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无量洞义结金兰

    “啊!你……你……你是谁?”段誉吃了一惊,慌忙问道。

    “嘿嘿,别管我是谁,你是谁啊?来这干嘛?”一尘说罢作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还扬了扬手里的武功秘籍。

    “咕咚”,段誉咽了口吐沫,心里发慌,道:“我……你……我,我不是来偷东西的……你是无量剑宗的罢?”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道:“还是没能逃出你们的手掌心,看来老天也是想让我在这一死百了。”

    “什么无量剑宗?”一尘并没有听说过这个门派,他只听说过六大派,光明顶这些,不由问道。

    “你不是无量剑宗的?吓死我了?”段誉说着拍拍口,然后又想到了什么似的道:“呃……误入贵宝地,还望海涵才是……我并不知道此处有人……”

    “呵呵……没事,你从哪来的啊?怎么中毒了呢?”一尘其实巴不得这家伙赶紧滚蛋,然后自己好好地研究研究手中的这些秘籍,但是也不能显得太无理不是,好歹人家也是读书人。

    “唉,这可说来话长了!”段誉看这个和尚没有要深究的样子,就放下心来,大胆地坐在地上,说道:“我是大理段王爷的嫡子,本来是偷着跑出来游历的,没想到在一个酒楼里得罪了武林中人,他们非要和我比武,我又不会武功,就起了争执…………再然后就失足跌下山崖,到这里了。”段誉果然不愧是个书生啊,这话说的是条理分明,层层渐近,吐字清晰,断句工整,不过却把一尘这和尚听得耳朵快起了茧子。

    “哦——还是个尊贵少爷呢!本来我还想放你走……”一尘慢条斯理地说道。

    段誉听到这吓了一跳,还以为这和尚又反悔了想追究他的擅闯之责,忙道:“你想怎么样?”

    一尘见他这副样子,嘿嘿一笑道:“没怎么,本来想放你走人,但是看你中剧毒,怕是放你走你也活不长久,不如留在这让我帮你想想办法,或许还能救你一命也说不定。”

    段誉听了,愁眉道:“我爹爹曾经和我说过,天下之毒,可以由内而解,也可以由外而解,还可以以毒攻毒,除此三种,别无他法。”

    一尘问道:“什么叫由内而解?”

    段誉解释道:“所谓由内而解,就是用强大的内功将自己体内的毒运功出来。”说完叹了口气道:“可是我爹以前我练功的时候,我是宁可读《论语》和《庄子》也不肯学习武功,现在想来真的是自己选择的路就要自己来承担后果,天意如此,也是无法。”

    “那由外而解的意思就是有人用强大的内力从体外帮你把毒出来?”一尘问道。

    “正是。”段誉肯定道。

    一尘本想说我可以帮你试试,但是想起自己今天才练的内力,怕是一时也达不到帮人毒的地步,到时候万一毒没出来,倒把自己也弄中毒了可就哭无泪了。仔细想想,还是作罢。洞里一时沉寂下来,一尘也不提赶段誉走的话,段誉也不说要走人,只是呆呆地看着那个女雕像。

    一尘一时想不到什么好的办法,只好将手里的秘籍翻开来,准备好好研究研究。过了半晌,却听一尘大叫:“有了!”

    段誉又被吓了一跳,好像这辈子就属今天被吓得多,询问道:“什么有了?”

    一尘晃晃手里的北冥神功武功秘籍道:“这门武功可以将你体内的毒弄出来。”说着,又将北冥神功的特说给他听。

    原来这北冥神功练了自己不会增长内力,而是可以吸收别人的内力化为己用,同样,也可以将毒吸出来。

    段誉喜道:“那还烦请大师赶紧用着门武功帮我把毒吸出来吧!”

    一尘沉吟道:“我看还是你自己练了自己弄吧,万一我还没练成,你就剧毒发作,那岂不是因为我的失误让你不明不白的死了?”

    段誉道:“本来你让我练我是愿意的,只是防人之心不可无,为了证明我武功练成之后不会伤害你,还是你先练吧,我想既然毒这么久了还没发作,也不差这一时半会。如果真的在你练功的时候我就毒发亡,那也是命中注定,怨不得别人。”

    一尘失笑道:“我还不怕你害我,你倒害怕起来!也罢,我就想个折中的办法,看你也是个醇厚善良的读书人,如果你这贵公子不嫌弃的话,我与你二人结为异姓兄弟怎么样?你总不会练成武功来害自己兄弟吧?”

    段誉道:“那断然不会,多谢兄弟了!”

    只是这洞里没有黄纸公鸡和老酒,两人也只好撮把黄土作香,匆匆地拜了天地、各方神灵。却是一尘为兄,段誉略小一岁,为弟。

    结成金兰,一尘也不废话就把北冥神功抛给段誉,让他先修习,自己则打开凌波微步,仔细研究。

    段誉也不打话,默默地将口诀记在心里,盘坐在地上,运起功来。一尘越看这凌波微步越觉奇妙非凡,他虽然不懂什么轻功的好坏,但是宋青书的武当梯云纵他是见识过的,还被追了好几天,可是和这凌波微步比起来,却是差了十倍。当下也不管其他就练习起来。

    其实这是一尘有所不知,武当梯云纵乃是一代宗师张三丰所创,求的是垂直距离上的攀爬速度与持久力,而凌波微步却是追求的短距离内的腾挪转躲,追求不同罢了。要是真比起上山爬崖,怕是武当梯云纵又胜了凌波微步十倍。

    时间悄悄流逝,到了半夜的时候,段誉终于是轻吁一口气,缓缓地收功而起,想来是北冥神功已有所成。一尘听见动静,也睁开眼睛,看着段誉脚下的一滩黑色水渍,道:“恭喜二弟,重回阳间!”

    “呵呵呵,大哥你别开我的玩笑啦!要不是你的慷慨,只怕我现在早就是一命呜呼了!”段誉解了体内的剧毒显得神采飞扬起来。活动了一下体,段誉道:“对了,大哥,你是少林寺的吧?怎么跑这地方来了?”

    一尘听了楞了一下,刚想开口,段誉就抢道:“大哥你别装了,要是这地方是你的,你怎么可能放着这些武功不练,今天才想起来练的?”

    一尘苦笑道:“唉,我这说来也就话长了……”当下,把他如何认识一休,又如何去蝶谷治伤,后来在去光明顶的路上又如何被宋青书截杀的事说了一通。

    “呵呵,大哥也别难过,这或许就是缘分吧!要不是这样我们也不可能在这认识,也不可能义结金兰啊!”段誉劝道:“至于一休兄弟和那个连姑娘,我看也不会有什么事的,他们比你还先跑的。”

    一尘道:“现在想也没用,还是把眼下的事处理好再说吧!”说着拿过北冥神功研究起来。段誉还无法在黑暗中视物,接过凌波微步就找了个地方休息去了。

    第二天天刚亮,一尘从入定中醒来,北冥神功也是大成,交待段誉自己练习凌波微步,自己出去找吃的了,顺便试试凌波微步的感觉。

重要声明:小说《网游之糊涂江湖》所有的文章、图片、评论等,与本站立场无关。