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是故人来(1)

类别:玄幻魔法 作者:Linx 书名:梦幽诡谈
    不知从何而来,也不知去往何处。

    我独自伫立在无边黑暗的世界之中。

    这纠缠我三年的梦魇,复一的更加清晰。张开手指,甚至能感觉到冰凉的黑暗划过指缝。黑暗深处传来隐约的呼唤,我不由自主的跟随这奇异的呼唤,去到那不知晓的别处。

    我一直跟随那微弱的呼唤前进,但在这诡异的世界,时间仿佛失去了效应。这没有目的的行走不知道是持续了了几分钟,几小时,几天。或者好几年。

    我以为我将要迷失在这虚无中,永远的行走下去,但是这时体却自己停了下来。我四下观望,这举动却是徒劳——四周的黑暗仍旧还是和以前那样,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突然,如同黑夜迎来黎明一般,面前的黑暗之中突然显出无数的光芒。无数的光芒将面前的黑暗撕裂出一张巨大的创口,光之河流从面前的裂口中喷涌而出。

    我在这伟大的光潮面前,感觉自己如同蝼蚁一般卑微,只能在这壮观之下战栗,眼看那光芒将我吞噬。

    我从这梦魇中猛然惊醒,全都被冷汗沁湿了。而刚才那冲击的一幕,还残余在脑海中,我一时半会还有些回不过神来。

    一阵夜风从敞开的大门溜进来,汗湿的衣衫传来冰冷的触感,让有些失神的我不由打了个冷颤,回过神来.看着杂乱的桌面,让人不由得心烦意乱.

    桌子上堆满了形态各异的“古玉”,让我气不打一处来!这些破玩意儿明明是那老头子自己在地摊上搜来的,却让我帮他看有没有真东西,还美其名曰是对我古玉鉴定的一个复习,明天验收成果并将和我本月工资挂钩!害得我晚饭也顾不得吃就跑到这里来给他鉴定。

    虽说这类苦差事我也不是第一次做了,怎奈他原是是我的导师现在变成我的顶头上司。若我敢说个不字,怕是他又要翻出以前考试放水,举荐我留校工作的陈年老事来了。想起那聒噪的老头,就让我头都大了一圈。

    不过今天鉴定这鸟石头却真够我受的。也不知这些小商贩不知道哪里知道的馊主意,竟然学着将玉石放到粪里给沁出古色。不由得让我怀疑想出这个办法的高人的智商,难道有人会买大便一样的古玉?

    瞥了一眼那堆有大便气味的“古玉”,我有些置疑某个全国闻名的考古专家是不是该去医院检查一下鼻子了。估计是东西太多,反正这有个免费劳力,就什么都往口袋里一塞给带回来了。想到头发花白还衷淘宝的导师在一群人中间买土豆一样的收购这些廉价古董的样子,憋不住气,笑出了声来,而这些玉石带来的烦躁也随之一扫而空。

    “即使我如何抗议,也会被驳回吧。我何必再纠结那么多呢。”嘟囔着自嘲了一句,思量着再坐到那桌子面前就不知道下次起是什么钟点了,我索就趁现在去外面阳台休息一下。

    点上烟深吸一口,烟草燃烧产生的气体涌进肺里,有轻微的烧灼感。让它们稍微停留一下后再一口气呼出去,整个人似乎都轻松多了。

    已经是十一点半了,早就过了熄灯的时间,所以从这里望去整个学校都笼罩于黑夜之中,只余下稀疏的路灯在徒劳抵抗。漆黑的校园让人索然无味,干脆眯起被烟熏的有些难受的眼睛往更远的地方眺望——

    我在这个城市出生,又在这个城市长大。我在这里度过了小学,初中,高中,甚至大学也仍然留在了这个熟悉的地方。这个城市几乎拥有我所有的一切,不过却也有一丝记忆仍然漂泊在外,那是儿时的好友,徐孝翰。

    想到这个初中毕业后就离开家乡,漂泊在外的好友,心里总有一些遗憾.昔如胶似漆,如今却只剩下我形只影单,而这该死的家伙,一消失竟然是那么好几年了.

    无奈长叹一声,才发现手上的烟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熄灭了,长长的烟灰被我不小心抖落到袖子上,拍了拍衣袖,又点上一只烟后开始继续想关于他的事。

    “如果当时我跟他走了。。。现在我的生活是什么样的呢?不过再差也应该比现在这样每天重复上课下课,晚上继续做苦力的生活好吧。”

    或许为了补完未能和他一同去冒险的遗憾,我竟然鬼使神差的选了这个冷门到死的考古专业。可是,当时的我怎会知道一入考古深似海——本以为可以四处旅行去发掘隐没的遗迹,却没想我这么些年都耗费在了书桌前。而且还有那个恶趣味的导师总是一有事就交给我做,没事时也要找来事给我做。弄得我愈发感觉心力憔悴,严重怀疑自己有英年早逝的趋向。

    “哎,再这样下去,,第一个进入的恐怕就是自己的坟墓了。啊~~!这个苦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啊!”无力的抱怨之后,将手里的烟卷掐灭,处现实的我别无选择,准备继续去苦恼的挑哪些破石头了。

    突然,一种强烈的被注视的感觉从心底冒起来。猛的又转回去,只见刚才站立的地方附近,在栏杆上竟有一团黑呼呼的影子,虽然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清晰的感觉到他在注视这我。

    “吸烟有害健康哦。HI~你还好吗?”

    黑暗里面传来有些嘶哑的男声,夹杂着冰冷的夜风从我边滑过,让本就穿的有些单薄的我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你。。你,你你你你报上名来!”我将点燃的打火机举在面前挥舞,想要驱赶那个不明物体。

    似乎看见了什么滑稽的事一样,那蹲在栏杆上的影子竟然夸张的笑起来。体一抽一筹的抖动起来,让我都有些为他担心,是否一不小心就会这么摔下去。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我们往无怨近无仇的,你哪里来的就赶快回哪里去吧!”这个场景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夸张的笑声在楼道里面回,刺激我脆弱的神经。歇斯底里的喊完这句话,我踉踉跄跄的往楼梯口逃去。

    仓促逃跑的我没跑开几步,就撞在面前出现的黑影上,被一双孔武有力的手抓住胳膊。绷紧的神经瞬间有一种被扯断的感觉,一下子竟瘫软的有些站立不住,被那个男人给小鸡似的拎着。

    “真是笑死我了。林夕,你怎么和小时候一样胆小。”

    那男人熟识的口吻,让有些神游在外的我回了魂。借着稀疏的月光,我看着这个因满脸笑意的有些陌生的脸庞。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熟悉。

    “呼。好久不见。”那男人将还在疑惑的我紧紧的拥抱,“我是孝翰。”

    这个阔别已久拥抱让我有些窒息,眼泪竟然也控制不住的汹涌起来。

    是的。这让我牵挂多年的朋友,如今真实的在我眼前。

    距离孝翰最后一次在我家吃饭也已经有救九年了。而我也小半月没回家了,如果不是饥肠辘辘抗议的我和被妈妈有些吓到的孝翰的竭力阻止下,我丝毫不怀疑妈妈肯定会按照年夜饭的标准来做这顿晚餐。

    饶是如此,妈妈仍旧对六菜一汤感到耿耿于怀,担心我俩受饿,嘟囔着,“我再去弄个菜啊。”爸爸则在一旁好心的提醒,这是孩子,不是牲口。终于,饭局在欢声笑语中开始。

    妈妈爸爸对孝翰这些年的遭遇十分好奇,一个接一个的问题让孝翰似乎有些招架不住。而我一面扒拉着碗里的饭,一面从孝翰的只字片语中拼凑出一个惊险刺激的冒险人生。看着忧心忡忡的妈妈,唏嘘不已的爸爸,和灿烂笑着的孝翰,灯火通明的夜晚,心中生出一片温暖。

    吃完饭之后,孝翰自告奋勇拉着我去洗碗,妈妈嘱咐了几句也就坐到客厅和爸爸看电视去了。而进到厨房以后,我却反常的压住了我的好奇心没有追问孝翰这些年的经历。不过这样的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孝翰果然闷不住了主动搭理起我来。

    “你真是一点都不关心我呢。”孝翰埋着头洗碗,闷闷的说着。

    “嗯?你说你不就会说吗。”看着他闷不住的样子,扳回一城的感觉让我有些得意起来。

    “。。。怎么,还在为之前闹脾气么。”

    看我没有回应,孝翰无奈继续说到,“这些年,其实也不尽如我说的那样精彩。漂泊在外面,更多时候是寂寞或者艰辛。我当年离开的时候才15岁,根本什么都不懂,心里只有着那些神秘而又奇特的传说,但是我们生活在的是一个现实的社会,这事并非我想象的容易。”说到这里孝翰不由得沉默了一会。

    看着他低着头的样子,不知道为什么,我仿佛能够看见他一个人在陌生的城市流浪,看见他一个人在旷野上漫无目的行走,或许他遭遇了很多让我从未见过的困境。

    “但是我却一点都不后悔。”似乎感应到我的目光,孝翰说到这里的时候抬头给了我一个笑容。“因为我的确接触了。。。那些传说。”

    “传说?”说到这个词语,孝翰眼中仿佛闪亮起奇异的色彩,让我不由得望向他。

    “是的,传说!”他收起了笑容,严肃的看着我说到。“或许我们以为我们了解了整个世界,整个世界都为我们所掌控。但是在世界的暗的地方,却有太多不为人知的秘密,太多的神秘。。。对于这个世界来说,我们不过是如同在大海中挣扎飘的小船,下一刻就可能倾覆,又谈何了解或者掌握世界?”他叹息了一下,“我们于此,太过渺小,也太过自满了。。。那些躲藏在黑暗中的力量,才是这个世界的主宰。。。我们不过如同蝼蚁一样在它们之间碌碌无为。”

    我想要辩驳他,但是他的眼神中却有一种东西在让我屈服。世界上难道真有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是否又真的有别的更加神秘更有力量的生命存在,为何我们又一无所知,孝翰这些年又到底接触到了什么。。。。

    看着我想要询问的样子,孝翰突然转移话题道:“喂,不许偷懒。你再不洗就都让我一个人洗完了,干活的时候不要说话。”看着他又回复到以前那样充满阳光的样子,虽然我满肚子疑惑也没有再开口问了,我知道他的经历他一定会告诉我的,但是不是现在。

重要声明:小说《梦幽诡谈》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