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家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FILII DEI 书名:月舞绫心
    最后一招,即将决定胜负,我的心跳骤然加快,豆大的汗珠一颗颗的从额头直接滑到下巴,“咚”的一声拍打在了地上。就连双手也不自觉的颤抖起来不知因为是兴奋还是因为害怕。哥哥看了我一眼之后,突然一反常态,爆喝一声:“侵略如火。”霎时间哥哥的剑红光暴涨,直云霄,就连天边的云彩也被染成了红色。“这,这才是你全部的力量吧!”看到如此宏伟的景象,就连我的声音也不颤抖起来,汗珠如雨一般挥洒,哥哥只是冷冷的扫了我一眼并没有回答。如此强大的灵力使在一旁就坐的人再也掩饰不住异样的脸色,太白仙人捋着胡须的手顿了下来不自觉的叹道:“这真的是弱冠少年就能够拥有的力量吗?即使老夫修行万载,也不过如此!”

    我转过头与红瑶目光相接,她清澈明亮的眼眸中在此时显得无比黯淡,她对着我拼命地摇着头。我知道她的心意,但我不能够放弃,并非为了将军之位,亦不是为了神器,此时的我已然不在意那些,此时此刻的我只想证明自己。我勉强自已嘴角上扬,以一个微笑作为对她的回答,这是她的发髻由于晃动而脱落了,她的头发乱了……

    少时,冲天的红光消失了,会聚在了他的剑之上,如火焰一般跳跃着。我知道再也不能有丝毫的迟疑,我也将所有的灵力汇聚在剑上发出淡淡的蓝光。相比之下我的灵力是如此的微弱似乎一阵轻风就能够吹散,而哥哥的灵力却如同岩浆异样牢固,哪怕是罡风也未必能将其熄灭。哥哥足尖一点缩地成寸,直到我面前纵跃起从正上方向我挥出一剑,我已经无法躲闪,只能全力迎击。我把剑划出一个月牙迎上了哥哥全力一击。“呯”的一声,我的剑应声而断,我也没能够拦下这一剑,哥哥的剑继续下落,一阵剧痛传来仅仅一瞬间我已经听不见任何声音,连我带剑被劈成了四半。大量的鲜血从裂口中疯狂喷出染红了整个擂台,空气中扬起一层浓浓的血雾。

    在座的每一个人看着这一幕都被惊得瞪大了双眼大脑一片空白。凌面无表的看着尸体,眉头微撵道:“你还要藏多久。”哥哥手一挥我的裂开尸体还原成了冰块正散发着寒气,血水和血雾也被还原成了普通的水和雾。我从哥哥后的冰水之下浮了出来,哥哥说道:“是在那个时候吧。”我怀疑的问道:“你是如何看穿我的冰之镜像的?”哥哥冷冷的道:“你接镜像之体发动灵力时四周的灵力会发生微弱的变化。”“是这样啊。”我暗自头疼“哥哥竟然仅凭所感受到的灵力的变化就分出我与镜像,这样的天赋是在太可怕了。”

    “好了该结束了!”哥哥丢掉了长剑,冲天跃起,影顿在了太阳的前面。向上望去,哥哥仿佛嵌入了太阳之中,放出灿烂的光辉。他抬起了右手聚集所有的灵力,“轰”!在一拳之中挟着前晚道太阳的光芒向着我击来。这一拳似烈流光闪耀,炽的光刺的所有人睁不开眼睛,这一拳才是真正的“侵略如火”。我闭上双目我双手握住肩部,一阵冰风吹来我的上散发出强烈的蓝光,直到哥哥的拳头离我前不足十寸时我攸地睁开双眼张开双臂五指伸直,右脚横向迈出半步,大吼一声:“万里冰封。”转眼间哥哥前行的躯被厚厚的冰包裹而停了下来,离我口不足三寸的地方,于此同时一朵盛开的冰莲花迅速的合拢将我保护在了里面。顷刻间冰柱内“啪、啪……”的几声巨响,是哥哥破开了冰柱的声音,然后一拳击中冰莲,冰莲瞬间被瓦解。虽然冰柱和冰莲抵挡了大部分伤害,尽管如此我被一拳击中后,喉头一甜,一口鲜血喷出,体被弹出擂台数十尺。

    “我,我输了。”我瘫坐在地上涩声道。虽然在比试之前就知道,我能够取胜的几率渺茫,早已做好了失败的准备,但心中依旧充满了失落。哥哥站在擂台上眼神复杂的看着我,过了一会他淡淡一笑道:“比起以前你强了很多。”话刚说完一股血从他的嘴角滑过,滴在了他的青衫之上,绽放出妖艳的花朵。场边的太白仙人清了清嗓子,大声的说道:“比试结束,胜者是田凌。”一旁的翟胤仙人从怀中掏出一个青花小瓶,解开了盖子倒出2粒乌黑丹药,对着红瑶道这是参心丹一人一粒给他们服下对他们的伤势有所帮助。

    红瑶接过丹药立马向我跑了过来,给了我一颗,服下之后我闭上双眼双腿跏趺,起背脊放平肩部,双手结印不过片刻内附感到一阵清凉,血也止住了面色也恢复了红润。红瑶走上擂台对着哥哥伸过手道:“给,你的。”哥哥面无表的回答道:“不必了!”红瑶冷哼一声:“不要就算了!”说完又回到我声旁问道:“好些了吗!”我点了点头说:“嗯,好多了。”红瑶接着说道:“我刚才差点……”这是翟胤仙人干咳了几声打断了红瑶的话,对着哥哥说:“凌,你过来。”哥哥闻言走了过去,翟胤仙人从后拿出一个黑色的剑匣,上面写满了我看不懂的铭文。太白仙人与翟胤仙人彼此点了点头,嘴皮快速翻飞,片刻之后黑匣自动打开,红瑶把我扶了过去只见里面静静的躺在一把长满铁锈的剑。

    我感到十分疑惑正开口相问,父亲走了过来说道:“神器与凡器不同,它拥有灵,只有它所认同的主人,才能驾驭它的力量。”哥哥点了点头,伸过手去将剑拿了起来。突然间锈了的剑发出一声轻鸣,铁锈一一从剑脱落,露出了它本来的样子,剑柄与剑皆是红的只不过剑柄红得深一些。巨大的灵气从剑蔓延开来,发出一股耀眼红光直破云霄。除哥哥之外其他人都被迫退开了几尺。过了好一会神剑才有所收敛,耀眼的红光慢慢地淡了下来,灵气也被逐渐收回。太白仙人放声笑言:“它几百年没出来了透透气了,正在发牢呢!”我看向哥哥,哥哥正出神的看着羲和剑,他那总是十分淡然的眼神此时也起了丝丝波澜,嘴角也微微上扬。在这一瞬间我突然释怀了,我虽然也想得到神剑,但是我更想看见哥哥开心的样子,自打我记事以来几乎没有见过哥哥开心过。

    就在此时天突然变暗,直到什么也看不见了。在黑暗中我听见哥哥闷哼了一声,我急忙大喊道:“哥哥,哥哥,你怎么了快回答我,快回答我啊……”但哥哥没有任何回音,扶着我的红瑶安慰道:“绫月,别怕你哥哥这么强不会有事的。”这时黑暗中传来一声惊呼:“好强大的妖气!”话刚落音黑暗便消失,四周恢复了正常。然而我却看见在地上父亲口开了一个大洞,躺在血泊之中。我立马冲了过去抱起父亲大叫道:“父亲,父亲,快醒醒。”父亲在呼唤声中慢慢地睁开了双眼,表相当痛苦,不过他还是强忍着不发出呻吟之声。“哈哈哈……”银铃般的笑声从空中传来,大家都立即抬头望去。在空中站着一位女子,不,准确的说应该是女妖,她漆黑的长发悠悠的垂落,随着轻风随意纷飞,明眸似水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着了一华贵深兰色织锦的长裙,一条白色织锦腰带将纤纤楚腰束住。在他的背上一对彩翼缓缓地煽动着。她的右手握着一根紫水晶打造而成的法杖,上面写着“杖无长短,由心衡量”。左手正维持这一个紫色光圈,哥哥赫然晕厥在光圈之内。“子衿杖!”太白仙人突然惊呼道“你是蝶梦,幻蝶一族的族长蝶梦!”

    看到这一幕的瞬间我惊呆了,并非是因为女子倾城的容颜亦不是因为她的份而是因为这名女子正是我的母亲!她似笑非笑的说道:“如此天纵之才怎么能交给神界,我等这一天很久了。认出了我又如何,太白老儿就凭你们拦得住我么。”我蓦然发现自己的体已经动弹不得,两位仙人虽然还能动从他们僵硬的动作中可以看出同样受了极大的限制。话刚落音母亲背上的双翼猛的一扇,一股狂风袭来得我睁不开眼睛,我紧紧的抱住父亲的躯怕他被狂风刮走。少时,狂风刮过了,我睁开双眼发现空中的影不见了。太白仙人慌忙的对着翟胤仙人说道:“快追不能让他把凌带走。”说完白光一闪便不见了踪影。翟胤仙人深深看着父亲轻轻叹了口气,足尖点地瞬间飞离了视线。

    我发现父亲的体正在逐渐消失,红瑶沉重的开口道:“伯父是神与人不同,死去之后不会入六道轮回。”父亲咳了声几虚弱的说道:“绫,绫月我的儿子,我很抱歉这么多年来我没有尽好父亲的职责,以后恐怕也没机会了。”我眼眶盈满了泪水眼前的一切都模糊了,说道:“不,父亲你不会死的,你一会好起来的,一定会!”“不,我体的况知道。”父亲打断道“听着,你不要记恨你的母亲,也不要去找他们,找一个地方—”话还未说完父亲体便完全消散了,在地上静静的躺着一块玉佩,这是母亲一直佩戴在上的玉佩,我伸手将它拾起泪水不滚滚而下。红瑶走过来轻轻的抱着我,我在她的怀里失声痛哭。

重要声明:小说《月舞绫心》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