几乎将一支烟吸尽,感觉到不可思议。而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孝翰又将杨烟雾深深的呼出,在面前吐出了一团白云一样的烟雾。

    这烟雾和平时我吸烟吐出的烟雾似乎有区别,这白雾如同实质一般,和我平吐出的稀薄的烟雾成了明显的对比。而且这一团白雾飘在空中,竟然没有消散的样子。

    孝翰右手伸进那白雾中搅动了几下,然后猛的挥舞着右手画了一个圈。白雾竟然也随着他的手围绕我们变成一个圈的样子,然后慢慢的扩撒开来,将我们包裹在里面。

    “这是云葛,天气好的时候会升到半空中,和白云一样漂浮在天空。云葛对于魇有迷惑和干扰的作用,外面的那些尸傀暂时是进不来这个范围的。我们也要趁机冲出它们的包围。”说完孝翰又架起付超的胳膊,往前面继续小跑起来。

    已经见过魇的我表示毫无压力,但是付超则惊讶的看着周围包裹着我们的云葛以及孝翰,半天合不拢嘴。

    大概跑了又有三分钟的样子,云葛已经消散的差不多了,我们也终于来到这个地下室的尽头。

    推开墙上门走了进去,这黑暗的房间一进门,就有一股腥臭扑面而来,不过比起后面蜂拥的尸体,这点味道让我没有放在心上。

    等付超将背后的大门紧紧关上,我才放松下来靠在墙上松了口气。

    “不要大意,这里魇的气息更浓烈,这股感觉很危险。。。”

    孝翰话音刚落,黑暗中传来一声清脆的响指声,一盏盏的吊灯从我们这边开始自己亮了起来,刺眼的灯光让我有些睁不开眼,适应了一会才将周围看清。

    眼前的场景让我忍不住腹内翻滚,这个房间不大,只有大约百来平方,但是却满地都是人类的残肢。地面被血液染成暗红色,满地的内脏被随意的丢弃,让人恶心又不寒而栗。

    而屋内一角还盘踞着一只漆黑色的猛兽,这猛兽上如同批了一层铁甲,漆黑色的甲片在灯光下折出幽暗的色彩,一只巨大的脑袋,上面杂乱的毛发中有一双山羊一般的弯曲的角,此刻它正摇头晃脑的啃噬着眼前的躯体。

    似乎感觉到我的视线,它将地上的尸体抛了起来,然后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吞下,尖锐而错杂的利齿将尸体咬的咯吱作响,面上铜铃一般的两对黄色眼睛冷冰冰的盯着我,让我不由的后退,却发现背后是墙壁并无退路。

    孝翰将我拉到他背后,用体挡住了那猛兽注视的眼光,让我如释重负。突然又有人拍了拍手,那猛兽摇头晃脑的一跃便跳出十几米,蜷缩在了某个人的脚下,竟然如同宠物一般温顺的趴在那里。

    一只被一圈圈写满怪异文字的布条缠绕的手,拍了拍那猛兽的头。然后手的主人打破沉默,开口说话,“终于来了啊。”

    那人的声音刺耳尖锐,让我有种捂住耳朵的冲动。这人正坐在一张雕刻着龙的花案的椅子上,一件黑色的布随意的裹在上,而露出来的部分则能看见都被那写满奇怪文字的布条包裹着。“初次见面,没准备什么礼物,真是失礼。”

    孝翰上前一步,盯着这个神秘人。“你有什么目的?”

    神秘人探出子,被布条包裹的脸让人看不清表,但是似乎正在注视孝翰。“徐孝翰。或许你不认识我,但是我却认识你。。。。”

    “噢,真是年轻。这么年轻却能如此熟练纵魇,说是个天才也不为过。不过让我好奇的还是,你上的异种之魇,你掌握了多少。”那神秘人右手撑着下巴盯着孝翰说道,“虽然你是个天才,不过在运用魇上还是有些太过于谨慎,你这样的态度会埋没你的力量的。。。”

    孝翰皱着眉看着这神秘人,没有应声。而那神秘人转过头来望向我,虽然隔着布条,但是我却仿佛被毒蛇盯住一般,恐惧抓紧我的心脏,我浑上下都无法移动分毫。“林夕。。。相比之下你就太让我失望了。竟然。。。”

    “闲聊结束了。举起手来!”付超端着手枪指着那神秘人,那神秘人转过头来看着付超,不屑的语气说。“蝼蚁。。。真是聒噪。”

    “小心!”孝翰朝站在那的付超扑过去,将他推开。下一秒,付超站的位置空间竟然看起来变得扭曲,一团红色的团从空中突兀的出现,那团裂开大嘴本要咬向付超,所幸孝翰将付超推开,让它扑了个空。

    一击未成的团又往付超他们扑了过去,付超眼疾手快连开两枪,子弹在那红色团上开了两个口,但是那弹孔瞬间愈合,并未对这怪物造成一丝影响。孝翰从地上一站了起来,低喝一声右拳打在那怪物面门上,吃了两颗子弹都毫发无伤的这团,在孝涵的猛击之下竟然爆裂开来,碎散落的到处都是。

    孝翰拉着付超走回到我边,未多时,那散裂满地块竟然蠕动起来,慢慢凝聚便会了刚才团的样子。但是它却并未朝我们扑来,竟然背后张开两双翅,飞回了神秘人的边。

    这团七窍俱无,仅有一张裂痕一样的大嘴,整个体赤红,六足四翼,圆滚滚的,神秘人从怀中掏出前几我们见过的魑魅魍魉一般的东西,然后抛给了那红色的怪物,它裂开嘴吃了进去,然后也安静的卧在神秘人边。

    “活祭饕餮,又以活人供养的魑魅魍魉来喂食混沌。你究竟是何人?!”孝翰上前一步,大声的质问着那神秘人。“饲养这传说中的大凶之魇,你到底想干什么?!”

    那神秘人笑了起来,好像用指甲刮在玻璃上一样尖锐。“我还担心你不认识我的混沌呢。我的目的么。只是来看看你们,成长的如何了。”

    那男人伸手做出了一个看手表的动作,“啊,时间不多了,我这样的状态在现世还是有些勉强。下次见面的时候,希望你们能给我惊喜。。。”

    说罢,那神秘人手一挥,混沌便张开大口将趴着的饕餮吞了下去,然后那混沌如同破掉的气球一样瘪了下去,化作烟雾消散,而那神秘人随着上冒出的黑色烟雾也瘪了下去,布条上的字迹慢慢消失,只留下了一张破布和一堆布条。

    随着那神秘人突兀的消失,周围的空间变得不稳定。房间角落溢出黑色的物质,将房间慢慢的吞没。孝涵搀扶着付超在往外面跑去,我跟在后面回头看去,起初缓慢覆盖着的黑暗物质速度竟然越来越快。

    付超咬牙忍痛,用最快的速度往外跑,饶是如此,那黑暗如影随形,几乎只要我们一个停顿,就会扑上来讲我们吞没了。

    所幸的是当我们逃开那饕餮宴的大门后,黑暗也止步于那里没有跟随上来。逃出生天的我们跌倒在地,脱力的喘息着。眼看那诡异的黑暗讲整三栋楼吞了进去,然后烟消云散。

    此刻眼前只剩下一片空地。

    后来付超找了我们几次,听他说,他后来又去了那地方,却没发现任何东西,都只是一片平常的空地,酒楼和恐怖的地下室都消失了。所以他也没有将这些报告上去,毕竟这有些太过于匪夷所思了。他来的几次都言又止,我和孝翰也任由他这样,三人都保持一种奇异的沉默。

    陈局长的暴死被掩盖成了车祸,其他那些随着酒楼消失的人都变成了失踪案件,很快被人遗忘。这次事件似乎在我们这个小城市并未激起多大的波浪,一切都安好如初。

    胡思玥修养了几次便又活蹦乱跳,大概因为胡爸爸的原因,他又官复原职回去了政府工作,不过因为这次事件,他却和我变得更加熟稔了。找到我家地址之后,三天两头的跑来我家,爸妈也乐于我朋友更多,家里变得更闹起来。

    今天的有些晚呢。不过两章的话还是会保证的。--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