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柳暗花明素归来

    一休和连红素在一尘死扛宋青书、拖住剑获的时候溜之大吉的,本来是想分头跑的,可是连红素提议说万一有什么况两个人联合起来力量也大些,于是就一起逃命。一休揣藏宝图,哪敢不用心地逃命,那是吃的劲的用上了,但是就这样他们还是被包围了。

    一群穿白衣,脸蒙白巾的女子。一休本来还想近乎,施了一礼道:“和弥陀佛,女施主,出家人不近女色的,可不可以让我看一眼你的尊贵面容?”从不当自己是和尚的一休也会喊佛号?

    为首的一个女子冷笑道:“小和尚,太花心了,小心佛主一会儿不收你!”

    一休吓了一跳,忙道:“别,别,别,不要生气嘛!出家人不近女色的,我又不会对你们怎么样,只是看看嘛!”

    连红素听了不耐烦了,叫到:“废什么话呀!还等什么,出手!”

    一休和尚听了莫名其妙,但是对面的众MM已经冲过来了。真是不打不知道,打了就赶得一休和尚满地跑,一休心里郁闷死了,个熊的,怎么是个人都比我厉害?这群MM看起来柔的,怎么武功这么好,还一个个心狠手辣,专门往往俺和尚厚的地方刺?

    连红素的武功也不太厉害,看起来平淡无奇,但是竟然能支撑得住,在几个女子的围攻下堪堪打个平手。

    “嗵”地一声,一休被为首的女子一脚踢倒在地,然后很快被其他几个女子一拥而上,用不知道哪来的绳子给捆上了。然后让一尘惊恐万分的悲剧就发生了……那几个女子竟然全部丢了剑伸出双手来在一休上乱摸,要是平时,这么多美娘摸他,那他还不立马改行修欢喜佛去?这阵上只能是吓得一休惊叫起来:“哇!!!非礼吖!”子不住地乱扭,想要避开那些魔爪,但很不幸,这是不可能滴……“妈的,这什么变态游戏啊?坑爹啊!!”

    连红素听见一休叫得那么惨,还以为他被废了,慌忙瞧去,却发现原来一休正在享受“艳福”。只好叫了一声:“一休别慌,我来救你!”不料一个分神就被一个女子手中长剑刺在胳膊上。连红素临危不乱,竟是大发神勇刷刷连续几招开和她对阵的几名女子,就朝一休那边冲了过去。

    那边几个女子手中的剑早就丢到了地上,连红素一个纵跳过来,几剑就退他们,然后一剑破开捆着一休的绳子,冲他喊道:“快走!他们为藏宝图来的!”

    一休迟疑道:“那你怎么办?”

    连红素骂道:“没看到我武功比你厉害吗?你再啰嗦就都走不了了!去找一尘大哥!我要是走不了他会来救我的!”

    “好吧!”一休咬咬牙道:“我马上去搬救兵!”说罢,扭头就走,潇洒地不带走一片云彩,但是眼中却有隐隐的泪光,是感动的吗?还是嫌自己没用呢?

    有的人可能要问,游戏而已,大不了挂了再重新来过就是。但是,我要说的是,作者大大很无良地把这个游戏设定成死了不但全装备掉光光,而且上武功也会有几率以武功秘籍的形式爆出来,最重要的是死了会对重生后的游戏角色按照现实比例降低20%,什么概念?死之前是一流高手,复活了就是虾米了。所以……不想死啊!!!

    一尘听了一休的讲述,心里隐隐有些疑惑,想弄个明白,但是摇摇头暗叹,还是先把人救回来再说吧。现在的一尘和一休已经习惯了连红素跟在边,也默认了她是自己人了。既然是自己人,当然不能不救。当下问道:“你们在什么地方被人堵住的?”

    一休尴尬地道:“就,就在刚出城不远的树林里……”

    一尘无语了,离城这么近,不说人早跑没影了,就是查找范围也大得很,难道蹲在四个城门口,观察过往的所有MM?那不被众多的美女护卫队爆K才怪。

    “不管了,还是出去找找吧,总比待在这喝茶强,喝茶还花钱呢!”说完话,一尘不由想到连红素了,那妞在的时候貌似自己都没花过钱,都是人家掏的,而且还是论袋计的。那妞可真有钱!

    “哎,对了,他们摸你干嘛呀?”一尘问一休。

    一休恨恨地道:“变态呗!连我那里都摸!我女朋友都还没摸过呢!等下次遇到他们,一定要摸回来!每人摸一下!”

    一尘暴汗,还要报仇摸人家“那里”,还每人摸一下,这和尚当的可真带劲啊!想着就往一休“那里”瞟了一眼。不巧真好被依序捉住了,一个响头过去就是破口大骂:“靠!大师兄你想歪了吧!我说的‘那里’是指我的胎记!”说罢撸起袖子指了指自己腋窝下那块醒目的黑色斑块。

    一尘又是一阵无语,没文化真可怕,你他娘的就不能好好的表达表达,非得用那些暧昧的、让人臆测的、勾起无限联想的词汇表达?伸出手去就是一阵中指狠比。

    “去哪个城门口看美女呢?靠,俺真是猪啊!”一尘拍了自己的光头一下,叫到:“妈的,不知道给她发个信息问下况啊!”

    一休立马抓住机会鄙视道:“就是!什么智商啊!”说完手里一个信鸽就飞上天了,翅膀呼哧几下就不见踪影了。

    “靠,还没发现啊,丫的飞的比我的凌波微步还快!”一尘指着空中的鸽子叫到,自己手里的信鸽挣扎几下,鄙视地看了一尘一眼,扭着股飞走了。一尘气的大骂:“哎哎!你妹啊!老子还没写内容呢你就飞?”

    一休一副不认识他的样子躲得老远,还不忘奚落下一尘:“你凌波微步能上天吗?什么?你学会凌波微步了?不早说!”说完就往一尘上扑来。

    一尘立刻现场告诉他什么是凌波微步,轻轻地一个转就把一休的体闪过,落在一边,可怜的一休跌了个狗吃屎。

    一休骂骂咧咧地站起来,拍着上并不存在的灰尘骂道:“有凌波微步了不起啊?再了不起也不能把鸽子白白放跑啊!那可是一两银子呢!”

    “你看我像缺钱的人吗?”一个悦耳动听如高山流水一样的声音传来。是连红素。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糊涂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