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2)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孝翰被拉到去客厅和爸爸他们聊天了,而我则回到房间,孝翰说的话在脑中萦绕着,让我无法静下心来,索躺下来,不去胡思乱想。

    似乎是有些劳累了,闭上眼睛一片漆黑,那些没有答案的话让我慢慢的沉入眼前的那些黑暗之中。如同深邃的宇宙一样的黑暗之中。

    恍惚之间,我又突兀的出现在一片黑暗之中。而这反常的形却没有让我太过惊讶。毕竟这梦魇,已搅扰我三年了。

    熟悉而陌生的声音从遥远的地方传来。我寻着那看不见的目的地往前盲目的行走。周围一片黑暗,却又似乎清晰可见。脚下有一条散发柔润的金色光泽的光之河流,将整个黑暗世界切割成两块。

    这如同我夜夜遥望的银河一般的光带,从看不见的远方一直延伸到另外一个远方。这益清晰的呼唤,似乎是从这光之河流中隐约而出。我俯下来,想要看清光中隐藏的东西。

    “看太久的话,会瞎掉的哦。”

    后面传来陌生少年的声音,我把注意力从看着仿若银河一样的光流之河上挪开,找起声音的主人。“背后,背后呢。”而看着我四处张望的样子,那个声音又一次响起来,这次倒听出来果然是后面传来。

    “你是。。。?”虽然已经知道这是在梦中,但是看着这仿佛真实存在的陌生少年,我也不免有些好奇,问了起来。

    “我叫立夏,你呢?”少年友好的伸出手来做着自我介绍。

    “哦哦,我叫林夕,你好啊。”一面和少年握手,一面觉得很奇怪,这梦境竟然如此真实。我能清晰的感受到他手上传来的温暖,甚至连心脏跳动带来的微微触动,都清晰地无可复加。

    “真是好开心啊,终于找到你了。”用力的握了握我的手仿佛是确定我是真实的一般,少年有些雀跃的说着。

    “啊,我们以前见过么?”少年奇怪的话语,让我有些摸不到头脑。明明从未见过,但是听他说来好像对我很熟悉。

    可是少年却似乎对我的手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没有回答我的问话,只自顾自的抓住我的右手来回查看,看了会又叹了口气说“不是右手啊。。。不是右手耶。”自顾自说着奇怪话语的少年,突然抬头望向我。

    我们视线交会之时,我终于看见他藏匿在头发下面的左眼——眼眶中空空,一团仿佛蠕动着的黑暗盘踞其中。我惊恐而不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却不小心踩空,跌到那光之河流中。最后只记得我不断的快速跌落,而那少年就趴在河流边笑着看着我,左眼中游离出动人心魄的黑暗。

    “抓到你了。”

    这个时候孝翰正好端着水果进房间,正好看见我整个人如同被开水烫到一样,猛的从上弹了起来。“啊。。。!”我从那诡异的黑暗中挣扎醒来,坐在上抚着口兀自喘息,就连书掉在地上都没有发现。

    孝翰将书拣起来,将水果放在桌子上之后,皱着眉头看着我。“发生什么了?”

    这个时候我才慢慢地从那黑色的眼睛的梦魇中醒来,看着孝翰关切的眼神,也不知道说什么,只能摇摇头倒在了上。“没有。。没什么。。。”但是脑子里却又不由的回忆起刚才所梦见的事

    李均也没继续追问,只拿了一个桃子坐到边削起来。我俩没沉默太久,李均仿佛在对自己说话一般低声诉说起来。“到底什么是生命呢。。到底什么是时间。。你以前想过吗,世界之上是否存在过去或者未来,我们是活在已经发生的时代中,又或者还未出现。”孝翰转过来看了我一眼,看我没什么反应就继续说下去。

    “曾经有人对我说,我们的世界不过是一场梦境,而我们所做的一切最终也都会消散在时间里面,无人记得。在世界的深处,有万物最初的真实形态,如同一条难以形容却是最为美丽和壮观的生命之河流。”说到这里他刻意的停顿了一下,看着我从躺着的变成了坐起来,笑着把桃子给我又接着说。

    “我们之所见的,并非这世界完整的面貌。更为古老更为神秘而又美丽的生命形态,它们是最为接近生命原始形态的存在,我们一般叫做它们为神明或者是鬼怪,又或者叫

    魇。”

    “我会告诉你一切,到时你再选择是否要和我一同去发现这个世界的奥秘。。。”孝翰看着我迷茫的眼睛,神秘的笑了起来。“不过,我现在得去把手洗干净,甜腻的感觉,我还是不太喜欢啊。”

    孝翰起准备去洗手,而我听到他说的关于时间和生命的话题的时候突然又想起这萦绕了多年的黑暗梦魇,急切的坐起子来想要问他关于那个光之河流的传说的时候,他却又神秘的一笑,他用食指竖起来放在嘴上做了个声的动作,然后闪出了门,留下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回想刚才的话题。

    好在孝翰的恶趣味也没有持续太久,在我被满脑子的疑问弄疯掉之前他又如同鬼魅一样悄无声息的闪进了我的屋子。

    “好了,什么问题都会得到合理的解释,但是现在不是那个时机。”李均一面说着一面收起了笑容,“我接下来要给你说的故事里面,没有任何一句是我虚构的,所以我也希望你不要只当成一个奇异的故事来听。相信我,从今天开始,你对于这个世界将会有很大的改观。”

    “我们被区分为一个个的独立个体,而能将我们与芸芸众生区分的独特印记,被为记忆。记忆无形,不可触摸不可掌控。即使最为悲伤想要遗忘的,却仍旧是证明我们存在的唯一真实。

    时间一直往前行,而我们经历的一切都会消失在这时间中。但是拓印了我们足迹的记忆,让我们独特的存在。明白。我们到底是谁。

    记忆是如此特别,虽然很多时候我们想要去否定那些过去的伤痛。但是如果我们真的失去了它,我们将会变成怎样的存在?”

    孝翰将头上的吸顶灯关闭,只留下有些昏黄的台灯,拉了一张椅子坐在我窗前,调整出一幅最舒服的样子,开始了他的故事。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